蜡笔小说 > 官榜 > 第二百四十七章 自扫门前雪
  扑通!

  苏沐没有任何征兆,就那样突然跌倒在地,脸色和刚才相比,明显变的苍白许多,整个人的神情也很是萎靡不振。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流露出来的目光都变的无精打采。

  “苏沐,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徐中原拦住苏沐急声问道。

  “苏沐,你怎么了?”方硕同样大声喊道。

  随着两人的喊叫声响起,散在四周的中警内卫全都呼啦着向这边冲过来,瞬息间便出现在当地。当他们确定徐中原没事后,紧绷的神经才算放松一些。

  “爷爷,我没事,就是刚才治疗的时候有些虚脱,回去休息休息就好了。”苏沐扯出一个笑容说道。只不过这样的笑容,看在徐中原眼里,是那样的心疼。

  “小方,背着苏沐咱们回县城。”徐中原当机立断道。

  “是!”方硕利索的背起苏沐,转身便向外面走去。

  “老伙计们,明年我再来看你们,为你们扫墓!放心,到时候我还会带着苏沐前来的。”徐中原喃喃自语后,便在中警内卫的陪伴下,离开了落霞沟。

  正午太阳照耀下的落霞沟,在徐中原他们的离开中,突然间刮起一阵大风。大风卷动着地上的杂草,四散飞舞。

  ……

  周一,江南省省委党校。

  虽然兼任着党校的校长,但叶安邦真正来这里的时间并不多。更多的是在组织部里面办公。省委党校就算有什么事。都会专门过去请示。但这并没有让人忘记,谁才是这座党校的校长。相反因为叶安邦省委组织部长的身份,越发的让他成为党校师生心中忌惮的人。

  作为掌管着全省官帽子的省委组织部长,作为党校名正言顺的校长,叶安邦想要动省委党校的任何人,都没有必要看谁的脸色行事。

  这便是叶安邦的权力!

  而现在正因为这种权力,让省委党校的领导阶层全都感到战战兢兢,他们都很为不解,叶安邦为什么会突然想~更新首发~~着前来省委党校。所有人都毕恭毕敬的站在门口两侧,等待着叶安邦的到来。

  “张校长。叶部长怎么好好的想起来要过来了?”作为省委党校人事处的处长黄仁强低声问道。

  张渊现在也有些摸不着头脑,叶安邦的风格他从来都把握不住。但即便把握不住,张渊却也清楚,叶安邦在前段时间党校处级干部培训班开讲之时既然来过。那么近期便不会再来党校。为什么好好的突然要过来那?

  而且最让张渊不解的是,之前并没有任何的风声传出来,直到刚才上班的时候,自己接到钟泉的电话才知道,这才找急忙慌的赶紧让所有人全都出来迎接。

  希望叶安邦只是例行程序,过来上班的。不然真要是别的原因,张渊估计就得头大。要知道张渊作为省委党校的常务副校长,在叶安邦不在的时候,是全权负责处理党校事宜的。真要是出事,他就得第一个顶出来。

  “不知道。看情况再说吧。”张渊说道。

  对黄仁强,张渊倒是没有必要多么谨慎,怎么说他都是自己这边的人。要不是这层关系在,黄仁强也没有可能成为人事处的处长。

  “张校长,叶部长的车!”黄仁强眼前一亮道。

  随着一辆奥迪车缓缓停下,叶安邦从里面走出来,扫了一眼站在两边欢迎他的人,眉头不由微微一皱。“老张,我过来不过是看看,搞这么大的阵仗干什么?知道的清楚我是前来上班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客人那。”

  “是,叶部长教训的是,我这就让他们走。”张渊急忙道。

  “哼!”叶安邦冷哼了一声,举步便走向自己的办公室。钟泉跟在身后,瞧了眼已经散开的人群。走到张渊身边,低声道:“张校长。叶部长让你过去一趟。”

  “好,我这就去!”张渊急忙追上前去。

  钟泉瞧着张渊的背影,无奈的摇摇头。张渊这人就是太过小心谨慎,办任何事都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你也不想想,摆出这么大的阵仗来欢迎叶安邦,他会喜欢吗?要是叶安邦只是省委组织部长,怎么都好说。但别忘记,他的肩上还兼任着党校的校长。这么做,会让叶安邦产生误会,误会他到底还是不是这省委党校的校长,难道说他是客人不成?

  这样的事放在谁的身上,都会心生不满的。

  这人那,谨慎是好事,但过于谨慎而办砸了事情,那就是过失。到那时,后悔药都没有地儿买去。

  校长办公室。

  等到叶安邦坐下后,像是忘掉了刚才的事情,脸色平缓的冲着张渊笑道:“来,老张,先抽根烟再说。”

  “叶部长,我来就行。”张渊哪敢让叶安邦动手,急忙走上前,接过叶安邦递过来的烟点上,抽了一口后笑着说道:“还是部长的烟好抽。”

  “好抽就都给你了。”叶安邦笑着扔过去。

  “那敢情好!”张渊接过拿盒烟,顺势放到自己口袋中,然后脸色变的有些肃穆“叶部长,我原本还想着前去部里找您汇报工作那,既然您来了,那我就正好在这里给您汇报下。您看,现在成吗?”

  “开始吧!”叶安邦笑着道。

  “好!”张渊作为省委党校的常务副校长,主抓全校工作,还真的不是吹的,是有着两把刷子的。再加上他的确是有事情要向叶安邦汇报,因此说起来倒是没有多少咯嘣。

  “叶部长,咱们省委党校现在最主要的两件事情便是,第一。党校近期开展的对省内的各个省直机关党员领导干部进行思想教育培训。这件事情已经准备的差不多。培训的资料,省直机关的培训名单,还有培训过后所需要进行的后续跟进问题,我都已经做好安排。第二件事情便是现在正在进行的全省处级干部培训班,这件事情现在已经步入正轨,讲课的内容是由咱们省委党校的教务部全权负责的…”

  张渊的话说到这里,便被叶安邦轻轻打断“教务部全权负责?”

  “是,教务部主任齐路明负责这次处级干部培训班的所有课程安排。”张渊急忙道。

  “老张,不是我说你。有时候有些事情该放权的便放权,这没错。但放权并不意味着不过问,要是下面有人真的做事做的太离谱了,你不过问。到时捅出漏子来,谁负责?”叶安邦淡然道。

  “是,叶部长说的是。”张渊听着这话,心底却是开始琢磨起来。一向小心谨慎的他,怎么能够不明白叶安邦话里透露出来的意思。就知道叶安邦是不会无缘无故前来党校的,现在看来,事情应该就出在这个培训班上。莫非是教务部处理了不该处理的人?

  “老张,没别的事的话,你就先出去忙吧,不用在我这里耗着。”叶安邦微笑着道。

  “那叶部长您忙。我出去了。”张渊直到走出办公室,才缓过来那股劲来,没错,肯定是教务部的事情,不然的话叶安邦为什么会在那里打断自己那?

  混账,齐路明,你要真是给我捅了篓子,我非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钟大秘,留步留步!”张渊眼底闪过一道精光,就要离开时突然瞧见钟泉向这边走过来。急忙走上前拦住他。

  “张校长,您这是怎么了?”钟泉微笑道。

  “钟大秘,你就别给我在这里打马虎眼了。来吧,赶紧给我说说,叶部长这次到底过来是为了什么事情?”张渊凑上前低声问道。

  钟泉瞧着张渊的样子。嘴角的微笑保持着不变,他倒是没有藏着掖着。不过却也没有直白的说出来,而是平静道:“张校长,你们教务部的主任真够可以的,有人给他请假他不批,人家没办法,只好将假请到部长那里。要我说,有时候有些事情得懂得变通不是?谁还没有点要紧的事要去办?”

  说完这些,钟泉便直接错身离开,走进了叶安邦的办公室。

  而直到这时张渊才明白,事情的根源出在什么地方。果然让他猜对了,就是教务部主任齐路明办的好事!

  “齐路明!”张渊转身便走下楼。,作为省委党校的常务副校长,张渊想要收拾掉一个齐路明,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更别说张渊自己还有着想要进步的想法,在这样的情况下,更加没有道理,让齐路明挡住自己的道路。

  “部长!”钟泉走进来后低声道。

  “怎么样了?”叶安邦问道。

  “张渊应该已经知道怎么做了。”钟泉说道。

  “嗯!”听到这话,叶安邦微微点点头。

  处置一个齐路明,对叶安邦来说只是抬抬手的事情。他还没有必要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他之所以亲自前来省委党校,为的便是让所有人都明白一件事情,这省委党校到底是谁说了算。

  不是谁都能够坐叶安邦的主儿,也不是谁想要怎样便能够怎样的。而在这样的前提下,敲打下张渊,让他明白到底应该跟谁走,才是叶安邦的目的所在。

  如果只是单纯的为苏沐出口气,那叶安邦直接让钟泉传话就是。他亲自动手对付齐路明,那是高看了齐路明。凭齐路明的身份,还没有惊动他的资格。

  别以为这是小事,其实很多事情便都是因为这样的小事给坏掉的。

  要知道苏沐如果不是有着自己这层关系在,自己准了他的假,真要是将事情闹到徐中原那里,惊动徐老出面的话,叶安邦的脸面便会彻底被扫光。更重要的是,要是因此耽误了徐中原的事情,这个责任谁负?

  “苏沐,你到底是怎么和徐老搭上线的,现在你又在干些什么那?”叶安邦站在窗前,望着外面清脆的绿叶,心底暗暗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看过《官榜》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