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官榜 > 第二百六十四章 你就是苏沐?
  苏沐瞧着眼前这个风韵犹存的女人,脸上挂着浅浅如初的笑容,但他心底却是也已经开始转动开来。尽管邬梅并没有将话说的很透彻,但透露出来的事情已经够多,一句话总结,那便是她现在不好混。

  其实也可以理解,邬梅这个县政府的办公室主任和郑雪梅这个县委办公室主任,虽然都是主任,被称为“两办主任”,但真要细细追究的话,职权和影响力却是天壤之别。不说别的,单说县委办主任是县委常委,便稳稳的压了县政府办主任一头。再说行政级别,县委办主任那可是实打实的副县级,而县政府办主任则是正科级的多。

  而且在县委常委会上,像是郑雪梅这样的县委办主任,那对科级干部的任免可是拥有表决权的,真要说到地位的话,比没有入常的副县长都要高。县政府办主任是什么?不但没有资格出席县委常委会,就算有,充其量也只是列席,地位连一般的副县长都不如,就更别说和县委办主任相比。

  郑雪梅这样的县委办主任,服务的对象是县委书记聂越,主持着县委大小机关的所有事务,是县委的大管家。所以县委书记要是对县委办主任不满意的话,这个主任一般都是做不到头的,都会被调走。郑雪梅之所以在谢文倒台后,便马上投入到聂越的阵营,便是因为这个原因。

  同样邬梅的处境和郑雪梅当初是相同的。县政府办主任服务的对象是县长。扮演的是协助县长处理县政府日常工作的角色,再通俗点讲,那就是比县长秘书要高点的大秘书。这样的位置,如果县长要是不满意的话,被调离那也是迟早的事情。

  你邬梅现在的日子都混成这样,还不赶紧说出目的来,非要在这里给我绕弯子的话,我倒要瞧瞧,你能够紧绷到什么时候?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不说拉倒。再想说的话。我还就不听了。

  “苏县长,其实我想说的是,县政府办的工作真的不好做,尤其是我这个办公室主任。稍有不慎,便会做错事。您刚来或许还不知道,赵县长不知道怎么了?近期突然对我的工作有着很多不满,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做什么,他都不满意。”邬梅低声道,说着话的同时,还抬头瞧向苏沐,却发现苏沐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和刚才一样的平静。

  赌了!

  “苏县长,我自问我没有做错什么事。当然或许在工作的时候,有些小地方想的不周到。但那也是人之常情,再说我都已经向县长承认过错误,他却仍然没有松口的意思。苏县长,给你说这些,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在想,您要是有空的话,能不能帮着问问,县政府办的工作到底应该怎么做。实在不行的话。我大不了不做这个办公室主任,我给苏县长您当秘书去。”邬梅越说越夸张。

  而就在邬梅刚开了个头后,她后面说的那些话便不是抱怨,更多的像是在宣泄。将心中的不满,全都彻彻底底的说出来。她不就是和聂越之前关系还不错。你赵瑞安就因为这个原因,就想着拿掉她。借此来显示自己在县政府的地位,有那个必要吗?有本事你就和聂越去争,为难我一个小女子算什么本事。

  还真的让自己猜对了!

  苏沐听着邬梅的话,心里的猜测全都得到证实,尽管他仍然不清楚赵瑞安为什么会对邬梅这么看不顺眼,但却知道邬梅的处境真的很艰难。还有一点让苏沐真的感到不解,你赵瑞安要是真的瞧邬梅不舒服,直接拿下便是,为什么一直犹犹豫豫拖到现在那?

  难不成赵瑞安,你有什么把柄落在邬梅手中吗?难说,邬梅怎么说都是县政府的老资格管家,人脉和眼线肯定很多。没准赵瑞安真的有什么把柄落在她手中。

  但这些事情和现在邬梅所说的,对苏沐都没有任何影响,听着邬梅的话,瞧着她有些委屈的神情,苏沐微笑着道:“邬主任,政府办的职责就决定了它的困难,但有了困难要想办法去解决,而不能够光是想着抱怨。或许赵县长对你们的工作不满意,便是因为这个原因。”

  略微停顿了下,在邬梅脸色变的有些暗淡的时候,苏沐紧接着道:“当然,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有过改之便是好同志。邬主任,赵县长那边,有时间的话我会帮着说两句话,但关键还在你们身上,要从自身做起,将每个人的自身素质都提升起来。这样才能够更好的完成政府吩咐下来的工作不是?这样,过两天我会去县政府办转转,到时候你安排下。”

  “好,苏县长,我保证,县政府办绝对会热烈欢迎您的到来。在这里我向您表个态,政府办今后一定会团结在您的周围,听取您的指导,保证做好每件事。”邬梅激动道。

  峰回路转啊!

  邬梅原本以为苏沐的话是想着和稀泥,是不想//最快文字更新无弹窗无广告//着干涉。苏沐毕竟刚到县政府,没必要就这么和赵瑞安扛上。而且为的还是自己这样一个人,那就更没有必要。但现在形势逆转啊,苏沐竟然表示了要去政府办看看,并且答应向赵瑞安提提自己的事情,这绝对是邬梅没想到的。

  就像是最开始她所想的那样,就算赵瑞安最后将她拿下来,只要自己紧跟着苏沐的步伐,他便不会不管自己。想到这里,邬梅瞧着苏沐的眼神都变的有些灼热。

  其实邬梅还真的猜错了,苏沐是不想着和赵瑞安找事,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会害怕赵瑞安。以前两人的关系已经开始变坏,自己站到聂越那边后,更是和赵瑞安没有缓和的可能。在这样的情况下,苏沐会害怕赵瑞安?关系都已经那样,就不怕再恶化一些。

  再说苏沐还是有着自己的心思的,他是真的很想将邬梅拉拢过来。这样的话,以后县政府有任何事情,自己都会第一时间知道。利用好的话,邬梅的作用是无限大的。

  “邬主任,这话以后就不要说了,要团结在县委县政府的领导下,你们县政府办要紧紧的跟着县长的步伐走。”苏沐不悦的拉了一下脸道。

  “是,我知道怎么做了。”邬梅急忙道。

  有了这个很好的切入点,接下来的交谈便显得很为融洽的多。邬梅真的是将自己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都说了出来。这次再说的事情和刚才在车内的又完全不同,这次说出的更多都是**。比如说县里那个领导和谁是亲戚关系,哪个局长和哪个局长是亲家。诸如此类的**消息,就这样,在有意无意中从邬梅嘴里说出来。

  直到这时,苏沐才感觉自己的选择是多么正确,有着邬梅这样一个女人跟在身边,绝对对自己在邢唐县接下来开展工作有着大好处。

  这样的交谈并没有持续多久,在邬梅陪着苏沐吃完午饭后便结束,邬梅心满意足的离开房间。或许是因为心情大好的原因,这个女人在离开的时候,那紧翘臀部摇摆的弧度竟然又变得大了些。

  苏沐瞧着邬梅那包裹在套装短裙中的紧翘臀部,没来由的小腹处蹭的窜出一股邪火。

  “现在的定力比以前差的远多了。”苏沐急忙深呼吸几口气,控制住后苦笑着自语道。

  下午苏沐又在办公室待了一下午,因为还没有分工,要等到明天他才能知道自己分管着什么,所以总的来说,现在还比较轻松。

  这期间苏沐和聂越打了一通电话,说是想要过去汇报下工作,但因为聂越有事要去市里开会,所以便只能够延迟。不过聂越也说了,让苏沐别怕,他倒要瞧瞧这次赵瑞安会丢出什么样的分工来。真要是很次的话,没准他就要召开县委常委会,进行决议。

  聂越不想干涉县政府的事情,但并不意味着会让赵瑞安对苏沐随意揉捏。真要那样的话,聂越这无疑是在拿自己的前途来赌博。所以为了能帮到苏沐,聂越倒是不介意开次县委常委会进行商量。不过真要这么做的话,场面恐怕就真的会变得更加难收拾,因此苏沐倒是笑着拒绝了。

  苏沐表示,坚决服从组织安排!

  就是这么平常的一句话,听在聂越耳里,心底不由生出一种感慨。苏沐这样的心态在官场中已经很少见,倘若自己不倒,必会为他保驾护航。

  苏沐这样的人,日后绝对会有大前途的!

  等到晚上下班的时候,苏沐并没有直接去县政府家属院,而是转悠了一圈,买了两瓶好酒,拿了一条叶惜从叶安邦那里顺过来的好烟,这才登门拜访。

  按照梁昌贵给的地址,苏沐很容易便找了过去。只不过等到那扇门打开的瞬间,眼前露出的一张笑颜如花的脸蛋,晃得他有种短暂的失神。

  怎么个意思?难道找错房子了?

  “对不起,我可能找错家了。”

  说着苏沐就要离开,不过就在他还没有转身的时候,门内突然响起一道声音,“是苏沐吧?进来吧!”

  “你就是苏沐?”

  几乎在梁昌贵声音落下的同时,那个美女惊声呼道,再次瞧向苏沐时,脸上竟然多出一种雀跃的神情。

看过《官榜》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