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官榜 > 第二百七十三章 主辱臣死
  ~日期:~10月28日~

  ^//^....

  那两个正在打毛衣的中年妇女,像是压根就没有听到年轻男子的吆喝声,自顾自的偶尔嗑几颗瓜子,然后便又继续聊着天打着毛衣

  “我过来就是想问问,我准备为饭店办个卫生许可证,是在这里办吗?”苏沐随口问道

  “办卫生许可证,就你这样的还想开饭店?得了,开了迟早得关门,省省事”年轻男子不屑的笑道,苏沐趁着对方站起来的瞬间,瞧见他摆放在桌面上的牌子上,写着一个名字:廖安

  “这位同志,关不关门那是以后的事情,我就是想问下,这个卫生许可证是在这里办吗?”苏沐问道

  “你这人真是的,都给你说了,你的饭店开了也白开,还在这里犟嘴得,你是想办卫生许可证?这是需要的材料和手续,你拿着先去外面等着等什么时候看完看懂了,就赶紧去办”廖安不耐烦道,手指又开始摁起手机来

  “同志,其实手续和材料我都带来了,我就是想问下是不是在这里办,既然是这里办,那就麻烦你给我办了”苏沐随意的掏出一叠材料放在桌上

  “嘿,我说你这个人是怎么个意思?诚心过来找事的是?既然有手续,还在这里给我磨叽半天行了,知道了,手续都放在这里,一个月后过来取”廖安眉头紧皱着喊道

  “一个月?同志,这时间是不是有点太长了?”苏沐问道

  “长?这还算长,那你两个月以后再过来”廖安头都没抬直接道

  “老板”跟在苏沐身边的杜廉瞧着眼前的一幕,心中的火气蹭的窜上来,刚想着为苏沐出头却生生的控制住他能够看出来苏沐是故意为之的,就冲着那沓子材料完全就是废旧报纸便能明白所以杜廉在没有得到苏沐的点头之前,他不会再像是以前那样冲动行事

  “稍安勿躁,我想咱们的机构不会这么不讲理的”苏沐淡淡道,他说完话,便扫向那边正在打毛衣的两个女人,直接道:“既然这位同志没空,你们两位,麻烦下有谁能给我办了这卫生许可证?”

  “小廖,你怎么办事的?还不让他赶紧走”

  “就是,材料放下,回去等消息就是,催什么催,不知道我们这里事儿多得很吗?”

  “要是光给你办别人的事儿怎么说?”

  谁想到这两个女人竟然想都没想,张嘴便喊叫起来那架势哪里有半点政府工作人员的样子,完全就像是嚣张跋扈的泼妇似的而听到这两个女人的话,廖安的脸色变的加难看

  “祝大姐刘大姐,你们放心,我很快就办完”廖安抬头,直接将手机放到桌上,“我说了材料放到这里,你们先回去等消息,怎么个意思?听不懂人话是吗?”

  “岂有此理简直就是岂有此理你们这是什么态度?你们还知不知道你们坐在这里是干什么的?党赋予你们的权力,难道就是干这个用的?”杜廉挺身而出大声喊道

  杜廉刚才不发话是因为苏沐没有表态,而就在刚才他瞧见苏沐的脸色已经阴沉下来有那么一句古话说的好,主辱臣死苏沐都被人指着鼻子骂,杜廉这个秘吧这时候要是再不出头,那就真的是混到头了

  “吵什么吵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竟然敢在这里大声喊叫,信不信我现在马上让人将你们抓起来送进派出所”廖安蛮横道

  “你”

  “杜廉,够了”苏沐挥手阻拦住杜廉,随即冷漠的扫过三人,眼光落在廖安身上冰冷的眼神,像是两把刀子,狠狠的扎进廖安的心窝说不上为什么,碰触到这样的眼神,廖安当场便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你叫廖安是?好,我记住你了你们卫生局办公室的工作作风,也让我长见识了”说完这句话,苏沐没有任何犹豫,转身便离开

  熟悉苏沐的人都知道,如今没有想象中那种愤怒的他,反而是最为危险的他这是在压抑心中的怒火,等到这股怒火真正达到一个极限的时候,爆发起来的威力,将没有谁能挡住

  “老板,我刚才问了下,县卫生局局长楚作梅没有来上班他已经好久都没有正诚过班,每次来也都是打个卯就走”杜廉紧跟上来低声道

  “知道了”苏沐淡然道,从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杜廉所说的话,苏沐相信是真的,至于杜廉是怎么得到的消息,他并不在意如果事事都要亲历而为,那他还不得累死再说刚才杜廉的表现,已经通过了苏沐的考验一个关键时候,能够站出来为领导抵挡挑战的人,绝对值得培养

  “老板,那咱们现在去哪?”杜廉问道

  “去开发区管委会转转”苏沐淡淡道

  “好”

  就在苏沐他们两个离开后,正在打毛衣的祝大姐笑着说道:“小廖啊,你刚才很有气势嘛不错,就应该这样,让他们那些商人也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敢在咱们的地盘,大呼小叫,还反了他们了”

  “祝大姐,您说的太在理了”廖安嬉笑着道

  其实他刚才还是有点害怕的,毕竟苏沐的眼神太过冷傲不过现在听到祝大姐的话,担忧的心情立马消失你就算再厉害,也不过是个开饭店的你只要想开饭店,就得从我这里办卫生许可证我还就真的不相信,你敢怎么我?哼,来找人办事的,竟然一点规矩都不懂,最起码放盒烟那,都是什么人

  “小廖,咱们楚局座那?”那个刘大姐随口问道

  “我也不知道”廖安笑着摇摇头,平常随便瞎贫怎么都行,但真要涉及到领导,而且还是主管领导,那话是绝对不能乱说的,谁知道哪句不对,便会得罪了领导

  不过这里倒是问下,县卫生局的局长楚作梅那?他现在不是应该在局里办公吗?他现在在哪里?

  其实楚作梅现在就在县政府大楼里面,不过不是在苏沐的办公室内,而是在他的老领导老上级张解放那里两人的关系也不简单,没有必要那么客气,大门一关,连坐到了一起,吞云吐雾起来

  “领导,你说赵县长是怎么想的,他怎么就能够舍得将卫生这一块给让出去?要知道,这里面的油水可是不少的不说别的,光是药品的采购,医疗器械的审核,就够狠狠捞一笔的”开口说话的是一个中年男子,秃顶,脑袋有些大,穿着件白色外套,脸上露出着不解的神情

  他便是楚作梅,邢唐县卫生局局长

  “你以为赵县长想啊这不是被逼的没办法了吗?谁不知道苏沐是聂越的心腹,而且苏沐这次又是走的省委组织部的门路下来的县长要是在分工的时候,不给出点够分量的,到时候绝对会被人惦记上的”张解放笑着说道

  “有道理”楚作梅道

  “不过你也不用太的,苏沐不是还分管着一个开发区的吗?他还要专权,行啊,给你专权,我就不信你能够将那么大的一个烂摊子给收拾好只要他被开发区的事情拖住,教育局和卫生局,还不是由咱们说了算老楚啊,没事的,卫生局那块,你还是要看紧的”张解放语重心长道

  “领导,您就放心,我保证绝对不让任何人插手进来”楚作梅笑道

  “那就好,那就好”张解放轻松道:“对了,赵县长说了这段时间准备再打几圈麻将,你到时候也跟着过来,记着多拿点粮食”

  “好咧,您就放心”楚作梅急忙道

  苏沐和杜廉坐在出租车内,两人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就那么任凭出租车沿着开发区的道路转悠说实话,以前苏沐尽管也来过开发区,但只是偶尔扫过一眼,并没有像是现在这般,深入的进行着观察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开发区的面积的确不小,但实在是荒芜的很

  大片大片的土地被征占后,不但没有建厂,也没有栽种任何农作物,就那样荒凉着而开发区里面,最大的两个场子便是黄云水泥厂和嘉和罐头厂这两个一南一北分别对立的场子,没有一家开着,所有的机器全都销声匿寂,场子里面要多安静有多安静

  这还不算,开发区的路面也颠簸不平的很,或许因为经尺大车的原因,这里的路面被破坏的很严重如果不是没事(最快更新)的话,很少有出租车愿意往这里跑

  原本因为在县卫生局发生的那一幕,心情大为不好的苏沐,现在瞧着开发区的样子,心情变得加低沉起来虽然他有着很强的信心能够将这里发展起来,但他却不敢保证,就算开发区发展起来后,会不会也像是县卫生局那样,被一些害群之马给毁掉

  “这样的想法要不得难道说就因为害怕被毁就畏惧不做吗?不,真要那样的话,这天朝的天早就塌了我还就不信,这天底下到底是害群之马少”

  很快便将心态调整过来的苏沐,刚想着张口说话,私人手机突然响起,当他瞧见来电显示是谁后,紧绷了一个小时的脸才露出一种笑容。.。

  书网.RT

看过《官榜》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