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官榜 > 第三百零一章 豁出去
  春暖花开,万物复苏。

  再没有什么比听到兄弟的事业正在蒸蒸日上,要让苏沐现在高兴的很。李乐天的心性就是那样,能够找到一个自己喜欢的事业来做,绝对比浑浑噩噩的过一辈子要强。再说谁敢说现在的娱乐界没有利润?只要运作的好,娱乐界的利润将会以滚雪球般的速度,让所有人为之惊叹。

  ”希望明天一切能够变的更好!“苏沐微笑着收拾好东西,推门走出办公室,杜廉早早的在外面等候着。现在尽管已经下班,但苏沐什么时候不走,杜廉是断然不可能离开的。

  ”杜廉,下班有事没?“苏沐随口问道。

  ”没事!“杜廉笑道:”县长,我现在孤家寡人一个,女朋友前段时间也吹了,回去也是一个人。“”那好,走,叫上段鹏,我领着你们去放松放松。“苏沐笑道。

  ”好咧!“像是这样的机会,就算晚上真的有事,杜廉都会推掉。而实际上,今晚杜廉家里的确给他做了些安排,说是让他相亲。但杜廉原本对这些事情就很反对,如今更是有着苏沐在,哪里还会想着回去。大不了,一会给家里打个电话说声便是。

  邢唐县现在娱乐界的龙头老大,就是金色辉煌。苏沐三人当然来的地方便是这里,只不过和以前不同,他没有让人通知杨小翠。要是每次过来,都由杨小翠陪着。那种感觉实在是不爽。

  下班后的苏沐,还是和以前一样的打扮,就连杜廉都被他要求重新换了衣服。如今的三人,浑身上下就没有一处像是体制内的。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平常白领下班之后,过来消遣娱乐。

  ”杜廉,像你这样的年纪,应该有女朋友了吧?怎么到现在还是一个人?是不是眼光太高了?“苏沐微笑着调侃道。

  秘书要想办法和领导搞好关系,这是必须的。而作为领导,也不能总是板着脸,该有调节气氛的时候就必须得有。要知道有时候,一个秘书很有可能将一个领导给送上不归路。再说杜廉现在既然是苏沐的秘书。又是他准备栽培的对象,自然不能和别人一样看待。

  ”老板,您就别笑话我了。我还不是因为当初被下放,做了冷板凳。所以。女朋友家便和我分了。这一年,我也有些心灰意冷,便没有再找。不瞒您说,就在前几天我还碰到前任女朋友,她要结婚了。还说要让我去吃他们的喜糖。“杜廉当着苏沐的面,倒是真的没有藏私。

  有时候说实话很好用!

  俗套的桥段!

  再真实不过的现实!

  苏沐心底无奈的冷笑,有些女人就是这样,不愿意等待。将结婚当做一种攀爬的手段。你好的时候那便怎么都好说,一旦你失去权势。她们便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离开。杜廉现在的模样和语气,已经能够证明自己猜的**不离十。

  ”杜哥。这样的女人也不值得你去珍惜,要我说她当初离开你,那是你的幸运。要是现在仍然跟着你,那才是你该倒霉那。“段鹏笑着说道。

  ”是啊,段鹏的话话糙理不糙啊。要是她现在还跟着我,保不齐我头顶上不知道该多绿了。“杜廉自嘲的一笑。

  而就是这种自嘲的话,一下子拉近了杜廉和段鹏的关系。以前杜鹏还以为杜廉是个知识分子不好打交道,现在看来完全没必要担心这个。能够成为苏沐的秘书,杜廉绝对是个聪明的主儿,知道怎么选择交谈方式。

  苏沐坐在旁边,心情也是很不错。一个秘书一个司机,如果这两人的关系不能够搞好,那对一个领导来说,绝对是致命的硬伤。

  现在又不是上班时间,偶尔说些俏皮话,拉近下关系,在苏沐看来,完全就是无伤大雅的事情。

  就在三人正随意的喝着酒,听着乐队的唱歌时,段鹏突然低声道:”老板,那边有人冲着咱们过来了。“苏沐抬起头,顺着段鹏的眼光瞧过去,眼睛不由微微眯缝起来。的确是有人过来了,而且这人自己还认识。

  ”苏县长,我这不请自来,还请您老人家多多见谅。“牛德成拿着一瓶红酒,走过来后笑眯眯道。

  鼎象矿业老板牛德成!

  苏沐瞧过去,无所谓道:”牛总,你这是什么话,你又没有得罪我,说的哪里来的见谅的话。“”苏县长,我能坐下吗?“牛德成问道。

  ”坐!“苏沐点点头。

  牛德成坐下后,感受着杜廉和段鹏身上传来的敌意,无可来由的一笑,随即沉声道:”苏县长,我今天过来,的确是有事相求。咱们名人面前不说暗话,犬子所做的事情,我已经知道。千错万错,都是我这个当爹的没有教育好。苏县长,你能不能大人有大量,放牛稼强一马。“果然是因为这个!

  苏沐眯缝着双眼,不置可否。牛德成的鼎象矿业就像是之前自己了解到的一样,完全是靠着赵瑞安的关系才发家的。确切的说,这个鼎象矿业的规模倒也不算小,牛德成也不是一个蠢人,在他的手中,硬是将这个厂子发展的有声有色。

  只可惜牛德成这人脾气有些暴躁,性格中带着一种粗鲁。在这种性格的影响下,他的儿子牛稼强也变的有些不可理喻。在这邢唐县城总是自以为是,仗着有点钱,有时候做事一点都不顾忌后路。

  但通过徐铮成的汇报,苏沐也清楚,鼎象矿业大问题没有,牛稼强也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个纨绔,倒也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的话,苏沐早就将牛稼强给严办了,不至于到现在为止,只是拘留着。

  ”牛总,牛稼强的事情自然有公安机关按照规定办事,你来求我好像找错人了吧?“苏沐淡然道。

  ”不!“牛德成沉声道:”我知道犬子得罪的就是苏县长,这事只要苏县长点头便能掀过去。当然我知道做错事就得认罚,苏县长,这张卡是我的小小敬意,您收下,就当做给兄弟们喝茶的茶水。“”哼!“苏沐瞧着牛德成放到眼前的那张银行卡,鼻端不由发出一道冷哼,”牛德成啊牛德成,你还真当现在是旧社会不成?还喝茶的茶水钱!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能够以向国家公务人员行贿的罪名,将你抓起来!“”不敢,不敢!“牛德成急忙摇手道:”苏县长,你别误会,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让犬子从里面出来。只要你能答应我,答应帮忙的话,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想到自家婆娘在家里的哭哭啼啼,牛德成就感到厌烦。但说实话他的心中也没底,不知道牛稼强在里面怎么样了。

  没错,梁天是答应帮忙,自己也准备好了钱。但要知道梁天到现在都不告诉牛德成,他准备怎么办。而牛德成本能的预感到,梁天这次玩出的花招会很大。他倒是不怕,有着一个县委宣传部长的老爹。真要是因为这事,将苏沐给得罪死了,牛德成可逃不掉。

  到那时,别说是牛稼强,就连牛德成自己都没有退路。思前想后,他才决定偷偷的找上苏沐。

  要是事情有斡旋的余地,牛德成便不准备冒那么大的危险,和苏沐做对。没瞧见楚作梅都让苏沐拿下了吗?真要是有事,牛德成还没有自信到,自己在赵瑞安心中的地位会比楚作梅还高。

  楚作梅,赵瑞安都能够当做弃子,何况一个牛德成?

  苏沐安静的坐着不动,他在等,等着牛德成将会抛出什么样的底牌。他相信牛德成既然找上自己,依他的聪明才智,绝对不会只是想着拿这些钱堵住自己的嘴。苏沐现在想要知道的是,牛德成的这底牌,到底值不值得苏沐重视。

  牛德成也在犹豫啊!

  要知道自己的确是有底牌,但这张底牌真的要是拿出来,自己便算是背叛了赵瑞安。真要是那样的话,就相当于自己向苏沐递交了投名状。这么做到底值不值得?如果说苏沐真的比赵瑞安强的话,自己这么做也算是赌对了。

  这万一要是苏沐被赵瑞安压下去,自己的前途,鼎象矿业的将来,可就要彻底的葬送掉!

  生死成败,就在自己一念之间!

  只是牛德成并没有挣扎太久,要知道这里虽然是个酒吧,声音喧杂,光线黯淡,但保不齐真的有什么有心人出没。要是被人发现自己在这里呆的时间太长,恐怕就算走出去,赵瑞安都将不再相信自己。

  要么不做,要做就要果断利落。

  自己就牛稼强一个宝贝儿子,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就这样老死在监狱里面吧。

  只要能够将牛稼强救出来,其余的一切都能豁出去。

  ”苏县长,不知道您认不认识梁天?“牛德成低声道。

  ”梁天?“苏沐微微挑起眉角。

  ”不错,就是梁天!“牛德成既然说了出来,那刚才忐忑的心情便彻底消失,整个人的说话也变得利索起来,”我要说的事就是有关梁天的,他…“(未完待续。

看过《官榜》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