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官榜 > 第三百零六章 怒!羞!惊!
  杜廉认真的神情,让杜爸仿佛自己刚才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你这是什么表情?我说什么了吗?”

  “等下,你当然说了,你说黄云水泥厂怎么来着?”杜廉问道。

  “哦,你原来是问这个啊。其实我也是听人说的,你知道的,我闲着没事就好去看人家下棋。就是在看下棋的时候,我听有人说,黄云水泥厂的厂长闫春被抓了。然后水泥厂的人准备搞出点动静,好像是要去县政府示威,让他们放了闫春。”杜爸说道。

  竟然还有这回事情!

  这事就算杜廉没有成为苏沐秘书之前,都能够感觉到不对劲,更别说现在他的位置,便决定了他必须对任何事情都要有很敏锐的嗅觉。

  “爸,等我回,一会咱们再聊!”杜廉说着便拿起手机,走进了房间。

  杜妈瞧着杜廉神神秘秘的样子,有些担心道:“儿子不会出什么事吧?”

  “真是妇道人家!他能出什么事!你没见到吗?现在就连教育局长和卫生局长都得那样和咱们儿子说话。你以后就等着享清福吧。”杜爸说道。

  “也是!”杜妈顿时找到些感觉,“我以后出去,还就真的不相信,他们还有谁敢给我龇牙,敢看不起我。说实话,今天晚上瞧着黄苏那样灰溜溜的离开咱家,我心里别提多痛快了!活该她那样!还想给我儿子介绍对象,我儿子能缺对象吗?”

  “啧啧。瞧你现在的样子,好像你儿子都当上县长了似的。”杜爸说道。

  “迟早的事!”杜妈兴奋道。

  老两口在客厅内这么激动着,杜廉在房间内却是恭恭敬敬的打出电话,他不确定现在苏沐有没有别的事情。但这事实在很重要,不得不打扰下。

  幸好,电话很快便被接通。

  “杜廉,怎么这么晚了给我电话?到家了吧?”苏沐笑着问道。

  苏沐早就从金色辉煌离开,他现在已经出现在招待所中。刚刚洗了个热水澡,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看书那。

  “县长,我到家了,我刚才听我爸说了件事情。觉得很重要,所以想要向你汇报下。不知道有没有打扰你休息?”杜廉说道。

  “没事,说吧!”苏沐淡然道。

  “县长,是这样的。我听我爸说,黄云水泥厂的工人好像对闫春被抓起来有些不同意见,他们准备前往县政府示威,想着让放掉闫春。”杜廉沉声道。

  “什么?”苏沐明显一惊,“这事你尽快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明白!”杜廉急忙道。

  苏沐挂掉电话后,点着一支香烟,双眼微微眯缝起来,很显然刚才杜廉的消息的确是让苏沐吃惊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闫春竟然在水泥厂还有这么大的号召力。被抓后还有人想着通过示威来逼迫县政府。

  “哼!你们倒是真敢想!”苏沐冷笑道。

  苏沐现在已经想到了另外一点,那就是或许闫春并没有那么大的号召力。这些想着聚众闹事的人,不过是想要借助闫春事件。想要逼迫县政府表态,到底应该怎么解决黄云水泥厂的问题。

  “这件事倒不是没办法利用下…”

  苏沐想着这事,脑海中的官榜便开始旋转起来。如果能够不发生这事是最好的,但真要是发生了这事,苏沐便想着如何才能够最大限度的控制住事态的发展,同时将自己的想法毫不阻拦的执行下去。

  时间就在这样的思索中很快消逝…

  金色辉煌。

  当第二天清晨的阳光照耀向整个大地时,陈娇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而就在她醒来的第一时间,发现眼前竟然站着一个人,本能的驱使下,使她惊声尖叫起来。

  “喊什么喊,你想吓死谁那?”杨小翠大声道。

  “怎么是你?大清早的你就站在我这里,到底谁想吓死谁那!”陈娇嘟囔道。

  “行了,真不知道昨晚你到底喝了多少酒。赶紧起来,醒醒酒,洗漱下,去办正事吧。”杨小翠说道。

  “办正事?办什么正事?”陈娇慵懒的躺倒在沙发上,脑袋仍然有些晕,昨晚她记得好像是和那个杨小翠的同学碰着了,然后后来怎么了,她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天哪,我们两个总不会那啥了吧?

  没有,绝对没有,我的衣服都这么干净整齐!

  那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

  “真是的,你要是再这么鬼混下去,迟早得废掉。去吧,我听说现在开发区是由新来的苏县长分管,这个苏县长倒是很有魄力,以前便将黑山镇发展起来,前几天更是将楚作梅给拿下来。你去找找他,没准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杨小翠说道。

  找苏沐?

  陈娇不屑的一笑,“当官的都是那样,官官相护,我去找他有什么用,还不如在这里喝会酒那。”

  “陈娇,你这个死婆娘,还不赶紧给我起来!少在这里装死,赶紧去!苏沐不是你想的那种人,等到你真正去了,你就会明白了。实话告诉你,我已经给你预约好了,九点钟。现在是八点半,你要是不去的话,嘿嘿,你知道后果的。”杨小翠促狭的笑起来。

  “啊!你个死小翠,敢阴我!被你害惨了!”

  陈娇听到这话,顿时急忙从沙发上坐起来。她对苏沐其实还是蛮欣赏的,就冲着他能够将黑山镇发展起来,便很佩服。

  何况现在杨小翠还搞出这么一招,自己要是再不过去的话,真要将苏沐给得罪了,以后在这邢唐县城,便真的没办法混下去了。

  这间包厢与其说是包厢。倒不如说是一个豪华的客房。这里应有尽有,而陈娇也很快便搞定。

  杨小翠瞧着陈娇就那样消失在眼前后,嘴角露出一抹神秘的笑容,“陈娇。不知道你看到苏沐后,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别说,我还真的很想看看。”

  县政府办公楼。

  等到陈娇过来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快要九点。她站在楼道中,将衣服什么的都整理了下,确定不会出丑失礼后,便直接走向苏沐的办公室。

  “您好,我和苏县长有约!”陈娇笑着道。

  “你是陈厂长吧?”杜廉起身道。

  “我是陈娇!”

  “您好。稍等下!”杜廉起身敲了敲办公室的门,随后很快便走出,“县长在里面等着你,你进去吧!”

  “多谢!”

  陈娇说着便推开大门走进了办公室。当她双脚刚刚迈进来的瞬间,脸上便多出一种紧张的神情。要知道眼前这位可是副县长,是分管着开发区的人,不是路边自己碰到的小商小贩。一句话说的不对,都有可能给自己带来恶果。

  “苏县长好。我是陈娇,我…咦,怎么是你?你怎么在这里?天哪,你不会是冒充苏县长的吧?还不赶紧离开。真是大胆妄为!”

  陈娇走进去后,瞧着站在窗前的苏沐。嘴里的话刚刚说出来,等到她瞧清楚苏沐的模样后。瞬间便改变,脸上还露出一种害怕的神情。

  “陈姐,咱们又见面了,来,坐下说话吧!”苏沐微笑道。

  “不是吧?”

  就算陈娇再有魄力,这时候瞧着苏沐的样子,都知道自己猜错了,眼前这个男人竟然真的便是邢唐县的副县长。想到这里,陈娇便猛地捂住嘴巴,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

  “你就是苏沐?”

  “如假包换!”苏沐笑道。

  疯了,真的要疯了!

  陈娇现在突然有种抓狂的冲动,听到苏沐答应的话,她从骨子里面蹭的冒出的一个情绪便是愤怒!

  你苏沐竟然敢以这样的方式调戏她,真的以为你是县长就能够为所欲为吗?这简直就是岂有此理!

  不过这样的愤怒并没有坚持多久,便被一股害羞给击退。想到自己昨晚在包厢中,可能做出的失态举动,陈娇便感到脸皮一阵滚烫。

  当愤怒和害羞过去后,陈娇心底冒起的便是吃惊,是害怕。自己到底有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话,没说的话还好说,真要是说了,那就真的该倒霉了!

  这个杨小翠也真是的,明知道自己的同学是县长,还不告诉自己,非要让自己过来承受这样的折磨才痛快。

  杨小翠啊杨小翠,你就给我等着吧,等我回去后,看我怎么好好收拾你!

  苏沐站在办公桌后面,瞧着陈娇脸上神情的变化,嘴角不由露出一抹笑容,他能够想到陈娇现在的心情是怎么样的。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是县长的话,估计陈娇早就摔门而出,何至于在这里受罪!

  “陈姐,在正式谈工作之前,我想有件事要向你解释清楚。你应该知道,我并不是有意想着隐瞒自己身份。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是小翠姐让我别说出去,说你那时候心情不好,对我们这些人瞧着便来气。

  第二次也就是昨晚,你知道的,你那是喝的实在是有些高。我就算说出来我是县长,恐怕你也得当做笑话不是。所以我想既然如此,那就不如不说,等到这样的机会见面后,你就会知道了。要是因为这样,让你不高兴的话,我向你道歉。”苏沐说道。

  “不,不用道歉的!”陈娇急忙道。

  苏沐说的都是事实,陈娇也知道,自己没有必要生气。她只是一时半会还没有办法接受,苏沐就是县长的事实。

  这么年轻的县长,太不可思议了!

  等下,等下,昨晚他有没有看到我的…

  想到这里,陈娇便感觉娇躯一阵发热,脑袋低着,脸蛋羞红,竟然不敢抬头正视苏沐。

看过《官榜》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