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官榜 > 第三百五十六章 这是诬蔑!这是犯罪!
  西山别院,徐氏小楼。

  李乐天的车只能够停在西山别院外面,想要进去是没有可能的。最后还是徐中原派人前来接的苏沐,李乐天简单的告别孩子后,便兴冲冲的往回赶。他知道别看自己手中有着孙元胜洗黑钱的证据,要是不尽快搞定这件事,将事情做成铁案的话,依着孙家背后的实力,没准真的还能大翻身。

  真要是那样的话,李乐天可就是得不偿失了。

  “爷爷,我回来了。”苏沐笑着走进客厅。

  “回来了?”徐中原眉头抬了一下,放下手中的报纸,脸上的神情并不是苏沐想象的高兴,反而更多的是一种凝重。

  “爷爷,你这是怎么了?”苏沐不解的问道。

  “苏沐,给我说说流苏酒吧是怎么回事?”徐中原肃然道。

  一句话便让苏沐心里咯噔了下,心底不由一阵苦笑,看来这京城之地还真的是没有不透风的墙。自己这在那边刚刚闹出点事,回来屁股都没有坐稳,徐中原便已经知道。

  “爷爷,流苏酒吧的事情其实是这样的…”苏沐没有隐瞒,清晰明了的将事情解释了一遍,“爷爷,如果你认为我做的不对,我现在就可以给第五贝壳打电话,让她放人。”

  “放人?”出乎苏沐意料,徐中原脸上的严肃表情陡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激情飞扬,“苏沐啊,凭什么要放人?我认下你的时候,就曾经说过,只要你做的事对得起良心,对得起党。天大的事我给你兜着。这事你别管了,我自然会让人跟进处理。我徐中原的孙子,不是谁想欺负就能欺负的。”

  “是,爷爷!”苏沐心底涌起一股暖流。

  “先去休息吧!明天和我一起去京城军区。”徐中原淡淡道。

  “好!”

  等到苏沐被领下去后,徐中原瞧向站在旁边的方硕,脸上闪过一抹凌厉,“你说是不是应该让那些老家伙们都知道下,苏沐是我徐中原收下的孙子?不然的话,真要是有谁再头脑发热惹上苏沐,真要是再出点事,那我的面子可就丢光了。”

  “老首长。那我让人将消息透露出去。”方硕说道。

  “嗯。不必要闹出太大的动静,这对苏沐以后的成长不好,只是稍微传出去些就成,云里雾里遮遮掩掩就好。”徐中原嘴角微笑着道。

  “另外,看看徐龙雀这小子现在到底怎么样了?没事的话。就让他回来一趟。怎么说他都是苏沐的大哥,作为大哥要好好关照下弟弟不是?外面不知道归不知道,我徐中原的孙子总不能互相都不认识。”

  “明白了,这事我去安排。”方硕道。

  “暂时不着急,等到明天给你治好病再说这些。方硕,成败就在明天一举,苏沐那边我是没有多少担心的,就是你这里,切记要放开一切心事。全心治病。你给我听好,你要是比我老头子走的还早,我就算是死了,也不会原谅你的。”徐中原声音陡然拔高道。

  “是,老首长!”方硕心底感动着,双腿并拢敬礼道。

  自始至终徐中原就没有将孙元胜这样的货色放在眼里。别说是孙元胜,就算是他背后的孙家,在徐中原眼里也不过是小菜一碟。这便是眼光和境界的差距,要知道孙家那位老祖宗站到徐中原面前,都不敢多说一句别的话,要毕恭毕敬的听候着教训,敢呲牙绝对会被收拾。

  这便是差距!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苏沐在徐中原这里是没有任何事的,洗了个热水澡,简单收拾了下便躺下开始睡觉,而就在他睡觉的时候,却不知道远离京城的江南省青林市这时却爆发了难以预料的事情。

  邢唐县县城。

  “漂亮!老爸,你瞧瞧,这是我通过关系从梁少那里搞来的好货,这份报纸要是明天一发出来,嘿嘿,我敢保证,不出一天咱们邢唐晚报就会转载。而且据梁少说,到时候不但是咱们邢唐和华林的报纸会发表,就连青林市的那些报纸,有的也会转载。再加上网络上的转载,我就不信这番狂轰滥炸之下,苏沐那小子还能够顶住。”牛稼强兴奋的大笑着,手中拿着的是一张《华林晚报》的小样。

  牛德成已经看过这张报纸,这的确是牛稼强从梁天那里讨来的,按理来说梁天是不会给牛稼强的,但因为现在已经是深夜时分,距离天明没有几个小时。在大局已定的情况下,梁天丝毫不介意通过这样的方式,拉拢住牛德成父子。毕竟鼎象矿业在邢唐县城,那也是一个很有名的企业。

  “小强,我有没有给你说过,让你和梁天走的远些!”牛德成没有想象中的兴奋劲,而是脸色肃穆的盯着牛稼强。

  “老爸,你这是怎么了?我和梁少走远些干什么?要知道咱们的敌人是那个苏沐,咱们要是没有梁少支持,还能斗得过苏沐吗?”牛稼强不解道。

  “混账!”

  牛德成厉声道:“谁给你说苏沐是咱们的敌人?你真的以为人家会将咱们当做敌人吗?咱们有那个资格吗?”

  “老爸,你干嘛那?这么激动?”牛稼强从来没见过牛德成这么发怒,一时间还真的有些懵了。

  牛德成稍微控制了下翻滚的心情,沉声道:“这件事咱们之前并不知道,全都是梁天一个人在做的。至于这事会演变成什么样,咱们不知道,所以暂时要做的便是作壁上观。你给我听好了,苏沐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想要扳倒他,不是他梁天能做到的。这件事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现在还说不准,所以,你这段时间就老老实实的给我在家里面呆着。要是被我知道你敢溜出去,我绝对会打断你的双腿,听到了吗?”

  “听到了!”牛稼强急忙点头道。他别的本事没有,却知道听从牛德成的话,因为他明白牛德成是他爹,他爹做任何事都不会害他。

  牛德成拿着那张《华林晚报》的小样,瞧着窗外沉寂的黑夜,嘴里喃喃道:“这是一场大暴风雨啊,不知道将会刮掉多少枝枝叶叶。”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笼罩上邢唐县城的时候,这片正在发展中的土地,便爆发出了勃然生机。每个人脸上都挂着幸福的笑容,该上班的上班,该上学的上学。

  然而就是在这种美好的氛围中,聂越站在办公室内,却是满脸寒霜。在他面前的办公桌上,安静的放着一张报纸,旁边电脑上打开的网页,清晰的显示着一个个触目惊心的标题。

  《华林晚报》头版头条,以加粗形式出现的标题是,《论新时代下官员颐指气使所为何!》,整篇文章论述的便是曾经发生在东郊医院的那起唐稳就医事件。只不过从头到尾,都几乎是在歪曲事实,以讽刺的笔调,将苏沐描绘成为一个蛮横粗暴无礼的官员形象。并且在暗中还有所影射,说苏沐的发飙,为的只是想要横插一脚,宣泄私欲。

  和《华林晚报》相对应的那些网站上的标题更是五花八门,像是《穷山恶水,新时代刁民》!《官字两张口》!《如此这般,岂配为官》!《伸向未成年少女的魔爪》!……每篇文章所想要表达的意思只有一个,那便是尽一切可能,抹黑苏沐,向他身上泼脏水。

  代表着官方的《华林晚报》,劈天盖地的网络转载,两种宣传形式的大爆发,瞬间便将苏沐的名字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原本还不起眼的《华林晚报》就这样,成为人人争抢购买的报纸。

  “这简直就是诬蔑!这是在制造犯罪舆论!他们华林县到底想要做什么?怎么能够这么无组织无纪律,他们到底有没有经过调查,就敢允许发表这样的文章出来!那个《华林晚报》的总编,是不是大脑进水了!”聂越一把将报纸撕碎,毫不掩饰心中的愤怒。

  苏沐请假离开还没有多长时间,这里便闹出这样的事情,作为邢唐县的县委书记,聂越的心情岂能好了?这明着是在抹黑苏沐,实则将箭头对准的可是他聂越。

  要是说聂越面对这样的事情,再没有一点表示的话,岂不是让人知道他是软弱可欺的?

  “书记,这事透露着古怪那。东郊医院的事情,咱们是不怕被人查的,关键是时隔这么多天后,却在《华林晚报》上被人捅出来,这不正常啊。而且这篇文章摆明就是在针对苏县长,他们华林县的宣传部门难道不经过审核的吗?华林县县委书记难道不需要知会下书记您吗?”郑雪梅站在旁边,皱着眉头道。

  “郑主任,通知下,让徐国富同志和徐铮成局长马上来我这里!”聂越宣泄掉心中的愤怒,恢复些许冷静后沉声道。

  “是!”郑雪梅起身离开办公室。

  当这里只剩下宁浩和聂越后,宁浩犹豫了下,走上前低声道:“书记,有句话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说!”聂越道。

  “书记,我怕这篇报道只是一个开始,这之后恐怕还会有后续报道。”宁浩缓缓说出的话,听在聂越耳里,他的脸色当场更加难看。

看过《官榜》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