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官榜 > 第三百六十六章 团系掌舵者
  震惊归震惊,疑惑归疑惑,苏沐脸上却表现的很为镇定。这种养气功夫,从他拥有官榜那刻起就注定了必须成为基本功,不然的话每次都要失态岂不是会坏事?

  “苏沐,我们家小鱼儿可是第一次带着人来这个公园,看来你在她心中的地位还算不低啊。”周奉前笑着说道。

  “周爷爷。”关鱼顿时娇嗔起来。

  或许只有在周奉前面前,关鱼才会流露出这种小女生的心态。其实关鱼和周奉前并非是亲人,而是因为眼前这几只流浪猫而认识的。关鱼家就住在附近,所以平常家里吃不完的东西,她都会拎过来喂这些流浪猫。在关鱼的眼中,这些猫就和自己一样,都是孤独的。

  而周奉前是关鱼在一次凑巧的情况下认识的,周奉前也是在这里喂流浪猫。几番交谈之下,两人便算是熟悉了。这些流浪猫对两人都是很为依赖,见到两人中的谁都会表现出很大的善意。

  周奉前是真心将关鱼当做孙辈来疼爱的,这点关鱼是能感受到的。

  然而一直以来,周奉前却没有主动询问关鱼的私人问题,因为在他心中,关鱼的背景根本构不成他和她认识的阻碍。周奉前喜欢的便是和关鱼聊天的感觉,要是掺杂进来其余的家庭因素,那反而不美。

  周奉前不问,关鱼从来不说。

  这一老一小就这样。在这个偏僻的公园角落。经常喂食着流浪猫。

  “好,好,你不让我问我就不问了。”周奉前笑着说道。

  “周老,你误会了。我和关鱼认识还不到两天,这也是第二次见面。我送她回来,是想让她给我当导游的。”苏沐并没有将关鱼的麻烦事说出来。

  “是这样吗?”周奉前玩味道。

  说不上为什么,苏沐在周奉前这种老狐狸的面前说话,总是会感觉后背发凉,总有种被看穿的意思。如果不是因为有着商庭的调教,有着陪徐中原说话的经验在。苏沐绝对相信,自己表现的还会不堪。

  “叮铃铃!”

  就在这种尴尬的时候,关鱼的手机突然响起。之前她虽然将手机给了李梦,但李梦现在既然已经成为了李乐天的首席秘书。自然便不会再拿着。

  “是我妈,出什么事了吗?”关鱼疑惑的接通,还没有说话,那边便传来一道嚣张的声音,“关鱼,现在马上给我来菜市场,你要不来的话,我就狠狠收拾你妈。”

  “关鱼,别过来,我没事。”

  “臭婆娘。你再给我说话,给我闭嘴。”

  “啊!”

  ……

  手机那边传来的声音并没有任何掩饰,瞬间便在几个人的耳边响起,那种糟乱的动静,让人听着便感觉很不舒服。关鱼在听到对方的声音后,娇躯忍不住开始颤抖起来。

  “周爷爷,苏大哥,我家里有事,我先回去了。”关鱼说完便忍住心中的苦痛,转身就向着菜市场那边跑去。只不过现在的那条马尾辫。在苏沐的眼里却多出一种伤悲。

  “周老,我过去看看。”苏沐说完便转身追着关鱼跑过去。

  喵喵!

  几只流浪野猫瞧着关鱼的跑走,忍不住叫起来。周奉前的脸色当场便阴沉下来,他虽然从来都没有问过关鱼的家事,但刚才的手机声是那么的响亮。要是他再听不到那就真的成聋子了。

  苏沐这么一个和关鱼见面不过两次的人,都能够为她挺身而出。何况是自己早就和关鱼相识,并且从骨子里面,真的想让关鱼成为自己的孙女。

  “周老!”

  就在苏沐和关鱼的身影从公园消失的时候,周奉前的身边突然出现一个人,要是苏沐在这里的话,非当场愣住不行。因为这个人他认识,是他的师兄,如今在发改委,最为耀眼的一颗新星,郑经纶。

  郑经纶站在周奉前身前,神情毕恭毕敬,没有流露出任何不耐不说,姿态而且放的要多低有多低。

  “你的这个师弟倒算不错,其实是我多想了,老吴收下的关门弟子要是简单的话,怎么能够入了他的法眼。只是我却没有想到,和他是在这样的场合之下见面。这还真的是有点意思!”周奉前淡淡道,说出的话,要让苏沐听见,马上就能够明白,为什么周老会对他有着那么高的亲密度。

  原来周奉前早就知道了苏沐!

  其实今天的事情真的是一个巧合,郑经纶过来向周奉前是汇报工作的,没有想到苏沐也会出现在这里。而苏沐的身份,郑经纶之前曾经向周奉前提过一句,他也没有想到,周奉前真的会对苏沐惦记上。

  其实这还是郑经纶地位的不够所致!

  周奉前知道苏沐,虽然是通过郑经纶,但对苏沐的了解可比郑经纶要清楚的多。苏沐能够成为吴清源的关门弟子,能够被徐中原认为孙子,这都在第一时间被周奉前查到。甚至就连这次,苏沐过来京城的目的,周奉前也很清楚。苏沐成功的将方硕治好,更是让周奉前大开眼界。

  而这些周奉前之所以知道,便是因为他的地位。

  周奉前是谁?那可是现在团系力量的掌舵者,没有之一。在团系这个力量中,周奉前拥有着绝对的话语权。他想要知道什么事,还真的不是什么问题。

  “周老,苏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我还真的有些意外。他现在应该是在青林市的邢唐县工作,而且周老您或许应该知道,秦蒙如今便是青林市的市长。”郑经纶说道。

  “我知道!”周奉前淡淡道。

  郑经纶和秦蒙都是团系重点栽培的力量。两人现在的地位虽然还没有跨入到省部级。但作为梯次力量,却还是都在周奉前的考虑之中,不然的话郑经纶是没有可能拥有前来向他汇报工作的资格。

  “周老,那咱们现在是回去还是?”郑经纶问道。

  “不回去,过去去那边的菜市场看看。”周奉前吩咐道。

  “是!”郑经纶赶紧挥手,四周一直戒备着的几个人便走了过来,随着周奉前的脚步向着对面的菜市场走去。其实在周奉前心底还有句话没有说出来,那便是苏沐到底值不值得拉进团系,就要看接下来他的表现了。

  一个能够为关鱼动手的人,那便是有情有义!

  一个能够说出为天下不平者讨公平的人。那便是符合党的思想!

  这样的人要是发现了都没有及时拉拢过来,那便是周奉前的绝对失误!

  一切真要是如同自己所猜测的那样,周奉前是断然不会犹豫的。像是苏沐这样的人,尽管出身草根。但只要重点栽培,绝对能够成为中流砥柱。

  金马菜市场。

  这个菜市场是附近几个小区惟一的一家,想要买菜的话只有来这里。所以虽说这里的摊位租金比较贵,但只要你勤快些,还是能够稳赚不赔的。而因为附近的几个小区都是老小区,这个菜市场也有些年头,所以这里的环境倒不是怎么好,别管是小摊的布置,还是地面的干净度,都没办法和那些好的菜市场相比。

  这个点。平常的时候,应该是各个摊主都在准备着,等待着下午那拨前来的买菜潮流。但现在就在一个小摊前面,却是围聚着一群人。

  其中一个趾高气扬,穿着件名牌服装,身材肥胖的像是一头猪的男子正在里面耀武扬威,在他身边则跟着几个小跟班,有男有女。这几人明显就和这里的氛围格格不入。每个人脸上都露出着不屑的笑容,像是站在这里,完全就是给这里增光添彩似的。高傲的很。

  “尹千鹤,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我说过你家那个古董花瓶不是我打破的,就这样我都赔给你一万块钱,你为什么还要一二再再而三的前来打扰我的生活,还要骚扰鱼儿。”小摊里面站着一个衣着朴素。容貌尽管有些苍白,但却依稀能够分辨出来。年轻的时候肯定也是一个美女的中年妇女。

  她便是关鱼的母亲,范姜芋。

  “伯母,你说这话就见外了,我过来怎么能够是骚扰你们那?恰恰相反,我过来其实是想着帮助你们家的。只要你肯点头,让关鱼做我的女朋友,不但那个古董花瓶的事咱们就算了,而且以后我还会好好孝敬你,将你当做老佛爷供着。”肥胖男子便是尹千鹤。

  听到范姜芋的话,尹千鹤嘿嘿坏笑起来。

  尹千鹤的心底对关鱼那是念念不忘,为了关鱼不惜大费周折,制造出这样的事情来。并且在尹千鹤的心底还有着一种变态的心理,那便是他想要亲手将关鱼的高傲撕下,亲眼瞧着她跪倒在面前臣服。为了满足他的这个变态心理,他甚至都不惜花费了半年时间,没有对关鱼有别的大动作。

  事实证明,尹千鹤的持久战是起了作用。他相信,只要自己再添把火,绝对能将关鱼给拿下!

  “尹千鹤,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范姜芋怒声道。

  “死了这条心?我说伯母,那咱们就要好好算算账了。你摔坏的那个古董花瓶,市值一百万,这又过去半年,算上利息的话,你给我二百万得了。你要是能够拿出来二百万,我立马拍拍屁股走人。”尹千鹤嘿嘿道。

  “你…无耻!”范姜芋愤怒道。

  “我无耻?你敢骂我无耻!来呀,就让这位大婶瞧瞧什么叫做无耻,给我将她的这个破菜摊砸了!”尹千鹤猖狂道。

  跟在尹千鹤身边的几个人,说笑着就要走上前去砸东西,就在这时关鱼的身影出现在菜市场,瞧着眼前即将发生的一幕,忍不住厉声大喝。

  “住手!”

看过《官榜》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