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官榜 > 第三百八十八章 于绝望中到来的高潮
  紧赶慢赶,赵瑞安三人总算是来到了县招待所,就在快要下车的时候,梁忠和的手机响起,赵瑞安下意识的瞧了一眼,发现梁忠和接通后,脸色变的比刚才还要难看,甚至顾不上理会自己就在旁边,对着那边便喊叫起来。

  “孽子,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那里,哪也别去,我这就过去。”

  “怎么了?”赵瑞安本能的感到一种不妙。

  “县长,好像出问题了,第二起舆论事件被苏沐给化解了,而且还是徐铮成出面宣布的,是县局对闫春闫望父子案件的定论。”梁忠和低声道,姿态摆的要多低有多低。

  徐铮成!赵瑞安在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眼底划过一抹愤怒的狰狞目光,现在如果说最让他痛恨的话,徐铮成绝对是其中一个。没有想到自己当初扶持他上位,他却以这样的态度对待自己。

  最终处理定论,为什么自己都没有得到汇报,徐铮成却在这样的场合说出来。难道他不知道,闫春的身份和别人不同,自己是重点关注的吗?

  “下车进去!”赵瑞安脸色阴沉着道。

  事情发展到现在,赵瑞安已经将梁天这个小角色抛在脑后。实际上从媒体发布会决定召开的那时候起,这场所谓的发布会便不再是那么简单,仅仅只是苏沐的澄清,未免显得分量太轻了。

  赵瑞安现在的心情是极为矛盾的,想着收拾掉苏沐。却又明白自己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机。其实最初他就没有想着真的能够靠这所谓的舆论事件,能对苏沐怎么样,所以一直也就没有布置后手。只是随意的安排了下。如果赵瑞安真的铁心要动苏沐的话,他即便有着再多的证据,都不会这么轻易能成功。

  只是赵瑞安现在后悔也迟了。苏沐的媒体发布会大势已成,不然的话温朋也不会以那样的口气和自己说话,硬逼着自己前来为苏沐站台。

  “温朋温书记什么时候对苏沐这么好了?”其实赵瑞安到现在都没有弄明白这个问题,就算这起媒体发布会真的闹大了,对温朋也不会有任何影响的,他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那?

  脑袋里面想着这个问题,赵瑞安便没有顾上去想别的事情,走起路来也比较快。以至于都还没有来及反应过来,便差点和招待所门口的一个人撞上。

  “谁呀,没有长…啊,聂书记,怎么是您?您怎么在这里?”赵瑞安抬起头就要开骂,却发现站在眼前的竟然是县委书记聂越,顿时将后半截话咽到肚里。

  聂越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不成他也是接到谁的电话。过来为苏沐撑腰的?没有这个必要吧!谁不知道苏沐是你聂越提拔起来的,你还有必要专门过来一趟吗?

  聂越懒得理会赵瑞安心底是怎么想的,眼光扫过站在旁边的梁忠和和王海,嘴角若无其事的斜斜扬起。就是这么一个弧度,看在两人眼里却像是最为危险的信号。真是倒霉啊。早不赶晚不赶,非要在这个要命的节骨眼,被聂越撞上自己和赵瑞安紧密的站在一起。

  估计这次是要大祸临头了,梁忠和心底无奈的绝望着。

  “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聂越淡然道。

  听到这句话,赵瑞安很快便从暂时的错愕中清醒过来,瞧着聂越那种态度,他的心情明显不爽起来。什么叫做你为什么不能在这里,你爱去哪就去哪,和我有什么关系。

  “当然能!”赵瑞安镇定下来道。

  “赵县长,你这是准备进去吗?”聂越问道。

  “是的,苏沐怎么说都是我们县政府的县长,他在这里举行媒体发布会,我作为县政府的一把手,如果不到场的话,有点说不过去。再说我还准备就咱们县委常委会上做出的决议,向媒体公开发表,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最初只是被蒙骗的。苏沐是我们党的好同志,是一个合格的县长。”赵瑞安笑着说道。

  不得不说赵瑞安作为混迹官场中的老手,这种临场应变的能力还是很不错的。既然温朋让自己过来是给苏沐站台的,那就不如做个顺水人情,在聂越前面卖个好。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好…”聂越沉思了下,微笑着道:“我过来是因为接到市政法委李书记的电话,他说市公安局在最近的一次突击行动中,偶然间抓获了几个人。审问后发现,他们竟然是这次舆论事件负责网络抹黑苏沐同志的人。李书记知道咱们县正在开媒体发布会,便让人将那几个人送了过来,用以帮助苏沐澄清问题。我原本是想着进去的,但现在既然你要进去,那这件事不如就由你代劳吧。”

  市政法委李书记李乐民?赵瑞安从聂越嘴里听到这个名字后,心底忍不住掀起了惊涛骇浪。聂越在这时说出这样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苏沐要借的不是秦蒙秦市长,而是李乐民李书记吗?难道说以前自己猜测到的,李乐民并非是苏沐的后台,这件事竟然是假的?

  更关键的是,赵瑞安根本就不相信聂越所说的,是市局的一次突击行动逮住的那几人。要知道哪里有那么凑巧的事情?正好你行动,便碰到这几人在网上发帖子抹黑苏沐吗?

  但不管怎么不相信,这件事却是真的。

  赵瑞安想不相信苏沐的能量都不行,这家伙还真的能够搞事。在县里借助聂越的势就算了,如今更是扯起李乐民的虎皮在做事,你苏沐到底想要做什么?

  市政法委李乐民李书记,梁忠和和王海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神情都不由一变。两人低着头。谁也不知道他们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好,那这件事就交给我了,我进去向媒体澄清。”赵瑞安微笑着道:“聂书记。那你还进去吗?”

  “不进去了,这里交给你我放心。”聂越说完便转身离开。

  赵瑞安瞧着聂越离开的背影,眼底闪烁着愤怒的目光。却始终保持着最大的毅力进行克制。你聂越这算什么?摆明了是要羞辱我吗?谁不知道在县委常委会上,是我主动提出要让苏沐休假的,现在倒好,我不但不让苏沐休假,反而带着证人过来为他站台,这算什么?扇自己脸吗?

  最要命的是,赵瑞安这巴掌还不得不扇下去!

  “县长…”梁忠和低声道。

  “进去!”赵瑞安深吸一口气,将所有的暴躁全都压制住。抬起头便走进县招待所。这时的他,瞧着梁忠和都感到有些腻歪。你说你,要不是你那个宝贝儿子闹出这么一出戏,我会落到这么被动的局面吗?梁忠和啊梁忠和,如果不是看在你是县委宣传部长,现在我手头又没有人用,老子才不管你的这些破事那。

  此时此刻所有人的焦点全都盯在县招待所的会场里面。没有多少人注意到这个门口。也便没有人清楚,就在这么短暂的瞬间内,邢唐县的一二把手竟然通过简短的话语,做了一次不小的碰撞。隐藏在言语中的那种交锋,倘若不是深谙官场之道的人。根本就不会清楚,聂越这一手的狠辣和果断。

  “书记,咱们真的不进去了吗?”等聂越坐进车内后,宁浩低声问道。

  “不进去了,回去。”聂越微笑着道。

  “好!”

  聂越现在的心情无疑是大爽的,自己真的没有看错苏沐,这小子真的是一个不会吃亏的主儿。这次的媒体发布会还没有结束,便已经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真正等到邢唐县的公文发到《华林晚报》,聂越就不相信华林县的那些头头们还能够坐得住?而这么好的机会摆在眼前,聂越不相信秦蒙会坐视不见?

  还有市委宣传部,邢唐县发生这么大的事情,青林市那么多报纸进行转载,网络上也闹翻天,如果说市委宣传部一点都不知情,那绝对是没人相信的。而现在的市委宣传部部长冯恭良已经是站到了张吟宣那队,秦蒙有了这么好的借口,再不抓住敲打下,将自己的人从宣传部提拔起来的话,那才真的见鬼。

  所以说聂越现在对苏沐才是越来越满意!

  因为整件事从最开始那刻起,便全都在苏沐的掌控中,而且他还能够准确的捕捉到形势,借助市县两级的形势,达到自己想要的目标。这样的人幸好是站在自己这队的,如果真要是赵瑞安的人,聂越非头疼的睡不着觉。

  苏沐自然不会知道发生在招待所门口处的这次短暂交锋,现在的他本着趁胜追击的原则,扫过《邢唐晚报》的记者后,双眼死死的锁定黄柔临,嘴角扬起的那么弧度透露出一股浓烈的凛冽气息。

  “《华林晚报》报道的第三篇文章,说的是我苏沐,在嘉和罐头厂进行国企改造的过程中,伙同巨人集团贪污了国有财产,使国有财产大流失,黄柔临记者,请问下,我说的没错吧?”

  “这个…”

  当一道道凌厉的目光投射过来,当苏沐的那股官威笼罩着自己的时候,黄柔临哪里还有最初的趾高气扬,现在着急的都快要哭出来了。

  “我到底有没有说错?”苏沐厉声道。

  “没有!”黄柔临近乎本能的应道。

  “没说错就好!”苏沐从黄柔临身上收回目光,扫过全场,神情肃穆道:“诸位,这第三起舆论事件,我想便没有必要让我来说了,换个人来说或许你们更感兴趣。”

  换个人?换成谁?

  刚才第二起舆论事件来的是县公安局局长,那这第三起会是谁那?

  当所有记者的兴趣都被调动起来的时候,从侧门走出来的这人,让他们眼前顿时一亮,一种比刚才见到徐铮成还要有兴趣的劲头,让他们像是不花钱似的,咔嚓咔嚓的快速摁动着快门。(未完待续。

看过《官榜》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