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官榜 > 第三百九十二章 一夜地狱
  京城青竹苑。

  青竹苑在京城之内是一处很为低调的地方,但低调归低调,这里却是戒备森严,没有特殊的证件,便没有谁能够靠近这里半步。而就是在这种地方,一砖一瓦全都透露着历史的沉淀。走进这里,你会有种错觉,便像是走进了天朝的一段古老历史。触目所见的每棵树,每块砖瓦,都是历经风雨洗礼后留下来的。

  现在是正午时分,在院内的一颗老榕树下,周奉前躺在软椅上,安静的闭着双眼。在他前面放着一个看着很为普通,但拿出去绝对能够让很多人跌破眼球的古朴鱼缸。几尾锦鲤悠闲自在的在里面游动,说不出的逍遥安谧。

  “首长,事情就是这样。”方涯恭声道。

  就在刚才方涯将今天发生在邢唐县媒体发布会上的事情,已经一五一十的向周奉前做了汇报。到了周奉前这个层次,想要知道些什么东西还是很容易的。

  “孺子可教!”周奉前微微睁开双眼淡然道。

  “首长,别说苏沐这小子还真够可以的。我以为他在京城,对县里的事情没有办法掌控。就算他想要摆平这事,怎么都要借助徐老。却没有想到,自始至终,他竟然就没有想着惊动徐老,这还不算,关键是他那时候是在京城。没有在县里,却仍然能做到这么波澜不惊,是块好料。”方涯不吝啬的夸奖道。

  “小方,你这话倒是说对了!”

  周奉前缓缓站起身。站在鱼缸前面,瞧着游动的锦鲤,淡然道:“玉不琢不成器。苏沐这块玉,既然我已经准备用,就要好好的打磨打磨。只有这样才能够成就大器。”

  “首长,那咱们要不要帮苏沐做点什么?”方涯问道。

  “不必!”周奉前断然道:“能够扛过这起舆论事件,原本就没有什么可吃惊的。现在才仅仅只是开始,接下来就让我瞧瞧,他到底还有什么本事。”

  “是,首长!”方涯道。

  作为周奉前的秘书,方涯知道,现在的周奉前那是对苏沐真的上心了。而真要是等到让周奉前为苏沐的事情做出指示。那绝对就是惊天大事了。

  “苏沐,希望你能做好选择!”

  媒体能够成为现在社会的主流,无疑是有着其不可否认的特殊性,更别说现在科技日益发达,拥有着网络,就算是远隔千山万水,都能够在第一时间将稿件准确的发到各自媒体的编辑部。

  邢唐县的这次媒体发布会是下午一点开始的。结束的时候是下午三点,整整两个小时的发布会,让各家媒体都如愿以诚的得到了想要的东西。于是每家都将各自的图片和文字资料整理备案后,便赶紧发了出去。谁都想着能够捞取个头筹,谁都想着千万别和其余人撞了标题。

  惟有两家媒体现在是最为提心吊胆的。这其中的第一家便是《邢唐晚报》。

  下午四点钟。

  招待所的媒体发布会已经结束,就在《邢唐晚报》报社的社长办公室,张志昌心情惴惴不安着。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原本稳操胜券的事情,怎么会出现这样大的转折。昨晚还是一副很为自信模样的梁天,如今竟然就这么灰溜溜的败下阵来。这还不算,梁天的落败,就意味着他的好日子也要到头了。

  谁都知道,他张志昌不是这起事件的始作俑者,但谁也都知道,这事要是离开张志昌,还真的办不成。谁让他是《邢唐晚报》的社长,并且有关苏沐的三篇报道,全都是张志昌签名批准转载的。

  “老张,现在怎么办?要不咱们去找找梁少?或者说直接找梁部长?”费祥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在办公室内来回走动着,整个人早就没有昔日的镇定,着急慌乱的处于一种抓狂状态。

  “老费,你着什么急,现在最应该着急的是我才对。难道你不知道早上县委常委会的决议吗?”张志昌急声道。

  “我知道,但我能逃过吗?”费祥抓着头发道。

  “我说你就不能消停点,来回走的我头晕。”张志昌不断的抽着香烟,一支紧接着一支,现在办公室内全都弥漫着呛鼻的浓烈烟草味道。

  “那你说怎么办?”费祥急声道。

  “我哪知道怎么办?要不咱们去找梁部长?这事是他儿子办的,他总不能不管不顾吧?以梁部长和县长的关系,相信他会没事的。他要是真的敢不管咱们,哼,那就别怪我不讲情面。”张志昌猛地掐灭烟头厉声道。

  “老张,你想做什么?”费祥惊愕道。

  “我想…”

  咣当!

  张志昌的话还没有说完,那扇紧闭着的大门便被推开,他仰起脑袋就想着大骂,但话语还没有喊出喉咙,当他瞧见走进来的人是谁后,身子猛地一软,直接瘫坐到椅子上。

  “张志昌同志,你因涉嫌苏沐县长的舆论诬蔑事件,请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吧。”张振淡然道。

  张志昌面如死灰!

  “费祥同志,正好你也在,我们调查组也有些问题想要问你,一起吧!”张振沉声道。

  “我…”费祥顿时一阵哆嗦。他知道自己只要被费祥带走,便再也别想有机会重新站起来。只是费祥他有资格反抗吗?没有,一点都不敢反抗!

  张振以县委副书记的身份,担任调查组的组长,费祥哪里还敢叫板?

  像是这样的情形,在晚报社继续上演着,张振负责的便是彻查这起舆论事件中,邢唐晚报社到底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这个调查的度到底该怎么把握,完全由张振说了算。

  和邢唐晚报社相比,另外一家报社现在才是真正的处于风口浪尖之上,这便是《华林晚报》报社。

  章德昌作为华林晚报的社长,现在是真的如坐针毡。他现在是真的很后悔,为什么要委任黄柔临成为晚报的主编,结果被他捅出这么大的篓子。现在可怎么办?原本就没有多少头发的章德昌,这时候更是将脑袋上的几根毛揪的疼痛无比。

  “我说老爸,你这次一定得救我,你要是不救我的话,我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黄柔临回到华林县后,便马不停蹄的出现在社长办公室。而已经得到消息的章德昌,瞧着黄柔临,从心底涌现出一种愤怒。

  黄柔临是谁?那是章德昌的儿子,这没错,不过却是干儿子。两人的关系很简单,那便是黄柔临的老妈后来嫁给了章德昌,而她这个老妈又很有味道,很为风骚,别看小四十的年纪,真要说到床上功夫,那玩的是相当利索。恰恰是因为这样,章德昌才会在妻子死了的第五年,迎娶了她。

  说起来这还是老夫少妻,因为章德昌岁数比较大。

  黄柔临那?倒是个没皮没脸的人,自家老妈嫁人,他不但没有丝毫反对的意思,更是借助着这样的机会,狠狠的抓住了章德昌。原因便是黄柔临是个野鸡大学毕业的新闻专业人,靠着章德昌一路飞黄腾达,硬是在华林晚报社担任了一个主编的职务,可谓是要风得风。

  平常的时候,如果不是因为有着章德昌的维护,就黄柔临办的那些事,早就被人捶打多少次了。而每次章德昌愤怒的时候,都是黄柔临老妈使劲十八般招数伺候,才得以化解掉他的怒火。

  然而这次却不行了!

  章德昌比谁都清楚这起事件背后的政治影响!

  “你说你,当初为什么要假传我的圣旨,要发表第一篇报道那?我有没有给你说过,就算那是邻县的事情,你都不能够随意涉及。官场如战场,像你这样的人,根本就没有那个心眼,和官场上的人斗,你只有死路一条。你不信,现在出事了吧?”章德昌愤怒道。

  “老爹,我哪里知道事情会这么严重?再说第二第三篇你不也没有说什么吗?”黄柔临小声嘟囔道。

  当初黄柔临便是因为梁天而发表的那第一篇报道,这个发表的时候,章德昌的确不知情,因为这是黄柔临办的。但第二篇第三篇的时候,章德昌却是知道的。你当时没有阻止,还想着靠这样的机会,提升华林晚报的知名度,好以此成为你继续向上升的本钱。

  没出事时怎么都好说,现在出事了你却想着将责任全都推到我头上,给你说,休想!

  我认你,你就是我老爹!

  我不认你,打你没商量!

  要不是看你是报社的社长,我怎么会让老娘嫁给你,让你白白的睡了这么多年!

  “你…”章德昌怒声喊着,说着就要拿起一份报纸投出去,但就在这时桌上的电话刺耳般的响起,章德昌接通之后,那边便传来一阵愤怒的咆哮声。

  “章德昌,你现在马上给我来一趟县委宣传部。什么都不要问,什么都不要说,书记和县长都在这里等着你,你马上给我滚过来!”

  咣当!

  当章德昌听到对面传来县委宣传部长愤怒的咆哮声,以及他没有给自己任何开口说话的机会,便直接挂掉电话,章德昌当场便脸如死灰,握着话筒的手忍不住颤抖开来。

  “老爹,是谁?”要死不死的是黄柔临这时竟然还站起来问道。

  就是这句问话,听在章德昌耳里,彻底点燃了他心中的愤怒,“你给我滚蛋!”

看过《官榜》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