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官榜 > 第四百零八章 跪着求我我都不贷!
  家国天下,其实别管是国还是家,说穿了都是一个道理。银行听着是很邪乎,但那邪乎的是其故意制造出来的那么多繁琐条框,又有谁知道银行刚成立的时候,哪里来这么多规章制度?但不管再邪乎,这个和现代社会上一条潜规则倒是很为相似,那便是借钱时是孙子,欠钱时是大爷。

  你向银行贷款,银行这时就是大爷,对你是百般刁难,什么今天要这个文件,明天要那个程序,后天要盖那个公章,总之是让你在焦头烂额中感觉到自己就是一个孙子。

  但当你真正的贷款成功后,尤其是你贷的款越多,那么这时候你便成为了大爷。银行怕你不还款,整天跟在你屁股后面转悠不说,还是好话说尽,生怕你一个嗝屁死掉。而且你真的贷的款超过一个数额的时候,银行甚至都能向政府申请,对你实行禁足政策。

  这是一条众人皆知的潜规则。

  而现在在这个包厢中,何珉正在面对的便是这个。

  何珉不相信建行没有钱,他更不相信管顾不想着将款贷出去。但事实却是任凭自己将功夫做得再好,将东西准备的再齐全,管顾就是硬不点头。从走进来到现在,酒倒是喝了不少,菜也点了一桌子,事儿却没有办成一点。

  这也就是搁到现在,何珉是黄云水泥厂的厂长,放到以前他还是鸿丰水产的人的时候。早就给管顾闹翻了天。你算什么东西。不就是一个县级银行分行的行长吗?我真的想要动你,分分钟钟的事情。

  克制,克制,再克制,何珉极力的克制着心中的不快,但这样的克制,随着管顾紧接着的一句话说出,再没有办法克制,轰然爆发出来。

  “我说何总,看在今晚的招待上面。奉劝你一句,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整个邢唐县的银行没有谁会贷款给你的。你这个厂长的位子,恐怕是坐不稳了。”管顾嬉笑着道。通红的脸蛋,说出这话的时候,脸上的神情分明是那样的鄙视,就好像只要他一句话,何珉便再也别想从银行弄到一分钱。

  “管行长,我就问你一句话,你们银行到底贷不贷给这个款?”何珉蹭的从座位上站起冷声道。

  “呦喝,怎么个意思?你这是想着向我示威不成?何总,实话告诉你,如果不是看在你好吃好喝招待我的份上。我都懒得搭理你。你现在这算什么意思?冲我大呼小叫的。我还就告诉你了,你给我听清楚,你们黄云是别想从我这里贷走一分钱!不但我这里你贷不成,我敢保证,只要是在邢唐县的银行里,你都休想贷走一分钱!我说到做到。”管顾红这个脸,将酒杯狠狠摔到桌上的同时,放肆的喊叫起来。

  简直就是岂有此理!

  这样的人怎么能够当上分行行长?

  都说银行的人财大气粗,现在看来果然是这样。

  何珉懒得再和管顾争吵什么,直接走向大门。“管顾,你给我听清楚,今天是你不贷款给我,以后你就算是跪在我面前,我都不会再从你们这里贷一分钱!”

  要知道这个包间中并非只有管顾和何珉两人。在旁边还坐着银行的信贷部经理,还有银行的几个职员。管顾是初来乍到。好不容易遇到何珉想着请他吃饭,便没有任何迟疑,带着这些人过来。一是为了让他们瞧瞧自己的实力,二便是为了收服这些人,让他们为自己办事。

  正因为有着这样的想法,所以在听见何珉的话后,在酒精冲脑的瞬间,管顾做出了让他后悔一生的举动,他竟然直接拎起桌上的白酒瓶,蹭的便冲着何珉扔了过去。

  咣当!

  何珉在听到背后传来一道破空声的时候,已经是打开了门,处于本能他脑袋向下一低,酒瓶便直接从头上飞过,落到外面楼道中的瞬间,便四散溅射开来。酒瓶碎渣到处都是,残留着的白酒更是一下子溅开,空气中顿时多出一股浓烈的白酒味道。

  啊!

  只是就在何珉恼怒着转身,刚想着冲管顾吼叫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道尖叫声。他赶紧瞧过去,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眼前竟然出现一个女子,要命的是那个破碎的酒瓶刚好飞进了她的裙中,划破了她的小腿。白色的裙子,清晰的映衬出向外流动着的鲜血。

  “唐总?怎么是你?”何珉在瞧清楚对方是谁后惊声喊道:“你怎么样?有没有感觉那里不舒服?你流血了,快点坐下,服务员,赶紧拿急救箱过来。”

  作为鸿丰水产的老资格,何珉当然是认识唐绣诗的。

  没错,眼前这个倒霉的女子便是唐绣诗!

  说来真的是很巧,唐绣诗刚从洗手间出来,想着回包厢的时候,便被这扇突然打开的门吓了一下,随即还没有来及做出任何反应,地面上便摔碎了一个酒瓶,里面恰好飞出一块玻璃,将她的小腿处划破。

  “怎么个意思?你们是准备给我玩碰瓷的花招是吧?何珉啊何珉,我说你也太不地道了,竟然想着通过这种方式威胁我。啧啧,你也不瞧瞧这里是什么地方?我身边又有着多少证人,你给我玩这出有意思吗?不过这个妞儿倒是不错,有点味道。”管顾打着酒嗝,头脑有些发晕的从座位上站起,扫向外面后色迷迷的喊道。

  一句话,让在场的所有人脸色都不由大变!

  “管行长,你喝多了,咱们走吧。”

  “就是管行长,咱们回去吧,回去弄点醒酒汤喝喝。”

  “管行长,我背着你走吧!”

  银行的人连忙站起身来,冲着管顾着急忙慌的喊道。管顾喝多了,他们却没有喝多。他们早就认出来,外面的那个女人是谁,她不是唐绣诗是谁?乖乖,唐绣诗是谁?那可是巨人集团的总裁助理,旗下掌管着黑山镇的旅游业务不说,现在更是将嘉和给并购,在邢唐县可谓是女企业家的典范。和她闹事,这不是自讨没趣吗?现在就希望人家不准备找事,自己赶紧溜走才是。真要是等到唐绣诗找事,他们就真的别想走了。

  “谁说我喝醉了?就我这酒量,再来一斤都没有问题,你们全都给我让开!”

  这人要是该倒霉,喝口凉水都能塞牙。像是现在的管顾,原本就醉醺醺。如今更是狠狠羞辱了何珉一顿,心情正处于超爽的状态,眼瞅着对面又出现了一个美貌如花的女子,不趁着这个时候表现一番,岂不是可惜?

  再说管顾别的爱好没有,贪酒好色却是深入他的骨髓。其实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毛病的话,管顾也不能被贬到邢唐县,来当一个分行行长。他有着背景,只要运作下,最起码都能够在市里面混得开。

  “我说这位美人,你说你干点什么不好,为什么非要和他联起手来,玩这种仙人跳那?要是我刚才不扔酒瓶的话,你们准备怎么玩那?莫非…”

  管顾色迷迷的眼神扫视着唐绣诗,瞧着她小腿处的鲜血后,像是闻到了腥味的饿狼似的,竟然蹭的蹲下去,说着便伸出手摸了过去。

  “哎呀,你瞧瞧这都流血了,我学过点急救知识,我给你止血。”

  真是白嫩细滑的两条长腿啊,要是能够握在手里把玩,简直就是最美的享受,啧啧,没想到邢唐县这样的穷乡僻壤,还能碰到这么极品的美女。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哈哈,这下我是赚到了。

  管顾心底就这么淫荡的想着,**在酒精的刺激下,那是越来越旺盛,眼瞅着就要摸上唐绣诗的小腿。何珉站在旁边,压根就没有想到,管顾竟然不顾身份,会做出这样的下流的事情,急声喊叫的同时,连忙前去拉管顾。

  “管顾,你疯了,还不赶紧给我住手!”

  啊!

  一切的发生都在电光火石间,就在所有人都以为管顾将要得逞的时候,没想到紧接着在楼道中响起的是他惨烈的喊叫声。原来处于本能唐绣诗猛地抬起脚,那么长的高跟鞋在这时充分发挥出了无坚不摧的作用,一下子便将管顾的手踩住。这还不算,唐绣诗愤怒之下还使劲的拧了拧,顿时让管顾撕心裂肺般的大喊起来。

  嘀嗒!

  唐绣诗收回腿的时候,恰好有着几滴鲜血飞出,落在了管顾脸上,这下倒好,将他那张原本就通红的脸,衬托的越发狰狞恐怖起来。

  “唐总,你没事吧?”何珉站到了唐绣诗面前,挡住了管顾急声道。要是让唐绣诗在自己面前,就这样被管顾占了便宜,何珉非羞愧死不行。

  要知道何珉一向都是拿唐绣诗当做自己的梦中情人!

  管顾这个混蛋,竟然想当着自己的面,亵渎自己的梦中情人,这简直比杀了何珉还要让他难过!

  “我没事!”唐绣诗摇摇头,脸上布满寒霜。

  在听到这句话后,何珉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不过等到他转过身来,再瞧向管顾时,英俊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种让所有人见到都会感到颤栗的冷意。

  “管顾,这是你自找的!”

  啊!

  何珉一步踏出,狠辣的踩向管顾的手掌,刚刚被唐绣诗蹂躏过还没有消疼的右手,再造重创!

  凄厉的惨叫声,在楼道中回荡开来,那简直比杀猪都要难听,惨不忍睹!

看过《官榜》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