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官榜 > 第四百一十三章 想不想换个地方?
  这一晚苏沐并没有见到高萍,依着他的资历还是没有办法进去的。实际上除了李乐民外,真正能够进入到审讯室的人并没有几个。不过等到李乐民他们出来后,扫过在场的人,他淡然道:“聂越同志,咱们开了会吧。”

  “好!”聂越点头道。

  这个会开的也很简单,李乐民在会上并没有过多的说什么,只是吩咐聂越他们下达封口令,最起码是在明天收集到证据之前,绝对不能让今晚的事泄露出去。不管在场的人,用什么样的方式寻找借口,只要有一点风声传出去,李乐民都会追究整个邢唐县的责任。

  聂越当然站起保证,而他也不担心今晚的事情会泄露。先不说整起事件原本就够隐秘的,单说知道这事的人,全都是他这队的。真要是不信任的话,他当初根本就不会让他们过来。

  实际上在这里聂越是玩了一个心眼的,他就是想着让他的人都看清楚,赵瑞安即将倒台,想着让他们知道,跟随着自己的脚步前进是最英明的决定。

  “都散了吧,该怎么就怎么,一切都等今晚将高萍所说的证据拿到手再说,另外让苏沐同志留下。”李乐民话音落下后,聂越便带着人离开。

  苏沐不知道李乐民为什么会让自己单独留下,但在和聂越碰了下眼神后,心神便安静下来。反正今晚的事,和他没有任何干系,他也不怕因此承担什么责任。像是赵瑞安这样的人,待在县长的位置上,却不思进取,要是换做他是市委〖书〗记。早就动手解决掉了,何至于等到现在?

  高萍所在的这个地方。是真的很为安全,因为这里并没有在邢唐县城内,而是在城郊的一个乡镇里面,四周又没有什么人家,是一处视野还算开阔的地方。

  “知道我为什么要将你留下吗?”李乐民淡然道。

  “李〖书〗记,您是不是想要问我有关那次给你打电话的事情?”苏沐道。

  “打电话的事情我已经说过你,瞧你现在的样子,应该是已经知道错了。既然那样,我就当做没发生,你以后不要再犯便是。”李乐民道。

  “那李〖书〗记是想要问我什么?”苏沐不解道。

  李乐民望着窗外的田野。呼吸着那种新鲜独特的空气。“苏沐,有没有想过换个地方?”

  “换个地方?”苏沐眉头微皱,不知道李乐民说的是什么意思。

  “就是换个地方!”李乐民淡淡道:“你应该知道,作为一个官员,如果想要真正的获得上升的空间。就必须有着基层和机关的双重工作经历,这对培养一个官员的宏观和微观视野有着很大的帮助。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你是不是可以考虑下,挪一下位置。”

  轰!

  苏沐是真的被李乐民的话给震住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今晚会听到这样的话。在苏沐看来,李乐民将自己留下,要么说的是为徐铮成探口风的事情,要么说的是赵瑞安的违纪问题,怎么都没有想到。从李乐民嘴里说出来的,竟然是想着让他挪下地方,进机关吗?

  为什么之前一点风声都没有?

  还有李乐民绝对不是无缘无故说出这话的,他到底是怎么想的?是有人想着通过他,将自己给调开吗?这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书〗记,我想知道为什么?”苏沐沉声道。

  李乐民瞧着苏沐。微微摇摇头“你不要胡思乱想,其实我这么做是为你好。你或许还不知道,因为赵瑞安的倒台,恐怕你们县的县长很快就会落入一个你想象不到的人身上。真要是让这个人成为了县长,就算有我在市里,都未必能够为你说上太多的话。”

  “是谁?”苏沐问道。

  “孙元培!”李乐民缓缓道。

  孙元培?孙元胜?京城孙家的人?苏沐很快便联系起来,这么一想便明白了李乐民的苦心,他是真的没有想着调走苏沐,而是真的为他着想。老李家不怕孙家这不假,但要知道孙家的威名摆在那里,孙元培又不是一个易于对付的人,真要是空降下来,恐怕真的会对苏沐构成威胁。

  真要那样的话,李乐民就会难以面对徐老。怎么说徐老都是将苏沐交到自己手中的,苏沐要是出现什么意外,李乐民真的会被李老骂死的。

  只是李乐民没有想到的是,如果是通过正规途径,调走苏沐的话,他是没有任何话说的,他绝对是服从组织安排。但要是真的因为这样的事情,就让他调走,这不是摆明是害怕怯战吗?凭什么?为什么?我苏沐又没有做任何亏心事,凭什么要这样灰溜溜的离开。

  孙元培是孙家的人那又如何?

  孙元培过来是当县长的又能怎么样?

  这里是邢唐县,不是他孙家的地盘。我还就不信,他孙元培能够将我怎么样?他真要是过来好好工作的也就算了,真要是想着过来找我麻烦的,那对不起,谁弄走谁还没一定那。

  如今的苏沐早就不是当初的官场菜鸟,经历过的事情让他明白,官场就是一个战场,不想要被别人将自己踩在脚下的话,你要做的便是将对方狠狠击倒!

  苏沐深吸口气,盯着李乐民道:“李〖书〗记,如果可以的话,我不想离开。”

  “你想好了?”李乐民问道。

  “是的,想好了。”苏沐点点头。

  “那好,我尊重你的意见。”李乐民没有再坚持,他说出这话原本也就是想着探探苏沐的口风,既然苏沐不愿意离开,他自然不会再多说什么。

  孙家是京城大家族那又如何?我李家也不是吃素的。

  苏沐并没有在这里继续留着,这里是工作组的管辖范围,他不是里面的人,自然要回到县招待所。想到邢唐县即将发生的大地震,苏沐便感觉翻来覆去的难以睡着。

  直到最后苏沐都不知道几点才迷迷糊糊进入梦乡。

  坦白讲邢唐县晚上闹出的阵仗,还真的没有躲过有心人的耳朵。只不过这事却并没有传入赵瑞安耳朵里面,原因很简单,他今晚仍然留宿在米娘那里。

  米娘那?知道赵瑞安最近的心情不好,所以每次只要他过来,米娘都会尽心尽力的伺候。在这样的伺候中,赵瑞安很快便因为体力不支,疲倦的陷入到睡眠中。要命的是米娘又自作聪明,在米承打过来电话,想着向赵瑞安汇报今晚的异常时,她却说赵瑞安已经睡下,等到他醒了自己告诉他。

  这么一说让米承也没有话可说,反正今晚县公安局的动作虽然有些大,但却在情理之中,于是他也便没有过分的追究,也便主动的放弃了非让米娘告诉赵瑞安的念头。

  就在这样的阴差阳错中,赵瑞安清晨醒来,神清气爽的出现在县政府大楼。

  “县长,各位副县长们都已经在会议室等着你,这是今天开会的议题。”林双恭声道。

  今天原本是周六,是休息日。但在赵瑞安的工作计划中,下周一是要有事前去市里的,所以他便临时布置了这样一次县长办公会议。想着在离去之前,将一切事情落实下。当然这其中最为重要的一条,就是赵瑞安想着借此机会,狠狠的敲打下苏沐。因为就在昨天林芳突然神秘的告诉他,说是苏沐好像在调查县二中的农民工子女收费问题。

  这个问题其实赵瑞安早就知道,因为这是何味负责的,真要细说的话,其中的猫腻他也有份参与。所以赵瑞安才不想着让苏沐继续调查下去,真要是查出来一些见不得光的东西,他就要倒霉了。

  殊不知,霉运已经笼罩住他。

  “人都到齐了吧?”赵瑞安问道。

  “到齐了!”林双道。

  “走吧!”赵瑞安道,就在他刚要迈步的时候,林双犹豫了下还是张嘴说道:“县长,昨晚上县局那边好像有着大动作,灯火辉煌的,不知道是在办什么大案。”

  “是吗?我知道这事,走吧。”赵瑞安不以为然,事前他已经得到汇报,说是县局会在昨晚有一次大规模行动,为的便是破立下的一个大案。所以他在听到林双的话后,没有丝毫惊奇的意思。

  林双听见赵瑞安这么说,也便没有在意。

  当赵瑞安走进县政府会议室的时候,常务副县长梁昌贵和苏沐五个副县长,以及县政办主任米承都已经坐下。他径直走过去,坐下后微笑着扫过全场。

  “很抱歉在周末打扰各位,但实在是因为事出有因,所以就只能请各位多多担待了…”

  很为简短的开场白过后,赵瑞安便开始讨论早就规划好的几个议题,可以说这几个议题的讨论很为利索,从头到尾都没有怎么耽误时间便结束。

  就在这个时候,何味突然开口道:“县长,我想趁着这个机会,说两句。”

  “当然没问题,说吧。”赵瑞安笑眯眯道。

  装模作样!

  苏沐和梁昌贵彼此对视一眼,对于这样的情形实在是见怪不怪。赵瑞安像是很喜欢通过这样的方式,来体现出自己一把手的地位。每次都会在议题之外,让张解放或者何味来突然发表议题。其实这些议题,如果没有赵瑞安的提前点头,苏沐知道压根是不可能上会的。因为真要那样,便是对赵瑞安权威的挑衅。

  一次两次还行,哪能次次都这样,要说里面没有赵瑞安的首肯,鬼才信!

  “其实我想说的这个事,和苏沐同志有关。”何味瞧向苏沐。(未完待续。

看过《官榜》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