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官榜 > 第四百一十六章 官榜在手,封疆拜候
  有人说这个社会从来不缺男盗女娼的极品人物,其实和某些人物比起来,所谓的男盗女娼压根都不入流别说那些个狼狈为奸的偷情男女,就说是那些个同床异梦,所谓的婚姻不过是用来对外进行掩饰,其实他们都是各玩各的主儿来说,所能够玩出的花样都是千奇百怪的

  婚姻这种话题,在古代或许还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别说是自由恋爱,哪怕是指腹为婚,只要拜了天地,入了洞房,女的都将为男的守住一辈子的贞操但在现代这个社会,这样的贞操观念实在是可笑的很这年头,离婚比结婚还要来的痛快,还要来的果断

  结过婚的都这样,就别说那些只是玩玩当情人的,所谓的忠诚观念那就加浅薄

  米承是喜欢米娘,或者说米承是米承,米娘这个名字只不过是用来进行掩饰的,她的真实名字就连她都快要忘记的差不多方丽珍,一个很普通的却又让米娘一辈子没办法忘记的名字

  当最后一道喘息声在房间中消失掉后,米承搂着米娘的胳膊,脸上带着一种满足的享受,“走,收拾好东西后,咱们就出国丽珍,这辈子我是不会再放开你了”

  “真的?”米娘问道

  “当然”米承沉声道

  “米哥,你真好,我这就收拾东西”米娘娇声道,就在她起身的时候,却怎么都没有瞧见米承眼底一闪而过的那抹狠辣米承能舍弃米娘吗?那当然是毋庸置疑的但他现在却不敢原因很简单,米承是个穷光蛋赵瑞安的所有犯罪证据,赵瑞安贪污掉的小金库全都在米娘手中

  在没有得到这些东西之前,米承无论如何是不会对米娘怎样的

  两人说走就走,而就在两人刚刚离开这个房间没有多久一队刑警便破门而入,在瞧见这里空无一人后,对讲机中便传出紧急的对话声

  金色辉煌酒店

  咣当

  孙元胜狠狠的将一个装饰砸倒在地,脸上布满着阴狠的神情没错,他是想着让赵瑞安滚蛋,这样他大哥就能够过来接管这里的县政府但要知道这里有着一个前提,那便是等到孙元培将手头的事情都安顿好后才成孙元胜也不相信赵瑞安会这么窝囊,连一个月的时间都抵挡不住

  赵瑞安这么突然被拿下一下子扰乱了孙元胜的计划,他必须将所有的计划全都推到不说,为严重的是,这将对他的名声造成一定的影响

  要是让人都知道,孙元胜就是一个丧门星,只要是他出现的地方,便会有人倒台的话还有哪个官员敢投靠孙家?别说是投靠,就算是孙家内部想要保持着完整性都很困难

  官运官运,当官的要有运气,这并非是一个虚幻的说法

  “胜哥,这不是你的错谁能够想到,昨晚还在咱们这里吹大话的赵瑞安,会被人给拿下而且我通过关系已经问到了,他短时间内是没有可能翻身了现在的邢唐县,是由县委时主持政府工作,可谓是大权在握而聂越又不是咱们的人,他是秦蒙那边的,是团系的力量”孙宾低声道

  “该死的赵瑞安就知道玩女人,现在知道女人的可怕了?玩归玩,竟然将底细暴露给女人,简直愚蠢的要死”孙元胜愤怒道

  “胜哥,现在怎么办?”孙宾问道

  “能怎么办?回去”孙元胜不甘心道

  “回去?咱们就这么回去?”孙宾着急道,不给苏沐弄点麻烦,就这么走掉,孙宾绝对是不甘心的

  “不回去又能怎么样?你知道的,现在的形势对咱们很为不利,要是继续留在这里,不但帮不上忙,还会引来一身麻烦而且现在邢唐县正处于一个敏感期,就算让咱们的人过来争夺县长,也得拿出别的代价总之,离开就是”孙元胜越说越心烦意乱

  好像自从遇到苏沐后,孙元胜以前的好运就到头了,净是倒霉事,这让孙元胜感到一种压抑着的憋屈真要是可能的话,他真的想将苏沐给狠狠踩在脚下

  “是,是,那咱们就回去”孙宾急忙道他可不敢招惹孙元胜,惹了苏沐还能在老爹面前挑事,但要是得罪了孙元胜,那就算挨打也是白挨

  “苏沐我记住你了”孙元胜心底恶狠狠道:“等着,等到我老哥过来后,你的好日子便会到头了,你最好盼着这段时间还能够逍遥几天”

  赵瑞安被双规事件在邢唐县城内闹的那是满城风雨,但幸好有着聂越主持大局,总算是没有出现什么大的风波而且市调查组在将该抓的人都抓起来后,便离开了县城,回到了青林市,这在无形中释放出一个信号,那便是整件事情将会到此为止,市里不会再追究,这对维稳也起到了一个不可估量的作用

  但正因为如此,所有县直机关的头头们都开始心思活动起来,别管是眼前站在聂越这队的,还是以前站在赵瑞安那队的,这时候全都一窝蜂的冲向了县委书记办公室,争着抢着,希望能够有向聂宇汇报的机会谁都清楚,在聂越原本就占据主导地位的情况下,如今是监管县政府,再没有谁能够和聂越相抗衡

  简单说,聂越在如今的邢唐县拥有了绝对的话语权,就算是李桥都不敢和他硬碰那样做的结果,便只能是自取其辱真要细说的话,现在的李桥倒有点像是当初的聂越,挂着党群副书记的名号,实权却是被压制的很

  而就在这样的暗流中,有一个人的办公室前面,也站满了人,那便是苏沐

  谁都知道赵瑞安是针对苏沐的,而且赵瑞安被带走就是在县政府举办的县长办公会议上,离谱的是,就在何味刚想着炮轰苏沐的时候这一切的发生是那样的突然和离奇,事后不知道怎么便传了出去说是苏沐有着很强硬的后台,赵瑞安和他斗根本就是自取其辱

  再加上苏沐原本就很得聂越青睐,要是能够和苏沐搞好关系,对他们的位子将会有着很大的帮助,所以大家便开始退而求其次的前来这里汇报工作

  反正苏沐是副县长,过来向他汇报工作也没有出职权范围

  邢唐县政府就在周末,上演了让很多人看在眼里却不由啼笑皆非的一幕不过对于这样的情况,苏沐倒是很乐意见到,别管怎么说,手中没有权利,始终是一个大制约

  一直以来苏沐其实都很清楚自己的定位,自己能够走到现在,靠着的无非就是一种潜藏的人脉关系说穿了,这里面便是几位大佬的厚爱

  像是吴清源,如果不是吴清源的关门弟子,他是没有办法入了郑经纶的视线

  像是梅铮,如果不是梅铮的徒弟,苏沐办事便会受到很多限制;

  像是徐中原,自己要不是机缘巧合之下成为他的孙子,想要真正引起李乐民的兴趣,那是断然不可能的别说让高级别的人关注,比如说郑问知和叶安邦;

  吴清源所说的很对,任何时候都要拥有着人脉,没有人脉其余的都是白搭而这个人脉,现在苏沐为深刻的理解便是班底,便是根基

  不可否认上层路线的人脉是苏沐能够继续前进的保证,但要是说自己没有办法创建出属于自己的班底,光是他一门心思的往上升职,那到最后又有什么用?只是空守着金字塔的顶尖,所发布下来的每一道命令,全都是阳奉阴违,这样的高官做起来又有什么意思?

  所以说别管是任何时候,想要做成任何事情,都要有自己人只有自己人才会听话,只有自己人才会好的为苏沐服务除此之外的其余人,就算是合作的联盟的,事情结束后都将化成虚影

  “虽然我现在还很弱小,但我却拥有着官榜,拥有着官榜,我便能知道谁对我好,谁对我有敌意,唯有这样,我才能够好的提拔任用人才所谓官榜在手,封疆拜候,说的便是如此”

  苏沐想到官榜这件大杀器,心底便感觉热血澎湃的很

  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如果说自己不想办法构建属于自己的人脉网络,不想办法组建属于自己的根基班底,等到徐老,等到梅铮,等到吴老他们全都与世长辞后,自己难不成要成为一枚弃子吗?树倒猕猴散,墙倒众人推,人走茶凉是官场不变的黄金法则

  所以人不能一辈子总靠别人

  人要相信自己,相信自己能够做到掌控大权

  而眼前这么多人前来主动示好,便是一个机会,一个让苏沐验证自己到底值不值得信赖他们的机会

  只不过很为可惜的是,现在的官榜每天只能够使用五次,也就意味着苏沐必须有条件有针对的选择出五个人进行试探再多出一个,都将成为不可能

  比如说眼前这位,便算是入了苏沐法眼未完待续)

  .RT

看过《官榜》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