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官榜 > 第四百一十五章 大权在握
  梁昌贵脸色凝重的站在窗前,瞧着赵瑞安就那样被带走,转身盯着苏沐,沉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市纪委的人会过来?之前怎么一点风声都没有?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骗谁都不能骗梁昌贵,再说这事既然已经开始行动,那就说明市纪委再没有遮掩的意思,相信很快市委就会有着红头文件下达下来。

  “老舅,这事我的确知道,不过也是知道的很为仓促,是昨晚发生的。这次是市委市政府组成的联合调查小组,带队的是市政法委〖书〗记李乐民,还有市纪委的副〖书〗记姜永泉。事情的起因是因为高萍,她或许是知道了高升自杀的真相,又或者是因为别的原因,反正是她捅出来的,于是便出现了这一幕。老舅,带走的并不仅仅是赵瑞安他们三个,这件事情涉案的还有十几个人,全都是县直机关的那些领导。”苏沐平静道。

  果然是出大事了!

  梁昌贵听到苏沐的话就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别的不说,一下子双规带走这么多领导干部,这对邢唐县是一次严重的官场地震不说,就算是青林市恐怕也将会一下子出名。更别说现在的邢唐县,在青林市在江南省那都是排上号的。发生这样的事,绝对会传出去的。

  而梁昌贵现在更为担心的是一下子拿下这么多人后,空出来的位置怎么办?要知道这可是一块肥肉,不说别的,光是一个县长,两个副县长便会引起很多人的惦记。

  “这事聂〖书〗记知道了吗?”梁昌贵问道。

  “知道!”苏沐点点头。

  “好,我没事了。苏沐你记住,别掺和这件事。”梁昌贵嘱咐道。

  “老舅。我现在哪里有心情掺和这事,我那边还一堆麻烦事等着解决那。不说别的,光是何味提出来的农民工子女收费问题,便是我现在准备解决的头等大事。在这个节骨眼上,我可不想让咱们县的教育方针和市里面下达的文件有所冲突。真要那样的话,情况就太糟糕了。”苏沐说道。

  “何味那纯粹就是胡扯淡,你去吧,有什么事我给你兜着。”梁昌贵大声道。

  “明白!”苏沐笑着转身离开办公室。

  梁昌贵站在窗前,脸上的神情没有丝毫放松的意思,喃喃自语道:“要开始了吗?”

  邢唐县真的处于骚动中了!

  这样的局面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实在是因为事情出现的太过于突然。市纪委工作组就像是陡然间出现在眼前似的,接二连三的带走了一些人。这些人每个都是县直机关的头头,尽管这是周末,但体制之内却是没有任何秘密可言的。很短的时间内,整个邢唐县官场便开始人心惶惶起来。

  “知道吗?我们国土局的局长被市纪委带走了?”

  “怎么?你们局长也被带走了?”

  “也?难不成?”

  “没错。我们开发区管委会的古繁主任也被带走了。”

  ……

  像是这样的议论声在每个公务员的扎堆中响起着,但却仅仅局限于议论。说到底,作为最基层的他们,是没有任何害怕的,因为这事就算再闹腾,也轮不到他们头上。只是像是眼前的一幕发生的太过突然,一时间让他们有些乱了阵脚而已。要知道三位县长,十位县直机关的头头,这个手笔不可谓不大。

  如果说不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场面给稳住,很难想象邢唐县将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不过还好一切骚动都被扼杀在襁褓中,因为聂越早就提前知道了消息,也便能够腾出手来进行安排。实际上李乐民之所以让聂越他们出席昨晚的审讯,也是处于这个目的考虑。

  无论发生什么样的事情,维持稳定必须是头等大事!

  聂越在办公室内。一个个电话直接拨打过去,所有休息着的县直机关头头们全都回去坐镇。没有被动的机关,保持着绝对的稳定。动了的机关,副职暂时代替正职,监管整个机关,负责机关的大小事务处理。因为一系列的事情做得比较到位,邢唐县尽管发生了这样的突发事件,引起了些骚动,但都在可控制的范围内。

  而且要知道现在的聂越可和以前不一样,如今的他在市委市政府的文件中,不但是县委〖书〗记,而且还是兼任着县长的职务,在新任县长没有到来之前,县政府的事情也有聂越说了算。

  这下聂越可谓是大权在握!

  惟一有些不爽的便是党群副〖书〗记李桥!

  昨晚发生那么大的事情李桥竟然事前没有得到一点风声,直到今天早上赵瑞安他们都被带走,李桥才知道县内竟然出现了这么大的事情。这还不算,李桥郁闷着的同时,又被张吟宣狠狠的批了一顿,理由很简单,邢唐县赵瑞安这件事竟然不是李桥捅出来的,而是聂越告诉秦蒙,由秦蒙出面找到的张吟宣,他才清楚的。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在这件事情上张吟宣失去了先机,失去先机的后果便是张吟宣尽管和秦蒙达成了协议,连夜组织了工作组,但在今后的分配成果中却要主动的让出一些来。

  这让张吟宣如何不愤怒!

  你李桥既然站到我的队伍中,就要有任何事都必须提前知道。你没有提前知道就算了,在你的县里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竟然还是我来告诉你,你这叫什么,这叫失职!

  这让李桥如何不郁闷!

  其实李桥知道,这就是政治,没有永远的盟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秦蒙和温朋刚刚联手,在青林市赢取了一些利益。现在却又掉过头来,和张吟宣联手,毫不犹豫的将赵瑞安给拿下。速度之快,叹为观止。

  自始至终占了便宜的人只是秦蒙,张吟宣有怒火有意见也是可以理解的。

  “赵瑞安是不会再放出来了,这可是一个机会。没准我就能够因此升为县长,不行,这时候不能够在县里面窝着,一定要出去跑跑,得去找张〖书〗记汇报情况去!”

  “不行,张〖书〗记现在恐怕是没有心情见我。与其到时候被骂,坏了好事。倒不如现在就安心的待在县里,争取最大的利益。在失了先手的情况下,这时候绝对不能再有任何的失误了。”

  李桥在办公室内来回的走动,大脑急速的转动开来,思索着利弊。

  城郊米娘住处。

  赵瑞安走后米娘并没有起来,很为慵懒的仍然躺在床上。作为一个不喜欢〖运〗动的女人,如果能够可以的话,米娘甚至能够在家里就这么宅上好几天。

  然而就在米娘正想着睡了回笼觉的时候,房门突然间被打开。

  “怎么?是不是忘拿什么东西了?”米娘斜斜的抬起身问道,有些迷糊的她以为进来的人还是赵瑞安那,但没有想到的是,耳边传来的竟然是米承的声音。

  “米娘,是我!”米承沉声道。

  “哥,你怎么来了?”米娘顿时一下子清醒,瞧着米承着急着问道:“不是给你说过没事的话不要过来吗?咱们电话里说就成了,你还直接拿钥匙开门,你不知道,这要是让赵瑞安知道,非将咱们两个都收拾了不行。”

  米承贪婪的扫过米娘那姣好的身躯,但却生生的克制住自己的**“别说那么多了,赶紧收拾下你的东西,咱们今天就走,离开邢唐县!”

  “离开?为什么?”米娘不解道“咱们在这里不是挺好的吗?”

  “好什么好,你知不知道,就在今天早上赵瑞安已经被双规了,同时被双规的还有很多干部,都是和赵瑞安一系的。我暂时没有被查出来,但这也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这时候要是再不走的话,恐怕以后就再也走不了了。”米承急声道。

  “真的假的?”米娘顿时面色难看起来。说到底她不过只是一个女人,还是一个依附着赵瑞安的女人。赵瑞安这座大厦要是倒了,她绝对会乱了方寸。

  “别废话了,我还能骗你不成,赶紧走吧!”米承急声喊道。

  “好,好,我这就收拾收拾!”米娘也顾不上别的,赶紧从床上站起来,没有任何犹豫,便当着米承的面开始在房间里面收拾起来。

  米承站在旁边,瞧着米娘那美好的身躯,眼中顿时冒出火热的绿光。说起来两人并非是什么亲兄妹,两人的关系和当初的吕不韦一样。米娘是米承的情人,但米承为了向上爬,便将她拿出来贡献给了赵瑞安。不然的话米承也不可能从当初的一个小职员,硬是平步青云,成为现在的县政府办主任。

  想到米娘这具娇躯就这么一直被赵瑞安享用着,米承便感到一股邪火从小腹处冒出,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两瓣紧翘白皙的臀部,突然间从喉咙中发出一道低沉的吼叫声。在米娘还没有来及反应过来的瞬间,便一下子将她给扑倒在地,随后便开始征伐起来。

  紧张的氛围之下,房间中却弥漫起撩人心魄的呻吟声。(未完待续。

看过《官榜》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