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官榜 > 第四百二十四章 党纪国法,不容亵渎!
  周一清晨,邢唐县城边界处。

  以聂越为首的邢唐县领导班子,全都出现在这里。没有谁敢大呼小叫,甚至连半句低声议论都不敢有,大家全都安静的站立着,等待着。赵瑞安双规事件现在就像是一座大山,压在每个人的心头,让他们喘不过气来。这阵风什么时候没有定性,什么时候都会让人心神不宁。

  毕竟没有谁敢拍着胸脯说,自己和赵瑞安便真的没有任何瓜葛!

  而今天众人在这里等着的便是市里来的人,这么大的阵仗,前来的人分量应该极重,实际上所有人都知道,这次下来宣布事件处理结果的便是市长秦蒙。

  秦蒙,一个从省团委〖书〗记空降到青林市,在原本没有根基的情况下,硬是通过合纵连横战术,生生在青林市开辟出一方天地。这样的市长,这样的手段,让每个人都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压抑。赞叹着秦蒙好手段的同时,每个人心底都会萌生出一种不可言喻的忌惮。

  谁都知道在李兴华离开青林市后,聂越已经重新选择好站队,选择的对象并非是市委〖书〗记张吟宣,而是这位市长大人。这次秦蒙亲自过来,如果说没有为聂越撑腰的意思,谁信?

  “〖书〗记,这次秦市长亲自带队下来,而且处理事件速度之快,真的是让人佩服。”张振在旁边低声道。

  “赵瑞安他们违反党纪国法。市里面为了尽可能的避免扩大影响。快刀斩乱麻是可以理解的。这次秦市长带队下来,恐怕这件事就这么定性了。”聂越淡淡道。

  “是啊。”张振道。

  秦蒙的亲自出现,便意味着邢唐县的这场官场地震再没有任何扩大的可能。除非是聂越真的想违背市委市政府的决议,不然只有乖乖服从的份儿。实际上聂越该得到的好处已经得到,真的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再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那样只会让他陷入到危险的境地中。

  李桥站在不远处,面色冷静如常,没有谁能够从他的脸上发现任何端倪。但熟悉李桥的人都清楚,现在的李桥。绝对是在压制着自己的情绪。

  赵瑞安的倒台,李桥不知道也就算了,现在事件有了定性后,他从温朋那里听到的消息竟然是。在短时间内市委市政府是不会考虑设立县长,这便让李桥感到一种莫名的烦躁。

  为什么不会在短时间内设立县长?

  这么说的话,他李桥不是便没有任何希望了吗?这种情况意味着什么,李桥比谁都清楚。无非便是县长这个位置,上面有人盯上了。然后现在正在为那人全力的进行运作,等到那人将手头的事情都处理好后,便会直接空降下来。

  想到这个,李桥暴躁的心情便越来越难以控制。

  没有谁不想着进步!赵瑞安的倒台,这对李桥来说,绝对是一个机会。以党群副〖书〗记的位置接替县长职位。再正常不过。谁想现在会出现这样的意外,李桥能够心平气和的接受才怪了。

  上午九点半!

  在邢唐县四套领导班子的焦急等待中,秦蒙的车队终于出现在眼前。为首开道的是前去迎接的邢唐县公安局局长徐铮成的专车,在其后是一溜五辆小车。

  秦蒙坐在车内,瞧着外面的情形,眉宇间没有任何情绪变化,淡然道:“让聂越同志上来,其余的全都跟着车队,直接去县委礼堂。”

  “是!”朱璋急忙道。

  等到聂越在所有人的羡慕眼神中坐进车内后,车队便继续上路。邢唐县其余人赶紧上车。按照排位顺序,所有车辆整齐的跟着前进。就这样整个车队便开进了县委大院,秦蒙和聂越走下车,举步便向县委礼堂走去。这次跟着秦蒙前来的人,并不都是些默默无闻的。

  像是市纪委〖书〗记周从澜便亲自过来。还有市委宣传部的副部长,还有市电视台的工作人员。总之该有的阵仗都有,众人都紧随着秦蒙走进了县委礼堂。

  哗哗!

  当秦蒙的身影出现在县委礼堂的瞬间,如雷般的掌声便轰然鼓起来。要知道这次是开的全县领导干部扩大会议,所有科级主要干部全都到场。县直机关的领导们,乡镇的领导们,没有谁敢落下。谁都知道这次秦蒙过来是干什么的,真要是在这时闹点幺蛾子,会吃不了兜着走一辈子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雷般的掌声经久不息的响起着,直到秦蒙在〖主〗席台坐下后,才算暂时性的消停。

  苏沐坐在下边,感受着这种气氛,保持着绝对的冷静。

  说实话在昨天接到通知的时候,苏沐真的有些意外,他没有想到这次秦蒙竟然会选择亲自带队下来,这绝对是一种正面姿态的支持,就是要让所有人都明白,聂越是我的人,我要为他说话。而且瞧着今天会议这个规模,这样的撑腰,还真的是越发有加剧的趋势。

  但这样的撑腰,是苏沐比较喜欢的。因为只有聂越的位置越稳,苏沐开展起工作来,才会越加顺利。

  “只是不知道今天到底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那。”苏沐暗暗猜测着。

  尽管现在流传着很多版本,但只要没有形成文件,苏沐便不相信对赵瑞安双规事件的结果。毕竟在天朝,就像是领导指示一样,领导不同,指示自然多种多样。但别管是哪种指示,只要形成了文件,那么指示就会没有人再废话。文件性的东西,才是最为重要的。

  这次的会议由李桥主持,作为县委党群副〖书〗记,李桥尽管心底有着再多的苦闷,这时候都必须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要保证最起码面上的过得去。

  当整个礼堂安静下来后,李桥清了清嗓子大声道:“同志们,这次的会议对我们邢唐县来说,是一次意义重大的会议,现在有请青林市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周从澜同志宣布市委的决定。”

  周从澜作为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在这群人眼前无疑是一尊大佛,拥有着绝对的能量,扫过全场后,他便缓缓打开眼前的文件,很快低沉的声音回荡而起。随着他每一道声音的响起,整个会场的气氛便像是布满了一层层寒霜,所有人都从心底保持着一种敬畏。

  没办法,这可不是过家家,不是在演戏,而是实打实的人事任命。

  “经过青林市市委常委会研究决定,免除赵瑞安邢唐县县委副〖书〗记职务,其行政职务邢唐县县政府县长一职同时按照法定程序予以免除,及时办理。”

  “撤销何味党内一切职务,其行政职务邢唐县副县长同时按照法定程序予以免除,及时办理!”

  “撤销张解放党内一切职务,其行政职务邢唐县副县长同时按照法定程序予以免除,及时办理!”

  “开除林芳党籍,免去其邢唐县县教育局长一职!”

  “开除罗志东党籍,免去其邢唐县国土局常务副局长一职!”

  ……

  周从澜的每一句话响起,便像是一柄刀子重重的落下,听在所有人的耳里,感到一种发自心底的寒颤。要知道这里的每一句话,便决定了一个人的一生。没有任何意外的话,这些人的政治前途便算是彻底的断送了,再没有任何崛起的可能。

  整座会场除了周从澜的声音在回荡,便是死一般的安静。

  “这次市委倒是真的下足了魄力!”苏沐暗暗道。

  在天朝,众所周知党的纪律处分总共有着五种,分别为警告;严重警告;撤销党内职务;留党察看和开除党籍。在这五种中,警告为最轻处分,严重警告是重于警告的轻处分。两者都为一年内不得在党内提升职务和向党外组织推荐担任高于原任职务的党外职务,但是仍然具有表决权,选举权和被选举权。

  撤销党内职务便属于比较重的处分,指的是撤销受处分党员的由党内选举或者组织任命担任的党组织及其工作部门的领导职务。受到撤销党内职务处分的党员,在受处分后二年内,不得在党内担任和向党外组织推荐担任与其原任职务相当或者高于原任的职务。

  留党察看处分分为留党察看一年、留党察看二年。受到留党察看处分的党员,在留党察看期间,没有表决权、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受到留党察看处分的党员,恢复党员权利后二年内,不得在党内担任和向党外组织推荐担任与其原任职务相当或者高于原任的职务。

  开除党籍。受到开除党籍处分的,五年内不得重新入党。另有规定不准重新入党的,按照有关规定执行。

  这次赵瑞安的双规事件,为首的全部都是就地免除职务不说,肯定还有着后手等着。

  而像是林芳这样的,开除党籍便算是一种变相的保护。因为有着这种惩罚在,她便能够在法律的宣判中,赢取到一种暂时性的维护。当然这也是因为林芳所犯下的错误不重要,只是一种从犯而已。

  “这邢唐县的天,真的要开始变了。”苏沐耳边回荡着周从澜的任免命令,瞧向身边的人,脸上涌现出一种莫名的神情,激动中带着一种渴望。(未完待续

看过《官榜》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