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官榜 > 第四百二十九章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2
  苏沐听着徐炎在那边讲着,越听脸色越是阴沉的可怕,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样。徐炎在那边说的事情很简单,就是他让人盯着那个黄三。别说,还真的像是苏沐所说的那样,这个黄三做的不是什么正经买卖,就是靠着贩卖野味为生的,而且经他手的猎物还真不少,花样也很多。

  只不过黄三说自己是邢唐县城的总代理倒是有点夸大了,他明显还有着上线,而且就在这个县城里面。只不过黄三办事很为小心,直到现在都没有露出马脚。

  而徐炎所说的出大事是因为,就在今晚,就在半个小时之前,隶属于黄三的那伙偷盗分子,在偷打猎物的过程中,竟然将一个老猎户给误伤了,现在那个人是生是死还不知道,不过能够活下来的希望是比较小了。

  假如这个老猎户要是死了,那事情就闹大了,他们村里面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再闹到县里,绝对会瞬间掀起一场狂风暴雨。邢唐县好不容易安定了段日子,要是因此再起波澜,绝对会被上面惦记上的。要是因此而让苏沐或者聂越背上处分,情况就更糟糕了。

  “徐炎,被打伤的猎户是谁?哪个村的?”苏沐急声道。

  “葛家岭的,我听我的人说,好像是叫葛春旺,以前是个老猎户,现在老了老了仍然闲不住,总习惯在大山里溜达。或许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会被误伤了的。”徐炎说道。

  葛春旺?苏沐眉头不由紧皱起来。葛家岭这个村是黑山镇的,而且在黑山镇的山村里面,一向是民风彪悍著称。而葛家又是这个村的惟一姓氏。不夸张的说整个村要是细论的话,都能够攀上亲戚。葛春旺这人恰好又是苏沐知道的,这个人在葛家岭声望很高。是以前的老支书,是葛家这个大家族的族长。

  在葛家岭葛春旺的一句话,便没有谁敢反对!

  更别说葛春旺膝下还有五个儿子,现在都正是壮年,要人有人,要钱有钱,在这样的情况下,还真的没有谁敢动葛春旺半下!如今倒好。他竟然被人用猎枪给打伤了。

  徐炎虽然说的不确定,但苏沐却知道,葛春旺恐怕是凶多吉少。他的身子骨原本就因为老了而不硬棒,挨上一枪子要是再跟个没事人似的,那绝对成精了。

  “徐炎,你现在马上赶往葛家岭,将事态控制住。对了。打枪的人抓住没有?”苏沐问道。

  “抓住了,不过人被打的半死,现在被关在葛家岭的祠堂中。葛家岭的人说,要是葛春旺醒不过来,就要拿这小子的人头祭奠。”徐炎道。

  “胡闹!”

  苏沐冷喝道:“徐炎。带着你的人马上过去,我随后就到,切记,绝对不能发生任何冲突,一定要将事情给我控制住。我现在马上让张安他们过去。”

  “保证完成任务!”徐炎大声道。

  苏沐这边挂了电话后,脸上着急着。这段时间的好日子刚刚让他有所消停,没有想到这不出事是不出事,一出事竟然是这样的大事,这是要将天给捅破了。要知道枪支在天朝一向是管制物品,别说是开枪伤人,哪怕是拥有都是犯罪。

  这群该死的偷猎贼!

  明知道国家已经三令五申,绝对不允许偷猎,破坏生态环境,你们却敢顶风作案。现在更是发生伤人事件,这笔账绝对不能这么算了。

  “张安,现在在葛家岭发生一起恶性的偷猎伤人事件,你现在马上带人过去,做好安抚工作,绝对不能让事态扩大。还有马上联系镇医院,让他们派人跟着过去,尽一切可能确保葛春旺的生命安全。”苏沐没有任何客套直接道。

  “是,苏县长,我这就去办!”正准备睡觉的张安,被苏沐这个电话一弄,顿时睡意全无,整个人以超乎寻常的麻溜速度,穿戴整齐衣服,赶紧打起电话吩咐起来。

  张安是真的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事。

  偷猎的事情,他是知道的,而且他还隐约知道,到底是谁在帮着打猎。只不过一直以来,打猎这事都归黑山镇的护林中队管,他们黑山镇是没有资格插手的。现在竟然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下恐怕要糟糕了。

  想到这种事情瞒是肯定瞒不住的,张安便一阵火大。

  “王八蛋们,你们不让我好过,我就让你们一个个都别想睡安稳觉。”张安狠狠道。

  苏沐不知道张安现在的想法,他撂下电话后赶紧又给聂越拨过去。这个点,聂越是已经洗漱完毕,躺在床上看着一份报纸,准备睡觉。猛然间接到苏沐的电话,心里狠狠咯噔了下。

  这时候有电话过来,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苏沐,怎么了?”聂越问道。

  “书记,很抱歉打扰您休息了,有个急事,事情是这样的…”

  “混账!”聂越猛地将手中的报纸甩出去,脸色铁青着,在卧室中来回走动,眼中杀意腾腾,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自己的愤怒情绪。

  “苏沐,你现在马上前往葛家岭,给我将那些偷猎的人全都带回来,没有我的话,谁也不能放他们走。另外务必确保葛家岭不能闹事,现在正是县里的关键时候,绝对不能出现任何大乱子。”

  “是,书记,我这就过去。”苏沐急忙道。

  “去吧,我会让徐局长配合你的。”聂越沉声道。

  “明白!”苏沐道。

  等到苏沐将电话放下后,还没有开口说什么,关鱼便淡然道:“苏大哥,你有事的话就去忙吧,我自己回家。”

  “自己回家?”苏沐摇摇头,拉起关鱼的手,又重新回到了梁昌贵门前,敲开门后,苏沐很为抱歉的冲着梁昌贵道:“老舅,关鱼今晚就住在您这里了,另外有件急事需要向您汇报下。”

  梁昌贵能够感受到苏沐现在神情的凝重,沉声道:“怎么回事?”

  “关鱼,你跟我来,今晚咱们两人一起睡。”梁美丽穿着睡衣,将关鱼拉了进去。而苏沐并没有再进房间,将事情简单说了一遍后,便说道:“老舅,你对黑山镇的情况比谁都熟悉,这个葛春旺应该知道吧?”

  “知道,怎么能不知道!”梁昌贵点头道。

  “老舅,您看现在能不能和我过去一趟?我怕到时候有什么突发事件。”苏沐说道。

  “没问题,我和你走一遭!”梁昌贵没有一点犹豫道:“葛家岭的问题很严重,必须慎重解决。稍有不慎,这个村子就有可能出现大事。”

  这也是为什么苏沐会翻身回来的原因,没错,靠着自己的身份,或许能够震慑住葛家岭的人,但却绝对不可能让他们消停。而这事如果由梁昌贵出面的话,便可水到渠成的解决掉。要知道梁昌贵在黑山镇的威名,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相比的,他的一句话比什么都好使。

  “老舅,事不宜迟,我马上让段鹏开车过来,你收拾下。”苏沐转身便走出去打起电话。

  梁昌贵也干净利索的开始收拾起来,边收拾边摸出电话打了几个出去,这几个电话打出去他心里面的紧张情绪才算是放松不少。只不过他听到的消息也够让他紧张的,因为葛春旺好像真的伤的不轻,现在就勾连着一口气,这口气要是没了,随时都会死掉。

  段鹏和杜廉几乎是前后脚出现在外面的,作为苏沐身边最亲近的人,杜廉和段鹏即便是睡觉的时候,都保持着绝对的清醒脑袋,随时等待着召唤。

  “黑山镇,葛家岭!”苏沐和梁昌贵坐上车后沉声道。

  “是!”段鹏瞧着两人的脸色就知道事情恐怕不简单,没有再敢迟疑,将娴熟的开车技术发挥到极致,向前猛飙起来。幸好现在是晚上,没有什么车,加上段鹏技术过硬,所以倒是不必担心安全的问题。

  “别着急,现在着急也没有用,凡成大事者,必须有临机决断的能力,必须有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镇定本领。”梁昌贵瞧着苏沐沉声道。

  “我知道。”苏沐点头道。

  所谓的镇定所谓的冷静,苏沐要多少有多少,但那也要分场合看事情不是?现在这可是关乎着一条人命,要是去迟了,葛春旺就这么死掉的话,恐怕就不是一条人命那么简单的事了。

  等到葛家岭的人再将那几个打猎的打死,葛家岭的人也会背上案子,那情况就真的大大糟糕了。

  叮铃铃!

  “县长,是徐局的电话。”就在这时杜廉接通手机后直接递过来。

  “徐局,我是苏沐。”苏沐平静道。

  “苏县长,我已经接到聂书记的电话,现在刑警队和特警队都已经准备妥当,五分钟之内就能够开向葛家岭。”徐铮成沉声说道。

  “好,徐局,我现在和梁县长正往那里赶,你们随后跟过来就是。不过到了之后,切记不要动手,随时等着我的命令。”苏沐肃声道。

  “明白!”徐铮成道。

  黑色的夜幕下,一辆辆闪烁着警灯的警车,风驰电掣般的开出邢唐县城,刺耳的警铃声响起着,划破了夜晚的安静……说白了,码字就是跟兄弟姐妹们讨生活,希望大家觉得不错的话,给个推荐,多点订阅吧,其他啥话就不多说了!谢谢大家了!(未完待续)RQ

看过《官榜》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