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官榜 > 第四百三十八章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11
  死不瞑目这样的事情,苏沐以前只是听说过却从来没有见过,但现在葛春旺就这么躺在自己眼前,双眼睁得大大的,分明就是死不瞑目。这样的事情苏沐不知道应该怎么去解释,但这时候也不是探究这些的时候。

  “老支书,您放心,那些开枪的人,一个都别想逃掉!我知道你是担心葛家岭这边的森林会被毁掉,我在这里向您保证,不但葛家岭的森林不会出事,整个黑山镇的森林我都会看好,不会再让那些混蛋们破坏掉!”苏沐当着所有人的面,冲着葛春旺沉声说道。

  随着这些话的说出,说也奇怪,葛春旺怒睁着的双眼,竟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便合上。

  这样的一幕,看在苏沐眼里心里沉重的很,那些所谓的迷信,他不愿意相信,他这时候更愿意相信,这是葛春旺这个老党员,用一生去捍卫的信仰,能够在最后得到许诺后才合上眼的。

  “苏县长,多谢你!”葛大恭敬的说道。

  “葛大,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不过现在还是应该准备老支书的后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我现在不能在这里多做停留,我还要回去,处理今晚的事情。”苏沐说道。

  “苏县长,您去忙!”葛大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变了称呼。

  “嗯!”苏沐知道和留在这里相比,更为惨烈的战争这才开始。护林中队和偷猎团伙绝对都不简单,他们的背后都有着一个神秘的黑网。自己要是真的想要将他们拿下,必然会和这张黑网对上。这时候他要做的便是坚定信念,绝对不会向这些恶势力低头!

  葛家岭的事情苏沐当然不会就这样放着不管,实际上就算这时他离开这里,回邢唐县城,梁昌贵都没有跟着来。因为天色这么晚,要是再折腾他的话,恐怕会真的伤到身子。所以梁昌贵便留在这里,一是因为天黑不能再赶夜路。二是他主动要求留下来,要陪着葛春旺走完最后一程。

  “你们都出去吧,我想陪着老葛待会。”王兰在苏沐离开后。将几个儿子全都赶了出去,独自留在房间内,坐在床边,瞧着已经合上双眼的葛春旺。从最开始到现在。一直没有痛快流泪的王兰,终于没有再能控制住,眼泪像是断线的珍珠,一颗颗的溅落在地。

  王兰伸出干枯的手指,紧紧的握住葛春旺的大手。尽管这手现在是那样的冰冷,但她像是要用自己的体温,为葛春旺暖热似的,紧紧攥着不放开。

  “老葛,你怎么这样就走了?你难道忘了曾经说过的话吗?你说我们两个人真要有死掉的那一天,你希望是我先,那样的话你就能够安心的送我上路,你就不用再承担那种失去我的痛苦。你要随着我死去。可是现在你怎么能够就这样走了那?我都还没有走。你怎么能比我先走那?”

  “你不忍心面对失去我的痛苦,难道我就能面对吗?你这么一走了之,我怎么办?我们还有五个儿子,我们最小的儿子到现在都没有结婚。你现在走了是利索了,我那?我能就这样跟着你走吗?我想,我是真的想要就这样一头碰死在这里。但是我不能啊。我还要亲眼瞧着老五他结婚生子。”

  “老葛,你不会怪我吧?你不会怪我不下去陪你吧?老葛。你在那边走的稍慢点,等到我下去后。好能够快点找到你。我不想你在那边孤独着,你放心,我绝对会过去找你的。我王兰生是你们葛家的人,死是你们葛家的鬼。老葛,我现在真的很想哭,我真的很痛啊!”

  呜呜!

  王兰说着说着,便直接扑到在葛春旺的身上,脸上的泪水颗颗滴落着,早就将她的衣服打湿。她紧紧的抓住葛春旺的手,丝毫没有忌讳什么,就那样紧抱着葛春旺,像是要将所有的气力全都使完似的。

  梁昌贵站在房外,葛家五兄弟站在门外,葛家岭的其余人也都站在院内,他们能够清晰的听到王兰的哭诉声,他们能够清晰的看到王兰扑到在葛春旺尸体上的痛苦模样。

  但他们没有一个迈出一步,他们知道王兰现在绝对不想着有人打扰他们两个。

  哪怕是死掉,王兰都希望能够和葛春旺这么安静的待着!

  葛家五虎早就泪流满面,他们的媳妇也都低声哭着,跪倒在地上,谁也不愿意站起来。葛春旺的几个孙子,更是早就懂事,他们知道爷爷死了,他们谁也不想爷爷就这样死去,每一个都想冲进房内。

  “爷爷,我要爷爷陪着我去山上玩!”

  “爷爷,你说要带着我去山上采蘑菇的。”

  “爷爷,你说要教我怎么套兔子的,你不能说话不算数,你快点站起来!”

  孙子们一声比一声凄惨的痛苦喊叫,那种孩子的稚嫩中带着一丝惨烈的哭声,像是一柄刀子,撕裂着在场每个人的心房。他们有一个算一个,没有谁再站着,全都轰然跪倒在地。这些人全都受过葛春旺的恩惠,要不是葛春旺的话,他们的家早就不知道变成什么样。

  现在老支书就这样死了,谁能不痛心?

  真要是能够选择的话,他们宁愿用他们的性命去换回老支书的性命!

  梁昌贵站在旁边,老脸眼泪横流。作为和葛春旺一个时代的人,他知道葛春旺的坚持意味着什么,因为他骨子里面也有着这样的坚持。

  “老伙计,你怎么能够说走就走了,你还答应过我,要陪着我痛快的喝一场烧刀子那。老伙计,你说过的话不能不算数啊,我可是等着那!”

  杜廉哭了,他是再也没有办法控制住,就连举着摄像机的手都开始颤抖起来。眼前的场景,实在是让他感到难过,从灵魂深处感到一种悲痛。

  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就这样消失了!

  消失的还是这样的让人心痛!

  杜廉留下来,为的是照顾梁昌贵的同时,替苏沐送送葛春旺老人。他之所以摄像,并没有别的多余想法,他只是想着记录下来这刻,这也是葛家岭的风俗,为的是在人死后,能给家里留下最后的念想。

  只不过杜廉现在发现,自己真的快要录不下去了。

  原本能够避免的事情,却因为某些人渣就这样发生了,这让骨子里面涌动着正义感的杜廉,是真的没有办法控制。他现在甚至都有种冲动,狠狠的将黄三揍一顿,当面质问他,当时是怎么想的,竟然会对这样的老人开枪!

  “老葛,你放心的走吧,家里的事情你不用管,我会为你照顾的。五个孩子都已经长大成人,就算只剩下老五,他也已经不小了。有我在,有咱们的儿子在,是不会让老五娶不上媳妇的。等到老五的事情解决了,老葛,你就在那边等着我,我会去找你的,我不会让你孤单的做个孤魂野鬼的。”王兰哭诉的声音低沉的在房中响起着。

  谁说贫贱无幸福?

  王兰和葛春旺一家并不算是怎么富裕,确切的说当初王兰跟葛春旺的时候,葛家那是一穷二白。但王兰没有说任何话,就这样跟着葛春旺走到现在,贫贱夫妻多恩爱,王兰这么多年,为了这个家付出了多少,葛春旺知道,葛家五兄弟也知道,葛家岭的人也都看在眼里。

  “爹!”

  在王兰还继续哭诉着的时候,葛大终于没有能够再控制住,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失声痛哭起来。这个在外面向来坚强沉稳的汉子,再也没有办法克制自己的情绪,任凭眼泪横流。

  “爹!”

  “爷爷!”

  “老支书!”

  这时候没有谁拉着谁,没有谁劝说谁,没有谁安慰谁,所有的人全都跪倒在地,全都痛哭流涕着,像是任何的话语都不如现在的痛苦能够表达他们的心情。

  整个葛家岭,一片凄然!

  葛家岭的真实情形如何,现在苏沐是不知道,他现在也没有心情知道,因为和葛家岭的事情相比,就在刚才他接到了聂越的电话,让他马上赶回县城,有重要事情。

  能让聂越都如此的事情,绝对不简单。

  事实证明苏沐的猜测是正确的,因为就在他刚刚出现在聂越的办公室内,这个原本已经睡下,却因为这事而不得不起床回到县委的邢唐一把手,脸色有些凝重。

  “书记!”苏沐走进来后低声道。

  “回来了!”聂越站在窗前随意道。

  苏沐瞧过去,现在已经是凌晨四点多钟,他虽然不知道聂越是什么时候过来的,但瞧着桌面上那些堆积的一烟灰缸的烟蒂,就知道他抽了不少烟。

  能让聂越如此,很显然这事是背后有人使力了。只是不知道,到底是谁在使力,竟然能让聂越这样。

  就在苏沐这边思索着的时候,聂越突然一把将烟蒂掐灭,随即双眼正视着苏沐,沉声问道:“苏沐,你给我透个实底儿,这事你到底准备怎么做?做到哪种地步?”

看过《官榜》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