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官榜 > 第四百六十三章 望月真人
  因为这趟火车是从盛京市始发的,所以当苏沐走进来的时候,这里已经是坐满了人,整个车厢全都是晃动着的人头。幸好是始发站,就算拥挤也谈不上多么夸张。直到这时,苏沐才意识到,原来今天是周末,难怪会有这么多人出行。只是大家都凑到周末出去,是不是有点太离谱了。

  不过这倒是从另一方面反映出天朝的一大特色:人多!

  别管你什么时候出去,别管你选择的是火车,客车亦或是飞机,你能够瞧见的全部都是满满堂堂的人。人满为患,是最为贴切的形容。都不知道这么多人,每天都是出去干什么的。而在三种交通方式中,火车无疑是其中的龙头老大,客流量多的更是让人绝望。

  就这天朝的铁道路还整天嚷嚷着赔钱,有时候苏沐都想直接问问天朝铁道部的那些头头,你们的那些钱到底赔到哪里去了?赔钱?赔你妹啊,真要是赔钱赔的你裤子都抽不起来,你干脆直接交出运营权,让别人来做,看看这铁路行业,到底是赔钱还是赚钱的。

  当然这些话苏沐在心底发发牢骚就成了,真的要说出来也没有那个必要。

  “借过,借过!”

  当苏沐刚想着坐下的时候,身边便挤过来一个人,他顺势坐到座位上,屁股还没有坐稳,刚才喊话的那位也便直接坐到了自己面前。只是这人刚刚坐下,便让苏沐眼前一亮。还真是一个极品男人那!

  任苏沐怎么敢想都没有想到过,会在火车上遇到一个道士。没错,这家伙穿着的就是一件地地道道的道袍,而且这道袍还不是一般货色,不论是从裁剪还是从衣料,都是上等之选。而且和苏沐印象中的道士差不多,眼前这位五官容貌很为清秀。带着一副黑款眼镜,无形中流露出一种儒雅的气息。

  只是很快苏沐就知道,这所谓的儒雅气息竟然只是自己的错觉。这家伙简直就是一个极品,那滴溜溜转的眼珠,总是在那些女人的身上打转。而且眼光还相当的老练。

  这是个四人座,苏沐的位置是靠过道的,挨着窗户的是一个女孩,瞧她的穿衣打扮分明是个正在上大学的学生。而在苏沐对过,坐着的则是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头发被打理的油光发亮,给人的感觉是那种成功人士。从西装男瞧着道士的眼光,苏沐便能够判断出,西装男眼中的不屑之意。

  也是,换成谁碰到这样的极品男人。都会好奇的打量。没瞅见,随着这家伙坐下来后,一车厢的人,都在有意无意中瞥向这里。只不过道士倒是丝毫没有在意的意思,自顾自的坐下后。便开始从随身携带的大纸袋中,向外掏东西,一会功夫桌上便摆满了零食。

  鸡爪、瓜子、罐装啤酒…琳琅满目的零食,哗啦声中将桌子整个占住。

  西装男和大学女眉头都不由微微皱起,不过却没有开口说什么,西装男掏出一本营销书。装模作样的看起来,而大学女则顺势带上耳机,听起歌来。

  惟一没有丝毫动容的便是苏沐,他煞有兴趣的瞧着道士,脸上露出若有若无的笑容。

  道士坐火车就够让人意外的,要是这个道士还做出这种放荡不羁的动作来,那就更加让人感到惊奇了。苏沐很想知道,这个家伙能够玩出什么花样来。

  “怎么样?吃不吃?都是我那些徒子徒孙们送过来的,不吃白不吃,来吧,随意点。咱们能够坐到一起,在接下来的时间中那就是有缘分。”道士笑眯眯的说道,说着便拿起一个鸡爪,撕裂开包装袋后,很为利索的吃起来。边吃边示意苏沐别客气,尽管拿,不够袋子中还有。

  “不客气,您吃吧!”苏沐笑着摇摇头。

  “那我就真的开动了,不瞒你说,这位兄弟我这次来盛京市还真的是来的吃亏吃大发了,整天大鱼大肉吃得我啊,现在瞧见那些东西就反胃,还是吃点小鸡爪,喝点小啤酒爽啊。对了,自我介绍下,我叫望月,你可以叫我真人,或者叫我望月,就是千万别连着叫。”

  望月真人笑嘻嘻道。油乎乎的手和身上品质极好的道袍,实在是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反差,尤其是架在鼻梁上的那副黑框眼镜,更是彻底颠覆了他的形象。

  苏沐只能用两个字形容,彪悍!

  “兄弟,既然遇到那就是有缘,这样我免费送你一卦。”望月真人颇有种自来熟的意思,将一罐啤酒干完后,便随便抽出几张纸胡乱擦了下手,瞧向苏沐,很是煞有其事的上下打量开来。

  “您还会算卦?”苏沐笑着问道:“不拿出您吃饭的家伙吗?”

  “不,不是算卦,今天我给你玩一出相面,让你见识下真人我所向匹敌的相面术。”望月真人很为牛气哄哄道,说着还怕苏沐不相信似的,右手变戏法的从兜中掏出几本书,瞧那泛黄的书页,还真的给人种很为正事的意思,瞧着就像是那种古代流传下来的书册。

  “瞧见没有,我这里可全都是经典之作,《柳庄相法》、《相法全编》、《水镜集》,还有这本《麻衣相法》,这些我都是熟读百遍的。真不是给你吹,你要是相信我的话,我就给你说道说道,你要是不相信我的话,我也得给你说道说道,谁让咱们碰到就是缘分呐,你还是真的信我的。”

  望月真人的话这一说出来,坐在他旁边的西装男,脸上那种不屑和嘲讽之情便越发浓烈。要不是看在这节车厢内已经没有空座,整趟列车也没有卧铺的话,他绝对会离开这里的。

  “就是啊,让他瞧瞧吧,瞧这位道长的意思,真的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啊!”

  “说说又没事,道长要不您给我来两句?”

  “道长,开始吧,我们都支持你!”

  坐在旁边位置的乘客,瞧着这里发生的事情,全都开始起哄。旅途漫漫长,有着逗乐的事情在,谁都会想着凑上前去寻点乐子玩。再说这相面术在天朝历来都属于那种比较玄妙的,大家伙知道的人都少,因此心底都有着一种很为强烈的好奇心,所以纷纷在旁边鼓动起来。

  苏沐稳稳的坐着,瞧着望月真人的表演,脸上倒是没有任何生气或者恼怒的意思,反正旅途无聊,就当是看一个笑话了,他还真的不相信望月真人会对他怎么样。真要是想着换着花样骗钱的话,那今天恐怕这个望月真人,就得赔钱卖吆喝了。

  说起来苏沐对这套所谓的相面术,还真的是没有多少涉略。当初跟随着商庭求学的时候,商庭传授给苏沐的东西,都是那种很为正统的路线,真要细说的话,可以用国学正统来描述。像是琴棋书画之类,至于这所谓的相术,卦术和堪舆术,商庭当时只是简单的点评过,却没有过多的讲解。

  这并不是说苏沐就对这些事情持怀疑态度,毕竟当初商庭在说到这些的时候,也没有全面否定,所以苏沐一直保持着的态度便是无所谓。

  “道长既然有心那就说说吧。”苏沐微笑道。

  “好,对胃口!”望月真人这句话刚冒出来,那股酒气中夹杂着鸡爪瓜子味的气息便呼的猛扑过来。就这一下没让苏沐当场吐出来,他都这样更别说坐在苏沐旁边的那个大学女。在闻到这股味道的同时,蹭的便从座位上站起来,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从苏沐旁边挤了过去,拎起放在旁边的包便走向车厢连接处。

  她是能够站着,也绝对不会再坐在这里了!

  “慢点,慢点,我说你们都给这位大学生让让路!”望月真人还真是极品到家了,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事是因为自己造成的,反而很为热心的帮忙喊着,那样子仿佛是别人做了这事似的。

  极品啊!

  苏沐在心底默默的暗叹着!

  “兄弟,今天出门没有看黄历吧?”望月真人想到什么说什么,说出来的话让苏沐都有种天马行空的感觉。

  “我不信黄历!”苏沐淡然道。

  “你还是信信好,知道吗?你今天实在是不宜出门的,我敢打包票,只要你一会下车,今天之内绝对会有血光之灾!”望月真人的气势呼的一变,变的很有仙风道骨般,严肃的神情让苏沐看着都不由出现一阵恍惚。

  “哈哈,道长接下来你是不是该说,想要破解掉这血光之灾就得意思意思了!”

  “错,哪里能这么直接,肯定会这么说,天机不可泄露!”

  “对,我要是泄露的话,就会折损阳寿!”

  旁边那些围观者,在听到望月真人的话后,每一个都露出不以为然的神情,随后便哈哈大笑起来。还以为这个穿着不俗的老道会说出什么不一样的话那,没有想到还是这么老套的套路。血光之灾在前,天机不可泄露在后,然后便是罢了罢了,什么治病救人普渡众生之类的,全都是幌子,直接说要钱不就成了。

  是啊,看相不花钱,这想要解决之道却就得孝敬孝敬了。

  一时间整个车厢笑声大起!

  只是就在这样的笑声中,苏沐发现,望月真人的神情非但没有丝毫尴尬的意思,反而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要多镇定有多镇定。

  不可谓不极品!

  ————————————————

  先来一个,希望大家踊跃报名跟帖,需要各种龙套哦!

看过《官榜》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