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官榜 > 第五百七十一章 让人颤栗的礼物
  老虎连?徐中原原本有些疲倦的神情,随着苏沐的这个问话,一下子变的精神起来,“你怎么想起来问老虎连的?我当然知道这个连队了。”

  “是啊,苏沐,老虎连的事情,现在已经拍成了很多影视作品,别给我说你孤陋寡闻的,现在不知道一点。”方硕坐在旁边有些好奇的问道。

  苏沐倒是没有想着隐瞒的意思,这次过来就是要通过徐老的关系,见到付老的。如果徐老要是不点头的话,靠着苏沐的身份,是别想完成张老虎的请求的。

  “爷爷,事情是这样的…”

  徐中原听着听着,脸色便低沉下来。老虎连这个连队虽然不是属于徐中原所统率的,真要细说的话,付垦耕也不是徐老这一线的。但要知道大家都是军人,眼瞅着这样的事情发生,徐中原能够有好心情才怪。在他听完苏沐的讲述后,整个人已经是出离愤怒。

  “该杀!像是这样的人渣,放到以前,我早就直接枪毙了。苏沐,这件事你做的很好,就要去管!”徐中原狠声道。

  “老首长,您别生气,这件事我去安排吧。”方硕急忙道。

  “你去?别,这不是你该管的事情。”徐中原发泄过完摇摇头,“这事是付垦耕那小子自己的事情,应该交给他去处理。真的要是插手了,他未必会感恩的。那小子的脾气我是知道的,属于那种一点即爆的。不过这事还真的必须由他出面才行。这样的话…”

  徐中原稍微思索了下,便直接拿起旁边的电话,拨出去一个号码,“给我约下付垦耕,就说明天早上,我家的一个后辈儿过去向他请安。”

  很为简单的一个电话,就这么便定下。这样的事情也就是徐中原。要是换做别人,还真的是没有办法完成。徐中原放下电话后,淡然道:“你今晚就在家里住下。明天一早会有人送你过去的。到时候你只要据实以报就行了,其余的事情付垦耕那老小子想着怎么办,你不必插手。”

  “是。爷爷!”苏沐恭声道。

  苏沐还真的是没有离开西山别院,今晚就在这里住下了。不过当他回到房间中时,到时接到了李乐天打过来的电话。有着叶梦亚在,苏沐倒是没有想过李乐天会不知道自己过来的消息。实际上苏沐也没有准备隐瞒他,原本是想着明天清晨再给李乐天打电话的。

  不过苏沐倒是没有再答应李乐天要出去玩的建议,就是说今晚在徐中原这里住下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李乐天也是知道分寸,便没有再强求什么。

  这边倒是安静了,那边却是已经开始有些疑惑起来。

  付垦耕并没有居住在西山别院,他居住的地方是一个很为幽静的小四合院。作为一个浴血奋战多年的将军。付垦耕即便现在退了下来,言行举止间都能够感受到那种强势的气息。一头雪白的头发,非但没有让他多出一种沧桑,反而是给人种很为火爆的感觉。

  “爸,您说这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徐老为什么会打这个电话。还说是他家里的后辈想着过来拜访下您,给您请安,这是怎么个意思?”坐在付垦耕身边的是个中年男子,光是从眉宇间就能够看出来,他和付垦耕有着几分相像。

  他便是付垦耕的小儿子,付诚实。

  付诚实目前就职于军方的一个研究所。担任副所长,可谓是技术性的干部。说到这种钻谋心术之类的,他还真的是不在行。也就是他今天回家,赶上了这事,所以才多嘴一问。这也不能怪付诚实,毕竟徐老的地位摆在那里,和付家又没有多少联系,怎么好端端的会打这个电话那?

  而且要知道到了徐老和付老这个层次,有时候有些话是没有必要非的当面才能说的!

  “你问我,我去问谁!想不通就不要再想了,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今晚就陪我喝两杯再说。明天等见到那个后辈儿,一切就都清楚了。”付垦耕大声道。

  “爸,你又想要拉上我?要知道老妈可是管得很严的。”付诚实听到说喝酒,立马蔫了。

  “扯淡吧,我就这点爱好,要是连这个爱好也给我剥夺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赶紧的吧,难不成还要老子给你摆酒不成?”付垦耕大声道。

  “是,是,我这就去安排。”付诚实急忙道。

  真的是很有意思的一对父子!

  付垦耕,他这个名字别看很土,但土的可爱,土的真诚。付垦耕就是一个喜欢垦耕的泥腿子出身,谁要是拿他的名字取笑他,他非要和对方理论上一番不可。只是现在,还真的没有谁敢拿这个说事。

  “徐老总,你到底是给我出了个什么问题那?”付垦耕喃喃道。

  次日清晨!

  苏沐带着张老虎让他拿过来的东西,坐着徐中原安排好的车便离开了西山别院。有着这辆属于徐老的专车在,一路畅通无阻。就算是开进那座四合院的时候,都没有谁敢上前过分的盘问。当然这也是付垦耕提前打了招呼的原因,等到苏沐下车,走进四合院后,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付垦耕。

  “付老好!”苏沐急忙道。

  付垦耕倒是没有着急开口说话,而是上下扫视着苏沐,眼中迸射出的两道精光,让苏沐瞧着便感觉对方就像是一头老虎似的,死死的打量着自己。幸好这样的精光只是一闪而逝,真的要是继续再盯着,苏沐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承受住那种心理压力。这些老将军,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你就是徐老口中所说的后辈儿?”付垦耕缓缓开口道。

  “是的,我就是爷爷所说的后辈儿,苏沐!”苏沐说道。

  爷爷?付垦耕心思一动,想到了前段时间,在京城之内流传的那件事,现在看来,果然是真的。“你叫做苏沐,莫非是徐老认下的干孙子?”

  “是的,就是我!”苏沐点头道。

  “没想到啊,徐老竟然还认下你当干孙子。不过你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我这人不喜欢那些花花肠子,你有事就直接说事,是不是徐老有事情让你转告给我。”付垦耕问道。

  自始至终付垦耕都没有想过苏沐找自己是因为苏沐有事,这样的事情简直太荒谬了。在付垦耕的心里,想到的就是徐中原有事情要和自己提前打招呼,只是是什么事情那?莫非说最近军方要有什么大动作不成?真的要是那样的话,自己倒是要小心应对了。

  付垦耕的心思,苏沐多少能够捕捉到一些,不过他没有多想,不卑不亢道:“付老,其实我这次过来,和爷爷倒是没有多少关系。我只是托着爷爷的关系,想着过来拜访下您。第一吧是想着见识下您老,第二也就是我这次过来的主要原因,是想着带给付老一些礼物。”

  “礼物?你要给我送礼?”付垦耕皱眉道。

  “付老,您别误会,不是我要给您送礼,是有人要给您送礼!我只不过是代为转交。”苏沐说道。

  代为转交?付垦耕现在是越听越有些糊涂,站在旁边的付诚实盯着苏沐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或许还不知道,我爸是从来都不会收下别人礼物的,你要是想着拿这些所谓的礼物,从我爸这里得到些什么,那是白想了。”

  如果不是考虑到苏沐是徐老的身份,付诚实的话还会更加严厉!

  “付老,我想您真的是误会了,您还是先看看礼物再说吧。这份礼物,我想您应该是有印象的!”说着苏沐便将那个搪瓷茶缸拿了出来,而就在这个茶缸拿出的瞬间,原本神情有着不悦的付垦耕,当场便愣住。

  付诚实还是第一次瞧见付垦耕这样!

  因为现在的付垦耕,在瞧见那个搪瓷茶缸的瞬间,身子竟然开始轻微的颤抖起来,伸出的双手都激动着,脸上更是露出毫不掩饰的震惊神情。原本坐在椅子上的他,一下子便站了起来,有些小心翼翼的将搪瓷茶缸捧在手中,手指颤抖着抚摸起来。

  “是老虎连的搪瓷茶缸!”付诚实短暂的疑惑过后,当他瞧清楚茶缸上的那头老虎时,神情也不由震惊起来。

  竟然是老虎连的搪瓷茶缸!

  作为老付家的人,就没有谁不知道这个茶缸的历史!

  要知道在付家,也有着一个一模一样的搪瓷茶缸,而且付诚实还知道,像是这样的茶缸并非只有一个,这上面的老虎,还是付垦耕亲自画上去的。

  什么都能作假!这个绝对假不了!

  只是这样的搪瓷茶缸怎么会在苏沐手里?他刚才说是别人交给他,让他转交的,这个别人是谁?难道说对方是老虎连的人吗?不可能啊!当时的老虎连差不多已经全军覆没,全都战死了,怎么还会有人拥有这样的搪瓷茶缸那?

  难道说是苏沐通过别的什么渠道,弄到手的?拿过来是想着在付垦耕这里,得到些什么好处吗?也不对啊!要知道苏沐背后站立着的可是徐老,有着徐老在,貌似苏沐还真的不需要走付垦耕的关系。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就在付诚实刚想着开口询问的时候,付垦耕已经急不可耐的抓住了苏沐的双臂,急切着问道:“快点告诉我,你是从哪里得到的这个搪瓷茶缸?”

看过《官榜》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