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官榜 > 第五百七十七章 小师妹?
  每个怀揣着美好梦想的少女,如果想要真正成长起来,都是必须付出一定代价的。只是这样的代价,有的是温和的,有的却是血腥**的。温和的代价是能够让少女成熟,但那样的方式却没有多少人能够拥有。因为现实是残酷的,更多时候,更多的方式都是后者。

  血腥**的代价,最能够让一个少女完成蜕变。

  这样的代价,是叶梦亚曾经敬礼过的。而现在在魏蔓的身上,也是出现着。就在刚才,魏蔓想着去洗手间逃避江流纠缠的时候,江流竟然恬不知耻的要让魏蔓跟着他去正白旗厢敬酒。因为在正白旗厢里面,坐着的人,是江流想要融入进去的一个豪门。和人家相比,江流家就是小蚂蚁。

  而倘若不是因为江流的老妈和这个家族有些带亲的关系,江流连进入敬酒的资格都没有。

  敬酒总不能自己敬吧,江流这才想着让魏蔓和自己一起过去,一是为了表示出自己的尊重之意,二便是为了想着让那里的大少们,瞧瞧自己江流的眼光也是很不错的。

  谁想到魏蔓竟然果断的拒绝了江流,拿起酒杯说了声抱歉后,便主动走向正黄旗厢,说是要前去敬以前的一个哥哥。

  如果换做是别的包厢,江流绝对不会让魏蔓去,但瞧着魏蔓去的是正黄旗厢,他倒是稍微有些犹豫,因为能够在正黄旗厢请客的人,都不简单。难道说这个魏蔓真的是有认识的哥哥在吗?而就是这么犹豫的功夫。魏蔓已经端着酒杯,很为利索的走了进来。

  突然出现的魏蔓,让叶梦亚和裴妃都不由一愣。

  “你找谁啊?是不是走错地方了?”叶梦亚问道。

  “你是叶梦亚?你是裴妃?”魏蔓在瞧见眼前的两个女人后,眼中不由闪动着亮光,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在这里竟然会遇到这样两个明星。难怪刚才苏沐表现出那样一种心情,原来是要陪着大明星吃饭。想到这儿。魏蔓突然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有些不舒服起来。捎带着,对裴妃和叶梦亚的心情也变的淡化起来。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这话还真的没错!

  苏沐坐在那里,感受着魏蔓情绪的变化,有些暗暗的感叹着。

  “怎么回事?这位小姐。你是不是真的找错地方了?我们这里是私人聚会。”叶梦亚再次强调道。

  “没事的,自己人!”苏沐笑着摇摇手,将身边的一个椅子拿开,让魏蔓坐下,瞧着她问道:“怎么?你还真的过来敬酒啊?你要知道你现在还小,这样的敬酒不适合你。还有,我还是比较喜欢你穿牛仔裤,梳着马尾辫时候的模样,那才是你现在应该有的装扮。”

  “我这样穿不好看吗?”魏蔓仰着头问道。

  “不是不好看,你穿什么都好看。只是我觉得什么年龄就该穿什么样的衣服而已。”苏沐笑着道。

  “那好,我回去就换掉。”魏蔓乖巧的点点头。

  这样的一幕,看在裴妃眼中,真的有点不知所措,依她的眼力自然能够看出来。魏蔓只不过是个大学生的模样,但她怎么会和苏沐认识的那?而且瞧两人的神情,分明绝对不是那种不亲切的关系。

  怎么个意思那?

  这样的疑惑同样在李乐天和叶梦亚心中升起,叶梦亚打量着这个突然闯进来的女子,心里面想到的是,苏哥就是苏哥。这身边陪伴着的随便一个女子都是这样的美丽。

  “兄弟,这位莫非是?”李乐天好奇的问道。

  “别瞎想了,收起你的龌龊念头。”苏沐没好气的瞪了李乐天一眼,“我来给你们介绍下,魏蔓,这是李乐天,是我的兄弟,你可以叫他李哥。这位是裴妃,这位是叶梦亚,她们两个是做什么的你应该知道。今天晚上这顿晚宴,就是李乐天安排的,他是娱乐圈的人。三位,这位是魏蔓,是我妹妹苏可的闺蜜,现在是江大的学生,严格意义上说,是我的师妹。”

  原来是这样!

  同样松了一口大气的不但有裴妃,更有魏蔓。她原本还以为苏沐过来是让叶梦亚和裴妃陪酒的,现在看起来不是那么一回事,这都是这个李乐天帮忙攒的局。我就说嘛,我的苏哥怎么可能是一个色狼那?呸!呸!苏哥什么时候成我的了,我这是在瞎想什么那?

  想到这里,魏蔓便赶紧起身说道:“李哥好,裴…”

  轮到裴妃和叶梦亚的时候,魏蔓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她们两个,裴妃微笑着道:“既然是苏沐的小师妹,是他妹妹的闺蜜,你就直接喊我们姐吧。”

  “裴姐好,叶姐好。”魏蔓顺势道。

  说起来魏蔓也是真的很喜欢这两人演的戏,曾经有一段时间,她和温璃、苏可关在宿舍里面,整整看了好几天两人演的戏,不然的话,她也不会流露出这么震惊的神情来。

  “魏蔓,你长的真是水灵,怎么样?有没有来娱乐圈打拼的想法?就你这样的本钱,我保证只要你加入我的工作室,绝对能够一炮走红!”裴妃拉起魏蔓的手,将她摁坐在自己身边笑着问道。

  “我还没有那个想法。”魏蔓摇摇头。

  魏蔓是一个很有主见的女孩,说到这个混娱乐圈,她还真的没有想过。要知道她老爹可是江南省省教育厅的厅长,真要是给她安排个工作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再说魏蔓对娱乐圈也没有多大兴趣,她喜欢的只是看戏而已。

  “真的没有吗?要知道娱乐圈没有外面说的那么夸张,其实真的很好玩的。”裴妃笑着道。

  “我说裴姐,你有没有完啊,见到谁就拉着谁进你的工作室啊。你这是想着和我抢人那?你这是过来挖墙脚的吗?”李乐天笑眯眯道。

  “就是,裴姐,过了啊。你要是吓坏了魏蔓,我看你怎么办。”苏沐说笑道。

  “我哪里有那么脆弱!”魏蔓撅嘴道。

  天生丽质,青春正茂,这样的动作在魏蔓身上做出来,没有谁有任何别扭,不会觉得有丝毫做作的意思。但这样的动作要是换做别人做出来的话,那感觉就绝对不一样了。

  年轻就是好啊!裴妃心底感慨着!

  这样简单的几句话很快便将现场的气氛给炒热,刚才还有的那种尴尬气氛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就算魏蔓的性格中有些冷淡的因子,这时候都很好的融入到其中。怎么说魏蔓从小接受的都是良好的家庭教育,知道什么样的场合说什么样的话,做什么样的事情。

  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握到一个人的性格,这或许是一件不现实的事情,但却不是绝对不行的事情。要知道人的一言一行,都能够将他的性格展现出来。俗话说的好,言多必失,除了有着惹事那方面的意思外,另外一个层面说的便是折射出性格中的弱点。

  说的越多,做的越多,便能让人知道你的性格更多。

  就像是现在!

  魏蔓表现的落落大方,最初的那种稍微的慌乱现在是一点都看不到,就冲这点便能够看出来,魏蔓的家庭环境绝对是不错的。因为要是一个出身贫寒的人,除非是有着很好的家教,不然遇到这种情况,绝对会有些慌乱的。那是一种无关乎自尊的本能反应,是隐藏在一个贫寒草根骨子里面的正常表现。

  而魏蔓却没有这方面的,这就说明魏蔓不是简单人。再说李乐天他们三个人的眼光多毒,通过魏蔓的穿着打扮,通过她的言辞谈吐,很容易便能发现,魏蔓肯定有个不错的家世,不然这些玩意可不是想装就能装出来的。

  想到这里,李乐天忍不住冲着苏沐眨了下眼睛,偷偷的在旁边竖起一个大拇指,那意思就是说,兄弟,行啊,够厉害啊,玩老牛吃嫩草啊,这是准备走校花养成路线?高,品味果然独特!

  苏沐无奈的耸耸肩,对李乐天他是彻底无语了!

  这边包厢中的气氛正融洽的时候,谁想到就在这时,那扇紧关着的大门突然间被推开,随之走进来一个神情阴厉的男人,他端着酒杯,扫过全场后,眼光落到魏蔓身上,眼底划过一抹毫不掩饰的恨意。只是这样的恨意在瞧见魏蔓身边的人是谁后,顿时变成了贪婪的目光。

  裴妃!成名已久的大青衣!

  叶梦亚!内地新小花旦!

  这样两个美女怎么会在这里?能够让她们两个人陪着的人又是谁那?江流脑海中闪过这么一种疑惑,不过很快就将这个疑惑抛在脑后。因为他想到在正白旗厢里面等待着的那些人,尤其是那兄弟俩儿,只要有他们在,还就真的不相信,眼前这两个男人能够奈自己何?

  想到这儿,江流底气不由一壮,“魏蔓,你不是说过来只是为了敬酒的吗?我怎么没看到你敬酒那?还有,你说你是找你以前的哥哥,我倒想要见识下,你的哥哥是哪位啊?”

  阴阳怪气的说话,冷嘲热讽的挑衅,江流可算是将这种形象表现的惟妙惟肖。

  而这些话刚喷出来,苏沐和李乐天的脸色都不由阴沉下来。

看过《官榜》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