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官榜 > 第六百零三章 晏月容的心思
  翟万松是谁?那是徐中原的铁杆追随者,是徐中原将他提拔上来的,骨子里面对徐中原有着很为浓烈的崇拜感。其实像是这样的崇拜情绪在所谓的军队中是很为正常的,这是维系彼此的一种方式。倘若说这样的方式陡然间消失掉,那么军队中的那种情意便会丧失。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话是不假,但要知道别管你再如何调动,你能够控制的是不让一个人掌控一个地区的军队,不会形成一种山头主义。

  然而将军的崇拜是无论如何没办法消除掉的!

  苏沐是谁?那是徐中原的孙子,即便不是亲的,但是因为发生在盛京市的那事,让翟万松知道苏沐绝对不是一个绣花枕头。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苏沐能够崛起,取得大成就,是徐中原的骄傲,也是翟万松这些人最为乐意见到的。

  没有谁想着追随一个无能之辈!

  “苏沐…”

  徐康华瞧着苏沐就那样带着张冠中,随意的走到古澜市的队伍中,脸上的那种若有所思的笑容越发的浓郁。他是郑问知的人,对郑家的事情或多或少的是知道一些,他很明白郑牧和这个苏沐的关系。也知道郑牧如果没有苏沐的支持,是不可能有现在这种成就的。

  郑问知有时候也会问下有关苏沐的事情,要是徐康华连这个再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话,他这个省委大管家就真的是失职了。别看苏沐没有去过多少次郑问知家,但有时候这样的关系。并不是靠这些维系的。

  再说徐康华比谁都知道一点,那便是苏沐是叶安邦的准女婿。

  说是准女婿是因为徐康华知道苏沐和叶惜的关系是那种,然而却还没有到那种谈婚论嫁的地步,但尽管没有到那种,有着这样的关系在,谁还能轻视?

  “苏沐,张冠中…”

  高雄飞作为江南省的省委宣传部长。并非是空降下来的,而是早就在这里了,在这江南省有着自己的派系。而且作为付老的人。高雄飞还真的没有只是认为苏沐是因为张老虎的关系才获得这样的殊荣。能这样想的都是那些人,他是上层的,知道些底细的人。更加明白付老是什么样的人。

  苏沐要是没有点本事,怎么能够入了付老的法眼?

  除却这三尊大神之外,在现场还有着一个人是对苏沐开始重点关注的,那便是梁守业。发生在盛京市的那件事情,直到现在为止,梁守业都还记得苏沐这人。而如今苏沐还真的是给他上演着一个个精彩的大戏。徐中原,付垦耕,随便一个拿出来都是绝对震撼全国的,现在那?都和苏沐有了关系。

  “苏沐…”梁守业喃喃道。

  苏沐可是没有想到那么多事情,他知道在场的这些人心底会有着别的想法。但他却没有一点在意的意思,就那样走回去,站到了自己应该站的位置,然后瞧着韩晟将翟万松他们喊上车后,车队便缓缓离开地界。消失在众人眼前。

  走了!

  总算是走了!

  当车队的身影终于从眼前消失的时候,白为民心中升起这样的想法,而这样的想法不但是他,其余市委常委,其余在场的大小官员心中都是这么想的。要知道除非是让付垦耕前来站台的,为他撑腰的。不然换做是这样的情况。没有谁会想着让付垦耕多做停留的。

  多停留一天,那他们便要小心翼翼,提心吊胆的过一天。

  一把随时会落下的刀,悬浮在脑门之上,这样的忐忑,不是谁都想着承受的。

  李兴华站在地界处,扫过全场,冲着白为民笑着道:“白市长,付老的车队离开咱们古澜市了,这两天发生的事情性质很为恶劣,你看咱们要不要开个会,再仔细的研究下那?”

  “我听书记的。”白为民点头道。

  “成,那就回去吧。”李兴华说道。

  随着李兴华这边的命令下达下去,市委常委们的座驾便开始严格按照着既定顺序,慢慢的开始向着市内方向开过去。而苏沐在即将上车的时候,突然间得到晏月容的传话,让他跟着她坐一辆车。

  怎么个意思?

  难道说是因为晏剪吗?

  苏沐倒是没有多想,直接便坐进晏月容的专车内。而其余在场的市委常委们看到这一幕,都没有谁有任何吃惊的意思。尤其是李兴华脸上甚至还露出一种淡淡的笑容。按理来说像是白为民应该会因为晏月容的决定而生气的,谁想到白为民也没有任何异常表现,就好像这一切都很为正常似的。

  这样的一幕,看在古澜市大小官员眼里,都不由错愕吃惊着。

  没有谁知道晏月容这么做到底是什么意思,但苏沐从坐进车里的那一刻起,便知道了晏月容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因为晏月容说出的话,是那样的真诚。

  那种云里雾里的话语,在晏月容这里竟然没有出现一点,她就是那样很为直接的直奔主题,似乎是想要通过这样的方式,让苏沐知道自己这么做,除了想要感谢外,没有别的任何目的。

  “知道我想要说什么吗?”晏月容沉声道。

  “晏书记,你这话问的我有点不知所措。”苏沐笑着道。

  “晏剪的事情,多谢你了。”晏月容道。

  “晏剪?晏书记,你是不是谢错人了?晏剪的事情和我没有任何关系。”苏沐当然不会选择承认。别管是对晏剪的欣赏,还是想着对付老这么做的用心良苦,他都没有说知道的理由。

  不承认?晏月容倒是没有想到苏沐会选择否认,不过很快她便释然,苏沐这么做肯定是有他的原因。然而这样的原因别管是什么,都别想让她就这样就范。晏月容是谁的人?她是站在哪队的?这些都是很为显然的事情,她是绝对没有可能说因为一件这样的事,就改变立场。

  “你不想说那我就不问,但我想要知道的是,晏剪和郑氏集团合作的事情,你不会说也不知道吧?”晏月容道。

  “这事是我牵线搭桥的。”苏沐对这个倒是没有任何想要隐瞒的意思,毕竟这事就是他做的,再说苏沐也不认为他做的有任何错误的地方。

  “多谢了!”晏月容道。

  这是晏月容今天第二次道谢了。只不过和前次相比,这次晏月容的道谢明显要真诚得多,如果说苏沐第一次道谢便流露出要不是因为我,晏剪就会难逃牢狱之灾的话,晏月容的心情也不会是这样。

  “我给晏剪说过,我之所以帮忙是因为他的孝心,而并非是因为别的。所以说晏书记,你也没有必要对我一谢再谢的。真的要是继续感谢下去的话,我恐怕就要不好意思了。”苏沐平静道。

  晏月容仔细的打量着苏沐,最终还是点点头,没有再继续多说什么。

  但是在晏月容心底对苏沐这个人的印象分却是越来越重,直到这时候晏月容才明白,为什么李兴华会让苏沐前来高开区,并且不惜做出一定的牺牲,也要让苏沐的级别升上去。

  苏沐这人是个人才!

  晏月容没有再说话,就那么微微闭上双眼,苏沐自然也不会非要再继续讨好般的说话。而就在这样的沉默中,苏沐开始悄然运转起官榜。

  不说话并不意味着我什么都不能做!

  姓名:晏月容

  职务:古澜市市委常委、朝颜区区委书记

  喜好:旅游

  亲密度:二十!

  升迁:暂无

  隐疾:暂无!

  窥私: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

  二十的亲密度倒还真的是中规中矩,想必如果没有帮助晏剪的事情在,晏月容对自己的亲密度恐怕还会降低。只是没有想到晏月容的心底,现在流露出来的**竟然是希望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这是怎么个意思?难道说晏剪陪伴在她身边这还不够吗?完整的家庭?

  等下!

  苏沐脑海突然闪过一抹亮光,他突然想到晏剪的姓氏是随母性的,而晏月容现在流露出的又是这样的渴望,难不成说晏月容的家庭真的是有着别的不对劲?真的要是这样的话,那这事还或许真的是个突破口。因为要是苏沐能够有办法解决掉这个事,他便有着十足的信心,相信晏月容会站在他这边为他说话。

  当然这样的想法只是在苏沐脑海中一闪而过,并没有过多的再深入去想。

  等到车子开进市委大院的时候,苏沐在车停下要下去的时候,冲着晏月容道:“晏书记,我不知道晏剪有没有听我的,如果说听我的话那最好,要是没有听我的话,你最好能够带着他去趟医院检查下,他的手腕可能有问题。”

  呼!

  几乎就在苏沐这话响起的瞬间,晏月容紧闭的双眼猛地张开,眼中射出一道精光,死死锁定住苏沐,发现苏沐神情没有任何慌乱的迹象后,微微点点头。

  “这事我记住了!”

  “那就好,我告辞了!”苏沐说着推门就要下车,而就在苏沐的一只脚已经迈出去,身子就要离开车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而就是这道声音,让苏沐背对着晏月容的脸上,露出一抹胜利的笑容。RQ!!!

看过《官榜》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