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官榜 > 第六百三十四章 令老
  想要让人畏惧的最好办法是什么?那就是掌控对方的生死。只要你能够控制住对方的命脉,那么别管对方是什么样的人,都将乖乖的俯首称臣。这样的事情说的便是现在的一幕,梁列尽管只是梁氏集团下属子公司的总裁,还远远没有到那种能够在梁氏集团内说上话的地步。

  但这就足够了!

  因为靠着这些钱,梁列还有着一个隐藏的身份,那便是一个黑帮的帮主。有钱便意味着能够买通当地的官员,也便意味着有权,拥有着摆在正面台上的力量。在这样的基础上,还拥有着黑道的帮会力量,尽管这个帮会不大,但在港岛这片地带,却也是能够排上名号的黑白通杀,说的便是梁列这样的人!

  在这样的形势之下,立信、唯嘉、尚合三家总裁便绝对不敢多说什么,有再多不忿的话也都要憋回到肚子里面。因为他们都曾经见识过得罪梁列人的下场,那是凄惨无比的。他们可都是有家有业的,可不想就这样死掉,要是这样死掉的话,那绝对是人生最为悲惨的事情。

  “三位,久等了!”梁列淡然道。

  “梁少,我们也没有等多长时间。”立信总裁杨立仁陪笑着道。

  “是啊,我们的时间有的是,等会没事的。”唯嘉总裁何笑附和道。

  “梁少,不知道这次叫我们过来有什么事吩咐。”尚合总裁张安期问道。

  梁列坐下之后,扫过三人,十分平静道:“明天的鉴宝大会都准备好了吧?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吧?”

  “是的,我们都准备妥当了,我们三家拿出的东西有真有假,绝对不会丢面子的。那几件玩意,就算是我们三家眼光最高明的鉴定家都不敢说是真是假,就倾城那样的公司,更是没有可能认出来的。”杨立仁说道。

  “是啊,我们三家都是做了这么多年这行生意的。不会出现问题的。”何笑道。

  “那最好!”梁列笑眯眯道:“让你们过来就是告诉你们,明天的鉴宝大会之后不是还有一个拍卖会吗?我有几件玩意。拿去给我拍卖掉。”

  “这个…”杨立仁犹豫了下。

  “怎么,有问题吗?”梁列语气一冷。

  “没有,怎么会有问题,这件事就包在我们身上。绝对会将梁少的东西拍出一个高价的。”杨立仁赶紧道。

  “成了。就这事,没事的话就都走吧。”梁列随意道。

  “是,是!”

  这么深更半夜,外面还下着雨,三个人就这样被梁列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但却没有谁敢有任何抱怨的意思。杨立仁他们也清楚,梁列之所以拿出东西给他们,就是想着通过他们的渠道进行拍卖。而这还不是最关键的,如果说只是一般的古董,怎么都好说。但梁列在这个时候拿出来,就能知道。这些东西恐怕来路不正。

  梁列要的就是他们将这些来路不正的东西,变的来路正了!

  至于他们怎么变那是他们的事情,梁列要的只是结果,因为他现在最需要的便是钱,只要能够换成花花绿绿的钞票,其余的全都是扯淡。

  “梁少,你说他们会听话吗?”萧薰走过来,为梁列捏着肩膀问道。

  “他们不敢不听话!”梁列眼底划过一抹冷光。

  “这样的话,那梁少明天是不是就能够抱得美人归了?”萧薰娇嗔道。

  “哈哈。怎么美人你吃醋了吗?别怕,就算我抱得美人归。我最疼爱的也是你。”梁列说着便将萧薰一下子拉到怀中,狠狠的亲吻起来。

  瞬间喘息声响起!

  昨夜的雨并没有一直下着,大概在凌晨三点多的时候便停了,大雨过后的港岛,空气是那样的清新,当苏沐和叶惜在餐桌前面吃完早餐后,戚颜也恰好出现在别墅外面。只不过这次戚颜并非是自己来的,在他的身边还跟随着一个老者。这个老者胡须发白,眼光内敛,精神矍铄,一看便属于那种饱学之士。

  他便是令厚学,倾城的首席古董鉴定家。

  “苏沐,我给你介绍下,这位就是令老先生,是咱们倾城的首席鉴定家。令老是个奇人,他雕刻设计出来的珠宝,在整个港岛都是极富盛名的。我当初可是花费了很大代价才请动令老出山的。令老,为您介绍下,这位就是苏沐,是我的男朋友。”叶惜很为坦然道。

  “令老!”苏沐微笑着伸出双手。

  令厚学倒并非是那种性格孤僻的人,听着叶惜的介绍,他也握住了苏沐的双手,笑着道:“苏先生和叶总可真的是般配的很那,男才女貌,真的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

  姓名:令厚学职务:倾城珠宝首席坚定家喜好:雕刻亲密度:三十!

  升迁:暂无隐疾:右眼近期不治将会失明窥私:雕刻出流传百世的作品!

  还真的是一个对雕刻痴迷的老人,苏沐通过官榜瞬间便将令厚学的资料记在心中。只不过他却是心里一咯噔,没有想到令厚学的右眼竟然出现了问题,倘若不早做治疗的话,竟会失明。这么严重的病症,是绝对不能拖延的。要知道令厚学那可是倾城的顶梁柱,他要是出现问题,那整个倾城的运转都将会受到影响。

  “多谢令老之言,不过令老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苏沐说道。

  苏沐的态度让令厚学神情一愣,他有些玩味的瞧向苏沐,两人不过是第一次见面,苏沐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难道说他还有什么不好听的话要说吗?

  “苏沐,怎么了?”叶惜也有些不解着问道。

  “没事!”苏沐微微一笑,瞧向令厚学时,神情便要严肃的多,“令老,我不知道您以前是不是有过什么眼疾,有的话那就对了,要是没有的话,我建议你今天下午就前去医院瞧瞧。你的右眼恐怕会出现问题,倘若不尽早治疗的话,恐怕严重的情况下得失明!”

  语出惊人!

  这还真的是石破天惊的几句话,叶惜拉着苏沐的手,急声道:“苏沐,你说的是真的吗?令老的眼睛看上去没有什么问题?你别瞎说。”

  “令老,你的眼睛有问题吗?”戚颜急忙问道。

  令厚学这时才真正的打量起苏沐来,如果说刚才只是因为叶惜的身份对苏沐有所重视的话,那么现在令厚学便算是真正的另眼相看起来。他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以前右眼便因为雕刻,过渡的专注而出现过隐疾,曾经也治疗过,但却总是没有治好。最近一段时间,也还真的就开始变的复发起来。

  不过令厚学因为倾城即将举行的这个鉴宝大会而一直拖着没有去医院,再加上他也不认为这次有多大的事情,还会和以前一样,点点眼药就好了。

  只是苏沐怎么会这样说?

  失明?真的有这么严重吗?真的要是失明的话,那对令厚学而言,绝对是一次悲惨的打击!

  “你是医生?”令厚学沉声问道。

  “我稍微懂点医术而已,令老,我还是那句话,今天早上的鉴宝大会结束之后,你就去医院吧,早点看早点好也早点安心不是。”苏沐说道。

  “我听你的!”令厚学碰触到苏沐那清澈的目光,倒是没有多说什么,点点头,这事其实也早就该去医院了,令厚学现在只是奇怪苏沐怎么会知道。这样的年纪竟然懂医术,一眼就能够看出来自己有眼疾,还真的是了不起的事情。等等,苏沐不是还肩负着今天早上的鉴宝任务吗?难道说苏沐真的对古董鉴定有所涉猎?

  要真的是那样,这个苏沐竟然知道那么多?这也未免太妖孽了吧?

  “苏先生…”

  “令老直接喊我苏沐就成。”

  “那好,苏沐,这次的鉴宝大会对咱们倾城有着很为重大的意义,你既然是叶总钦点的,我想知道,你对今天的古董鉴定,到底有着多少信心?”令厚学严肃问道。

  这样的问题也是戚颜最为关心的!

  今日的鉴宝大会要是成功的话,倾城便算是在这港岛之内,不但在古董鉴定这方面站稳脚跟,就连珠宝生意都将能够因此打开市场。因为今天在鉴宝大会现场,除却他们几家外,梁列为了刺激叶惜,迫使她投怀送抱,还邀请了其余的很多相关人士,有收藏夹,有记者之类。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鉴宝大会的性质早就发生了变化。稍有不慎,便真的可能给倾城带来灭顶之灾。

  听到令厚学的问话,叶惜微笑着握紧了苏沐的手,示意他就直接说出来吧,别在这里再卖关子,要知道令厚学那可是个藏不住话的人。

  “令老,您放心,我不会让您失望的。”苏沐自信道。

  拥有着官榜的苏沐,还真的毫不畏惧这样的鉴宝大会。尽管现在还不知道鉴宝大会的规则,但他绝对会临场随机应变,绝对要在五次的使用次数中,将大会搞定。

  “那我就放心了,咱们走吧!”令厚学盯着苏沐的双眼好大一会,才点点头道。

  一行人走出别墅,上车,开了出去,很快便消失在车海之中。

  只是沉浸于幸福中的叶惜,并不知道,就在他们车子开出去的时候,在后面始终跟着一辆不起眼的车,不远不近的,像是在钓鱼。!!!

看过《官榜》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