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官榜 > 第七百三十章 少夺人衣作地衣
  背叛永远是最为可耻的,最容易招人恨的,尤其是这样的背叛还在对方明明占据着优势的情况之下,你要做出这样的举动,绝对会遭受到雷霆打击的。孙元培不得不这样想,因为许羽锡的这道命令和他一贯的作风很为相差甚远,而且直到现在都没有来一个电话解释下,这算什么?明目张胆的背叛吗?

  “孙县长,我爸他是有苦衷的。”许多多终归不是什么酒囊饭袋之辈,坐在孙元培的身边,感受到他突然变化的气息,急忙辩解道。

  “苦衷?”孙元培挑起眉头。

  “是的,肯定是有苦衷的。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苦衷就是许北山带给他的。”许多多在提到许北山这个名字的时候,毫不掩饰心中的怒意。

  这样的怒意,被孙元培准确的捕捉到。他知道就是这样的怒意,才促成当初许羽锡的站队。要知道都为许家人,凭什么许家的所有政治资源和经济资源全都为许北山服务,为什么他许羽锡就得不到。这样的得不到自然影响着许多多,让他心中感到悲苦的很。悲苦之下,自然产生戾气和怨恨。

  许北山再如何,毕竟不是他许多多的老爹,只有亲老爹才会带给许多多荣耀,这点许多多比谁都清楚,不然的话,也不会出现这时许多多被叫回去的一幕。

  试问许羽锡要是青林市的市委〖书〗记,许多多会撤退吗?更别说赔钱这样的丢人一幕!

  “不说这个了,走吧,回去再说。”孙元培微笑道。

  只要许多多心中还有野心,便值得孙元培拉拢。而且孙元培之所以要这么做,除却相中许羽锡外,还有着一层原因是许多多这人虽然娘炮的很,但办些见不得人的事情还是没问题。让这样的人动手去做那些事,还真的是能够帮助孙元培解决掉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孙县长,苏沐的事情?”许多多低声问道。

  “这件事情我…”

  孙元培的话还没有说完。身边的秘书便接通一个电话,随即沉声道:“孙县长。是县委办那边通知的,让你马上回去,半个小时后会进行县委常委会。”

  这话说完,孙元培顿时眼神凛冽如刀!

  这就要开始了吗?

  孙元培心中不屑的冷笑着。“还就不信。这么短的时间内你们能够做出什么像样的攻势来。走,回去!”

  半个小时后。

  邢唐县所有在家的县委常委全都如数到场,没有一个人缺席,整整十个县委常委全都坐在各自的位置之上,彼此随意的闲聊着。没有谁真正知道聂越到底是想要做什么,但有的消息灵通之士却已经提前知道,并且在这里坐着的县委组织部长陈泰年明显就能看出来神情有些严肃,好像是知道了什么事情。

  上午十一点半,聂越脸色平静的走进来,坐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之上后。扫过全场,淡然道:“同志们。现在开会。在开会之前,我想要问下各位,你们有没有听说过一首诗,这首诗里面有这样一句话:地不知寒人要暖,少夺人衣作地衣。”

  咦,这是要做什么?

  没有谁知道为什么聂越会上来就问出这样的一句话,不过这样的话,还真的是没有多少人知道是出自哪里。大家平常谁也没有那个闲心情去看什么诗不是。不过不知道出自哪里,并不意味着他们听不出来这首诗里面想要表达的意思。分明是一种悲伤的愤怒之意。

  聂越在这时抛出这个,意欲何为啊?

  孙元培坐着没动。心思急转着。

  和孙元培一样,县委专职党群副〖书〗记李桥同样是思索着,如今的邢唐县,虽然仍然是以聂越为大,但却也在无形之中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这样的局面原本是不应该形成的,但随着孙元培这个变数的到来,硬是形成了。聂越是一派,李桥是一派,孙元培是一派,恰恰是这三位巨头,分别领衔着一批人。

  聂越是青林市市长秦蒙的人,李桥是青林市市委〖书〗记张吟宣的人,孙元培则是和青林市市委党群副〖书〗记温朋拉上个关系,县里的三足鼎立,恰好印证着市里的三个最强派系。

  “怎么,没有人知道吗?”聂越淡然道。

  “〖书〗记,我要是没记错的话,这首诗应该是首古体诗,作者应该是唐代诗人白居易吧。这首诗说的是当时的宣州进贡红线毯的事情,当时的宣州太守为了讨好皇帝,不惜让当时的织工没日没夜的织地毯,拿这些地毯来讨好皇帝,却根本不去管这些织工的死活。而那些织工手中每天都在织着地毯,但身上却经常是破衣烂衫,有的人甚至连饭都吃不上。”随着聂越的这次问话,李桥咳嗽了下缓缓道。

  “李〖书〗记还真的是博学的很,没错,这首诗就是白居易做的,讽刺的是当时的宣州官员。或许你们会问,为什么我会在这里说出这样的诗,现在又不是那时候,难道说现在也有这样的事情吗?你们要是真的会这么想的话,那么我可以告诉你们,你们还真的猜对了,这就是我今天召开这个县委常委会要说的事情,因为就在我们的邢唐县,就在我们的眼皮底下,就在昨天深夜,竟然真的发生了比这个还要严重的事件。”聂越的态度越来越冷淡,话语更是没有丝毫留情面的意思,要多冷酷有多冷酷的响起来。

  谁都知道如果不是真正激怒了聂越,聂越是绝对不会露出这种神情的!昨天晚上,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会让聂越如此愤怒!

  “郑主任,你来说!”聂越冷然道。

  “好!”县委办主任郑雪梅点点头,神情同样是阴沉着,扫过全场之后,音调有些低沉道:“就在昨天晚上深夜,大概就是一点半的时候,在咱们县里的龙井镇镇上,发生了一起性质相当恶劣的事件,这起事件就是龙井镇的地痞流氓李振河纠集了一群人,将镇上一家的房子给强拆了。要知道那是晚上,那家人正在熟睡,谁想睡着睡着,自家的菜店就倒塌了,他们当时吓得要死,一夜都没有睡觉。”

  郑雪梅的话说着说着,在座的县委常委们脸上便开始凝重起来。拆迁一直是现在社会不可忽视的一件事情,谁要是碰到的话,都会感到有些畏首畏尾的。但在邢唐县,这样的事情一直没有发生过,谁想到这没发生是没发生,一旦发生,就是这样的气势凌人。

  深夜毁掉他人房屋,这要是砸死人,这事情就真的闹大了!

  当想到这样的事情,随时有可能被捅出去的时候,没有谁能够继续安稳的坐着。

  “那家人现在怎么样?”县纪委〖书〗记林中和急声问道。

  “那家人侥幸没有事情,但却被惊吓的要命。如果说要是这样也就算了,但偏偏就在今天上午,昨晚闹事的李振河竟然又前去那家,进行着威胁恐吓。而这件事情恰好被在场的苏沐碰到。”郑雪梅的话说到这里,稍微停顿了一下,而就是她的停顿,让现场的气氛不由开始变的玩味起来。

  孙元培的神情已经是阴沉的要命,坐在那里,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么。

  而其余县委常委这时候也知道了这件事为什么会被聂越拿来召开这次会议了,原来这其中竟然涉及到了苏沐。苏沐是谁?在场的人没有不知道的。除却知道苏沐是聂越的心腹之外,他们都有着各自的渠道,知道苏沐的背后还有别人在支持着。更知道苏沐如今在古澜市,已经成为实权高开区管委会主任。

  真正说到行政级别的话,苏沐已经稳稳的压过在场的很多人。这事要是换做其余人家的话,倒还好说,怎么偏偏就被苏沐给遇到了。难道说苏沐在那里,李振河还做出了什么恶劣举动吗?

  果然,这样的想法刚刚在每个人心中升起,郑雪梅紧接的汇报便印证了。

  “苏沐苏主任为什么会在那里,是因为那家人恰好就是苏主任的大姨家。而李振河当时不但对苏主任进行人身恐吓,更是侮辱他的家人,并且更要命的是他还想着围殴苏主任。”郑雪梅沉声道。

  “什么?简直是岂有此理,是谁给他们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宁天亚那,为什么不将这些混蛋全都抓起来!”听到这话,梁昌贵当时便怒了。

  梁昌贵现在是谁都不怕,他反正干完这届就要退了,有时候什么话那是想都就敢说。更别说这样的事情,还涉及到苏沐,他这个当老舅的要是不给讨回公道,那还能成?再加上梁昌贵只有一个女儿梁美丽,梁美丽又不混官场,所以他更是没有任何可害怕的。

  “梁副县长,您别激动,宁局也在现场,他已经将李振河他们全都抓走了。”郑雪梅说道。

  “抓得好!”梁昌贵大声道。

  “不过…”就在这时郑雪梅突然话音一转。

  就是这么一转的话音,让所有人都知道,真正的大戏来了。谁都知道,只要有苏沐在,还真的是别想消停了。只是莫非当时还真的发生了什么大事情吗?

看过《官榜》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