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官榜 > 第七百三十七章 真的只是偶然事件吗?
  “怎么又是这个地方?”

  “怎么?难道你不喜欢吗?”

  “喜欢是喜欢,但也不能每次过来都来这里吧?你这分明是在耍赖。”

  “就是,我不相信整个县城里面,就没有别的特色小吃了。”

  “我又没有说非要在这一家吃,不过你这么一提醒我倒是想起来了,有一家香肉馆,你想去吃吗?”

  “大夏天的吃香肉,有病吧?我宁愿吃这个。”

  “不管了,我是饿的不行了,我要吃了,就这里吧。”

  很为有意思的对话,就这样在苏沐和许萱、顾小美之间展开。没错,苏沐带着两人来的地方,便是曾经来过的邢唐一中附近的那处小市场的原味烧烤。之所以选择这里,是因为苏沐突然想到自己在县城里面买下的那套房子,当时是让关鱼高考用的,现在关鱼离开了,自己应该回去瞧一眼。

  就是不知道唐珂还在没有在那里住着,这倒是个问题。唐珂只是在放暑假的时候,给苏沐打了一个电话,随后便再没有联系过。苏沐因为工作的原因,也给忘的差不多。现在想起来,还真是自己的失误。唐珂如今只剩下自己一个亲人,要是自己再不管她的话,真的很难想象这样的孩子怎么能够走下去。

  应该是时候给唐珂买个手机了!

  这样最起码联系起来的时候方便些。现在的唐珂。是初二了,也不知道小丫头现在变成什么样了。

  “我说你想什么那?”许萱捅了下苏沐好奇的问道,她边问边吃着一串豆腐皮。那狼吞虎咽的劲头,已经很能说明问题,她是真的饿了。

  “没想什么。”苏沐笑道,随意端起眼前的啤酒喝起来。

  “许萱,别理他,他吃饱喝足了,咱们可是还都饿着肚子那,赶紧的。吃点宽粉。”顾小美说道。

  “好咧!”

  苏沐就这么随意的坐着,边喝酒边瞧着身边的人,能够就这么安静的享受着这样的时光也是不错的事情。不过就在苏沐这边喝酒的时候,突然发现杨彩。也就是彩婶,也就是这家原味烧烤的老板娘,脸上好像是有着一种无奈的苦涩神情。尽管人前人后也都打着招呼,但这分明是强作欢笑的。

  这要是换做别人的话,或许苏沐压根就不会放在心上,但对杨彩,苏沐还是很为留意的。不为别的,就因为杨彩的女儿林歌和段鹏是正在谈恋爱的。要是从那时候就开始谈的话,现在也应该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了。别说一段时间没见,还真的有点想念段鹏。等到明天吧。看看有没有时间,和以前那些部下聚聚会。

  反正现在的苏沐,又不是邢唐县的官员,就算是这样私下聚会,也不是多么过分的事情。

  “咦,那不是杨知了杨老师吗?”

  就在苏沐这边思索着要不要过去问下杨彩,为什么没有瞧见林歌和段鹏在这里帮忙的时候,他发现已经有着一个人走了过去,她便是杨知了,也就是以前苏沐在邢唐一中时他的任课老师。

  说起来苏沐和杨知了还真的是很有缘。因为他知道,杨知了如今负责的便是唐珂那个班。也正因为这样,所以苏沐之前还曾经给杨知了打过招呼,让她帮忙照看着点唐珂。

  只是杨知了怎么会来原味烧烤那?

  “彩婶!”杨知了道。

  “杨老师,你来了。”杨彩急忙道。

  “行了。你别忙活着招呼我了,我过来就是想要问下。你们家歌儿那件事到底怎么样了?有没有找人活动下那?要知道再不找人活动的话,歌儿就真的要惨了。”杨知了说道。

  林歌要惨了?

  当苏沐听到这话的时候,眉头不由微微一皱,原本想着起来去问下的冲动也压制住,好好的坐着聆听起来。而许萱和顾小美压根也顾不上苏沐,知道他吃饱了,两人便赶紧填起着肚子。对她们两人来说,现在的头等大事便是吃饭。只要吃饱喝足,她们的心情就会很好。

  “没有,我们家歌儿能有什么门路,真是的,你说我们家怎么就这么倒霉那。为什么偏偏是我们家歌儿!”杨彩说到这个,眼眶便开始湿润起来。

  因为林歌的事情,杨彩已经好几天没有怎么打理过生意。幸好来这里吃饭的都是熟客,也都知道杨彩家最近有事,所以都没有多说什么,吃完付钱走人就是。

  “这不怪你们家歌儿,要怪的话就怪那个该死的刘登科!”杨知了在提到刘登科的时候,明显是咬牙切齿的模样,这让苏沐心中的疑惑更加加重。

  刘登科?怎么?难道说这事和刘登科有关系吗?要知道刘登科是苏沐临走之前,扶植起来,成为邢唐县县教育局局长的人。邢唐一中自然也归属他管,而林歌又是一中的音乐老师,加上长的又不错,难道说?

  想到这里,苏沐眼底顿时冒出一股杀气腾腾的气势来。刘登科,你最好不要让我失望,真的要是那样的话,我能将你扶植上去,自然便能将你拉下来。

  “这可怎么是好?你说那个刘局长为什么非要我们家歌儿去和他那个堂弟相亲。我都说过了,我们家歌儿已经有对象了,他为什么还非要这么做?难道就因为我们家歌儿拒绝了他,所以不但原本属于歌儿的优秀老师职称被剥夺,就连这次都要派歌儿去外地支教,他好歹是一个局长,怎么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那?”杨彩哭诉着。

  “彩婶,你不要哭了,哭也没有用的。还是赶紧想想办法吧,这件事情章校长一直在拖着,不过我想章校长恐怕是脱不了太久的。要是刘局长真的是铁了心要收拾歌儿的话,没有谁能挡住的。”杨知了说道。

  是啊,在教育系统内,刘登科这个教育局的局长,想要对付一个老师,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更别说刘登科采取的还是正儿八经的阳谋,这样做,更是会让你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可怎么办那?”杨彩只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人,遇到这事情,还真的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真是可怜了歌儿了,多好的音乐老师!”杨知了也很为伤感道。

  “真的要是这么委屈的话,那就别去了,为什么非要这么委屈自己?”

  就在两人这边愁眉苦脸的时候,一道声音悄然响起,听到这声音的瞬间,杨知了那是头都没有抬,直接喊道:“你说的倒是轻松,真的要是不去的话,歌儿会连饭碗都被端了那。”

  “是吗?”

  “当然是,我说你是…啊,是你,苏沐!不,苏县长!不,苏…”当杨知了抬起头瞧见站在眼前的人是谁后,神情顿时大变,一连串的换了好几个称呼,硬是不知道哪个更加适合。

  “苏县长,是你!真的是你吗?”杨彩也震惊着道,刚才苏沐过来的时候,那是带着一顶帽子,遮掩着脸蛋,加上杨彩的心情根本就没有在生意之上,所以就没有认出来。确切的说,是连瞧都没有瞧苏沐一眼。所以现在陡然见到苏沐出现,还真的是感到有些吃惊。

  “彩婶,是我!杨老师,你是我的老师,就算我成为了再高的官,你都直呼我的名字就成,没有必要弄的这么麻烦。”苏沐笑着说道。

  “那好,苏沐,你来的正好,我们刚才的话,你是不是都听到了?”杨知了问道。

  “是的,听到了,不过到底是怎么回事,说给我听听吧,没准我还能帮上忙那。”苏沐说道。

  “好,我说给你听!”杨知了点头道。

  那边的杨彩瞧见苏沐过来,也感觉找到了主心骨似的,就这么安静却又带着一种焦急的等待着。至于那边的两个正在狼吞虎咽着的女子,瞧着苏沐走过去,倒是没有过多理会。因为她们知道,这家原味烧烤和苏沐还是有点关系的。至于具体是什么关系,却忘记了。

  而随着杨知了的叙说,加上刚才听到的,苏沐已经基本上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而正因为知道,所以脸色比刚才还要凝重低沉的多。这一切都要从刘登科说起,原来是刘登科家的一个堂弟,有一次无意中瞧见了林歌,便奉为天人,非要和林歌结婚。但这个堂弟,其实就是一个混吃混喝的主儿,名声又不怎么好,林歌是绝对不会相中他的。就算是没有段鹏的存在,林歌也绝对会拒绝的。

  谁想就是因为这样的拒绝,给林歌惹来了麻烦。先是原本属于林歌的优秀教师职称被取消,紧接着在县里举行的一次教师交流活动中,原本没有的林歌,这次却被选上,要被选调离开这里。如果说真的需要林歌离开也就算了,但偏偏那个地方就是不缺林歌这样的老师,她过去也是去教授英语的。

  拜托,你让一个音乐老师去教英语,这简直就是驴唇不对马嘴。

  好你个刘登科,没有想到,你果真是做出了这样的蠢事。

  苏沐压抑着心头的怒气,扫过杨知了,目光落在杨彩身上,沉声问道:“这事段鹏知道吗?”

  “段鹏他…”

看过《官榜》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