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官榜 > 第5836章 不久于人世的遗憾
  朝阳孤儿院。

  这家孤儿院就坐落在有凤市的一条偏僻街道中,说是孤儿院,其实就是一座较大的院落,不是那种公立性质的,就纯属是自己家中经营的。

  实际也是这样,这个孤儿院的院长,也就是杨绛虑便是在自己家中收留了这些没了父母或者是被遗弃的孩子。

  以前她也曾经经营过一个不小的孤儿院,但随着状况的不断日下,没有足够资金去运营,最后只能是搬到家中。

  幸好杨绛虑这辈子没有孩子,老伴儿走的也早,只剩下她自己也就不用去理会谁的感受,她无怨无悔的照顾着这仅剩下的七个孩子。

  这辈子最大的希望就是看着他们长大成人,不求能回报社会,只要能养活自己,那样的话她这辈子闭上眼也就没有任何遗憾。

  “院长奶奶,我们回来了。”

  “院长奶奶,您怎么起床了,赶紧躺下休息。”

  “我去给院长奶奶倒水喝。”

  ……

  小庄他们七个回来后看到坐在院子中焦急等待的杨绛虑,便纷纷忙碌起来,这样的情景放在其余家庭中根本就不可能看到。

  可在这里已经早就成熟的孩子们,很乖巧很懂事的做着。

  沐浴在灿烂的阳光中,坐在躺椅上的杨绛虑是一个满头银发,神情坚毅的老年女人。

  虽然说年龄已大,但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坚毅气势仍然很强。

  她抬起头,双眼在扫过这群孩子时,露出十分宠爱的眼神。而当她看到程琪时,不由得好奇的问道:“请问……你是谁?”

  “院长奶奶,她是我们在外面认识的姐姐,姐姐将我们的所有风车全都买下来,还帮我们出头。”

  “您不知道,有个人很凶,想要打我们,把五哥都给推倒在地。要不是这位姐姐的话,我们都会挨打的。”

  什么,居然还有这种事?

  杨绛虑听到这话后,挣扎着从躺椅上站起来,面对着程琪感激的说道:“真是多谢你。”

  “应该的,我也是适逢其会而已。”程琪急忙摆手说道。

  “我叫杨绛虑,是他们的奶奶,唉,都是这群孩子不听我的,非要去卖东西,要不然也不会出事。”

  “小庄,你是他们的哥哥,我以前是怎么和你说的。我说过钱的事情你们不用管,不用操心,奶奶能解决掉,谁让你带着弟弟妹妹们出去卖风车的?”

  “还有今天不是应该去上学吗?你怎么又逃课?你要让我说多少次,才能够听话?”杨绛虑冲着程琪歉意的一笑,然后扭头恼怒的冲着小庄喊道。

  小庄一句话不说,只是站在地上低着脑袋。

  “院长奶奶您就别怪小庄哥了,是我们非要缠着他去卖风车的。”

  “我们不想要看您生病不吃药!”

  “院长奶奶等我长大了,我一定会挣好多好多的钱给您花,让你不要再这么操劳。”

  ……

  处于气头上的杨绛虑,原本还想要继续呵斥,可在听到这些温暖的话语时,看到一张张着急的小脸时,所有想要喝叫出来的话全都咽回肚里。

  她也舍不得对他们大呼小叫,每个人虽然说都叫她奶奶,但在她心里可都是当做自己孩子来对待的。

  其中像是小庄更是自己一手带大的,自己就是他们的母亲。

  做母亲的岂能不清楚小庄他们的想法?

  但杨绛虑真的不想因为自己而耽误他们的前途,更不想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说自己是靠着他们赚钱。

  哪怕到最后去卖血卖房,杨绛虑都要将他们抚养成人。

  “杨院长,这事就不要和他们一般见识了,你们快点去玩吧,我和院长奶奶说会儿话。”

  程琪看着眼前的画面,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来自己当时在孤儿院时的情景,心情颇多感慨。

  那时候也是有这样一位院长奶奶在照顾自己,可惜她老人家已经去世。

  现在看到杨绛虑,程琪感同身受。

  小庄他们一窝蜂的跑开去玩。

  杨绛虑招呼着程琪坐下后,再次表示着感谢,而程琪却是挥挥手很诚恳的说道:“杨院长,您不必这样客气的。”

  “实不相瞒,我看到他们就想到了自己的童年,我小时候也是在孤儿院长大的,所以说看到这一幕时特别的感慨。”

  “啊,你也是在孤儿院长大的?”杨绛虑惊愕的喊道。

  “对,我也是在孤儿院长大的,我很小的时候妈妈就去世,爸爸也不知所踪,所以就在孤儿院中生活。”

  “是孤儿院的奶奶阿姨给了我童年,让我后来能健康成长。所以说在外面碰到小庄他们遇到麻烦,我就忍不住出手。”

  “不过杨院长我听小庄他们的话,再瞧着你的模样,病情的确是有些严重。我也知道你能坚持到现在殊为不易。”

  “嗯,这样吧,我愿意给咱们孤儿院捐一笔款。还有您放心,从现在起,您和他们七个的未来的学费我全包了。”程琪脸上流露出一种沉稳自信说道。

  杨绛虑短暂的愣神过后惊愕的说道:“这可使不得,这不是一笔小钱,是很需要花很多钱的。”

  “你就算是同情我们,也没有必要给自己招揽这种麻烦事情的。孩子,你听我说,你要是觉得心里过意不去,想要帮帮阿姨的话,可以,您捐点钱就行,我是绝对不能让你将他们的未来都兜揽过去。”

  真的要是那样,这个年轻女孩肯定会被拖垮的。

  现在的程琪肯定是想到以前的生活,想到孤儿院带给她的美好时光,所以说才会这样做,可她不能这样做的,要是因此而麻烦缠身,搞得自己生活窘迫的话,那会让杨绛虑后悔内疚。

  杨绛虑是个做事周全,知道为他人考虑的院长,她也就是现在身患重病,要是说不能及时治疗的话,去世是早晚的事情。

  想到自己要是这样死掉,留下一群孩子怎么办?她就有些揪心和着急。

  可即便是再着急,她都不会想要让这事变成程琪的累赘和麻烦,人家如花似玉的一个姑娘,没有理由更加没有义务这样做。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

  “杨院长,这事其实没有想得那么复杂,我的身家也不是你所认为的那样少,总之我是有自信能供他们上学的。”程琪摆摆手,面露笑容的说道,她现在真的很庆幸有这个能力,要不然会十分无奈和痛心。

  “这样的话……”

  就在杨绛虑忧虑迟疑的时候,外面突然间传来一阵嚣张跋扈的喊叫声,随着急促脚步声的响起,声音刚冒出来,数道身影便在门外不断敲门,边敲边怒声喝叫骂。

  “麻痹的,贱人,我知道你就躲在里面,赶紧出来吧,你是逃不掉的。”

  “这里就是那群小杂种们的孤儿院,给老子往死的收拾他们。”

  “特么的,敢招惹咱们王总,没的说,搞死他们!”

  ……

  当这种怒吼声接二连三响起的时候,杨绛虑的脸色骤变,“是那个刚才欺负孩子们的人找上门了吗?”

  “应该是他!”程琪神情不变的说道。

  “他真的是够猖狂的,光天化日之下做出这种欺负小孩子的事情就算了,如今怎么还敢找上门来,恶人先告状!”

  “真的当我杨绛虑是个老太婆就拿他们没办法吗?我以前也是高中老师,桃李满天下的,找找以前学生都能让他们滚蛋。”

  “咱们不开门,我今天倒要看看谁敢冲进来!我会报警的,告他们私闯民宅。”杨绛虑恼怒的喝道,苍老的面颊上涌现出一种不正常的潮红。

  “杨院长,您别着急生气,我来解决这事。”程琪看到小庄他们害怕的冲过来,围在杨绛虑身边的时候,果断拿起手机拨通了苏沐的电话,在有凤市自然要找苏沐。

  相信只要找到苏沐,天大的麻烦都能解决掉。

  电话很快接通。

  “程琪姐,什么事啊?”苏沐故作不知的问道。

  “苏沐,我现在就在你们有凤市,我这边遇到些麻烦,我被一群人围攻。他们就在门外面不断敲门恐吓。”

  “我这里是一家孤儿院,你能想办法解决下吗?孩子们都被吓的脸色发青。”程琪压抑着怒火说道。

  苏沐的脸色瞬间阴沉,“给我发一个定位,我这就过去。”

  “好,你赶紧过来。”程琪说着就发过去一个位置定位,然后冲着杨绛虑他们微笑着宽慰的说道。

  “杨院长,您就放心吧,有我的这个朋友在,这里是绝对不会出事的。”

  “他行不行啊?”杨绛虑有些担忧的问道。

  “他要是不行的话就没谁能行了。”程琪自信满满的说道,听到外面还是继续敲门,她就无所谓的站起身,淡然说道。

  “既然这群人非要闹事,那我就出去和他们见见面。杨院长,您身体有病就别出去,别再被他们气着。小庄,你们照顾好院长奶奶,别让她出来,听到没有?”

  “是!”

  “孩子……”杨绛虑还想要多说什么,却开始咳嗽起来。

  小庄他们赶紧上前按摩的按摩,递水的递水,就在这时候程琪却是已经走到门口,毫不犹豫的打开远门,在外面那群人的怒视中坦然走出。

  风萧萧兮易水寒,程琪巾帼女英雄,傲然而站。

  一人守一门!

看过《官榜》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