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都市逍遥仙师 > 第710章 倒采花
  夏阳市忽然出了一个无法无天的“采花贼”,听说这个采花贼已经糟蹋了很多的无知少男,关于他的传闻很多,但是传闻之中最诡异的地方就在于“据说他很帅”!

  就算是被他糟蹋的少男们,事后谈及其容貌,也是用“非常帅”来形容,甚至他们自己都不想报案,主要是因为家长觉得这件事情的性质相当恶劣!

  呃……

  简言之,这个是男的,这其实很正常,不正常的地方在于,他采的花也是男的,基本上算是专门采菊花。齐遇火速回到了夏阳市,在火车站的《夏阳晚报》上面就看到了关于这个采菊贼的大篇幅报道,因为其中的过程、细节描写非常地详细,简直比某些小站网文都还要精彩三分,所以这直接导致了夏阳晚报

  的销售率提升了五成,挽救了这个即将倒闭的本地报纸,也避免了很多人下岗的悲惨命运。

  回到夏阳市,齐遇第一时间没有去见自己的老爹齐大田,而是见了冯虎虔,这位原本就是齐遇专门安插在家人身边,保护他们安全的人。

  冯虎虔,现在已经达到了化劲巅峰修为。

  如果是在以前的话,化劲巅峰,已经算是一方江湖上的大师了,但是现在,自然没有那样的威慑力了。

  不过,就算是有冯虎虔、卢蓝火这些人帮助齐大田,到目前为止都还未抓住那个采菊贼,这就让齐遇相当地纳闷了。

  “齐仙师,是我办事不力。”冯虎虔请齐遇上车之后,一边开车一边解释,“有两次,我都看到了那家伙,但却硬是追不上!”

  自从齐遇击杀了燕东来之后,黑石堂中的很多人,包括骆翼佛、吴宫乙等人,都已经改称齐遇为“仙师”,似乎他们都认为齐遇的实力和手段已经超越了武道范畴。

  “你现在修为已经是化劲巅峰,那个采菊贼竟然能够从你手中逃脱?”齐遇微微惊讶,一个化劲巅峰的武者,竟然还会当采花贼?

  虽然最近屡有一些刚觉醒的异人、武者犯事,但是这些人的实力都比较有限,可以胜过普通人和一些小警察,但是要击败化劲巅峰的武者,绝非易事!

  冯虎虔这样的化劲武者,不单单是功力深厚,而且实战经验十分丰富,连他都无可奈何的话,那么这个采菊贼的本事还真是厉害。

  “那家伙,有什么特点?”齐遇问。

  “嗯……很帅!”冯虎虔想了想,竟然就给出了这样的一个词语来形容。

  很帅?

  连冯虎虔都说这家伙很帅,那么就一定很帅了。

  毕竟,冯虎虔可是这家伙的对手。

  齐遇知道冯虎虔是一个粗人,估计没有办法从他这里获取更多的信息,于是给了冯虎虔一小瓶土元丹:“每隔十天服用一枚,这些灵丹,可以让你轻松突破到半步先天,三月之后,你冲击先天应该无碍。”

  三月冲击先天?

  冯虎虔激动得方向盘都在抖,他竟然还有机会晋升先天?

  要知道,先天期可是武道传说的境界啊!换成以前的话,齐遇也没有把握让冯虎虔踏入先天期,只能保证给他一个半步先天的修为,但是现如今形势已经完全不同了,天地间元气暴动,不管是习武、异能修行,都变得更容易了,冯虎虔有了这些

  元丹的帮助,要突破先天的确是很容易。

  “多谢齐仙师!”冯虎虔强迫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对齐遇那是千恩万谢。

  “应该我感谢你,毕竟你保护我的家人,也是辛苦了。”齐遇这是实话,冯虎虔虽然是一个大老粗,但是这人的优势就在于认定的事情一定会做到,倒是值得信赖。

  “哈……先天啊,若是我冯虎虔能踏入先天,以后给齐仙师做牛做马也是无妨的!”冯虎虔有感而发,一入先天,一步登天,他自然是知道先天期有多么难得。

  应付了冯虎虔几句,齐遇开始盘算着如何帮助自己老爹解围,而且这个案子的影响的确很坏,整个夏阳市还不知道多少无辜少男的菊花不保呢。

  如果不能破案的话,迫于舆论压力,齐大田只怕这个代局长就会下去了。

  齐遇知道老爹的性子,丢了官职其实不算什么,但是齐大田不能容忍自己窝囊地离开,他肯定不愿意输给一个采菊贼。

  至于如何抓捕这个家伙呢?

  齐遇想了想之后,忽地哑然失笑:“是我想得太复杂了。”

  “齐仙师什么意思?”冯虎虔不明白齐遇为何忽然发笑。

  “没什么,就是已经想到办法了。”齐遇说。

  “不会吧?真不愧是仙师,还没有看卷宗,你就想到办法了,很多警察都是束手无策呢。”冯虎虔说,他现在也算是警局聘请的教官了,自然知道这个案子不好查。

  齐遇呵呵一笑,没有过多解释。

  到了警局之后,齐遇直接去了齐大田的局长办公室。

  进去之后,齐大田也不给齐遇一杯水,直接开口就说:“小子,我记得你之前说过,你是什么异人组织的高手吧?之前的阴婚案——”

  “老爹,你的信息过时了,我已经被玄武开除了。”齐遇直言不讳地向齐大田说,反正都是自己老爹,难道还需要撒谎不成。“被开除了?被玄武开除了?”齐大田露出苦闷的神情,他是好不容易才弄清楚儿子所在的玄武是一个什么样的异人组织,本来还觉得是挺骄傲的事情,结果这会儿齐遇已经被玄武开除了,这变化也来得太

  突然了吧?

  “嗯,被开除了。”齐遇知道老爹有些失望,所以加了一句,“不过,我问心无愧。”

  听了最后四个字,齐大田眼睛一亮,苦闷的神情一扫而空,“好!做人最重要问心无愧,那我就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原因被开除的。”

  “不问最好。”齐遇呵呵一笑,“因为这事我也不想提——实在不想说玄武的坏话。对了,我今天回来,是帮老爹解决那个采菊贼的。”

  “采菊贼?噢……你说的是那个诱.奸少男的罪犯?”齐大田微微诧异了一下,才明白过来,“你现在,不是玄武的人,有资源帮我?”

  “完全没有问题。”齐遇笑了笑,“我只要知道他作案的时间和相关的信息就行了,然后其他的问题,交给我来解决好了。”

  见齐遇信心十足的样子,齐大田也就信了,他其实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因为这个采菊贼真的是来无踪去无影的感觉,就算是冯虎虔也追不上他。还有,这个案子最头疼的就是舆论压力:凡是被这采菊贼糟蹋过的男生,据说全都成了好基友,其中一个还是新一任市长的儿子,这真的是让人觉得很悲哀。

看过《都市逍遥仙师》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