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六章 吃软饭的男人
  

  “别乱说话,给我丢人!”苏俊脸色阴沉得可怕。

  “你,你竟敢这么对我,别忘了你是我们欧阳家的上门女婿,今后你的待遇如何,是我说了算!”

  欧阳萱儿捂着高高红肿起来的脸颊,不可置信地看着苏俊,以前的苏俊对她温文尔雅,根本不是这样的,她想不通苏俊为什么变了。

  而苏俊脸色青白不定,心里对苏寒更加恨之入骨,都是因为那个废物,自己才会落到这种境地!

  “原来,那个男的就是要入赘进欧阳家的苏家大少爷……”

  这一顿闹,把酒楼里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不少人开始窃窃私语。

  “这吃软饭的男人,就是没地位,要时刻哄着女方,不能得罪了……”

  “这苏家大少爷也算是一个年轻俊杰,不知怎么会想到当上门女婿?”

  种种议论传到苏俊耳朵里,让他几乎发狂,心中发誓一定要把苏寒千刀万剐!

  苏婉晴坐在那里,看着苏俊丢脸,嘴角微微抽搐,强忍着没笑出来。

  不过,她没打算就这么罢休,一想到苏俊和欧阳萱儿竟敢侮辱苏青山和苏寒,她就气愤难平。苏青山就不用说了,苏寒是她苏婉晴的弟弟,要欺负也该她来欺负,什么时候轮得到别人!

  而论实力,苏婉晴自信绝对震得住苏俊,她现在已经是气武境五段武者,而苏俊只是四段。

  想到这里,苏婉晴冷声道:“苏俊,滚回去向我爹和苏寒磕头道歉,今天我便不揍你。”

  “你爹就罢了,要我去给那个只会躲在女人身后的废物道歉,凭什么?”苏俊冷笑一声。

  “你……”

  苏婉晴眉头紧皱,没想到苏俊如此无耻,如果现在她继续逼迫苏俊,岂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证明,苏寒是个要靠女人保护的废物?

  看到苏婉晴犯难,苏俊心中十分得意:“我说婉晴表姐,你这般维护那个废物干什么,难道你还能护他一辈子?”

  苏婉晴咬牙,想到苏寒那不能练武的身体,心一横,说道:“一辈子不长,我便护他一辈子又怎样!”

  说着,苏婉晴真气汇集到手掌,一掌冲苏俊面门拍去。

  啪。

  一声闷响,却是一只手牢牢抓住了苏婉晴的手腕。

  “苏寒?”

  苏婉晴吃惊不小,抓住自己手腕的人竟是苏寒,苏寒什么时候拥有了这么大的力量?

  打量着眼前的苏寒,苏婉晴发现,苏寒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往清瘦的身躯,现在已经有了几分力量感,身上流动着一股特殊的气息,一双眼睛更是仿佛有着把人吸进去的魔力,让她无比疑惑!

  “姐,你干嘛像见了鬼一样,约我来酒楼的人不是你吗?”

  苏寒一脸无辜,手里抓着苏婉晴塞进自己房间的纸条,晃了晃。

  “噢,是我约的……不对,你这混小子,干嘛拦着我教训他,我可是为了你!”

  苏婉晴反应过来,想用力挣脱苏寒的手,不料苏寒的手却像铁钳一样,怎么也挣脱不开。

  这下苏婉晴是真的惊讶了,气武境五段武者的力量,怎么可能比不上一个没有修炼的普通人?

  她一双美眸满含疑虑,上上下下打量着苏寒,不确定地问道:“你真是我弟弟苏寒?”

  苏寒失笑,抓着苏婉晴的手腕,往前走了一步,正好挡在苏婉晴前面,和苏俊面对面。

  苏婉晴刚想说话,苏寒的声音传过来:“这种杂碎不值得脏了你的手,姐,以后换我来护你一辈子。”

  看着苏寒不算宽阔的后背,苏婉晴心中一跳,这是自己第一次站在苏寒身后吧?从前,一直是自己站在苏寒身前保护他,全然忘记了自己才是个需要保护的女子。

  美眸微垂,苏婉晴心道,两年没见,这个弟弟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

  苏寒则是看向苏俊,眯起了眼睛。

  苏俊平时在欧阳萱儿面前侮辱自己就罢了,还侮辱大伯苏青山,苏青山待他可不薄,可见苏俊之狼心狗肺,此人根本不配留在苏家!

  现在的苏寒不是那个无法修炼的废物了,能够正常修炼之后,他用《黑龙谱》一口气修炼到了气武境三段,再加上用冰玉淬体丹改造的肉身强度,此刻他和苏俊拼起来,应该不至于落下风。

  一股淡淡杀意在心中流淌,突然之间,苏寒左眼一热!

  “又是那妖邪红瞳在发作了。”苏寒微微低下头,他至今还不知道自己这只左眼究竟有什么特殊的用处,只知道它发作的时候,左眼的瞳孔就会变成血红色。

  想到这里,苏寒用红瞳看了苏俊一眼,突然愣住了。

  他居然看到几道淡紫色的线,在苏俊体内流动!

  屏住呼吸,苏寒眼睁睁地看着那几道淡紫色细线,从苏俊的胸口到了脊背,沿着脊背一路往下走,最后汇集到腹部以下。

  难道,难道这是——

  苏寒一下子明白过来,怎么也不能相信这个现实,这几条淡紫色的细线是苏俊的真气,他用红瞳能看到苏俊体内真气的流动!

  苏寒前世听说过不少奇闻,但却从来没听说过这样的眼睛!

  “缩头乌龟,今天怎么舍得出来?”

  苏俊眼中流露出毫不掩饰的憎恨,苏寒这个废物毁掉了他的前途,更是毁掉了他一步一步占据苏家的计划,他要把这痛苦百倍、千倍地还给苏寒!

  苏寒回过神,轻笑道:“你是嫌我来的不巧,耽误了你和欧阳*谈情说爱?”

  “住嘴!”苏俊面目狰狞,现在他一想到欧阳家就腻歪,苏寒这句话更是让他火冒三丈,“我平日待你不薄,你为何要如此害我!”

  “哼!待我不薄?那咱们就彻底摊开牌,好好算算账。”

  苏寒说着,向前逼近一步,“苏俊,我来问你,以前你授意家中下人辱骂我,对我动手,这是待我不薄?我炼制出了优质的阳元丹,你却污蔑说我是从丹坊取来冒充自己炼制的,这就是你的待我不薄,对吧?我的好大哥。”

  苏俊被苏寒的气势所迫,往后退了一步,脸色变了几变,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苏寒啊苏寒,没想到我一直都小看了你,不过,即使你说的都是事实,那又如何?你不过是个废物,凭什么拥有高贵的地位,我只是要让你看清楚,技不如人,就活该被人踩在脚下!”

  “技不如人,就活该被人踩在脚下?”

  苏寒轻声重复着苏俊的话,脸上浮现出一抹玩味的神情,“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不错!是我说的。”苏俊不屑地看着苏寒,一个废物,莫非还想翻身不成,简直可笑。

  苏婉晴在旁边听得分明,苏寒竟然炼出了优质丹?即使只是一品的阳元丹,她也已经足够惊讶了,苏寒什么时候有了这种本事,看来苏家的未来,并不是毫无希望。

  她心中泛起一丝欣慰,而对苏俊则是更加厌恶,皱眉道:“苏俊,你有什么就冲我来,犯不着为难你弟弟!”

  “哈哈哈哈,婉晴表姐,我哪有为难他,只是教会他一些做人的道理而已!”苏俊说着,眼中突然浮现出一抹奸诈。

  “嗯?苏俊的真气,突然急速往右手手掌流去,他想做什么?”

  苏寒眯起妖邪红瞳,看得分明,苏俊体内的几条淡紫色细线,快速地汇集在了他的右手,一时间整个右手一片紫色。

  转瞬之间,苏寒已经明白过来,苏俊是准备突然出手了,出手对象不用说肯定是自己。

  “这个家伙是想偷袭啊!恐怕他怎么都想不到,我会提前看穿他真气的流动吧……”

  苏寒嘴角划过一丝笑意,体内的真气,也开始运转起来。

  “请在座的各位为我做个见证,我苏俊,今天只不过是在教育自己的弟弟,既然是废物,就没有资格占据苏家少爷的地位!”

  苏俊说完,出其不意地往前跨了一步,猛地一掌袭向苏寒胸口。

  “住手!”苏婉晴一声娇呼,没想到苏俊如此无耻,竟出手偷袭,她想上前已经是来不及。

  酒楼里其他看客都面露不忍,这苏家大少爷可是气武境四段武者,一掌下去,普通人不死也残。

  电光火石之间……

  苏寒却像是知道苏俊会偷袭自己一般,往旁边跨了一小步,轻松躲过了苏俊这一掌。

  “咦!”

  酒楼里的人们齐声叫了起来,他们可不认为苏寒真的有先见之明,只是觉得,这纨绔少爷的运气也太好了吧,连气武境四段武者的出手,都能躲过!

  “妈的!”

  苏俊骂了一句粗话,也不管平时温文尔雅的形象尽失,现在他大脑里满满的只有一个念头,苏寒让他丢了脸,他要用自己气武境四段的实力,让苏寒付出百倍代价!

  “有运气躲过第一掌,还有运气躲过第二掌吗,废物!”

  苏俊不顾一切的叫嚣着,又是一掌向苏寒天灵盖拍去,眼前仿佛已经看见了苏寒头破血流、奄奄一息、跪在自己面前不断求饶的画面!

  苏寒脸上却是露出一抹嘲讽的笑,运气?刚才他躲过苏俊一掌,可绝不是运气……

  妖邪的红瞳早已锁定住苏俊的左肩,从真气流动的轨迹来看,那里是苏俊的死角,防御最是薄弱。

  滚滚的真气从丹田气海里涌出,往手臂汇集而去,苏寒眼中划过一丝冷意,就让苏俊这个伪君子,成为自己武者道路上的第一块踏脚石吧!

  “唰!”

  “什么?”

  苏俊一掌还没拍到苏寒身上,就感到一股强劲霸道的掌风朝自己袭来,所对准的地方,正是自己的死角——左肩!

  “不,不能动那里!”

  苏俊立刻收回真气,但却已经来不及!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