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八章 七叶冥心花之毒
  

  “妖邪红瞳又发作了……”

  苏寒不想让其他几人看出异样,低下了头,目光触及父亲苏云海时,却猛地愣住了。

  他能看到苏云海体内那代表真气流动的淡紫色细线,只是,那细线流动得异常缓慢、断断续续,而且颜色几乎透明,似乎苏云海的真气出了什么问题!

  和旁边的大伯苏青山一对比,就更能发现问题,苏青山的境界停滞十五年,早已被苏云海超过一大截,但苏青山体内真气流动,却比苏云海的正常得多。

  爹的真气出了问题?为什么他没有说出来,这件事大伯知道吗?

  苏寒心里敲响了警钟,脸上却没露出什么,出了屋子之后,才悄悄把耳朵贴在门缝上,开始听屋里的动静。

  “二弟,你真的不打算把这件事告诉苏寒和晴儿。”这是大伯的声音。

  “没什么用,只会让小辈们瞎担心。这段时间我寻访了不少丹师,他们都束手无策。不瞒你说,苏俊定下婚事的那天晚上,我试图强行运转真气,却差点走火入魔,把屋子里的东西都砸了一半,那天晚上我连夜出去求医,但结果还是没人能治。”苏云海的声音。

  门外苏寒听到苏云海的话,眼皮猛然一跳,原来那天晚上苏云海彻夜不归是因为这个,强行运转真气?走火入魔?怎么回事,难道他的真气不能运转了?

  苏家的家主真气不能运转,这可是件大事,如果让欧阳家知道……

  再加上丹坊受冲击一事,苏寒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这两件事,竟然一起发生,这就意味着苏家现在是内忧外患,可以说是生死存亡的关头。

  苏青山的语气依旧和平时一样冷淡,但却能听出里面隐含的担忧:“明天我和晴儿会去寻访青叶城极富名望的倪大师,看他能否出手帮忙丹坊的事,到时候我找机会把你的情况也说说,可能他有解决的法子。”

  苏云海道:“劳烦大哥费心了,我突然间真气不能运转,等于是半个废人,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寒儿,万一有人要对他不利,我这个做爹的根本没法保护他!对了大哥,此事你千万不要告诉寒儿,现在他正是修炼的好时候,不能因为这些事分心。”

  苏寒听到这里,再也忍耐不住,猛地推开门走了进去:“爹,这到底怎么回事,你的真气为什么不能运转了?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为什么一直瞒着我?”

  两人看见苏寒,都吃了一惊,苏云海结巴道:“寒儿你,不是早就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你,你听见了多少。”

  “全部听见了!”苏寒大步流星走到苏云海面前,脸上浮现出怒意。

  真气突然不能运转这种大事,苏云海竟然瞒着自己,要不是自己有那妖邪的红瞳,恐怕就一直被蒙在鼓里了。

  苏云海张了张嘴,刚想说什么,苏寒一把抓起他的手腕,两根手指熟练无比地搭在脉搏上,开始把起脉来。

  看着眼前神情严肃的儿子,苏云海默默咽下辩解的话语,心里又是感动又是疑惑……

  感动的是,苏寒这么关心自己的身体,疑惑的是,他才十五岁,这把脉的动作,却比自己见过的所有丹师都要熟练……

  同样疑惑的还有旁边的苏青山,只见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苏寒的动作,那神情,似乎是第一次认识苏寒一般……

  片刻后,苏寒撤回双手,眸光阴沉,只说了一句话。

  “这是中毒了!”

  一句话,惊得苏云海和苏青山脑子嗡嗡作响,中毒?

  作为苏家的家主,苏云海平时的吃喝,都是经过好几道检验程序,是谁有这么大的本领,能给他下毒?

  而且,苏云海已是气武境十段强者,能让他无法运转真气,这毒药也是来历非凡!

  苏云海脸色立刻沉了下来,杀气腾腾:“来人,把我贴身服侍的下人和厨房的下人全部隔离,一个一个的审问,有可疑的直接带来见我。”

  苏寒见苏云海如此,眼中露出几分赞赏,自己这个爹平时看起来好说话,但在关键时刻头脑非常清楚,若非如此也坐不上家主之位。

  这件事,的确是要查个清楚,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爹,不用担心,你中的是七叶冥心花之毒。这段时间我先用银针运气替你压制毒性,等我能炼丹了,就给你炼制解毒丹。”

  苏寒眼中划过一丝冷厉,这七叶冥心花是一种价值连城的稀有药材,服食之后会让武者经脉石化,阻断武者真气运行,最后经脉寸寸断裂而死,连气武境十段强者都无法抵抗它的药性,十分霸道!

  不过,那下毒之人可能是怕暴露,没有一次性下完,而是每天下一点点。所以苏云海的症状不明显,只是真气运行一天天变慢,直到现在真气完全无法运行,苏云海都没意识到是中毒了,只以为是自己练功出了岔子所致。

  如此歹毒的下毒手段,苏寒一双眼睛闪烁着无比冰冷的寒芒,这个人,他非揪出来不可!

  回到房间,苏寒再次开始修炼《黑龙谱》第一篇。

  体内的真气,很快如江河般流淌起来,身体中,仿佛蕴含着无穷无尽的力量。

  苏寒很快入定,承受着真气锤炼肉身的巨大痛苦,汗水将衣服全部打湿。

  两个时辰之后。

  咔!

  一声清脆的响声从苏寒体内传出,旋即,一股股天地元气如潮水般涌入他体内。

  气武境四段,突破了!

  睁开眼,苏寒眼中寒芒闪烁。

  上一世,他因为不能修炼的原因,虽然身为一代丹药宗师,但在关键时刻却没能保护重要的人,导致痛彻心扉,后悔一生。

  这一世,绝不会让同样的事再次发生,那个下毒的人,他要亲手找出,让那人也尝尝经脉寸寸断裂的滋味!

  第二天晚上,苏寒来到苏云海的房间,用银针给苏云海压制毒性。

  苏寒使用的是自己前世所创的《九针运气法》,他已命人打造好针具,此刻长短不一的九根银针在苏寒手中飞舞,以一种非常玄妙的规律轻轻刺入苏云海的穴道,看得苏云海满眼惊叹。

  “寒儿,你是怎么掌握了这些的?”苏云海不是傻子,看苏寒这施针的熟练程度,苏云海甚至觉得,自己的儿子,比起青叶城里那几位大丹师,也毫不逊色!

  苏寒知道苏云海早晚有此一问,他把准备好的说辞搬了出来:“我是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位不知从何方来的高人,点化了我,还将一生衣钵相传。虽然只是个梦,但我醒来后,确实懂了不少东西!”

  “哈哈哈,我儿竟有如此造化,真乃天助我苏家,可惜没有机会谢过那位高人!”

  苏云海高兴了一会儿,神情又凝重起来,“昨天我已命人把所有的下人盘问过一遍,但并没有可疑的人,不知那下毒人究竟是谁?”

  苏寒听了也皱起眉头,这人不揪出来,始终是一个心腹大患,看来必须想一个办法。

  正思索间,有下人来报:“老爷,二少爷,大少爷……不不,是苏俊要来见老爷您。”

  “哼,刚被武卫押回来,当了半天的下人,就要来见我。在我寒儿面前,莫非他还想颠倒黑白?”

  苏云海冷哼一声,并没有要见苏俊的意思。

  苏寒却道:“爹,我倒想看看他还有什么花样,让他进来!”

  说着,苏寒身形一闪,躲到屏风后面。

  苏云海摇头:“臭小子,尽胡闹!”

  话音刚落,苏俊穿着下人服装冲了进来,一下跪在苏云海面前:“义父,是孩儿不孝,求义父原谅!”

  苏云海没想到苏俊会强行闯入,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淡淡道:“你起来吧!你也没有什么需要我原谅的地方,以后不必叫我义父,安心在苏家当个下人,等着入赘进欧阳家的那一天就可以了!”

  一听苏云海这语气,苏俊浑身一颤。虽然他只当了半天的下人,但那滋味实在不好受,比杀了他还煎熬,那种生活他一刻也不想再过了。

  “义父,孩儿真的知错了,孩儿只是太担心寒弟了,怕他不成器,辜负义父的期望,才会用那种激将法刺激他!孩儿说的都是真心话!”

  “既然你这么关心寒儿的修炼进展,不如去当他的陪练小厮!”苏云海语气仍然淡淡的,但听在苏俊耳朵里,苏俊又是浑身一颤。

  苏寒的陪练小厮,他绝不去当苏寒的陪练小厮,地位低下不说,一想到苏寒在酒楼里那直击弱点的一掌,苏俊心里就发冷,那种躺在地上不能动弹的丢脸感觉,他绝不想再经历一次。

  想到这里,苏俊立刻重重磕起了头,声音里也带上哭腔。

  “孩儿并不是贪恋苏家少爷的地位,而是想到父亲临终前,嘱咐孩儿一定要像侍奉亲生父亲那样侍奉义父,现在义父不肯承认孩儿,孩儿也就不能完成父亲的遗愿,心中有愧啊!”

  苏云海听了这话,不由一愣,苏俊的亲生父亲是自己的一位挚友,十多年前就死了,死前紧紧握着自己的手,托自己照顾他的儿子……而自己当时也发誓,一定会当成亲生的儿子来照顾,现在自己算不算是有负所托?

  苏寒在屏风后面听得分明,苏俊竟想用一个已经死去十多年的人来挽回自己的地位,以前可从没见他惦记过自己的亲生父亲,他还真是无耻出了新高度。

  苏俊一看苏云海神色恍惚,不由大喜,一抹算计之色一闪而过,伸手拿起身边的食盒,捧在头顶,恭敬道:“义父饭后最爱喝孩儿炖的甜汤,今天孩儿也特地亲手炖了带来,孩儿不求重新做回苏家少爷,只希望义父接受孩儿这一片孝心。”

  “罢了!只是一碗汤,没你说的这么严重。”

  苏云海神色柔和了点,苏俊敢伤害寒儿,想回到以前的地位是不可能了,但只是一碗汤的话,倒没什么,就看在老友的面子上喝了吧!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