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九章 让你自食苦果
  

  苏云海打开食盒,只见里面一碗汤还冒着热气,一股让人垂涎欲滴的香气,一下子飘满整个房间……

  “嗯?这气味……”

  屏风后的苏寒一闻到这香气,猛地皱起眉头。

  “你的手艺不错,难得你每天都想着给我炖汤!”

  苏云海夸了一句,在苏俊期盼的目光中,端起了汤碗。

  “不能喝!”

  屏风后传来一声暴喝,震得苏云海和苏俊二人,耳膜嗡嗡作响!

  苏寒的身影从屏风后走出来,仍然是和以前一样的清瘦,但现在这身影却仿佛有一种浑然天成的凛冽气质,让苏俊忍不住心生畏惧!

  “寒儿,无妨,只是一碗汤,改变不了什么。”苏云海以为苏寒是心里不舒服,便安抚道。

  苏俊则是怀着几分警惕看着苏寒,见苏寒眼里情绪不明,胆子就大了起来,冷笑一声:“寒弟,我给义父尽孝,你也要阻拦,难道你就这么看不得义父有人侍奉吗?”

  “侍奉,也要看是谁来侍奉,我可不放心一匹养不熟的白眼狼来侍奉我爹!”苏寒语气带着讽刺。

  一句话点醒了苏云海,苏云海不是笨人,此刻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惊诧道:“寒儿?你是说……”

  苏云海还没说完,苏寒突然上前接过苏云海手里的汤碗,冷笑着问苏俊:“你口口声声说着尽孝,我来问你,这碗代表孝心的汤,你敢喝不敢喝?”

  “这……”

  苏俊张口结舌,这碗汤里有什么,他再清楚不过了,但苏寒又怎么可能知道?

  他做得这么隐秘,连青叶城的三位大丹师都不一定看得出来,更何况是公认的没用废物苏寒!

  “你当然不敢喝,因为这碗汤里有七叶冥心花,你喝下去以后,体内的经脉就会慢慢石化,最后经脉寸寸断裂而死!”

  苏寒冷笑着,手中端着那只汤碗,一步一步的逼向苏俊,眼中渐渐透出浓烈的杀气……

  他是万万没想到,下毒的人,竟然是苏云海视若亲子的苏俊!

  苏寒前世见过各式各样的人,却从没见过苏俊这么狼心狗肺之人,苏云海对他恩重如山,他却用如此歹毒的手段,来报答自己的恩人!

  苏寒前世最痛心的事,就是在关键的时刻,没能保护好重要的人。现在重活一世,他早已把苏云海当成自己真正的亲人,又岂会容许这种事再次上演!

  苏俊针对自己就罢了,但想毒害苏云海,他就必须死!

  “原来下毒之人竟是苏俊,难怪他这阵子天天送汤来,而我对他竟没有丝毫防备!如果不是寒儿,此刻我早已没命了。”

  想到自己因为太讲情义,结果差点被苏俊哄着喝了毒汤,苏云海脸色唰的沉了下来,如果此刻他能运转真气的话,早已一掌拍碎这匹白眼狼的脑袋。

  “哈哈哈哈!我就是在汤里放了七叶冥心花又怎样,你这废物除了运气好,有哪点能和我相比,这苏家本来就应该属于我的。”

  苏俊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眼中流露出毫不掩饰的恶毒和野心!

  坐在椅子上的苏云海,只觉眼前一花,整个人被苏俊劫持起来,苏俊的胳膊勒在苏云海脖子上,让苏云海动弹不得。

  “好了,不说废话,老东西现在运转不了真气,相当于废人,苏寒,你若是不乖乖听话,我就杀了他。”

  苏俊凶相毕露,劫持着苏云海,往窗户旁边移动。

  “废物,有胆子恩将仇报,怎么没胆和我正面对决?”苏寒话语冰冷无比。

  “哈哈哈,随你怎么说吧,反正我现在要走了,你若敢轻举妄动,就等着替你家老东西收尸吧!他日我有所成就,再回来这青叶城,送你们这一家子废物下黄泉。”

  苏俊说着,眼睛转了转,从身边拿起几个茶杯扔出去,把屋里的几盏灯砸得粉碎!

  此时正是黑夜,没了灯光,整个屋子陷入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

  苏俊是想利用这黑暗,安全的逃走!

  “苏俊,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我……”黑暗中传来苏云海的声音,只说到一半,就似乎被苏俊塞住了嘴。

  这种黑暗的环境,苏俊只要出了房间,苏寒就很难再追到他了……

  “决不能让苏俊有机会逃走……”

  “邪眼!”

  苏寒脑中闪过一个念头,整个人的精神,立刻集中在左眼上。

  以往苏寒邪眼红瞳的开启,都不受他本人的控制。但现在,不知是不是受那满心的杀意驱使,苏寒心中充满了开启邪眼的冲动。

  猛然间,左眼一阵发热,苏寒眼前的一片黑暗里,出现了几条快速移动的淡紫色细线!

  “邪眼开启了!”

  苏寒深吸一口气,那几条淡紫色细线,不用说自然是苏俊的所在之处。

  身形一闪,苏寒悄无声息来到苏俊身边,运起真气,大手如铁钳一般,猛地扼住苏俊的脖子!

  呃呃!

  苏俊猝不及防,被苏寒全力扼住命脉,当场翻起了白眼,双手下意识一松,苏云海乘机挣脱出来。

  苏俊心中满是惊骇,本想用黑暗来制约苏寒,但结果却正好相反,自己在黑暗中被苏寒轻而易举的偷袭了!

  这个废物,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哼。”

  苏寒冷哼一声,手上发力,把使不上劲的苏俊,像扔破布袋一样扔在地上。

  四周虽然一片黑暗,但苏俊可以想象,自己此刻的姿势是多么狼狈。

  “废物,去死!”

  苏俊目光狰狞,苏寒一次又一次破坏他的计划,反正他的前途已经毁了,苏寒也别想痛痛快快地活着!

  啵!

  黑暗中,苏俊的拳头上闪烁起微弱的精芒,将空气打得啪啪作响,气武境四段的力量发挥到极致。

  “寒儿,躲开!”

  苏云海忍不住叫出声来,苏俊这分明是要拼个鱼死网破,他的修为比寒儿高一段,真要拼起命来,寒儿就算有再多手段,也未必能占到便宜。

  “太弱了!”

  苏寒摇了摇头,左手仍然端着那碗汤,身体巍然不动,当苏俊的拳头快到近前的时候,才闪电般地打出一拳。

  啪!

  咔嚓!

  黑暗中传出清脆的声响,那是骨头爆裂的声音!

  与之相伴的,还有苏俊痛苦的惨叫!

  苏俊痛苦的翻滚在地上,他出拳的手臂已经完全扭曲,里面的骨头,全被苏寒打得粉碎。

  “忘了告诉你,我已经是气武境四段武者。”

  灯火重新点亮,苏寒端着汤碗,站在爬不起来的苏俊面前,那冷淡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你,要干什么?”

  苏俊看清了苏寒左手的汤碗,后背顿时冒出了汗水。

  到了这一步,他已经不想去问为什么苏寒在一夜之间到达了气武境四段,也已经不想去回想同样是气武境四段,自己被苏寒单手打得骨头粉碎的屈辱事实!

  “我是欧阳家未来的女婿,你杀了我,我那丈人不会放过你!”

  苏俊突然想起了欧阳家,立刻像抓到救命稻草般嘶吼起来。

  “动手杀你,我还怕脏了我的手……”

  苏寒语声淡淡,说完之后,嘴边还露出一丝不屑的笑意,让苏俊通体发冷,一股恐惧感开始在身上蔓延起来!

  “这碗代表孝心的汤,你就自己把它喝了,品尝一下孝心的滋味吧!”

  说罢,苏寒猛地伸手钳住苏俊的下巴,把汤全部灌进苏俊嘴巴里!

  “不要,这汤里的毒比平时重二十倍,我不喝,唔唔唔……”

  苏俊拼命挣扎,但苏寒的手在他喉咙上一捏,他喉咙的肌肉就不受控制地松开,把一碗毒汤全部咽下了肚。

  扔掉汤碗,苏寒眼神淡漠,看着面孔扭曲、不停挣扎的苏俊。

  今天的毒比平时重二十倍?难怪这汤散发出一股浓烈的七叶冥心花味道,这味道别人闻不出来,但苏寒却是再熟悉不过。

  这样的量,足以在片刻之间让一个气武境十段强者经脉断裂而死。看来是自己的突然转变,让苏俊有了危机感,才会改变了慢慢下毒的计划,急着害死苏云海!

  “爹,不用管他了,喝下这碗汤,他必死无疑。”

  听着苏俊渐渐微弱的惨叫,苏寒快速走到苏云海身边,检查苏云海的身体状况。

  苏云海摇头:“我没事,可恨我培养了苏俊十几年,竟没发现是养了一匹白眼狼,寒儿,这次爹真是要多谢你,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到了气武境四段!”

  “只要爹不怪我自作主张毒死了他就好!”苏寒道。

  “这猪狗不如的东西自然该杀,即使你不动手,我也会杀他!”苏云海冷哼一声,余怒未消,“只是他还要入赘,明日欧阳家来下聘该如何是好,苏家和欧阳家本来关系就不好,这下更完了。”

  “爹,你太天真了,即使大婚了又怎样,欧阳家不会放过我们的。与其坐等他们欺负上门来,倒不如先给他们一个颜色瞧瞧。”

  苏寒说着,嘴角划过一丝冷意,“况且那欧阳家竟明目张胆的打压我们的丹坊,摆明是觉得我们苏家好欺负,爹,难道你还要和他们客气?”

  听了苏寒这番话,苏云海豁然开朗,他的确是想利用这次联姻缓和两家的关系,但其实欧阳家根本没有缓和关系的打算,一山不容二虎,欧阳家和苏家之间,早晚是水火不容!

  “哈哈哈!我儿说得一点没错,我竟是老糊涂了。”苏云海用激赏的目光看着苏寒,有这样一个天赋卓越、又有城府的儿子,哪怕现在让他去死,他也甘愿了。

  “至于明天欧阳家来下聘……”

  苏寒眼中泛着冷光,“来就来吧,到时候如果他们老老实实,也就罢了。如果还妄图让我苏家难堪,那就看看,最后究竟是谁会丢人现眼!”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