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十章 你的女儿不怎么样
  

  翌日清晨,欧阳家父女骑着高头大马来到苏家,身后跟着几个欧阳家的年轻子弟,还带着一长串的下聘队伍,锣鼓喧天,好不热闹。

  很快,苏家大门外人头攒动,全是看热闹的。

  苏云海和苏寒站在大门口,昨晚苏俊身死的事只有他们父子俩知道,至于苏青山和苏婉晴,已经在昨天一大早就动身去了城外的倪大师家。

  “哈哈哈哈,苏老弟,老夫如约来下聘了,把东西抬过来!”

  大门外,欧阳厉声音洪亮如雷,大手一挥,下人们立刻将聘礼送上。

  只是苏云海和苏寒的目光落在那些聘礼上,却是眉头齐齐一皱。

  这所谓聘礼,实在太寒酸了,摆明是要表示对苏俊这个女婿并不重视,这无疑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让苏家没面子!

  苏云海刚要发作,欧阳厉却是冷哼一声:“苏老弟,老夫听说苏青山也带着他家那个丫头回来了,怎么今天这么正式的场合,却不见他们两个,可是故意要怠慢我欧阳家?!”

  苏云海听到这话顿时怒意上涌,自己还没追究聘礼寒酸,欧阳厉却开始说三道四了!

  “没错,本少可是听说那苏婉晴长得非常漂亮,才特意跟着来下聘的。还不快叫她出来,如果她真像传言中那么美,本少倒是可以考虑来个亲上加亲!”

  欧阳厉身后,一个骑着马的华服少年冷笑说道,满脸得意之色。

  苏云海心中不快,目光冰冷的扫过去,哼了一声:“我侄女婉晴是蒲柳之姿,和你们这些纨绔大少不相配,这亲上加亲的事就不要提了!”

  那华服少年脸色立刻难看起来:“好哇,本少还没嫌弃苏婉晴是个养女,你们苏家倒先摆起谱来,难道你们认为,苏家还是从前的苏家?”

  “哈哈哈!景儿,苏家当然不是从前的苏家了,苏老弟现在恐怕为了丹坊的事焦头烂额吧,否则怎么会把长子入赘到我欧阳家,借此来和欧阳家拉近关系呢!”

  欧阳厉哈哈大笑,志得意满。

  这已经是大庭广众之下赤果果的侮辱,苏云海内心怒火冲天,如果不是苏寒事先叮嘱他沉住气,他此刻早已一拳挥向欧阳厉那张老脸!

  “寒儿,你让我不要轻举妄动,但他们嚣张至此,半点不把苏家放在眼里,再这样下去,苏家就要成为整个青叶城的笑柄了。”

  苏云海担忧地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的苏寒,心中暗道。

  “这样的羞辱,苏家都没有反应,看来是真的不行了,难怪要靠联姻来攀附欧阳家。”

  “是啊,欧阳家丹坊最近十分火爆,连我都忍不住花大价钱买了两颗优质清露丹。”

  嗡嗡的议论声在空气里浮动。

  苏寒突然轻笑一声,慢条斯理地开口说道:“苏家用得着和欧阳家拉近关系?如果欧阳家主是这么想的话,那这联姻还是取消吧,我们退婚,免得苏俊将来受了委屈!”

  “什么,退婚?”

  顿时,惊呼之声四起,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在众人眼中处于弱势的苏家,竟要当众退了欧阳家的婚,等于是一记耳光往欧阳厉脸上打!

  欧阳厉的脸色瞬间变了:“苏家小子,你不要太过分,我欧阳家岂是菜市场,让你们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苏寒却是摇了摇头:“我们自然不是那种冲动行事的人!不瞒你说,这段时间我们慎重考虑过,觉得欧阳家主你的女儿,好像也不怎么样。所以,这桩婚事,我们苏家要取消,麻烦欧阳家主现在就把聘礼抬回去吧!”

  苏寒这话一说出来,很多人震惊的同时又有点想吐血,这个苏家二少爷是玩火自焚啊,居然对欧阳厉说这样的话!

  骑在马上的欧阳萱儿更是脸色难堪,一张娇俏的脸蛋此刻都有些变了形。

  “荒唐!苏家小子,老夫警告你,老夫今天是诚意来联姻,你们最好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快把苏俊叫出来!”

  欧阳厉一双阴鹜的鹰眼死死盯着苏寒,这废物小子竟敢当众评价他的女儿不怎么样,如果今天真的让他苏家退了婚,明天全城都会知道,苏家因为嫌弃他欧阳厉的女儿而退了婚,以后他还怎么做人?

  此刻欧阳厉的眼神像是要把苏寒碎尸万段,连远远围观的人都感受到那股浓烈的威压,情不自禁地后退着,苏寒却像是什么也没感觉到,悠然站在那里,脸上露出几分遗憾之色,摇头叹息。

  “唉……既然欧阳家主坚持要联姻,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但你可能会后悔的。来人,把苏俊带来!”

  很快,一个穿着苏家下人衣裳的人被带了上来,苏寒道:“苏俊,来拜见你的岳父大人!”

  “拜……拜见岳父大人……”

  那人哆哆嗦嗦地说着,整个身体抖成一团。

  欧阳厉看清那下人根本不是苏俊,顿时怒火中烧:“苏云海,这是什么意思!”

  苏云海负手而立,竟没有要答话的意思。

  苏寒轻声笑道:“欧阳家主,刚才我就给过你解除婚约的机会,你自己不要的,难道欧阳家主没听说苏俊现在已经被贬为苏家的下人了吗?”

  “老夫管你贬不贬,这根本不是苏俊,苏家小儿,你莫非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用个冒牌货来蒙老夫!”欧阳厉怒吼。

  “这就是苏俊,以前是我爹的义子,现在被贬为了苏家下人,何来冒牌货之说。”

  苏寒一脸的理直气壮,要不是那下人“苏俊”还在瑟瑟发抖,众人都几乎要以为他说的是真的。

  最关键的是,苏寒已经明明白白说了要退婚,欧阳厉却还在这里纠缠,难道他的女儿是嫁不出去了?

  一时间议论四起,一双双鄙夷的眼神在欧阳厉和欧阳萱儿身上扫视,

  感受到那些鄙视的目光,欧阳厉再也忍不了,猛然大吼一声:“退婚!”

  今天他在这苏家大门前已经丢够了脸,主动权却都落到了苏寒手里,他只求快点脱身,不想再和苏寒纠缠下去!

  苏寒嘴角泛起一丝冷笑,这时候想要脱身了,可惜,要退婚也是自己苏家来退!

  “爹,你听见没有,咱们刚才提出的退婚要求,欧阳家主已经答应了!”苏寒这句话说得特别的响亮,几乎所有围观的人都能听到。

  欧阳厉的银牙险些咬得粉碎,今天他本来是想用寒酸的聘礼恶心一下苏家,看看苏云海敢怒不敢言的样子,没想到却被一个黄毛小子摆了一道。不出一天,全城就都会知道他欧阳厉的女儿被苏家当众退婚了,欧阳家等于是落下了一个大笑柄!

  但欧阳厉却想不通,丹坊生意被冲击得奄奄一息的苏家,竟然还有胆子跟欧阳家对着干,苏家哪来的底气?

  “好,好啊,苏云海,这是你们自找的。你们父子等着,用不了多久,你们苏家就会在这青叶城无法容身。”

  欧阳厉口中吐出阴冷的誓言,一夹马腹便转身离去,今天丢了这么大的脸,他连一分一秒都不想在这苏家大门前多待。

  “呜呜,呜呜……”

  见父亲抛下自己直接离开,欧阳萱儿更加难堪,想到自己以前看不上眼的苏寒,现在却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留,她一张嘴便是哭了起来。

  “萱儿妹妹,不要哭了,看我们废了这个小子给你出气。”

  欧阳家跟来的那几个子弟本来就是血气方刚,欧阳萱儿长得漂亮,又是家主的女儿,他们自然要抢着表现。

  当下一个华服少年跃下马,指着苏寒骂道:“废物,耍弄嘴皮子算什么本事,还不是注定被人踩死,苏家有你这个废物在,也存活不了几天了。”

  “没错,苏寒,敢真刀真枪的拼吗。”另一个少年也叫嚣起来。

  苏寒冷眼看着这些少年,以前他是丹药宗师时,多得是地位更高贵的少年想讨好他,做他的弟子,却连他的面都见不到。现在重活一世,他懒得在这些小角色身上浪费时间,没想到对方自己要送上门来。

  “想和我动手,不拿点赌注出来怎么行?”苏寒嘴角泛起一丝冷意。

  几个少年本以为苏寒会惊慌失措,没想到他竟敢应战,惊诧过后不由大喜,那华服少年欧阳景便冷笑道:“赌就赌,本少倒要看看,你还想玩什么花样!”

  欧阳景是欧阳家年轻俊杰,气武境四段武者,刚才对苏婉晴出言不逊的也正是他。

  苏寒看了他一眼:“很简单,如果你输了,欧阳家的丹坊必须歇业一个月。如果你们欧阳家办不到的话,就趁现在赶紧滚吧!”

  “这有何难,我答应你,但如果你输了,就要自己废掉双手,切掉舌头,当一个彻底的废人!”

  欧阳景想都没想就说道,他根本不觉得苏寒这个废物有任何赢的机会,此刻脑子里已经在幻想自己赢了之后那畅快的画面。

  “景哥,这赌注是不是太大了点,这么多人看着,让家主知道你就完了。”

  一个少年凑到欧阳景耳边轻声说道,关键是今天围观的人实在太多,万一欧阳景输了,欧阳家就必须真的让丹坊歇业一个月,否则就会被这青叶城里的口水淹死。

  “放心吧,这小子是公认的废物,我用一分力气就能踩死他,到时候只有他自废的份,对丹坊不会有任何影响,家主又怎么可能知道我拿丹坊做了赌注。”

  欧阳景不耐烦道。

  围观的人群立刻又来了兴趣,本以为欧阳厉走了没戏看了,没想到两家年轻人竟然赌了起来,而且赌注还不小,欧阳家的丹坊如果真的歇业一个月,对欧阳家将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