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十二章 哭泣的苏婉晴
  

  一声惨叫,欧阳景像断线风筝般倒飞出去,狠狠摔在地上,直接昏死过去!

  “啧啧,修为被废了!”人群中有人看出欧阳景的状况,砸着嘴说了一句。

  被蕴含真气的拳头直接轰在小腹上,欧阳景丹田里的气海完全毁了,想要修补难上加难。现在他已经是个底层子弟,又怎么能得到价值连城的仙丹来修补气海,这辈子算是完了。

  一时间,人群看苏寒的眼神都变了。这苏家二少爷,不是个好惹的主,欧阳雨菲如此霸道,他都敢公然和欧阳雨菲对着干。

  “大庭广众之下的赌约,竟可以就这样当场毁掉,欧阳家,好大的脸,让我开眼界了。”

  苏寒淡淡说道,一双眸子直视欧阳雨菲,其中寒芒越来越盛,势必要为今天之事,讨一个说法。

  樱唇紧咬,欧阳雨菲感受到四周的鄙视目光,知道这次丹坊是不得不关门一个月了。要怪只能怪今天在场的人太多,欧阳家再强横,也堵不住这悠悠之口,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欧阳家淹死。

  “很好,如你所愿!但有些事,既然做了,你就要付出代价。”

  欧阳雨菲胸脯起伏,一双凤眼死死地盯着苏寒,渴望从苏寒眼里看到一点点畏惧或者惶恐。

  但她注定要失望了,苏寒的双眼仍然是平静如水,眼底深处一抹冷光,仿佛能把她看穿。

  欧阳雨菲只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挫败过。她是绝顶天才,只差一步就可踏入真武境,又是欧阳家嫡女,从来没有人敢当面忤逆她。然而,她视为蝼蚁一样的苏寒,却有胆子当着她的面废掉欧阳家的子弟,让她下不来台。

  她完全可以在这里杀死苏寒,但那并不能改变她脸面扫地的事实,反而会让人背地里说她恃强凌弱,更看不起她。

  当然,她不可能就此放过苏寒,但不是在今天。今天,她完全沦为苏寒的陪衬,注定了只能灰溜溜的离开……

  正当欧阳雨菲气结难平时,苏寒的声音再度响起:“欧阳雨菲,现在我再问你一次,可敢和我打赌?”

  欧阳雨菲猛地看向苏寒,目光冰冷,锐利如刀,“你想赌什么?”

  “很好,终于不说我不够格了……”

  苏寒笑了笑,目光竟带着几分嘲讽,在欧阳雨菲这强横霸道的绝顶天才面前,他淡然如水,像是根本没把后者放在眼里。

  “很简单,一个月后,如果我能打败你,你就带着你的家族滚出青叶城,永世不得再踏进青叶城一步。如果我输了,我也一样!”

  轻描淡写的话语从苏寒嘴里吐出,那语气像是说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什么——

  欧阳雨菲双眼睁大,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苏寒,莫非是失心疯,竟来邀战自己,邀战一个准真武境的武者?

  四周也是炸开了锅,众人虽然觉得这个苏家二少爷有几分本事,但要战胜欧阳雨菲,实属痴心妄想。不知道他怎么有勇气说出这样的赌约,岂不是把整个苏家往火坑里推?

  这个赌约太大了,是拿两家的尊严和命运在赌。如果输了,就要像丧家之犬一般被赶出世代定居的城市,这样的家族下场可想而知,除了树倒猢狲散,没有第二种可能!

  “寒儿……”

  所有人之中,只有苏云海眼眸微湿,没人比他更明白苏寒内心的想法,苏寒并不是为了自身,而是为了苏家,才会提出这个赌注。

  经过今天的事,苏家和欧阳家已经撕破脸皮,与其双方争斗之下两败俱伤,倒不如用一个赌约解决所有的问题。苏寒其实是把苏家上下几百人必须共同面对承担的问题,全部扛在了自己身上。

  只是,这个赌,实在是太冒险了,哪怕苏寒已经展现过种种不可思议的本领,他也绝对没有可能在一个月内修炼到气武境十段,超越欧阳雨菲!

  深吸一口气,苏云海想上前制止苏寒,却见苏寒的目光朝自己看过来,那眼神无比的淡然,波澜不惊,仿佛是让他不用担心。

  “罢了,寒儿是我的儿子,我该相信他!”

  苏云海豁然一笑,退回到人群里,眸子生辉。

  短暂的惊愕后,欧阳雨菲也回过神来,冷漠道:“我为何不敢赌?你要自取其辱,我不会拦着你!”

  “很好,就这样说定了。希望到时候,你不会再上演一出当众毁约……”

  苏寒嘲讽的一笑,径直转身进了苏家大门。

  “真是疯了,不过这样倒好,不废吹灰之力,就能把苏家像丧家之犬一般赶出青叶城!”欧阳家的几名子弟面面相觑,都在彼此脸上看到了幸灾乐祸的神色。

  “这废物,我还当他现在有多能耐,没想到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白痴,邀战姐姐这个绝顶天才,简直笑死人……”

  欧阳萱儿尽情地嘲笑着苏寒,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理,总之就是见不得苏寒好,最好苏寒还是像以前一样,烂泥扶不上墙。

  “闭嘴!”

  欧阳雨菲随口斥责,双眼死死盯着那逐渐消失的背影。

  不管这废物在玩什么花样,这个赌约,她必赢!

  哒哒哒……

  马蹄声由远及近,两匹通体雪白的骏马疾驰而来,马上两人,正是从倪大师住处归来的苏青山和苏婉晴。

  两人情绪都不是很高,尤其是苏婉晴,脸色异常的难看,心事重重的样子。

  “这是怎么回事?”苏婉晴看到地上昏迷不醒的欧阳景,眉头皱了起来,流露出由衷的厌恶。

  欧阳雨菲一言不发,纵马远去。而欧阳萱儿和其余几个欧阳家子弟,则是匆匆把欧阳景弄到了马背上,狼狈地离开。

  “哈哈哈,不用理会他们,只是一群丧家之犬。”

  苏云海大笑,今天苏寒让他结结实实出了一口恶气,欧阳家不仅脸面扫地,还被迫让丹坊关门一个月,他心里畅快得很。

  “什么,竟有此事。”

  听完苏云海的叙述,苏青山眼睛亮了起来,苏寒竟有本领逼迫欧阳家丹坊关门一个月,这对苏家来说,是大好的喘息机会。

  “是啊,咱们苏家该为寒弟记一大功。”苏婉晴在马背上微笑道,只是笑容并不如平时明媚。

  “对了,倪大师那边怎么说的?”苏云海满怀希望地问道,现在苏寒已经为苏家争取到了一个月的喘息时间,如果倪大师再肯出手相助的话,苏家丹坊翻身有望。

  苏青山却一下子沉默下来,摇了摇头。

  “倪大师拒绝了?”

  苏云海一阵失望,“这下该如何是好,前段时间我们苏家的丹师看不到希望,一个个都离开了,现在丹坊里只剩几个学徒,连能炼丹的丹师都没有。即使欧阳家丹坊关门一个月,我们没有丹师也是无济于事啊。”

  看着苏青山为难的神色,苏云海叹了口气,也不多说了,转而安慰苏青山:“罢了,我们已经表现出了最大的诚意,给他开的价格也不算低,他不愿就算了吧,这个难关我们自己扛!”

  话音刚落,身边的苏婉晴却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马鞭一挥,冲进大门内,转瞬不见了踪影!

  “婉晴丫头怎么了?”

  苏云海大惑不解,看她的样子像是为请不来倪大师而自责,但也不至于如此难过,毕竟倪大师来不来,和她一个小妮子又能有什么关系?

  “唉,你是有所不知,倪大师他……”

  一直没有说话的苏青山,终于叹了口气,将倪大师对自己和苏婉晴所说的话,和盘托出。

  与此同时,苏婉晴已经冲进苏家府邸里的小树林。她满怀心事,一边纵马疾奔,一边扬起马鞭狠狠抽打身边的树干,发泄着心中的苦闷。

  啪~啪~

  清脆的抽打声不断响起,树干上留下一道道深深的刻痕,有的甚至被拦腰抽断。

  苏婉晴再次扬起马鞭,眼前却凭空出现一道人影,眼疾手快,将她马鞭末端紧紧握住!

  她一惊之下想勒住马,但马儿受惊反而跑的更快了。手里的马鞭被握住不放,苏婉晴一时情急,两条长腿用力一蹬,离开马背,朝那人影扑去,两个人瞬间滚成一堆。

  哗啦啦……

  一阵尘土飞扬过后,苏婉晴感觉自己正压在谁身上。她睁开眼,看见苏寒一双带着笑意的深邃眸子。

  苏婉晴像触电般跳起来,脸色通红,转头看向跑远的马,眼泪一下涌了出来,“你干嘛啊!”

  苏寒本来笑嘻嘻看着苏婉晴,见她竟然哭了,不由一愣,不对啊?照这妮子的性格,不是应该把自己骂一顿才对?

  “姐,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苏寒心中一动,问道。

  苏婉晴恶狠狠抹了一把眼泪,胸脯不断起伏,“我能有什么事!管好你自己!”

  “我猜猜,是不是倪大师不肯帮忙?放心,等我灵魂力恢复了,炼双倍丹给你当糖豆吃!”苏寒笑道。

  他不说还好,一说苏婉晴又啪嗒啪嗒掉起了眼泪,狠狠瞪了苏寒一眼,扭身跑了!

  “这妮子,还以为我在逗她!”苏寒咕哝了一句,拍打起身上的灰尘。

  “寒儿,看见婉晴丫头了吗?”苏云海和苏青山匆匆从远处赶来,问道。

  “她刚走。大伯,爹,到底出什么事了,倪大师怎么说的?”苏寒道。

  苏青山听罢,立刻朝苏婉晴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苏云海苦笑道:“寒儿,倪大师说,只要婉晴做他的儿媳,他就愿意出手帮忙苏家,否则免谈!”

  苏寒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原来如此!

  他也不是笨人,不需要问苏婉晴愿不愿意,她的情绪那么差,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寒儿,你放心,你爹就是再不济,也不是那种卖侄女求荣的人。倪大师不答应就算了,我们自己想办法!”苏云海道。

  “怕只怕婉晴姐自己去钻牛角尖。”

  苏寒清楚苏婉晴的性格,她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一直非常感激苏家的养育之恩。现在在她心目中,苏家有难,只需要她点点头就能度过难关,她就算再不愿意,也一定会为了苏家委曲求全。

  她会哭,就说明她已经在心里做出了牺牲自己的决定!

  “这个傻妮子,她是真的不相信我有能力炼制出三品清露丹。看来,我得抓紧恢复灵魂力了!”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