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十五章 无知小儿,快滚下来
  

  “对了,如果你真的有云钢兵器的话,我建议你,经常用月兰花瓣捣碎成汁液来擦拭,否则上面会有淡绿色的锈斑,影响锋利程度。对待兵器要像对待娇贵的情人,你为它付出的更多,它就回报你更多,你不管它,它就慢慢人老珠黄。”

  苏寒紧接着道。

  听了苏寒这流氓比喻,少女脸色一红,想起自己云钢细剑上的淡绿色斑点。

  “胡说,瞧你那穷酸样,怎么可能见过云钢兵器,全是无稽之谈,别以为我会信你。”

  苏寒摇摇头,该说的都说了,听不听就是她自己的事。

  不过,有一点他很好奇,这妮子的出身看来不简单,气武境五段的修为,对她来说,似乎低了点?

  想到这里,苏寒再次开启邪眼,观察眼前少女。

  五条紫色的真气细线在少女体内游走,苏寒慢慢皱起眉头,这真气运行,有问题!

  他前世是丹药宗师,也曾受一些名流所托,帮他们的小辈温养经脉,对武者的身体非常了解。眼前少女经脉中的真气丰厚程度,明显已经达到了气武境六段、甚至七段的水平,但她却只开启了五条真气脉,是气武境五段武者。

  苏寒眉头皱的更紧,眼睛眯了起来,终于在少女尚未开启的那第六条真气脉的入口处,发现了一团小小的阴影,像是有什么东西堆积在那里,把第六条真气脉堵住了。

  “这阴影……好像是一团积压不化的药力啊!”

  苏寒暗中摇头,看到这团药力,他已经能确定这少女的问题了。本来她能顺利地突破到气武境六段,偏偏在突破之前吃了大量丹药,身体根本承受不了,那些丹药就积压起来。不但堵塞了第六条真气脉,而且还对身体造成很大负担,再这么下去,迟早要出事。

  “喂,你在那里偷窥什么,色狼!”

  少女捡起短刀朝苏寒扔过去,苏寒头一偏,短刀擦着他的耳朵飞过,扎在身后的墙壁上。

  看着那短刀,苏寒目光冷了下来。

  “也许你身后的势力,没有教会你‘教养’这种东西。即使你出身不凡,但如果没有足够的天赋和实力去证明自己的优秀,而只知道仗势欺人的话,相信你只会变成你势力的耻辱,让你身后的势力蒙羞。”

  苏寒冷淡地结束了自己的话语,从墙上摘下黑岩长剑,提在手里,往店铺外走去。

  少女呆呆地愣在原地,忘不掉苏寒说话时的眼神。

  明明只是一个普通少年,她根本不放在眼里。但苏寒刚才说话时,看着她的目光那么冷漠,带着几分淡淡的鄙夷,似乎,她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

  她的脾气确实很差,但是,从小到大所有人都娇惯着她。这个和她差不多年纪的少年,有什么资格用严厉的语气教训她,有什么资格用轻视的目光看着她!

  “站住!”

  少女胸脯起伏,脸色涨红,神情说不出是羞愤还是气恼。

  苏寒却像没有听到一般,继续往门外走去,一直走到店铺门口,才停下来,转头看着少女,缓缓开口说道:

  “本来不想说,但你罪不至死。你的修为应该是三年没有进步了,原因是你冲击气武境六段时吃了太多的紫乾丹,那些药力你的身体根本消化不了。如果不想落下病根甚至是早死的话,就取理气丹和雪莲丹各一颗,煎成药汤服用,早晚各一次,另外找个靠谱的丹师给你按摩排出药力,最快一个月可以除根。”

  “你,怎么知道我冲击气武境六段时吃了大量的紫乾丹,你到底是谁!”

  少女脸色发白,惊恐地厉声质问。

  苏寒没有理她,提着黑岩长剑出了兵器铺,骑上马离去。

  “我不会相信你的!”

  少女冲着苏寒的背影,大声喊道。

  ……

  离开兵器铺,苏寒又在青叶城商业区随意逛了一圈,买了一套准备进山时穿的衣服。

  时间已近黄昏,他骑马回到苏府大门口,正好听见了苏府里传出的钟声。

  梆……梆……

  “苏家历来只有举行家族全体会议时,才会敲钟,难道是出什么大事了?”

  苏寒朝钟声方向望去,只见一名下人急匆匆跑过来:“二少爷,家族会议,老爷到处找您,您快点儿去议事厅吧!”

  “到处找我?”

  苏寒不由有些奇怪,就算自己是家主的儿子,那也只是个小辈而已,家族会议,没理由非要自己到场不可。

  除非,这会议的主题,和自己有关!

  苏家议事厅华丽宏伟,足以称得上是一座大殿。苏云海端坐主位,苏青山和其余苏家长老分别坐在两侧,身后是一众族人,远远望去,气势非凡。

  苏寒一进议事厅,整个大厅立刻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朝他射去。如果目光有实体的话,苏寒已经被戳了几百个窟窿。

  “果然和我有关,而且看这架势,是场鸿门宴,只是不知道是谁发起的?”

  苏寒内心暗道,脸上却波澜不惊,平静地往坐在主位上的苏云海走去。

  在众目睽睽之下,苏寒对苏云海行了礼,转身坦荡荡的坐在了主位右边的一个空位上!

  哗~!

  议事厅里顿时沸腾了,一名长老当即站了起来,远远指着苏寒骂道:“无知小儿,那是太上长老的位置,还不快点滚下来!”

  苏寒淡淡道:“太上长老都多少年没露面了!依我看,这个位置以后就换我来坐,谁有意见?”

  “纨绔,那个位置岂是你能坐得,你这副教养,苏家以后怎么能交到你手里……”

  痛骂声此起彼伏,苏寒靠在座位上,冷冷望着这群苏家长老,嘴边一抹嘲讽的笑容。

  一个座位是小事,长老们真正不痛快的,是苏寒这个继承人,已经脱离了他们的控制!

  一直以来苏家就不是完全由家主说了算,十几年没露过面的太上长老,始终通过长老会对苏云海施加着影响,并极力主张废掉苏寒这个继承人。苏寒心里早就不爽,只是为了苏云海而忍耐。

  反正今天一开始就是鸿门宴的节奏,苏寒决定不再忍下去,就用这个座位来表明自己的立场。

  “寒儿。”

  苏云海低声唤道,父子俩对视一眼,彼此都明白对方的想法,是时候和太上长老唱唱反调了!

  “诸位长老让我来,有什么事!”

  苏寒打断了众人的痛骂,语气强硬,双眼环视一圈,压迫感十足。

  在气势上,他已经占据主动。

  众长老面面相觑,有些回不过神,在他们印象中,苏寒还是那个有些唯唯诺诺的废物,怎么一个月不见,就蜕变成这副老辣的模样!

  刚才第一个出声骂苏寒的长老清咳一声,厉声道:“苏寒,你擅自和欧阳雨菲定下赌约,赔上整个苏家的尊严和命运,你可知自己该当何罪!”

  原来是为了这件事,苏寒冷笑一声:“继续,我想听听你们还有什么话说。”

  长老们交换着眼神,苏寒嘲讽的目光让他们有些无所适从,片刻后,另一名长老说道:“你以个人的名义,不论和那欧阳雨菲赌些什么,都不会有人管你。但你竟用家族的名义,宣布输了就带领苏家离开青叶城,你可曾想过苏家的人愿不愿意被你代表,可知道自己这样做是把整个苏家往火坑里推?”

  “没错,你作为家族的继承人,不仅样样不行,还定下这样的赌约,给家族带来灾祸,我们又为何要拥护你这样的继承人?”

  “前阵子,苏青山从家族资金里调用二十万两白银去购买材料,也是为了你吧。你这废物吞了家族这么多钱,却没有给家族带来丝毫益处,把二十万两还给我们。”

  苏青山腾地站起来,厉声喝道:“偌大一个家族,培养继承人如果连区区二十万两都拿不出,只会惹人耻笑!你们竟还想把钱要回来,不觉得自己太无耻吗!”

  但却没有人理会苏青山,他的声音很快被一波又一波的声浪淹没。不光是长老会的成员,就连普通族人,也纷纷加入了这场声讨。

  “五长老说得对,咱们苏家百年基业,岂是一个纨绔废物可以随意拿来玩耍的!”

  “家主说句话啊,我们不想眼睁睁的看着家族被毁!”

  “废掉苏寒继承人地位,打入天牢!”

  一时间,声浪甚嚣尘上。

  苏寒眼里划过一抹冷光,说来说去,这些人最终的目的,还是想废掉自己。

  “都给我闭嘴!”

  发出这声暴喝的人,却是苏云海。他已经激动得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额角青筋暴起,胸膛不断起伏,双眼满是怒火,显然处在暴怒边缘。

  他如何能不怒,苏寒分明是不愿让苏家去和欧阳家硬拼,才和欧阳雨菲提出赌约,一个人扛下了所有的责任,这些人竟还公开逼迫辱骂苏寒,有没有良心?

  “爹,没必要和弱智动怒,气坏了身体可是得不偿失。”

  苏寒淡淡说道,目光环视整个大厅。

  “所有人,如果不想在苏家待下去,或者觉得苏家会拖累你,那你现在就可以滚。”

  一语既出,整个大厅一片死寂。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