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十七章 受人之恩,当涌泉相报
  

  苏云海,居然愿意押上家主之位,来赌苏寒赢!

  苏青山眼底一片阴沉,没人比他更清楚家主之位对苏云海的重要性。苏云海掌管家族多年,明里暗里积累了不少仇敌,一旦他没有了家主之位,马上就会变成众矢之的,就算侥幸不死,也会被活活扒掉一层皮!

  苏寒,就算已经和以前大不相同,甚至还表现出了异常的修炼天赋,但想在一个月后,战胜半只脚跨进真武境的欧阳雨菲,还是痴人说梦。

  苏云海,到底是对苏寒有信心,还是只是在无条件支持自己的儿子?

  苏寒也没料到苏云海竟然会出面。虽然他对自己有信心,但却不能强求别人相信自己,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把苏云海牵扯进来。

  他转头望了苏云海一眼,却见苏云海脸上露出平静笑意:“寒儿,那欧阳雨菲不到十八岁就即将成为真武境强者,是我们苏家的心腹巨患。如果你真的能赢过她,让欧阳雨菲和欧阳家从青叶城消失,你无疑就是苏家百年以来的头号大功臣。”

  苏云海的眼神充满信任,仿佛是在说,放手去做,一切有我给你撑腰!

  “受人之恩,当涌泉相报,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苏寒心中默念一句,目光落在面前三长老夫上,嘴边露出一丝笑意,“三长老,你怎么说?”

  三长老脸色惊疑不定,目光在苏云海和苏寒之间来回游移,似乎是在确定他们没有什么阴谋。过了片刻,才冷笑一声:“承蒙家主如此看得起老夫,竟不惜用家主之位相邀。既然如此,这个赌约,老夫接了!”

  苏寒心里也是冷笑一声,这三长老,好大的脸,苏云海只说输了就让出家主之位,可没说要让给他三长老。

  看三长老那副嘴脸,似乎相信自己一定会拿到这个家主之位了,那就先让他做一个月的美梦吧!

  “没想到家主陪着二少爷一起发疯,竟要把家主之位拱手相让。三长老虽说刚才被狠狠奚落了一通,不过,也值了!”

  议论四起,一双双羡慕的目光投向三长老。

  而长老会的其他成员,看三长老的目光则像刀子一般,三长老竟如此无耻的接下家主之位,把他们置于何地,他们是不会再把三长老当成自己人了。

  “好,既然赌约已经定下,那么一个月后的比武,应该没有人再反对了吧?”苏寒意味深长地看了三长老一眼。

  三长老一个激灵,像吃了兴奋药一般挺了挺身子,目光落在其他长老会成员身上,厉声道:“比武自然会照常进行。谁敢反对,就是跟老夫和太上长老过不去!”

  这是赤果果的威胁了,其他长老会成员都是敢怒不敢言,谁不知道三长老和太上长老最亲近,如果他在太上长老那里告一记黑状,自己还有什么好果子吃?

  苏寒心中暗笑,这三长老,为了得到家主之位,拼死也会让这场比武照常进行。自己也算是拿三长老和太上长老当枪使了一把!

  那滋味,爽不可言!

  “爹,大伯,我们走!”

  苏寒招呼着苏云海和苏青山,大摇大摆的走掉。

  身后,三长老的目光威严地扫视着人群,众人面面相觑,但却没有一个人敢提出抗议。

  “比武之事,就这么定了,所有族人都必须到场观看比武,不来者,由家主亲自下令斩杀!”

  苏寒走出大厅时,耳边还残留着三长老犹如洪钟般的威胁话语。

  “你最好是有十成的把握,否则,我第一个不放过你。”

  沉默许久的苏青山终于开口了,目光如利刃般投向苏寒。

  苏寒轻笑一声,却是转移了话题,“大伯,婉晴姐还好吗?今天族会,也没见她来参加。”

  苏青山沉默片刻,才顺着苏寒的话题往下说:“她没什么,就是精神不太好,我们会让武卫寸步不离的跟着她,她没机会做什么傻事。”

  “那就好。爹,大伯,我要去一趟血云山脉,最晚会在和欧阳雨菲的比武之前赶回来。家里的事,就交给你们了。”

  苏寒扬了扬手里的黑岩长剑和衣服,这次去血云山脉,除了拿回自己的“遗物”之外,他也存了实战历练的心思。

  靠普通的修炼,已经不可能在一个月内超过欧阳雨菲了。苏寒前世虽然不是武者,但却有人告诉过他,经历过生死考验的武者,其实力往往会增长得飞快,因为这种生死一线之间的体验,是最能磨砺人的。

  现在,他打算用这方法来磨砺自己,武道天才的身体加上强韧的灵魂,让他拥有无穷的潜力,他要做的只是把潜力尽可能多的逼迫出来,这样才能有希望战胜欧阳雨菲!

  “血云山脉!”

  苏青山勃然变色,他素来冷静,但这一刻异常失态,让苏云海和苏寒都吃了一惊。

  “你要去血云山脉的什么地方?”苏青山厉声问道。

  “大伯,有何不妥?”苏寒一阵诧异,苏青山无疑对自己并没有恶意,只是不知道他为何如此激动。

  苏青山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续深吸几口气,冷静下来,看了苏寒一眼,语气里带着警告:

  “血云山脉东部的群山环绕中,有一个古寨。如果不想死的话,离那古寨远点,不要怪我没提醒你!”

  说罢,苏青山似乎不想多提那古寨的事,匆匆离开。

  “东部?古寨?”

  苏寒喃喃自语,他从没听说过血云山脉里有什么古寨,但苏青山却不是会开玩笑的人。

  苏云海却是一副了然的神情,幽幽一叹:“看来,他还是很在意十五年前受伤的事。”

  “大伯十五年前所受的重伤,和他说的那古寨有关系?”苏寒问道。

  苏云海道:“只是我的猜测,当年他对受伤的事守口如瓶,半点也不肯透露,我在他的鞋底上找到一些血云山脉特有的泥土,才知道他去过那里。至于那古寨,我今天也是头一回听他提起,如果不是跟他受伤有关系,他的情绪怎么会那么激动?”

  “爹,你说的有道理。”苏寒点头,那古寨恐怕是真的危险,不过他却有些好奇。

  只是血云山脉东部离青叶城尚远,这次进山时间紧迫,应该没空去那里了。

  “你这混小子,不许动什么念头,当年你大伯是气武境十段强者,都栽在那里,你爹我可只有你这一根独苗。”

  苏云海敏锐地察觉到苏寒的想法,立刻脸色铁青,警告道。

  “咳咳,爹你放心啦,我是有好奇心,但还没严重到找死的程度。”

  苏寒打了个哈哈,后半句话没说出来——现在实力不够,当然不会去找死,但以后就不一定了……

  “真的?”

  苏云海怀疑地看着苏寒,见苏寒满脸诚恳,方放下心。叮嘱了一些进山的注意事项,这才让苏寒离去。

  儿行千里父担忧,苏云海几乎有派武卫跟着苏寒的冲动,但犹豫了半天,还是决定相信苏寒自己的能力。

  毕竟这个儿子,已经给他带来了太多的惊喜!

  两天后。

  血云山脉茂密的丛林里,一道黑色剑光闪过,把一只一阶凶兽——血云鼠斩成两段。

  旁边碗口粗的小树也被剑光擦到,一下断成两截,断面光滑如镜。

  “果然不愧是整个店铺最贵的兵器,那胖掌柜所言诚不欺我,黑岩兵器的锋利程度,不是普通兵器能比拟的。”

  苏寒满意地挥了一下长剑,走近那野兔般大小的血云鼠尸体,剑尖刺进鼠头,翻搅了一下。

  “没有兽晶!”

  “看来还得往更深处走,血云鼠只是最低等的一阶凶兽,产出兽晶的几率很低很低,而且完全没有磨练自己的作用。”

  咦?

  苏寒突然皱眉,侧耳倾听。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刚才身后仿佛传来一声轻微的诡异哨声。

  沙沙~

  四周丛林里突然响起怪异的轻响,响声越来越大。

  苏寒举目四望,瞳孔猛地一缩……!

  ...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