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十八章 饶你一条狗命
  

  “我草!”

  苏寒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恶心画面,表情不由得一阵扭曲。

  这些血云鼠,莫非是发疯了,居然成群结队,像潮水般朝自己涌来,目测足有好几百只,密密麻麻的涌动,让人瞧着一阵恶心。

  血云鼠是血云山脉特有的凶兽,一阶的等级在所有凶兽中是最低的,战斗力也弱,平时在地底下钻洞生活,太阳落山时才会避开其他凶兽出来觅食。

  现在是正午时分,苏寒走了半天路,也没碰到几只血云鼠,而眼前竟有好几百只,明摆着不正常!

  虱子多了还会痒,更何况是凶兽。血云鼠单兵作战能力不强,门牙却是尖利无比,打起洞来异常快速,更不用说啃啮人的身体……!

  几百只血云鼠一起上,厉害点的武者,也会被那几百副尖牙啃成一具白骨。

  换成一般的武者,此刻应该早已失去冷静,没有吓尿裤子就算很不错。

  “是谁引来凶兽害我,滚出来,留你全尸!”

  苏寒断然喝道,目光如电,猛地扫向四周,邪眼瞬间开启。

  这几百只血云鼠多半是有人故意而为之,与其乱了阵脚和它们搏斗,倒不如找出那个幕后主使,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苏寒洞若观火,这一瞬间的临危不乱,根本不是一个普通的十五岁少年能拥有的。

  在邪眼注视下,四周一览无余,苏寒很快看见附近一棵巨树后有几条紫色细线在晃动,略一分辨,似乎是两个人,一个紧靠在树后,另一个离得略远。

  另外,苏寒还有意外收获,巨树的枝桠上,居然盘桓着一条紫色细线。看那细线的扭曲和细长程度,应该不是人的真气,而是某种蛇类凶兽。这凶兽已经拥有真气,看样子至少是三阶!

  “哼。”

  把情形看得分明,苏寒冷笑一声,心中已经有了主意。

  脚下一蹬,气武境五段武者的气力和速度完全爆发出来,苏寒身影如雄鹰展翅般,瞬间朝那巨树方向滑出十多米远,暂时脱离了血云鼠群的包围。

  鹰步!

  鹰的滑翔速度最快,善于引导四周的气流来辅助自己,让自身速度达到最大。苏寒这一招“鹰步”正是模仿鹰的步伐,来源于他前世每天必修炼的武技《五形拳》。

  这《五形拳》是前世一位强者教给苏寒的,其品级虽然不高,只是区区下品,但却有一个最大的优点,就是体内没有真气也可修炼。苏寒为了强身健体,一练就是十几年,每一式都烂熟于心,现在成为武者有了真气,其威力更是成倍的增加。

  “不好,那小子往这边来了,莫非他已经发现我们兄弟二人的存在?”靠在巨树后的身影猛地一顿。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苏寒并没冲着自己来,而是径直跃上树干。

  “切,还以为这小崽子不简单,能发现我们在算计他。原来,只是被鼠群追得慌不择路,想上树而已。”

  那身影暗中嗤笑一声,血云鼠身体轻盈,会打洞也会爬树,上树只会让自己行动不便,死得更快。

  “这小崽子穿着粗布衣服,打扮得像个普通人,手上那一柄黑色长剑却不是便宜货色,肯定是附近什么大势力或者家族的崽子,身上钱财应该不少,这票赚了!只可惜,鼠群一下嘴,人就变成骨头架子了,不然还能绑了人再去敲诈一笔。”那身影不无遗憾的想到。

  哗啦!

  苏寒整个人跃到半空中,黑岩长剑猛力一挥,巨树上一根碗口粗的树枝掉了下来,树枝上盘着一条蛇,小臂粗细,身上花纹与树皮相似,乍一看很难发现它的存在。

  “三阶凶兽,树皮毒蟒,毒性剧烈,一口毒液足以将气武境四、五段武者置于死地。”

  苏寒轻巧地落地,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剧毒的蛇更好,正合自己心意!

  巨树后那身影还在美滋滋的盘算,猛地一个东西掉在他脚边,他吓得一哆嗦,定睛一看,原来只是一段碗口粗的树枝。

  那身影长出一口气,暗道:“他娘的,吓死老子,还以为是凶兽,这血云山脉里,三阶以上的凶兽可不少!”

  咝咝~

  不祥的声音响起,一条细长影子突然从树枝上飚射出来,狠狠一口咬在那身影小臂上!

  啊!

  身影惨叫一声,手里一片树叶般的东西落在地上,一双眼睛惊怒地看着那树皮毒蟒,刚才他居然没看出树枝上是盘绕着一条蛇!

  那树叶状东西一落地,本来正在追赶苏寒的血云鼠群,突然像无头苍蝇般散开,像没了主心骨一样,各自乱窜起来!

  而那树皮毒蟒则是快速朝鼠群游去,蛇信一吐,将一只血云鼠吞进腹中,如同进入羊群的狼一般,开始大肆捕猎,很快就追着一群血云鼠远去。

  “完了!”

  巨树后的身影眼前一阵晕黑,无力地瘫软下去,这次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没阴到那小崽子,自己反倒被毒蛇咬了一口!

  只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那少年是怎么发现树皮毒蟒的存在的,要知道那树枝就掉在自己脚边,自己都没看出来!

  还是说,这只是巧合?

  那这少年,运气未免也太好……!

  “该死!”

  离得略远的大汉暗骂一声,飞奔过来,手中的弯钩朝着树下那人被咬的手臂一挥。

  “啊啊啊!”树下那人猝不及防,手臂被齐肩切断,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捂着流血的肩膀滚倒在地,怒道,“大哥,你干什么!”

  “老子是救你,那毒液一旦蔓延到心肺,你必死无疑。”拿着弯钩的大汉脸色铁青,早知如此就不该把重要的事交给自己这弟弟去做,这傻哔败事有余,把计划全搞砸了。到嘴的肥羊,也跑了!

  “呵呵。”

  一声轻笑突然传来,兄弟二人同时转头,发现那穿着粗布衣服的清瘦少年居然没走,而是好整以暇地站在旁边,用戏谑的目光打量着自己二人!

  看着少年嘴角嘲讽的弧度,兄弟俩生出一种深深的被羞辱感,似乎不是自己兄弟俩算计这少年,而根本是这少年算计了自己兄弟俩!

  少年手里提着一柄黑色长剑,剑身上森森寒光,一看就不是便宜货色,兄弟俩也正是因为这柄长剑,才盯上这少年的。

  现在,没有了那群血云鼠,还有一人没了一条胳膊,兄弟俩根本不敢和这黑色长剑对抗。

  “再不给他止血,只怕流血过多,他会挺不住了。”

  苏寒看了一眼地上那捂着肩膀痛苦呻吟的人,见他断臂处鲜血狂流不止,笑容便越来越灿烂。

  “与你何干,再不走老子杀了你。”拿着弯钩的大汉杀气森森,色厉内荏地威胁。

  “五形拳,虎拳!”

  苏寒双眼猛然间凶光四射,整个人仿佛一只从山林中冲出的凶悍猛虎,真气贯冲到拳头中,一拳挥出!

  一声惨叫,那拿弯钩的大汉倒飞出去,像断线风筝般落在远处。

  “呕……”那大汉捂着胸吐出几大口鲜血,脸上露出惊骇神色,这少年连剑都不用,徒手将气武境五段的自己打飞,他的修为,至少在气武境五段,很有可能更高……

  不用剑,说明少年还不想杀自己。那大汉非常识时务,果断改变了态度,脸上露出几分讨好:

  “小少爷,我们兄弟二人只是一时猪油蒙了心,你看你也没受到任何伤害,不如,我们不计前嫌……”

  苏寒不耐烦地打断了大汉的话,脸上露出一丝冷笑:“我只问几个问题,如果你能一五一十地回答我,我不仅饶你狗命,还会止住你弟弟的血崩!”

  “小少爷尽管说,尽管问,小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敢有半句假话。”那大汉欣喜若狂,赶紧说道,也不在乎苏寒说自己的命是狗命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