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七十八章 你欠我一个人情
  

  砰砰砰砰!倪大师一掌拍下,竟然连续响起了多达十几声的空气爆炸之声,大地轰然动荡,犹如发生了一场小型地震,而地面也在这猛烈的空气爆炸之下,飞快凹陷下去!

  苏青山的心在这一瞬间揪紧,南宫蓉脸上浮现出担忧,手里不禁捏紧了那个深绿色的小球,心中暗自计算如果自己挨了这一掌,不动用最终保命手段的话,有几分活命的可能?

  灰尘散尽,倪大师和苏寒站立的地方已经变成了一片凹陷的巨坑,大堆碎石堆积在巨坑里,苏寒整个人不见踪影,没有丝毫的气息波动从碎石堆里传出来。

  倪大师已经解除了兽化状态,一柄黑色重剑从他胸口贯入,把他的身体牢牢钉在巨坑里,浓腻鲜血流得满地都是。

  倪大师的脖子歪成诡异角度,眼神黯淡无光,已然死透了,脸上犹自残留着惊愕表情。

  三人的嘴巴,慢慢张开,同时陷入了极度的呆滞之中……

  怪物般的倪大师死了,死在苏寒的全力一击之下!

  看这表情,他应该是在临死的片刻时间里,化回人形恢复了神智。也不知道,他的惊愕里,有没有带着一丝懊悔?

  作为丹师,他在青叶城里高高在上,尊贵无比,只有莫大师能跟他分庭抗礼。作为武者,他不惜以丧失神智、透支生命为代价来换取强大的力量,如此的力量,却落得和一个十五岁少年同归于尽。

  不知他会不会后悔,如果他一开始不是那么瞧不起苏家,如果他能阻止倪云飞荒唐的行为,也许结果不会是这样!

  南宫蓉一时之间没有说话,那少年虽然是死了,却获得了她的尊敬。

  能以气武境九段的修为,和肉体凡胎的力量,对抗怪物一样的倪大师,拼的同归于尽,这已经超出了她的认知!天河郡城里五大势力培植的那些天才,在十五岁时,绝对无法做到这点!

  如果不是刚才感应到少年的真气波动,确实只有气武境九段的话,南宫蓉几乎都要以为,他其实是真武境强者了。

  这少年才十五岁,就能展现出如此不可思议的战斗力,而且还是三印丹师,如果能活下来的话,将来的成就无可限量,可惜了……

  苏青山脸上流露出止不住的哀伤之意,他的侄儿,他绝不希望这个侄儿为救苏婉晴而死,再说苏寒死了他怎么向苏云海交代,怎么向苏家交代?

  黑袍青年的脸色更加难看,兽化后的倪大师,比他想象中更可怕!他不禁开始想象如果今天是自己对上倪大师,自己是会赢还是会输……

  不,自己不可能输,至少自己绝不会死!黑袍青年瞬间又有了底气,再是展现出了不可思议的战斗天赋,又能怎样,还不是死了!

  黑袍青年大步流星走近巨坑,他没有忘记苏寒身上,还有一枚让他觊觎不已的储蓄戒指。现在两人同归于尽,他也省去很多麻烦,不必经过倪大师的同意,就能取走储蓄戒指。

  想到这里,黑袍青年心头火热。

  “师兄,你干什么?”南宫蓉声音略带冷意。

  “哈哈哈哈……蓉妹的问题有些多余,我还能干什么?放心,我只要那储蓄戒指,我看你对这重剑感兴趣,剑可以给你。小鬼身上的好东西应该就这两样了,然后我们再来分这倪老怪物的家财。”

  黑袍青年边说边舔了舔嘴唇。七印大丹师的家财,难以想象会有多么的丰厚,这些也都便宜自己了!

  苏青山迷茫地皱着眉头,储蓄戒指,他那侄儿何曾有什么储蓄戒指了,这储蓄戒指他们苏家的人都只是听说过而已。

  “住手,这里的东西不是你我能动的。”南宫蓉知晓明王府的厉害,明王府掌管着整个天河郡,是在天河郡一手遮天的庞然大势力!

  今天他们两人在场却没有阻止这场战斗,都不知道王府会不会追究下来,她还敢从苏寒身上拿走东西?此刻她只想赶快离开,和这件事撇清关系。

  黑袍青年不屑道:“嫌少?那多分你点就是。”

  说着,黑袍青年已经来到倪大师旁边,伸手去拔那柄把倪大师钉在原地的重剑,想拔出来扔给南宫蓉。

  没想到一拔之下,重剑却比黑袍青年想象中重的多,黑袍青年虽然勉强把重剑提起,但坚持一秒就不得不放手,任凭它轰然掉落回去!

  黑袍青年脸色难看,刚才看苏寒摆弄这剑,就像摆弄木剑一般,他以为这重剑最多五百斤,想不到竟然差点没提起来。

  “别碰。”

  两个冰冷的字从碎石堆里传出,碎石堆发出砰砰的响声,陡然动荡起来。

  一个满身鲜血的人影慢慢从碎石堆里站起来,他全身上下布满恐怖伤口,面目已经被鲜血浸染得看不清了,一双眸子寒意弥漫,盯着黑袍青年。

  苏寒没死!

  这个认知仿佛炸雷一般,嘭地在三人脑中炸开!

  一时间,苏青山狂喜不已。

  而黑袍青年脸上浮现出极度的惊愕神色,瞳孔紧紧缩成了针尖大小!

  苏寒眼眸中的寒气,浸透入骨,竟让黑袍青年一时间心中凉透,脚步不自觉地就要往后退去。

  “哼!”黑袍青年恼怒地控制住自己的脚步,他是熔炉协会总部的第一新秀,怎么会在一个无名之辈面前落了下风?

  “怎么可能,竟然没死,挨了那堪比真武境水准的一掌,怎么会没死?”

  南宫蓉喃喃自语,如果说刚才的苏寒让她惊讶的话,现在的苏寒则是让她震骇。

  他简直是一个无法用常理衡量的怪物。照理说,挨了真武境水准的一掌,一二十个气武境十段强者都该灰飞烟灭,而他居然活下来了!

  天河郡城里五大势力培植的那些天才,如果看到这样一个穷乡僻壤出身的野小子,居然会这么变态,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

  不过,再是怪物也才十五岁,还没成长起来,想去天河郡城还嫩了点。也许明王府就是因为这样,才把他放在青叶城磨练吧。

  不过她知道,总有一天,自己会在天河郡城看到这少年的……

  南宫蓉无意和明王府的人对立,她慢慢地伸手抓过了黑袍青年,也不管黑袍青年如何的挣扎,笑吟吟的对苏寒道:“记住,你欠我一个人情。”

  说罢,南宫蓉一手抓着黑袍青年,飘然而去。

  “师妹,为什么!”黑袍青年没想到南宫蓉会如此,震怒无比,心中更是对南宫蓉多了两分恼怒。

  自己还没有拿到倪大师的财产,也没有踩死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怎么能走?

  南宫蓉却是一副不想多解释的样子。

  黑袍青年的嘴唇紧紧抿了起来,他不想和南宫蓉翻脸,还是等到以后再来解决吧!让人心生厌恶的东西,还是趁早踩死为好。

  苏寒脸上浮现出诧异之色,这个女人还是这样,一来一去都出人意料……

  不过,苏寒不是不知好歹的人,他清楚这女子确实卖了他一个人情,否则以他现在这强弩之末的状态,别说同时对付两人了,对付一人都非常困难。

  让苏寒有些吃惊的是,这女子表面上只是个七印大丹师,但没想到她的力气,居然比黑袍青年还大。要知道,黑袍青年是气武境十段强者。

  他摇了摇头,没有继续去想,而是动了动嘴唇,“大伯,婉晴姐被我藏在倪家大厅里……”

  苏青山感激地看着苏寒,应声而去。

  苏寒拿出一个药盒,往嘴里倒了一堆五颜六色的疗伤丹药,咽了下去。伤口的出血开始止住了,并有缓慢愈合的迹象。

  疗伤丹药的药力非常温和,暖洋洋的滋润着苏寒的血肉,让他整个身躯像是泡在温泉里一般。苏寒在激战后身心疲惫,此刻不由得舒服地叹了一口气,眼皮一沉,陷入深度睡眠。

  恍惚中,苏寒仿佛置身于石球空间里。他不禁开始纳闷起来,石球空间不是刚爆掉了,怎么现在又出来了?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