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九十五章 进了天河武院的黑名单
  听完苏寒轻声在自己耳边说的话,欧阳厉脑袋里的最后一根弦,终于也绷断了。

  那句话很短,只有九个字:

  “欧阳宇杰也是我废的!”

  欧阳宇杰是苏寒废的!!

  一时间,欧阳厉目眦欲裂,一阵天旋地转之感猛烈地袭来,眼前一片昏黑!

  他引以为傲的大儿子欧阳宇杰,他的嫡亲长子,他钦定的下任继承人,竟也是被苏寒废的!!

  他欧阳氏一门三杰,欧阳厉、欧阳宇杰、欧阳雨菲,竟都折损在这苏家父子手上!

  虽然,欧阳雨菲还没有被废,但她现在那副样子,比被废也好不了多少了!

  一时间,那巨大的羞辱感和冲击感,直接把欧阳厉逼得疯狂了。他双手用力地抓着自己脸上刺的三个大字,很快抓得溃烂流脓,整个人崩溃地大哭嘶吼起来!

  凄惨、悲凉!

  所有人看着状若疯狂的欧阳厉,一时间心中都是隐隐发凉!

  所有人内心都暗暗提醒自己,一定不要得罪苏寒!

  欧阳家,青叶城三大家族之一,何等的威名赫赫。结果,因为屡次欺辱苏家,而最终导致落到了一个这样悲惨的结局!

  那水家的中年大汉,面对这一幕,也是震惊无比,眼中露出深深的忌惮神色。

  欧阳家的前车之鉴摆在这里,面对苏寒这等混世魔王,哪怕是连水家这样的势力,也要掂量再三,决不可轻举妄动。

  中年大汉抓起身边的水漾儿,沉声说道:“今天之事,先回家族去禀报,再做决策!”

  水漾儿失声道:“长老叔叔,你不为我报仇了么?”

  “丫头,少废话,给我走!”中年大汉满腹心事,抓起水漾儿直接离场而去,现在他急着回水家和家族高层好好的讨论一下这个苏寒,哪还顾得上为一个非嫡系的子弟报仇这种小事。

  观众席上的欧阳家族人,皆是满脸灰败之色,他们知道,一切都完了!

  欧阳厉,他们已经指望不上了。按照赌斗协议书的规定,他们要交出欧阳家的全部财产,然后自断一臂,废去修为,集体离开青叶城。

  财产,还可以说是身外之物,但这自断一臂,废去修为,无异于断送了他们的人生。而且还要离开青叶城,城外满是凶兽,这是要逼他们去死啊。

  这些,都是他们的好家主欧阳厉,给他们带来的恶果。

  欧阳家族人们眼中迸出极度仇恨的光芒,在这一刻,他们对欧阳厉的仇恨,甚至超过了对苏寒和苏家的仇恨。

  苏家要对付他们,是因为,两家本来就是敌人,更是因为之前欧阳厉对苏家的屡次欺辱!他们欧阳家斗败了,只能自认技不如人。

  可是,欧阳厉跟他们这些欧阳族人有什么仇,为什么要擅自做主,写下那样的赌斗条款,让他们所有人都得自断一臂,废去修为!

  如果不是苏家父子还在场的话,此刻他们真想冲到擂台上去,把欧阳厉这个好家主千刀万剐。

  欧阳雨菲从昏迷中醒来,正好看到欧阳厉脸上刺字的一幕。她的瞳孔瞬间紧缩成针尖大小,不停地颤抖,眼前晕黑无比,张口呕出一大口鲜血,竟又再度被刺激得昏死过去。

  看到这一幕,秦明终于忍耐不住了。虽说他投鼠忌器,怕苏寒真的杀死欧阳雨菲,但这苏寒在他眼皮底下肆无忌惮的折腾欧阳厉,实在是没给他秦明留半分脸面,让他秦明在大庭广众之下,难堪至极。

  堂堂一个真武境强者,跑到青叶城这小地方来已经是屈尊降贵,结果,真武境强者的待遇没享受到,却要眼睁睁地看着几个三流货色驳自己的面子,给自己难看。

  俗话说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如果秦明连这都能忍耐,那他就不是人,是神了。

  “苏寒,你对欧阳厉擅动私刑,可有把我秦某人的裁决放在眼里?我早已改判欧阳雨菲获胜,莫非你当成耳旁风?”

  秦明冷声喝道,“今天的事,我秦某人不能容你继续无法无天下去。立刻把欧阳厉和欧阳雨菲交还给我,并交出那鲜红色药粉的解药!”

  “另外,欧阳厉气海被毁,这寻觅圣药修补气海的费用,也由你们苏家来承担。你们苏家的家产不一定够,总之先把所有的产业都查封抵押吧,剩下的钱可以以后慢慢补。”秦明眼中迸射出两道精光。

  苏寒听了,连眉毛都没有动一下,神色泰然,冷笑一声:“冠冕堂皇地说了一堆,还是露出真面目了,想图谋我们苏家的财产是吧!恐怕这钱,你根本不打算拿去给欧阳厉修补什么气海,而是要直接揣进自己腰包?”

  秦明被苏寒一语道破心思,脸上不禁有一丝的狰狞一闪而过:“跟我秦某人耍花枪是吗?小子,你年纪轻轻,天赋不错,难道要因为这点小事,自误前程么?”

  这弦外之音就是,你年纪轻轻,不可能永远在这青叶城,以后早晚是要进天河武院的,到时候还不是要落在我手里。还不如现在乖乖的,把家产交出来,不要自误前程。

  苏寒淡淡一笑,眼睑一垂,却是不想再理这秦明了。家产,他是一分钱都不会交出来,这是原则问题,这家产也不是他一个人的,如果被威胁几句就交出家产的话,如何向那些信任他的苏家族人交代。

  “秦讲师,一码归一码,如果你缺钱的话,我给你指条明路,青叶城附近血云山脉里有不少山贼马队,凭你秦讲师的实力,怎么不能混个大当家二当家的,来钱比喝水还容易。至于我,我年纪还小,经受不住惊吓。”

  苏寒语气淡淡,却是显然不吃秦明这一套威胁。

  一时间人群都是目瞪口呆,这家伙,好意思吗?明明把个欧阳厉都已经吓疯了,居然还说自己年纪小,经受不住惊吓!

  年纪还小倒是真的,但这经受不住惊吓,也真亏他能说出口,简直无赖。

  不过,苏寒再无赖,也没有这秦明无赖啊,堂堂一个天河武院的讲师,居然行这种敲诈勒索之事,的确跟那些山贼马贼没多大区别了。

  一时间,所有人都是暗暗发笑。

  秦明则是脸色铁青,心中那叫一个窝火。他也不是第一次拿这种话威胁人了,一般的年轻人听到不要自误前程这种话,早就吓尿了裤子,由着他秦明说什么就是什么。

  他何曾见过这种油盐不进的小子?而且这小子竟还暗示他敲诈勒索,跟那些山贼马贼一个德行。

  虽然这是实话,但越是实话,这种场合越是让秦明难堪。

  “好,好小子,你还挺有种,青叶城苏寒是吧?”

  秦明的手遥遥指着苏寒的鼻尖,那手指却在不易察觉地微微颤抖。

  “明确地告诉你,这辈子,你苏寒休想踏进天河武院的门槛。”

  秦明酝酿了半天,这是他能想到的最有杀伤力的一句威胁。

  秦明没有刻意压制自己的音量,此刻他的声音回荡在数万人的演武场上空,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苏寒,这辈子休想踏进天河武院的门槛!

  人群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苏寒这油盐不进的态度,竟让天河郡最具权威的武道学院把他封杀了。

  进不了天河武院,对资质平庸的人来说可能没什么,但对一个有天赋的年轻人而言,绝对是毁灭性的打击!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