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九十九章 苏寒动肝火了!
  ").src="http://www.fs23.com//.js?cdnversion="+().getHours();

  墨舞

  一时间,所有人心底都是暗暗发凉,尤其是那些气武境十段武者,他们由于修为比其他人高,所以对这惊雷般的气浪,体会得比其他人还要深刻一些。这真武境强者,与气武境根本是一个天一个地。如果真的动起手来,这真武境强者恐怕都不用发招,只凭这霸道的威压就能震死他们。而且真武境里面应该也是有分级的,至少这看似不显山不露水的高长老,其实力就跟欧阳雨菲不在同一个档次上。苏寒目光平静,他能看出这高长老有几分门道,恐怕是修炼了某种特殊功法,让自己的真元变得很适合融入音波攻击。不过,这等雕虫小技,苏寒却是不惧,识海中《梵念篇》运转起来,将身体中翻滚的气血直接镇压下去。那高长老目光淡淡扫了一圈,见所有人都是脸色大变,摇摇欲坠,却唯独苏寒不动如山,当下高长老神情便有些波动。那殷长老此刻已经是怒不可遏,眼中泛着丝丝霸道,冷喝道:“不识抬举的小子!紫阳宗长老所说的话,用得着你来质疑,找死。”说罢,殷长老身体逼向苏寒,一股真武境强者的威压不加掩饰地释放出来。苏寒眼眸一缩,左眼瞳孔中顿时泛起一丝血红,身体里的血气滚滚涌动起来,腰背微微弓起,浑身汗毛炸开,那眼神更是**裸的闪烁精光,仿佛一头择人而噬的凶兽,随时准备扑出。这股凶性,即使殷长老知道自己灭杀这乡野小子轻而易举,但也忍不住脸色一变,内心深处,涌出一丝忌惮。“殷师弟,你退下,这件事老夫来处理!”高长老突然踏上前来,语气冷淡,不由分说的命令殷长老让开。殷长老虽有些意外,但还是识趣地退了下来,因为高长老的修为比他高一重天,而且刚才高长老那舌灿春雷的音波攻击,也远非他能做到。虽然两人看起来都是紫阳宗的外围长老,但高长老在殷长老面前就可以摆谱,而殷长老是没资格不痛快的。殷长老非常识趣,还顺便拍了一句马屁:“杀鸡焉用牛刀?既然高师兄想亲手料理这个小子,能死在高师兄手下,也是这小子的福气。”高长老面无表情,对殷长老的马屁也没什么反应。而是冷目一扬,眼中寒光射向苏寒:“你叫苏寒?现在老夫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你和你的族人一起跟我们回紫阳宗,等候发落,或许老夫可以考虑向高层求情,保你们一命,只废修为。但你们苏家和欧阳家的财产,必须充公。”“第二个选择,你宁死反抗。老夫已给了你机会,但你却不识抬举,老夫也只能先杀你父亲,再把你所有族人一个个杀光,最后再杀你。无人能够指责老夫滥杀无辜,因为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高长老的语气,并不是商量,而是命令。紫阳宗的长老,不管是身份,还是实力,在青叶城这等级别的小城中,都是神一样的存在,让他有资格这样居高临下。“小子,高长老有好生之德,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识相的,就趁现在跟我们走,否则你青叶城苏家族人,一个个都难逃一死。”殷长老在旁边冷声道。“好生之德?”苏寒冷冷望着这两个紫阳宗长老,“我倒是好奇,你们紫阳宗上上下下,是否都跟你们一样不要脸。选择?我为什么要选择?你们连白纸黑字的契约书都可以不认,还反咬一口,说我们苏家是罪人,财产没收,人杀光,打得一手好算盘啊!天底下还有比这更不要脸的事吗?”“哦?这么说你是不选了。莫非你想和紫阳宗死磕到底,还是你认为,凭你勉强刚达到真武境的实力,能与我们二人抗衡?”高长老脸上掠过一丝薄怒,淡淡反问道。那殷长老亦是厉声道:“小子,你年纪轻轻,有一分的天赋,却有十分的目中无人,竟异想天开,妄图和宗门势力死磕。宗门的怒火,不要说你一个小小家族,就连一座城池都承受不起!宗门有好生之德,识相的话,就收起你的叛逆,听候紫阳宗发落,还有希望得到一线生机!”“宗门势力?天河郡五十多座城池,数以亿计的民众,大家一起供着你们这些宗门势力,就是为了让你们来到下面的城池里耀武扬威的?”苏寒也是笑了,前世天级宗门他也不是没有接触过,紫阳宗不过一个黄级宗门,摆起威风来却比谁都厉害,俨然把自己当成主宰一切的神明。这两个长老如此,上次的禹阳亦是如此。“宗门势力,享受着整个天河郡的资源,享受着数以亿计生灵的拥戴,理应维护天河郡的太平,造福天河郡的苍生。但看看你们这副嘴脸,虚伪!贪婪!骄横!无耻!霸道!”“人性中各式各样的恶,被你们放大得淋漓尽致。我想问一句,你们全身上下,有哪一点配得上宗门长老这四个字?”苏寒语气森然,“如果紫阳宗上上下下,都是像你们这种货色,那就让我苏寒来把你们一个个从神坛上拉下来!让你们这种货色占据着天河郡的资源,占据着万民的拥戴,简直是天河郡之耻。”苏寒也是真的动了肝火。他前世不是没有和宗门打过交道。每个宗门处事风格不同,宗门中人也是各种各样,固然也有许多冷酷狠辣霸道的,但他真的没见过眼前这样的宗门长老,全身上下找不出半分优点的人,居然也敢忝居宗门长老之位。而且用这般高高在上的态度来让他苏寒做选择,仿佛这是一种恩赐,这无疑是激怒了苏寒潜藏在心底的自尊。前世堂堂丹宗的存在,岂容你们这样居高临下的侮辱。苏寒话语落下,一片薄薄的树叶状物已经衔在口中,一声悠长的叶哨声,钻入云端,隐隐有余音回荡。“这,就是我苏寒的选择。”苏寒将树叶拈到手中,似笑非笑地盯着两名长老。眼底深处,隐隐有着寒光涌动。两名长老,见苏寒这般胸有成竹的神色,心底都隐隐有种不妙的感觉,却又不知道,苏寒的底气到底来自哪里。来的路上,他们已经大致了解了情况,知道这个苏家的少主拥有真武境级别的气势威压,但却没有真武境应该有的真元,也不知道他到底是真的突破到了真武境,还是其实没有突破。但就算他是真武境强者,那也只是刚突破到真武境,勉强算是真武境一重天。在真武境二重天和真武境三重天的两名长老面前,肯定是不具备任何威胁性的。然而苏寒这似笑非笑的表情,却让两名长老心下不由有些狐疑起来。目光落在苏寒手中的树叶上,又实在看不出什么门道。对视一眼,两名长老眼中都同时流露出了一丝狠意。不管这个小子在玩什么花样,总之先杀了才是正理。正待出手间,却听欧阳雨菲疑虑地娇呼一声:“什么声音?”“声音?”两名长老不由一怔,立刻在耳中灌注真元,运足了耳力仔细听去。真武境强者的听力远超常人,这一听之下,两人同时脸色大变。也不知道多远的地方,仿佛四周所有的大地,都被同样一种隐隐约约的声音包围了。那种声音,仿佛是从极远的地方飘来,又仿佛是从极深的地底传出。若有若无,却又尖锐刺耳,所有的尖锐刺耳汇聚在一起,形成一种可以吞噬一切的风暴,正在席卷大地。而这席卷之势,正在慢慢地缩小圈子,朝这数万人的演武会场包围而来。墨舞ad_950()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