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一百零二章 陷入绝境,苏寒的大危机
  刺耳而兴奋的叫嚣声响成一片,成千上万头血云鼠眼中精光暴射,那药粉似乎让它们变得极度兴奋和嗜血,其凶性一下子比刚才暴涨了三四倍。竟然无视了毒粉的威胁,强行涌进毒粉圈子,瞬间如潮水般淹没了满身药粉的殷长老。

  无数森森的白牙争先恐后的张开,朝殷长老身上各处咬去。

  面对这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红色海洋,殷长老几乎没能做出任何的反应,就被无边的鼠潮吞噬。

  虽然殷长老是真武境二重天强者,论实力,比个体的血云鼠不知高出多少倍。

  但血云鼠这种凶兽,什么时候是凭个体来打败对手的?

  小半柱香时间过去,鼠潮散开,留下一地骨头渣。

  一个堂堂的紫阳宗长老,真武境二重天强者,就这样葬身在血云鼠腹中。

  这等凶残的场面,看得高长老和欧阳雨菲头皮发麻,全身像被雷电击中一般,无法控制的全身剧颤,牙齿格格的碰撞在一起!

  苏寒冷笑一声,目光落在了欧阳雨菲和高长老身上。

  一个蛇蝎女人,一个宗门败类,苏寒内心是半点怜悯也没有的。

  但他刚抬起手来,神识却突然一动,识海剧烈地震颤起来,心头陡然闪过一道不可察觉的危机感。

  “怎么回事?”苏寒修炼《梵念篇》,灵魂力十分敏锐,基本不可能出现错觉。

  唰的一声,苏寒双手从背后拔出无锋重剑,严阵以待。整个人便像是一张绷紧的弓,随时可以射出利箭。

  噗嗤!

  噗嗤!

  便在此刻,欧阳雨菲和高长老的周围,点点紫光开始跳跃起来。一道道紫光犹如利剑一般,在血云鼠潮中窜来窜去。

  下一刻,尖厉的叫声响成一片,一头头血云鼠身体爆开,化为一团团血雾,不断四射开来。

  这一道道的紫光,其霸道程度,用擦之即伤、触之即死来形容半点都不过分,在血云鼠潮中嗤嗤飞快穿梭,只要擦到这紫光的血云鼠,便会爆成血雾。每道紫光在一个呼吸之间,都足以灭杀数以万计的血云鼠。

  这些紫光以摧枯拉朽之势,很快将铺天盖地的血云鼠潮冲击得七零八落。

  虽然血云鼠潮还在源源不断的从地底下涌出,但涌出的速度,却远远赶不上折损的速度,很快这血云鼠潮的范围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消退起来。

  苏寒看到这一幕,直接惊呆了。

  刚才高长老和殷长老出手,那是凭借真武境的强大真元,进行近身搏杀,每一次发招最多能灭杀数百头血云鼠。以那种速度,血云鼠只会越杀越多,直到他们真元耗尽都杀不完。

  而这一次,人都没露面,只看到紫光跳动,每道紫光都能瞬间灭杀数以万计的血云鼠。这一大波血云鼠潮,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被全灭。

  这等实力,简直是骇人听闻。

  苏寒目光变得凝重,略一考虑,把那叶笛收了起来。

  失去了叶笛的控制,又看到同类被大量灭杀,血云鼠群立刻如潮水般退却,一个个飞快钻入地底不见了踪影。

  刚才那铺天盖地的恐怖鼠潮,就像一场噩梦一般,在众人面前消退,只留下满地血污。

  苏寒此举自然不是示弱,而是继续任由这紫光屠杀鼠潮没有意义,只会灭自己威风,长他人气焰罢了。

  欧阳雨菲本以为是必死无疑,没想到突然有这等场面出现,一双妙目慌乱过后,很快恢复了镇定。

  她知道,肯定是紫阳宗来了更强大的援手,一时间有种死里逃生的爽快感。但转念想到自己已经成了个废人,眼中顿时迸出两股极度的恶毒,恨不得立刻在苏寒身上百倍千倍地讨还回来。

  “高长老,怎么回事?一点小事都办不妥?”

  一道低沉的声音在演武场上空炸开,众人慌乱诧异地抬头四望,却找不出这声音究竟从何而来。

  本来狼狈不堪的高长老,听到这声音,便如听到救命仙乐一般,喜出望外,带着几分畏惧激动问道:“纪堂主?”

  苏寒心下凛然,手中无锋重剑握得更紧,整个人的血气也运行到巅峰,一丝一丝的真元不断往双臂输送而去,识海里《梵念篇》更是时刻运转个不停。

  尽管如此,一颗心还是不可抑制地狂突乱跳。这并非苏寒自己脆弱,而是这来人深不可测的实力,诱发了他那武者的敏锐本能。越是敏锐的武者,越是有趋利避害的本能。

  这个只闻其声,却不见其人的对手,让他感到了一种重压之感,一种根本无法匹敌的绝境之感。

  这高长老,一开始出来的时候高傲冷漠,刚才被鼠潮围困的时候又是面色如土,而现在,则是又换了一种表情,畏惧中带着恭顺,一双眼睛凝望着远处的虚空。

  明灭的霞光若隐若现,一道流星般的寒芒从虚空中射了出来,化为一道人影直接落在高长老面前。

  此人一身锦袍,五官比常人深邃,身材颀长,透着器宇轩昂的上位者气度。年龄却比高长老显得年轻许多,看起来大约在三十岁左右,蓄着淡淡的青须。

  “拜见纪堂主。”高长老脸上丝毫不见一开始时那种高傲,那种极其恭谨的态度,就好像这个新来的“纪堂主”,在他心目中地位比祖宗还高。

  “高长老,我提拔你们两个做长老,你们就是这样回报我的,这点事都办不好?这长老之位,你若是胜任不了,宗门中有的是比你更合适的人选。”

  这纪堂主,看起来倒和高长老和殷长老有所不同,至少,他没有把骄横和傲慢写在脸上。

  淡淡的不留情面的几句训斥,让高长老满头大汗。

  当下,高长老连忙辩解起来:“我与殷师弟在这青叶城,并不是不尽心为纪堂主办事,只是得知我们紫阳宗的一名亲传弟子陷入绝境,才会赶来救下她……为了救这名亲传弟子,殷师弟不惜牺牲了性命,还请纪堂主看在我们一心爱护后辈的份上,宽宏大量。”

  苏寒的剑眉忍不住一扬,这高长老还真是会往脸上贴金,殷长老哪是为了救欧阳雨菲而死,分明是被他自己的贪婪和骄横害死的。

  不过,高长老话里蕴含的信息,倒让苏寒有些吃惊,原来两名长老不是专程为欧阳雨菲而来的,而是在青叶城办事?

  办什么事?青叶城只是天河郡中一座三流小城,这里有什么值得紫阳宗注意的。

  “不必解释了。”纪堂主一袖子甩开高长老,对欧阳雨菲道,“你就是那个被一毫无宗门背景的武者逼入绝境的亲传弟子?你的修为呢?”

  欧阳雨菲面色发苦,眼眶一红,盈盈拜倒下去,抽噎道:“拜见纪堂主,小女无能,被仇人废了气海,小女恨不得手刃仇人而后快!但现在不可能了,小女孤身一人,无所依靠,还请纪堂主怜惜,为小女报得此大仇,小女甘愿为纪堂主当牛做马。”

  不得不说,这女人还是很识时务的,摆得正自己的位置。先前还是骄傲无比,以天之骄女自居,但现在,她知道自己没有了修为,什么都不是,姿态也就放低了。妙目流转,泪光微微,用一种景仰孺慕的姿态凝望着纪堂主。

  而且,欧阳雨菲知道,就算她的修为没被废,找到这纪堂主做靠山也不算辱没她。至少这个纪堂主,一看就是紫阳宗的高层,光看刚才那紫光灭杀血云鼠潮的一幕,就能看出他的实力不知比那苏寒要高出多少个层次,苏寒在他面前,就如萤火虫妄图与日争辉一般。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