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一百零五章 欧阳覆灭,苏家声名鹊起
  唯一有些特殊的,也只有观众席高处一名衣着华贵的青年,其修为达到真武境三重天,但在纪堂主面前也不过是小菜。

  那华贵青年此刻也是冷汗涔涔,心中惊诧莫名,“在那无数陨石面前,就连我都难逃一死,这驱使黑白小剑的究竟是什么人,竟能如此轻松的把那惊天力量化解掉。”

  纪堂主心下更是震撼无比,那陨石攻击,他几乎动用了压箱底的手段,就算是紫阳宗宗主禹清风,都不一定能这么轻松的化解掉。

  而这不知身在何处的驱使黑白小剑之人,连半丝气息都没有露,就能把纪堂主压箱底的一击完全化解掉。这种力量,绝对是压倒性的。

  如果是正面对抗,挡住他这一击,现场至少也会真元四射,波及到周围几百米内的人,连这演武场的地面也会被毁坏个彻底。

  但是,这样轻松吞噬,就像一块巨石被扔进水里,却没有泛起半点水花一样,太诡异也太可怕了。这说明,这驱使黑白小剑的人,比他纪堂主强大了十倍不止。

  强大的对手,纪堂主遇到过不少,但就算是在紫阳宗宗主禹清风面前,他也从没体会到这种压倒性的力量。

  禹清风是何等存在?天河郡内五大势力,相当于五大巨头,禹清风是其中一大势力紫阳宗的宗主,放眼整个天河郡,也是排名前十的顶尖强者。而这驱使黑白小剑之人,却隐隐比禹清风还要强横。

  纪堂主甚至怀疑,这种压倒性的力量,到底是不是来自于天河郡内的势力。

  苏寒的震撼,亦不会比纪堂主少。刚才他都已经打算血战到死了,却被想到会被这股莫名的力量横插一脚,再次改变了局面。

  “紫阳宗的人,退去!苏家我保了。”

  虚空中,一道没有丝毫感情波动的意识命令传出。

  这道意识命令,直接出现在每个人的脑海中,让人感到一股窒息般的压迫感,不得不服从。

  当下,所有人都惊讶地张大了嘴巴,这虚空中究竟是何等存在?难道苏家竟有这样深厚的背景?

  可这也说不通啊,如果苏家真有这般强横的高人做后台,早就直接把欧阳家碾压了,也不需要像现在这样大费周章,逼得苏寒浴血奋战,险些身死。

  虽然极度震惊,但人群却是齐齐匍匐着身子一动也不敢动,也没人有胆子议论说话,那虚空中的存在就仿佛神明一般,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前辈是何方高人?”纪堂主执晚辈礼,高声问道。

  虽然他纪堂主也有三十余岁了,但面对这御使黑白小剑的人,喊一句前辈实在不过分。

  虽然,他根本分辨不出,这虚空中的存在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甚至连对方多大年纪,是男是女都完全没有头绪。

  “我的名字,你没有必要知道。”

  那虚空中的存在似乎有些不悦,“你只需要记住,苏家,今天谁也不能动。”

  纪堂主虽然万般不甘,却还是保留着一丝理智,知道这虚空中的力量绝不是他能抗衡的,只能压下心中不甘,沉声道:“多谢前辈不跟我们晚辈计较,我们这便离开。”

  不能灭杀苏寒,让纪堂主觉得后患无穷。而且,刚才他还用压倒性的力量去镇压苏寒,结果转眼之间,就被其他人用压倒性的力量镇压,内心难免觉得有些丢脸。

  但面对虚空中的存在,他也只能服软。

  他不傻,知道这虚空中的人或许动动指头就能把自己格杀当场,只是不屑动手而已。如果自己再表露出不甘,甚至出言顶撞的话,或许人家的脾气就没这么好了。

  为今之计,只有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这虚空中的存在固然是强横无比,不知苏家和他究竟是什么关系,但这般高人,总不可能目光一直跟着苏寒转,要灭苏寒以后还有的是机会。

  而且,纪堂主也听得明明白白,这虚空中的人两次都是说的“苏家”,而不是“苏寒”。

  这说明什么?

  说明人家倒未必是要保苏寒,也许保的是苏家,或是苏家里的某个人。

  总之,一切都不确定,没有必要现在就把这虚空中的存在给得罪了。

  “走吧。”纪堂主低喝一声,不敢逗留,准备离开。

  欧阳雨菲见苏寒竟有如此强大后援,一时间又是震惊,又是恨得双眼通红,此刻又看纪堂主要走,想到自己修为被废,孤身一人,如果没有了紫阳宗的庇护,无异于死定了。

  当下不由大急,眼眸不断颤动,颤声喊了一句:“高长老~!”

  高长老连忙恭顺地对纪堂主道,“纪堂主,你看此女……再怎么说,她也曾经是我们紫阳宗的弟子……”

  纪堂主此刻急于离去,闻言便头也不回道:“那就带走。”

  三人脚底一垫,身影向演武场大门外飚射而去,片刻就没了踪影。

  苏寒看着他们把欧阳雨菲带走,虽然心有不甘,却是始终沉默着。

  今日之事,透着种种诡异。这一战,最终的胜利不是他苏寒的功劳,他如果让纪堂主把欧阳雨菲留下,那是狐假虎威,仗势欺人,只能惹人耻笑。

  苏寒是有骨气的人,他想杀欧阳雨菲,也要凭借自己的实力去杀。虽然现在他的实力不足以与那纪堂主匹敌,但并不代表以后也不能。

  当下轻叹一声,朗声叫道:“尊驾是何人?今日援手之德,苏寒没齿难忘,还请前辈留下名号,他日若有机缘,望能够涌泉相报。”

  虽然很想报答,但苏寒明白,自己现在在旁人眼里,就是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散修武者,尽管前生是丹药宗师,但又有谁知道?所以自己的涌泉相报,在这等强者眼里可能什么都不是。

  那虚空中的存在沉默片刻,又一道意识命令传出:“不用你相报。我此番并非为你而来,只是保我想保的人。”

  下一刻,天穹上滚滚乌云不断散开,刺眼的阳光重新照射下来。

  “尊驾留步。”苏寒还想问,但那那虚空中的存在,却不再有意识命令传来,更没有留下名号。

  苏寒苦笑一声,从头到尾,他连这个救命恩人的面都没见到!

  这虚空中的存在究竟是何人,他竟没有丝毫头绪。虽然前世,他也曾和帝都顶尖大能称兄道弟,互为挚友,但那些大能,此刻早已不知身在何方,也根本不可能知道苏寒会在这里。

  再看观众席上,数万人屏住呼吸一动也不敢动,尽管那虚空中的存在早已离去,但他们仍用无比敬畏忌惮的目光看着苏家众人,连话都不敢说一句。

  在人群眼中,今天之事一波三折,结局更是如同戏剧一般。先前纪堂主还自信满满的宣称,天上地下没人救得了苏寒,结果转眼间竟来了一尊更加强横的存在,直接让纪堂主的话变成浮云。

  苏寒却意兴阑珊,欧阳雨菲只是废却没有杀,让他十分遗憾。虽然欧阳家的族人已经全部废掉右臂和气海,但那些族人不过是一些附庸之辈,他心中最想斩草除根的,还是欧阳厉和欧阳雨菲这两父女。

  不过,欧阳雨菲虽然没有死,但欧阳厉这条老狗却已经落在苏家手里,欧阳家也等于是覆灭了。清点欧阳家财产、接手欧阳家各项产业等等事宜,自然是交给苏云海和苏青山去处理。

  一场赌上家族命运的擂台战,最终以欧阳家一朝覆灭,苏家声名鹊起而告终。

  “寒儿,那高人,究竟是谁……?”

  一离开演武场,苏云海就迫不及待地上来问道。

  苏寒摇摇头,“爹,莫非你也没有头绪?人家可是明白说了,保的不是我,是苏家。”

  看到苏云海茫然摇头,苏寒一时间陷入沉思。这高人想保的,究竟是苏家的谁?

  不知为何,苏寒隐隐有一种莫名的直觉,或许自己很快就能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了……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