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一百一十七章 痛心疾首,庸医催命
  一路走进明月小筑,苏寒发现,这明月小筑的侍女,对明杰算是很恭敬的,看样子明杰和他妹妹的关系不错。︾樂︾文︾小︾说|

  不过,刚才两人在明王府里行走,苏寒却发现王府的其他下人,看到明杰的时候,眼中都闪过一抹些许的不屑,有的甚至就干脆当做没看见。

  再怎么说,也是世子殿下,在王府被人不待见到这个地步,混得也是够惨。

  看来在哪里都永远少不了倾轧和争斗,明杰的身份尊贵也仅限于在王府之外罢了。

  走进明月郡主的房间,一股淡淡的熏香味道扑面而来。

  杏黄色的纱帐里,穿着淡黄色轻衫的少女沉沉睡着。隔着纱帐,只能依稀看到一张绝美如玉的脸庞,容颜天成,长相竟和明珠有五分相似,一把青丝柔顺如瀑,垂在床头。

  一名侍女端着一碗棕色的药汁跪坐在床边,撩开纱帐的一角,正要把药汁给熟睡的少女喂下去。

  苏寒闻了闻房间里的熏香气味,脸色一变,目光在药汁上一扫,又在熟睡的少女脸上掠过,立刻喝道:“那药不能喂!”

  那侍女被这喝声吓了一跳,手里的药碗一个拿不稳,药汁反而更加快速地往少女口中倾倒而去。

  苏寒二话没说,手掌中一股黑色真元暴涌而出,瞬间卷走那碗棕色药汁,狠狠摔在地上。

  噼里啪啦!瓷碗破裂的脆响震得每个人都回不过神来,棕色药汁在光可鉴人的地板上蜿蜒,瞬间把漂亮的地板染得一塌糊涂。

  “明杰!你在里面干什么!”

  尖厉的怒吼瞬间从门外传来,一名衣着华丽的中年女武修冲进房间,看见这一幕,两只眼睛瞬间睁大,半晌回不过神来!

  明杰同样也是倒吸一口凉气,不知道苏寒为什么会突然动手,只得尴尬地对那中年女武修道:“雷夫人,你稍安勿躁,我马上派人去重新煎一碗药就是。”

  “重新煎一碗?”

  那雷夫人深吸一口气,胸脯不断起伏,脸上逐渐露出轻蔑之色,冷笑道,“你知道这小小一碗药汁有多贵重?”

  “明杰,不要以为你是个世子就能在这明月小筑放肆,你算个什么世子,这王府里谁不清楚你是个丫头生的?我雷夫人奉劝你一句,回去安安静静地盘着,不要总想着出挑,更不要一天到晚往这明月小筑跑,莫非你以为医好了我们郡主,王爷就会高看你一眼,让你跟其他三个世子享有同等的地位?”

  这一句一句,显然都戳中了明杰的痛处,明杰的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起来,“雷夫人,一码归一码,明月是我的妹妹,虽然不是同母的,但也是一脉血亲。难道我还不能请人来医治她?”

  雷夫人冷冷道:“把郡主的药碗打碎,这就是你说的医治?你是给郡主治病还是给郡主催命?”

  “吵死了,雷夫人是吧?给郡主催命的是你,如果想让你们家郡主活得长久一点,就别给她喝这种毒药。你们王府的医者莫非都是吃屎的?这种低级错误也会犯?”

  一句淡淡的话语陡然插进两人中间,语气中带着些许的不耐烦。

  雷夫人惊讶地转过头去,却见一个少年淡漠地看着自己,面孔十分陌生,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明杰同样也愣住了,“毒药?”

  雷夫人长长吐出一口气,冷笑起来:“呵呵!小子有点意思,这药是我亲自为郡主配制的独家配方,有助于提神和强健灵魂,你说是毒药?明杰,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翅膀硬了,什么样的三流货色都敢往王府里带,竟敢在明月小筑里大放厥词,污言秽语,污染郡主视听。”

  “原来你就是那个吃屎的,像你这种庸医,医死了人都尚不自知,我骂你一句吃屎算是夸你了。”

  苏寒淡笑一声,又道:“你的药里放了一分醒神草,一分五的锁魂木,我说得对否?”

  “我放了什么,与你何干?”

  雷夫人下意识的反驳,内心深处却暗暗吃惊!

  自己的药里用了什么材料,这小子又没去尝,怎么可能知道?

  醒神草还勉强可以解释,是因为有些许的特殊气味,但那锁魂木无色无味,他到底是怎么分辨出来的?而且,连分量都说得丝毫不差。

  雷夫人的第一反应,就是看向明杰,眼中冷光闪烁,厉声问:“你告诉他的?”

  明杰内心也同样暗暗吃惊,但他掩饰得很好,听雷夫人这么问,便两手一摊,呵呵笑道:“不是雷夫人你的独家配方吗?我怎么可能知道?”

  “哼!不必掩饰,你也只会来这些上不了台面的手段。”

  雷夫人脸上带着几分强硬,淡淡说道,“更何况,我在药里放了醒神草和锁魂木又能如何?这两味药本来就有相容性,一起入药,效果成倍增加,对郡主的病极有益处,又何来毒药之说?明杰,你也是个丹师,不会不懂我在说什么,把你家的狗牵回去拴好,别放出来乱咬人。”

  明杰脸上露出尴尬之色,雷夫人说的没有错,虽然苏寒能辨认出药汁的成分的确很厉害,但也改变不了那药汁对明月很有益处的事实。

  明杰也不明白,苏寒为什么要出手打翻那药汁。不过,苏寒是他带来的,他总要帮忙兜着才是,略一思索,便准备开口说几句打圆场的话。

  不料苏寒听了雷夫人的话,却冷笑一声,“这两味药确实有相容性,不过,如果再配上明灭香的话,明灭香就会变成一剂催化剂,把两味药材的极阴极寒之性全部勾出来,搅合在一起,天雷勾动地火,源源不断的在你家郡主体内散发出极其阴寒的气息!你家郡主本来就体质极阴,你还这么催动阴气,是想让她活不过十八岁?!”

  说到最后,苏寒简直声色俱厉,痛心疾首。

  倒不是他有多么的可惜这美如天仙的小郡主,而是这雷夫人身为医者,医不好病也就罢了,还把人往死里催,最可气的是她自己还不知道,还以为自己是一门心思的为郡主好。

  这种明明愚不可及还要端着一副架子的人,骂她一句吃屎真是轻的了。

  雷夫人听了这话,那脸色瞬间变了,变得铁青铁青!薄薄的两片唇瓣紧贴在一起,一时之间竟然不吭声了,眼中不断闪过惊疑和沉思之色,竟被苏寒说得哑口无言。

  倒是明杰,仍然不解道:“明灭香?哪里有明灭香?”

  苏寒冷笑了一声,走向角落里的熏香炉,抓住香炉耳朵往上一提,竟把整个香炉挥了起来,把里面几百斤的熏香全部往窗外一泼。

  明杰倒吸一口凉气,原来苏寒所说的明灭香,竟是这熏香里的成分。

  也就是说,本来给明月喝那药汁是没有问题的,但偏偏她喝了药汁又点了熏香,那药汁就变成了催命的毒药。

  但明杰分明记得,苏寒是走进房间,眼睛略扫之下,就喊出了“那药不能喂”。那么短短的一瞬间,他怎么能看出这么多东西来,一分醒神草,一分五的锁魂木,明灭香,以及明月的极阴性体质?

  一时间,明杰冷汗涔涔,此子一双眼睛的毒辣程度,竟比自己想象中还要恐怖,难怪行事无所顾忌。

  “这熏香以后严禁再用。停用熏香一周后,那药汁可以再次开始服,不过一开始也要少量,这些废话不用我多说吧?”苏寒看了雷夫人一眼。

  雷夫人两片薄唇紧紧抿着,没有说话,但仍然能看出,她内心是极不服气的。目光如刀子一般,不停往明杰身上割,显然认为明杰给苏寒透了不少口风。

  苏寒也懒得再和她废话什么,直接上前掀开明月的纱帐,催动灵魂力,开始诊治。

  对于他直接去掀郡主帐子的无礼之举,一屋子侍女都已经有些麻木了,打碎了药碗,骂了雷夫人,还有什么是他不敢做的?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