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一百一十九章 繁华市井中的身影
  一道身影从远处掠来,落在明杰面前,是一名全身披着火红甲胄的将军,对明杰道:“四殿下,你擅自带人进入王府,导致生出事端,王爷对你十分失望,已下令将你打入王府天牢,面壁思过。”

  明杰难以置信,眼睛里的眼白都变得血红起来,充满了血丝,怒吼道:“我朋友是因为给明月治病,才引来这方强者,你们一个个都没有良心?明王府根基深厚无比,为何要忌惮一个外来强者?我要面见父王。”

  说话间,一群披坚执锐的赤甲卫却已经涌上来把明杰团团围住,明杰虽然是真武天境强者,但双拳难敌四手,并且那全身披火红甲胄的将军,竟也是一名真武天境强者,很快将明杰压制住。

  苏寒神色平静,直视那赤甲将军,淡淡笑道:“好,好一个明王府!我苏寒如果不是前来给郡主治病,也不会遭遇此祸事,明王府这般过河拆桥,令我大开眼界。”

  那赤甲将军被他目光一看,内心深处竟油然生出一股凉意,这少年的目光,竟像是居高临下的俯视一般,又像是早已料到明王府会这般行事,透着股淡淡的嘲讽。

  面对那强者压境,死亡的威胁近在咫尺,他竟没有半点畏惧神色。

  而明杰碰触到苏寒的目光,却是心中一紧,苏寒的目光里并没有失望之类的情绪,只是淡淡的古井无波,丝毫没有那种被过河拆桥的愤怒。

  明杰内心骤然一空,像是什么重要的机缘被自己错过了一般,难受之极。

  那天穹之上的强者淡淡哼道:“聒噪!蝼蚁般的存在,也敢妄触九龙缚囚阵,死吧。”

  话音一落,一股威压陡然从半空降下,竟不给苏寒任何说话和反应的时间了,果然是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明月郡主识海里封印着远古力量一事。

  那威压像是一道水平面急速下降,往苏寒头顶压去。

  顷刻间一股寂灭的气息传来,没有任何的声响,但苏寒站立的地方,却瞬间成为一片真空,空空荡荡。

  连半点痕迹都没留下,就这样粉碎、湮灭!

  那天穹上的强者,灭杀了苏寒之后,淡淡冷哼一声,声音如雷声滚滚,逐渐远去。

  明杰双眼爆出一道一道的血丝来,整个身体如同过电般变得僵硬,下一刻便拼命的想扑出去,然而那赤甲将军掌中真元寒芒暴闪,将他制住。

  明杰不明白,这强者实力固然强横无比,但自己的父亲明王也是一方大能,并非完全无法与之抗衡,为何要如此冷漠?

  苏寒是为了给明月治病,才会触动那强者口中说的阵法,而明王府竟然丝毫没有保他的意思,堂堂的天河郡城明王府,连这点大气都没有?

  这一刻,明杰对自己曾引以为荣的明王府感到心灰意冷。心中自责之情压倒了一切,一时之间竟心魔横生,陡然长啸一声,体内蓦地爆发出比平常强横数倍的能量,一下子挣脱了赤甲将军和赤甲卫的钳制,身影化作一道流星,朝明王闭关的居所掠去。

  “追四世子!”赤甲将军沉着的下令,一队赤甲卫如红色潮水般往明杰的方向涌去。

  谁也没注意到,角落里,一个一面白一面黑的石球在地上滚动了两下,石球周围的空气竟变得扭曲起来,像水波纹一般。

  石球的影子,在这扭曲的水波纹里逐渐消失。

  ……

  半个月后。

  天河郡城外城的市集,仍然和往日一样喧闹,熙熙攘攘,充斥着繁华的市井气息。

  酒楼永远是市井之中散修武者们最爱聚集的地方,此刻一名武者正喝得满脸通红,整个人都坐到了桌子上,两条腿垂在桌子边晃荡,给周围聚集的人群讲着明王府最新的八卦。

  “你们说奇怪不奇怪,据说那一向很低调的四世子,那天竟像吃错了药一般,在王府大闹天宫,还要冲撞王爷,据说眼睛都是血红血红的,嘿!现在大家都在议论,四世子大概是修炼了什么邪魔外宗的法门,走火入魔了,现在被关进天牢了,看来这四世子一脉是要彻底失势了。”

  “嘿嘿,还有更奇怪的呢,据说这小郡主明珠也犯了错被王爷禁足了,这就奇怪了,小郡主像天仙一般善良纯洁,怎么可能犯错?”这人说到小郡主,连眼神都变得无比虔诚起来,说话都轻声细语了,好像生怕冲撞到了那遥不可及的女神一般。

  “你们问我怎么知道这些?嘿嘿,我姐夫的舅舅的小姨子的儿子的同学的哥哥,可是在王府当赤甲卫的,我这里永远有王府的一手八卦,你们想知道这四世子为什么要去修炼邪魔外道吗?他也是迫不得已啊。”

  这醉醺醺的武者说到这里,突然话锋一停,嘿嘿笑道:“你们要是想知道的话,就再请我喝两坛酒,用银子就能买到的大路货不算!至少要两个元石一坛的精品好酒……”

  “妈的,两个元石,你怎么不去抢!”人群骂骂咧咧起来,瞬间蜂拥而上,对那醉醺醺的武者一阵拳打脚踢,抓着他的衣服往墙上撞,差点连内裤都扯飞掉了。

  谁不知道,这家伙就是凭着一点道听途说在那里扯淡,王府是何等存在,就算真有八卦,也不可能让他知道。还什么世子修炼邪功,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不可能,大家当话本听听解闷也就算了,竟然还敢要钱,要的还是元石。

  突然,众人耳中都听到了一阵沉闷的脚步声,急速的从远处而来。

  “反了,敢在老子的酒楼里翻天,全部滚出去!”脚步声还离得很远,但这一嗓子怒嚎,却极有穿透力。

  伴随着这怒嚎,咚咚咚的脚步声不断滚近,来的与其说是个人,还不如说是个肉球比较合适。这个胖子,横向纵向几乎是同样水平,整个身材呈现出很完美的圆弧,形成一个肉感十足的肉球。

  最让人不忍卒睹的是,胖子的身上还穿着相当华贵的衣服,挂着各种金银珠宝,整个人就像一座超大吨位的移动珠宝展示台一般,走到哪闪到哪。

  但就他这副尊容,酒楼里却没有一个人敢得罪他,纷纷一哄而散,整个酒楼里顿时空空荡荡。

  “崔爷,来了。”酒楼里的伙计当然认识自己的老板,连忙上前点头哈腰。

  “妈的,竟敢在爷的酒楼里撒野,这帮夯货活够了。今天不做生意了,打烊。”崔胖子今天心情显然不好。

  仔细看去,这崔胖子实际上年纪不大,不到二十岁,还是个少年,两只小眼睛闪烁着精明的光泽。

  “爷。”伙计脸上露出为难之色,朝酒楼的一角努了努嘴,意思是还有个客人没走。

  崔胖子两只小眼往那方向望去,只见一道身影平静的坐在那里,周身散发的气息古井无波,自斟自饮,似乎不管是刚才酒楼中的喧闹,还是现在崔胖子要打烊的言语,都不足以对他产生任何影响。

  伙计知道自家老板脾气不好,现在见有个客人大模大样地赖着不走,内心便暗暗替他着急,自家老板发起火来可不是盖的。

  崔胖子眼睛一眯,刚要发作,目光却突然落在那只酒壶上。瞳孔立刻紧紧地缩起来,鼻子抽动一下,似乎在闻着空气里的酒香气息,脸色倏地变了。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