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一百二十章 卷土重来的苏寒
  那酒壶里的酒香味,别人也许分辨不出,但崔胖子年纪不大,却是个做生意的老手,眼光毒辣,又岂能认不出来。

  这酒味别无第二家,正是明王府特酿蓝桥琼浆的气味。

  这酒也就只有天河郡城第一等的权贵能喝到,在这市井之中,肯定是无人知晓的。但巧的是,崔胖子也不是个普通人,虽说他的出身离第一等的权贵还差了很多很多,但他却曾经撞大运参加过王府的一次宴会,有幸喝到了这蓝桥琼浆。

  这酒的口感非常独特,有一种独特的香气,让人喝上一口,便是终身难忘。

  让崔胖子诧异的是,在这市井之中,竟会有人喝着蓝桥琼浆这种酒,如果不是亲眼见到,他是打死都不会相信的。

  这酒,堪比玉液琼浆,有价无市,出了明王府,出再大的价钱,也买不到一壶。

  此人,究竟何等身份,难道会是明王府的人?

  崔胖子一想到这里,不由得满头冷汗,要知道刚才还有人在自己的酒楼里编排王府的八卦,都被这道身影听见了,要是王府降罪下来,自己岂不是大难临头?

  旁边那小伙计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只看到自家老板衣服后背处逐渐洇出了一大片汗渍,心里还纳闷呢,天气有这么热吗?

  正当崔胖子惶惶不安之际,却听见那道人影低笑一声,嘴里淡淡吐出三个低不可闻的字:“明王府?”

  手指微一用力,竟把那古藤酒杯捏得米分碎。

  随后,人影蓦地站起来,拎起桌上那酒壶,直接扔进垃圾桶!

  里面的玉液琼浆流满整个垃圾桶,那人却没有半点觉得可惜的样子。

  崔胖子看到这一幕,不禁呆呆地张大了嘴巴,一时间心疼无比,简直暴殄天物啊。

  但这举动也让得崔胖子明白,自己想错了。如果此人是明王府的人,断然不敢如此胆大包天,把王府特酿丢进垃圾桶!

  这到底是什么人?

  那身影转过身来,脸上却戴着一张很普通的黑色面具,像是顺手从路边地摊上买的。面具下露出一双眼睛,目光平淡,有星子在其中熠熠闪耀,带着股深邃和坚韧之意。

  这带着黑色面具的人,连看都没看崔胖子一眼,直接从他身边走出去,离开了酒楼。

  “呃,老板……”

  伙计后背冒出冷汗来,敢在这酒楼里公然无视崔胖子的人,这还是头一个,伙计实在很难想象崔胖子会有什么反应。

  却没想到,崔胖子只是长长地呼了一口气,仿佛全身脱力一般,无力地坐在一张椅子上。

  这面具人到底是什么人,崔胖子已经不想去探究了。他能感觉出来,这人刚刚捏碎酒杯的时候,身上迸发出来的那种对明王府的强烈敌意!

  什么人敢对天河郡第一庞然大物明王府,抱有如此强烈的敌意?

  不知为何,有一种不安的情绪萦绕在崔胖子心头,让他不敢深入地去想这件看起来很小的事。

  崔胖子两只小眼望向天空,只见天边几丝乌云逐渐汇聚起来,遮蔽了日头。刚才还是晴空万里,但转眼之间,竟然像是要下雨了。

  虽然明知道很荒谬,可崔胖子心头还是有一种挥之不去的隐隐直觉,似乎这天河郡城,也快到了变天的时候了……

  ……

  苏寒回到自己住的客栈,紧闭门窗,这才把脸上那张黑色面具扯了下来。

  两世为人,他还从没有戴着面具生活过,也从来不知道戴着面具的感觉居然是如此憋闷。

  但他知道,那天在明王府中,那不知何方而来的强者,如果一旦知道自己没死的话,那么自己就将面临新一轮的杀人灭口。

  而且那强者,必定不是孤身一个人,能设下九龙缚囚阵,这不是区区一个强者能够办到的,其幕后的黑手,必定是一个难以想象的超然大势力。

  他也没想到,只是给一个王府郡主治病,居然会引动这种庞然大物。

  其实苏寒知道,自己也不一定非要选择面具。只要自己从此夹着尾巴做人,遇事低调不出风头,甚至是直接回青叶城去,那强者和强者身后的势力就不会注意到自己。

  但,这就意味着苟且偷生一辈子,苏寒绝不选择这样的活法。想成为强者,主宰自己的命运,就必须选择天河郡城这片广阔的天地,和不同天才碰撞,打下自己的一席之地。如果一味的蛰伏,隐忍,是永远没有出头之日的。

  所以,他需要一张面具,和一个不会被人认出的身份。

  现在他的身份是一个叫韩枢的云游武者,年龄十八岁。苏寒的心理年龄远远超过了这具身体的实际年龄,所以伪装起比自己实际年龄大三岁的青年,也毫无压力。

  至于假名,则是把苏寒二字倒过来念的谐音。

  当日那强者的修为,苏寒内心也有一个大致的判断,其修为境界应该在真武境之上,也就是传说中的灵境大能。

  苏寒前世就常听说一句话,真元不化灵,终究是条虫。在真武境内,再强也终究只是真元级武者。若不能把真元化为灵力,武道之路终究是镜花水月。一百二十岁寿数一到,一切都是浮云。

  而一旦把真元修炼到了极致,变为灵力,那便是跳出了凡俗的桎梏,可以与天争命,延年益寿,亦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成为真真正正的风云大能。

  也唯有进入灵境,苏寒才能拥有和那强者抗衡的资格。所以现在他内心对灵境的渴望,比任何人都来得迫切。

  但他现在才是小真武境武者,离那灵境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

  他内心充满了源源不断的动力,不管是那个把他当做蝼蚁随手灭杀的灵境强者,还是过河拆桥冷漠旁观的明王府,苏寒都要让他们明白,把他苏寒当做一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会是他们这一辈子犯下的最大错误。

  现在苏寒所处的位置是天河郡城的外城。这几天,他在酒楼里听往来武者闲聊,对这天河郡城里的基本情况和势力划分,也有了个大致的了解。

  天河郡城最大的巨头是明王府,明王府先祖曾跟随大夏王朝一个皇帝立下战功,被封为王爵,得到了天河郡作为封地。也就是说,整片天河郡,从理论上来说都是明王府的地盘,所以虽然其他的五大势力各自占山为王,但却都不敢把明王府得罪狠了,明王府是天河郡当之无愧的第一主宰。

  而明王府的主人明王爷,也是目前天河郡城里唯一一位真元化灵的灵境大能,有他坐镇,明王府地位稳固如山。

  所以,苏寒视明王府为敌的事,如果让别人知道了,大概都会认为他病得不轻,以一个小真武境武者的力量,竟敢妄想螳臂当车,以蝼蚁之力对抗大象。

  除去明王府之外,天河郡城五大势力,实力从高到低排序,分别是天河武院,紫阳宗,万兽山庄,纳兰世家,苏氏世家。五大势力的老祖基本都是真武天境巅峰的修为,有好几个离那灵境都只差一线了。

  这五大势力,彼此之间也不是铁板一块,互相倾轧是常有的事,不过也好歹维持了几十年五足鼎立的局面。

  剩下的,就是一些林林总总的小势力,小家族,其总数有四五百之多,非常繁盛。

  以苏寒真武境一重天的修为,在青叶城里就是顶天了,但在这天河郡城里,他却发现,就连自己所住的这家客栈的老板,都是真武境一重天的强者。

  想到这里,苏寒从储物戒指里拿出刚在交易行兑换的元石来。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