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斩杀真武境六重强者
  “会是谁?”

  苏寒开启邪眼,很轻易地看破了阵法幻化出来的面具,发现这条人影,正是之前站在余浩鹏身边的那个黑衣男人。

  本来苏寒就觉得这黑衣男人有点古怪,现在看到此人站在通往第六层的大门前,也不进去,更加验证了苏寒的猜测,此人根本就不是来考试的。

  待得苏寒走到近前,那黑衣男人打了个响指,立刻有两个佩戴着考生铭牌的武者从左右包抄而来,把苏寒紧紧夹在中间。

  这两个打下手武者的修为,居然也都不低,都是真武境四重巅峰。

  “韩枢。”

  那黑衣男人冷喝道,“不必再往前走了,此地就是你的止步之地。”

  苏寒淡淡道:“你们怎么知道我便是韩枢?”

  黑衣男人傲然道:“我们自然有辨认目标的方法,早在塔外的时候我就在你身上做了印记,就算在这塔里互相看不到面容,我也照样能辨认出你。”

  苏寒眼中寒光一闪,这黑衣男人果然不是什么普通人,因为只有那些以暗杀为生的杀手组织,才会精通这些做印记的手段。

  “我猜的没错,你们果然是余浩鹏雇来的杀手。看你真武境六重的修为,价格应该不低。余浩鹏为了对付我,还真是舍得下血本。”

  苏寒的话语,让得黑衣男人眉头微微一皱,自己是什么时候暴露了真武境六重修为的?

  不可能,自己明明使用了敛气神通,把真元波动压制在了小真武境。就算是真武天境的强者,也绝对看不出自己的真实修为才对。

  对方只是个真武境三重武者,怎么可能知道自己的真实修为?而且,明明知道自己的修为整整比他高出三重,他为什么还能如此淡定?

  黑衣男人内心涌出了一丝异样,强者面对弱者,本应该会有一种万事皆在掌控之中的快感,然而他现在却失去了那种感觉。

  当下,黑衣男人压下心头那股异样,冷声喝道:“我的雇主让我转告你,如果你愿意在此立下天地誓约,发誓等出塔后当面向他磕头道歉,并且自废修为,归还二百万两白银,那么他就可以饶你一命。”

  “否则,直接就地格杀。”

  武道世界,天地誓约是最灵验的。没有武者愿意轻易立下天地誓约,因为正所谓人心或可骗,天道不能欺。谁敢欺骗天道,违背天地誓约,下场一定会很惨。

  苏寒心中冷笑,让一个武者当面向敌人磕头,这是毁灭他的武道之心;废掉修为,这是毁灭他的武道之路。说是饶一命,实际上比直接杀了还狠。

  这个余浩鹏,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又有谁能想到他如此毒辣。

  “你说你在我身上做了印记?”

  苏寒眉头一挑,淡淡道,“如果你死了,印记应该就消失了吧?”

  黑衣人皱眉道:“这和我刚才说的话有什么关系?我没有时间浪费,你最好直接给我一个能让我满意的答案。”

  “当然有关系,我不喜欢身上有别人的印记,不知道这个答案够不够让你满意?”

  苏寒悠然一笑,突然单手一抓,把自己右边那个真武境四重巅峰的武者抓在手中。

  “死吧。”

  不等这个武者和黑衣男人反应过来,苏寒大手一拍,劲风狠辣,将这个呆若木鸡的真武境四重巅峰武者直接拍死。

  另一个真武境四重巅峰武者满眼惊骇,失声叫道:“你不是真武境三重?”

  一边说一边急速向后退去,却被苏寒一把抓回来,砰的一声狠狠拍在地上。

  在苏寒的肉身力量、以及十二倍重力的双重作用下,这人摔得格外的重,全身的血肉一下子全部坍塌到地上,整个人不成人形,死的不能再死。

  黑衣男人不可思议地僵在原地,虽然余浩鹏曾跟他提过,这个韩枢的肉身力量超过一般的同级武者,但他还是想不到,此人的肉身会有如此恐怖,连真武境四重巅峰武者都不能跟他拼肉身?

  黑衣男人眼中掠过一抹痛悔之色,自己太大意了!低估了这小子的肉身,导致折损了两个得力的手下。

  “小子,好,你很好。”

  黑衣男人也是被激起了火气,当着自己的面,杀自己的手下,是个人都不能忍。

  砰!一股真武境六重威压陡然从黑衣男人身上迸发出来,到了这时候,黑衣男人也懒得管自己催动武技会不会被发现了。大不了杀了人就遁走,凭自己的手段,天河武院难道还能找得到自己?

  真武境六重强者,运转真元,全力以赴,那一击的威力,足以毁灭数百个小真武境武者。

  黑衣男人相信,眼前这个小子,哪怕他的肉身再强悍,但修为的差距摆在那里,两人之间的实力对比是压倒性的,是任何神通都弥补不了的。

  在黑衣男人眼里,苏寒显得如此不堪一击,小真武境的武者,在真武地境巅峰的强者面前,显得如此弱小。

  哗啦!

  突然间,三道紫光从苏寒体内齐刷刷飞出,在半空中绞股在一起,居然凝结成一道巨大的紫色剑气,瞬间朝黑衣男人斩了下去。

  黑衣男人瞳孔骤缩,这紫色剑气里,居然蕴含着一股真武天境强者的可怕气息!光是这股气息就让他胆寒不已,道心不断波动,整个人气势骤减,下意识地后退半步。

  那恐怖的紫色剑气却不会因此而手软,直接往下一劈,将那黑衣男人从中间生生劈成两半!

  惊诧,恐慌,绝望,这种种情绪还凝固在黑衣男人脸上,至死都没来得及合眼。

  呼!

  苏寒轻吐一口气,刚才的情形,万分惊险。

  修为的差距摆在那里,即使他有再多底牌,在真武境六重强者面前,也是被碾压的命。如果不动用紫色剑气的话,刚才他早已经死了。

  连他也没想到,这紫色剑气居然会有如此凌厉可怕。这是他和欧阳雨菲决斗那一天,紫阳宗纪堂主用来杀他的剑气,却意外地被黑色蛟龙纹身吸收储存起来,随后又被苏寒炼化成丹田里的九道剑气,变成了苏寒的一张底牌。

  苏寒今天,只消耗了九道剑气中的三道,就能斩杀一名真武境六重强者,这剑气的威力可想而知。

  “纪堂主是真武天境的强者,随手一道剑气,就有如此威力,真武天境果然不容小觑。看来我要从紫阳宗这个庞然大物手里,把欧阳雨菲挖出来,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办到的。”

  紫阳宗庇护了苏寒的仇敌欧阳雨菲,欧阳雨菲一天不死,苏寒始终如鲠在喉。所以这紫阳宗,他是早晚一定要去的。

  此外,他的目标还有明王府,他没有忘记,明杰是他重生以后结交的第一个朋友,而这个朋友至今还被关在明王府的大牢里受苦。

  明王府的底蕴,只会比紫阳宗更强。

  这两个庞然大物,始终是悬在苏寒头顶上的两座大山,逼迫着他以最快的速度变强,所以今天他才会来到这天河琉璃塔,磨砺自己。

  苏寒深吸一口气,摒弃纷乱的思绪,眼眸中骤地射出两道寒光。

  “余浩鹏!”

  原本苏寒认为,不必为了余浩鹏这种家伙耽误比赛,等比赛结束再算账也不迟。

  但现在,他改变了主意。

  现在才是杀余浩鹏的最好时机,因为在这天河琉璃塔第五层的顶端,人迹罕至。而且苏寒丹田里的紫色剑气,也并不属于武技的范畴,只要他不动用自己的真元,根本不可能被发现。

  只不过会浪费一点时间。

  “这样正好,不浪费点时间,哪有挑战可言?余浩鹏我要杀,那雪青灵果,我也必定要拿到手。”

  ...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