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一百六十三章 九叶冥心花之毒
  “小子,你竟敢下毒。”

  孙承志也不是傻子,在他倒下的那刻,他就知道自己肯定是中毒了。

  他尝试运转体内的真元,但越是运转,真元越是凝滞,便如凝固的水银一般,堵塞在经脉里,完全无法发挥出半点功用来。

  没有了真元护身,他整个人像一条破布口袋般坍塌在地上,根本抵抗不了第六层的二十倍重力。很快,一张脸便发红发青发紫起来,五脏六腑都被挤压到一块,体内发出如同拉破风箱般的呼呼声,那模样,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最可恨的是,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中毒的。

  孙承志百思不得其解,因为他在面对这外城武者的时候,并不是没有防备的。可他竟然完全没有察觉自己中了毒,这个外城武者到底是什么时候下的毒?

  “我早就说了,如果你不赶快离开此地的话,后悔的必定是你。”

  听到这外城武者平静的声音,孙承志简直目眦欲裂,用尽体内最后一丝力气嘶吼道:“你到底什么时候下的毒!”

  “有人下毒?”

  凌蕊儿的脸色也在一瞬间变了,她连忙运转起真元,想用真元把体内的毒逼出去。

  但只是运转了一瞬,就有一股冰冻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真元流动的速度陡然变慢。

  凌蕊儿倒吸一口凉气,连忙停止运转真元。她心思灵活,一瞬间便想明白了其中关键,“这毒,是越运转真元,发作的越快?”

  “没错,这种毒的主材料应该是九叶冥心花,中毒后一段时间,体内真元会慢慢停止流动,经脉也会逐渐石化,最终经脉寸寸断裂而死。如果运转真元,毒性发作就会加快。”

  苏寒目光冷然,这毒他并不陌生。他刚重生到青叶城的时候,苏俊用过七叶冥心花对苏云海下毒,这九叶冥心花就是七叶冥心花的变种,毒性更加剧烈。

  这九叶冥心花,无色无味,确实很难提防,算是奇毒中的一种。只不过,还不够资格排进天下奇毒榜罢了。

  孙承志一听这话,眼前发黑,差点昏死过去。刚才他一口气运转了大量的真元,如果这毒药真是如此歹毒的话,那他现在毒性岂不是完全发作出来了?

  他面色狰狞地嘶吼道:“给我解药,否则我出塔后必不放过你!”

  “我没有解药。”苏寒摇头道。

  “毒是你下的,你怎么可能没有解药?趁现在赶紧交出来,否则等我出塔之后,这件事我必不会善罢甘休。”

  孙承志以为苏寒是在故弄玄虚,故作姿态,明明有解药,故意说没有。

  然而,一旁的凌蕊儿听了,眼中却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外城的师弟,你的意思是,这毒不是你下的?那你怎么会知道,这毒的具体名字?”

  凌蕊儿狐疑道。

  “哼,区区一个外城的武者,怎么可能会拥有九叶冥心花这种奇毒。”

  一道冷厉嘲讽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凌蕊儿愕然看去,只见拓跋凛站在放有雪青灵果的玉盘旁边,抱着胳膊,好整以暇地看着三人。

  “拓跋凛,竟是你下的毒?”

  凌蕊儿脸色大变,她和拓跋凛也算是熟人了,但她却完全没有料到,拓跋凛为了得到这雪青灵果,竟会如此不择手段。

  “拓跋凛,你就不怕出塔之后受到武院的处罚?”凌蕊儿一张婴儿肥的可爱脸蛋,由于愤怒而涨得通红,但因为她脸上有幻化出来的面具,所以并没有人看见。

  拓跋凛悠然笑道:“我早就研究过复赛的规则,其中的漏洞,就是只提到不能使用兵器和武技,却没提到不能用毒。就算武院要处罚我,也找不到光明正大的理由。”

  “你,卑鄙无耻之徒。”

  凌蕊儿气急,她没想到这拓跋凛竟会如此无耻。那雪青灵果,说实话,她也很渴望,可她就算再想要,也不会用这么无耻的手段。

  钻复赛规则的漏洞,对同门下毒,天底下简直没有比这更卑劣的事。

  “闭嘴,如果想活命的话,就捏碎铭牌,给我乖乖的出塔去。等我拿了雪青灵果再出去,自然会给你们解药。”拓跋凛冷笑道。

  凌蕊儿气得直跺脚,但却又束手无策。现在她中了毒,如果不按照拓跋凛所说的做,她可能真的会丢掉小命。

  可是,就这样让拓跋凛得逞,她实在是不甘心。

  “至于你。”

  拓跋凛淡淡对苏寒道,“你让我很惊讶,居然能辨认出九叶冥心花之毒。哼,不知道你到底是外城哪家的人,难道这九叶冥心花,外城的人也能有机会见过?”

  “不过,你辨认出来也没用,没有解药,神仙难救。”

  苏寒眉头一挑,敢在他苏寒面前用毒用得这么嚣张的,这拓跋凛还是头一个。

  区区的一个九叶冥心花之毒,他早在跃上第六层巅峰平台之前,就已经嗅到了那股特殊的气息,并做了相应的防备。

  所以,他根本没有中毒。

  不过,苏寒却是不动声色。

  “外城的师弟,不如你先和蕊儿一起出去,等拓跋凛这无耻之徒从塔里出来,蕊儿自然不会让他好过。”

  凌蕊儿的内心,反倒对这外城武者产生了同情。今天拓跋凛准备这毒药,显然是为了她和孙承志准备的,这外城武者好不容易冲到第六层顶端,结果却被她和孙承志连累,遭遇这等无妄之灾。

  听了凌蕊儿的话,苏寒摇头,目光却凝在平台中间那枚雪青灵果之上。

  凭他的直觉,他总觉得,这雪青灵果,有一丝的不对劲。

  这种不对劲,并不是来源于雪青灵果本身,而是它摆放的位置,太过于正中了,就好像是测量过一般,分毫不差。

  天河武院该不会有这么无聊吧,放个雪青灵果,都要经过测量再放?

  苏寒微微皱眉,从这雪青灵果摆放的位置,他突然又联想到了初选心力关里,那支出现得很诡异的幻羽化神香。虽说两者之间没有一丝一毫的联系,但他却隐隐觉得,这两件事,都是一样的有些古怪。

  “唔!”

  凌蕊儿突然双眼一阵发直,整个人也前后摇晃起来,脚步虚浮,似乎已经有些抵抗不了第六层的二十倍重力。

  “哼,再怎么天才,只要中了这九叶冥心花之毒,根本没有任何办法抵抗。”

  拓跋凛冷笑一声,凌蕊儿比他要小那么两三岁,却始终跟他境界相仿,他心里早就不爽。现在,也终于算是报了一箭之仇。

  至于那个外城来的武者,拓跋凛压根就没放在心上。小真武境武者,毒性发作只会比凌蕊儿更快。

  只不过,当拓跋凛把目光落在那个外城武者身上时,他却是吃了一惊。

  只见这外城武者,一双眼睛清明无比,身形挺拔地站在那里,丝毫没有要倒下的迹象。

  “怎么回事,他的毒性,为什么还没有发作?”

  拓跋凛眼眸骤地紧缩了一瞬,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一手掌控的完美局面,出现了一丝轻微的裂缝。

  “这怎么可能,爷爷说过,这种九叶冥心花的毒,就算是真武天境强者,只要不小心让毒性侵入体内,就绝不可能逼得出来。越是运转真元逼出毒性,就死得越快。”

  “还是说,他根本就没有中毒?”

  拓跋凛瞳孔急剧缩紧,双眼死死地盯着这外城武者,实在想不明白,此人究竟是为什么没有毒性发作。

  一旁的凌蕊儿,看到苏寒完全不受毒物影响的样子,亦是惊诧莫名。

  连她真武境五重的天才,都在毫无防备之下中了招。小真武境的武者,面对这种奇毒,又怎么可能会没有事?

  ps:上一章里,凌蕊儿应该称呼苏寒为师弟,飞跃笔误写成师兄,现在已经改正。

  另外,今天第一更来的比较准时,所以求鲜花!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