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一百七十一章 七天之后的约战
  ps:不知道会不会有兄弟没看到飞跃发的单章,在这里再说一下,昨天订阅过169和170章的兄弟,请返回去重新看下修订后的版本,情节有变化!一定要看哦,否则前后文接不上!

  这一道宛如石破天惊般的大喝,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燃^文^书库][www].[774][buy].[com]

  人群目光齐齐投射而去,只见拓跋凛从远处大踏步而来,手里高举着一枚绿莹莹发光的灵果,一下子聚焦了所有人的视线。

  “是拓跋凛!原来拓跋凛没有失踪,他是什么时候出来的?”

  “他手里拿的,不是雪青灵果吗?”

  “不会吧?雪青灵果居然在拓跋凛手里,难道说他才是本次冲塔比赛的第一名?”

  人群议论纷纷,都搞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第一名绝对不是他!”

  拓跋凛大步流星走上前来,摊开手心,将手里的雪青灵果展示在众人面前,冷冷道:“这枚雪青灵果,就是铁证。谁拥有这枚雪青灵果,就证明谁才是最先登上天河琉璃塔第六层顶端的人。”

  “拓跋凛,你的意思是,你才是这次冲塔比赛的第一名?”

  陆考官不无疑虑的问道。

  一旁凌蕊儿不可置信地盯着拓跋凛,一张婴儿肥的脸蛋涨得通红,怒道:“拓跋凛,你怎么可以这么无耻?你在塔里做了什么,你自己最清楚,连孙承志都被你害得失踪,你怎么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冲塔比赛的第一名?”

  说着,凌蕊儿突然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刺目的血迹一滴滴落在地面上,显得格外的触目惊心。整个人就仿佛暴雨中飘摇的树叶一般,摇摇欲坠。

  “什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考官们一阵混乱,一个个都是一头雾水。

  拓跋凛薄薄的嘴唇抿成一条直线,目光里泛着冷光,冷硬道:“孙承志是因为天河琉璃塔突然消失了,他在塔里没能出来,所以跟着失踪了。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凌蕊儿怒道:“那我身上的九叶冥心花之毒,你敢说不是你下的?”

  拓跋凛冷笑一声,“不错!毒是我下的,我现在就可以给你解药,反正,我的目的也不是要你的命。这次冲塔比赛的规则里,根本就没写不能用毒,而且我的毒也没有致命。”

  “各位考官,我想试问一下,我拓跋凛,违反了比赛规则吗?还是说,你们打算把这件事上报武院高层,由高层来处理?”

  拓跋凛说罢,阴沉的目光环视四周,眼底深处,带着一股淡淡的警告之意。

  众考官读懂了拓跋凛眼中的那抹意味深长,一个个内心深处都是咯噔一声。

  拓跋凛提到武院高层,让这些考官们不由得想了起来,拓跋凛的亲爷爷,正是天河武院的拓跋长老。此老在天河武院中颇有分量,算是天河武院的高层。

  拓跋长老随便一句话,就能决定这些考官的前途和命运。

  而此刻,谁要是和拓跋凛唱反调,那毫无疑问,就是跟拓跋长老过不去。

  得罪了拓跋长老,以后还能有好果子吃?

  这些考官非常清楚,拓跋凛的眼神,就是在警告他们,不要跟拓跋长老过不去,不要自毁前途。

  反正,这件事,即使上报给武院高层,最后处理权,八成也会落到拓跋长老手上。

  “罢了,用毒的事,是比赛规则本身的漏洞。拓跋凛没有违反比赛规则,而且雪青灵果被他摘走……这第一名,判给他们两人之中的任何一个,都显得对另一个有些不公平。”

  陆考官一边说,一边略带愧疚地望了苏寒一眼,显然也是觉得非常的过意不去,但却又无可奈何。

  事实上,不管比赛规则里写没写,拓跋凛都不应该下毒残害同门,这是潜规则!

  按理来说,应该取消拓跋凛的参赛资格才对。

  然而,陆考官实在不敢这么明着和拓跋长老作对。

  苏寒目光淡然,他知道这些考官也都是人,惧怕拓跋长老的积威,只能选择妥协,这是很正常的。

  他也不会去跟这些考官计较什么,这些考官也都是可怜人,在拓跋长老面前,他们是绝对的弱者。弱者除了向强者低头妥协之外,没有第二个选择。

  武道世界的法则就是如此,谁拳头大,谁的地位就高。跟什么比赛规则不规则,一点关系都没有,只是因为拓跋长老是强者罢了。

  但是,不跟这些考官计较,并不代表苏寒就会像这些考官一样,选择妥协。

  眉头陡然一扬,苏寒淡淡说道:“既然如此,那就用比武决定胜负吧!”

  “比武?”

  所有考官陡然间瞪大了眼珠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真武境三重的韩枢,主动提出要跟真武境五重的拓跋凛比武?

  这家伙,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真武境三重的修为,居然要邀战真武境五重天才,简直跟找死没什么区别。

  虽然韩枢在冲塔比赛中表现突出,但冲塔主要考校的是将来的潜力,而不是现在的武道实力。

  论到武道实力,真武境三重,怎么可能会是真武境五重的对手?

  真武境三重,还属于小真武境,而五重却已经属于真武地境强者了,两者之间可以说是天差地别。这武道实力的差距,是用任何资源都无法弥补的。

  而且,拓跋凛还是拓跋长老的孙子,所拥有的资源,只会比这外城出身的韩枢更多。

  “他疯了,到底是谁给他这么大的胆子?”

  凌蕊儿喃喃自语,一双眼眸中,全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她承认,韩枢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人,但她也并不认为,韩枢能在实战中胜过拓跋凛。

  拓跋凛的实力,她再清楚不过了。

  “不自量力!”

  拓跋凛细长的双眼眯了起来,瞳孔之中,闪动着冰冷光泽。

  “莫非你以为能冲上第六层顶端,就够资格与我相抗衡?在我眼中,你和那外城的余浩鹏没什么区别,都是一样的浅薄可笑。”

  苏寒眉头一扬,淡淡道:“废话真多,莫非你不敢?”

  “我为什么不敢?”拓跋凛哈哈一笑,“你要自取其辱,我不会拦你。不过,你赢了可以从我这里得到雪青灵果,而我赢了却什么好处都没有,我岂不是吃亏?“

  “你要如何?”

  拓跋凛阴笑道:“你的那点好处,我也不看在眼里。这样吧!如果你输了,就自废修为,滚出天河武院,不要让我再在天河武院里看到你。”

  “一言为定。”

  苏寒语气淡淡,听不出喜怒。

  那淡定的模样,就好像他对这场比武胜券在握一般。

  拓跋凛陡然有一种受到侮辱的感觉,细长的眼睛阴冷地眯了起来,冷笑道:“七天之后,天河武院擂台!我会让你明白,你今天的决定有多么愚蠢,你的话语,有多么的可笑。”

  说着,拓跋凛当众拂袖而去,竟也不管身后的一众考官。

  众考官内心都是暗暗摇头,在他们看来,韩公子有勇无谋,以为自己在冲塔比赛中表现出色,就可以邀战真武境五重天才,最终结果肯定是要吃大亏的。

  但是,这场比武,显然已成定局,他们也没有再说什么。

  一场冲塔比赛,就这样虎头蛇尾地结束。不但天河琉璃塔消失了,而且,就连冲塔比赛的第一名,也要等到一周后的比武才能决出来。

  一众考官,都是叹息摇头,各自散去。

  凌蕊儿,也被人带走去解毒了。

  “韩公子,韩公子。”

  便在此刻,却有一道人影小跑着追上了苏寒。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