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一百八十一章 苏寒现身
  看席之上,那些不属于拓跋长老一脉的武师,看着拓跋凛的气势,也是一脸的惊诧之色。..lwxs520..

  “拓跋凛今年只有二十岁,竟已经能够踏入真武境五重巅峰境界,委实是今年新生中的第一人。”

  “等拓跋凛胜了这场比武,他就是冲塔比赛的冠军,有资格挑战十大真传门生的位置。若是能够挑战成功,那么拓跋长老一脉,岂不是就有了两名真传门生,简直是前所未有的风光啊。”

  “的确,拓跋长老,的确是生了两个好孙子啊。有此二子在,拓跋一脉,何愁没有称霸天河武院的那一天。”

  听着这些武师们艳羡不已的议论,那些拓跋长老一脉的武师,脸上也纷纷露出傲然之色。

  只有角落里的朱教官,嘴角微微一撇,显得有几分不以为然。

  “老朱,听说你拿一百二十下品元石买了那外城天才获胜,你的心里到底怎么想的?该不会你主持了他的武道天赋测试,就对他产生感情了吧?”

  朱教官没想到会有人冷不丁地来问自己这个问题,当下便是脸色一沉,过了足足好一会儿,才冷冷道:“那外城天才的天赋远远超出你们想象,如果你们看过那场武道天赋测试的话,恐怕也会跟我做出同样的选择!”

  “你这话我就不爱信了,他的武道天赋再高,难道他还能跨两重境界去挑战拓跋凛不成?”说话这人名叫楼俊业,也是天河武院中级武师。

  朱教官实际上心里也没底,不过,他还是愿意相信自己亲眼看到的。那火属性测试室的大门最后被打开时,从里面掀出的那种恐怖气浪,连他真武境六重的强者都要被掀一个大跟头,而韩公子真武境三重的修为,竟能在里面坚持三个多时辰,并且安然无恙的出来。

  就冲这一点,朱教官也愿意把宝押在他身上。

  当下,朱教官冷哼一声,“你管那么多干什么?我的钱,我自己乐意。你要是愿意买拓跋凛获胜,也没人拦着你。”

  楼武师冷笑一声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买拓跋凛获胜,还买错了不成?大家听听,这老朱把我们都当傻子了,大家都买的拓跋凛获胜,只有他买那外城天才。老朱,你是不是觉得只有你自己一个人独具慧眼?”

  楼武师这话故意说得十分大声,一时之间,看席上的其他武师纷纷看了过来。

  “呵呵,这老朱果然有魄力,莫非是手里钱太多,跟钱过不去?”

  “我看,他是觉得众人皆醉,只有他独醒吧,巴不得一下子把我们押的赌注全部赢过去呢……”

  “老朱,待会你可得看紧着点儿,把那外城天才保护好啊。否则,一个不小心,让他被拓跋凛打死了,你的钱,岂不是都打水漂了?”

  “哈哈……”嘲讽之声四起,那楼武师亦是冷笑着,露出一脸看好戏的神色。

  朱教官向来脾气直、说话冲,在武院里人缘本来就不好,一直是独来独往。这下子,他几乎被在场的所有武师给孤立了,也没有人出头替他说半句话。

  朱教官却是个不甘示弱的性子,这下被众人一激,立刻满脸通红,冷笑道:“楼武师,我赌我的,你赌你的,难道我碍你的事了?我已经说了,你愿意买拓跋凛获胜,也没人拦你,你为何非要和我过不去?”

  楼武师假惺惺地冷哼道:“谁要和你过不去?我只是看你把宝押在必输之局上,看不过去,才提醒你一句,没想到你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如果你坚持要一条道走到黑,也没人管你,你既然这么坚信那个外城天才能获胜,可敢跟我赌一赌?”

  “赌什么?”朱教官立刻警惕起来。

  楼武师一双眼睛在朱教官身上停留片刻,才悠悠笑道:“我记得你好像有一件四炼凡器吧……”

  说着,眼中露出几丝贪婪的精光来。

  四炼凡器,在天河武院中级武师的圈子里,属于凤毛麟角。一般的中级武师,所拥有的凡器,一般都是一炼或者二炼的。

  朱教官恍然大悟,冷笑道:“绕了这么个大圈子,原来是在图谋朱某的那件四炼凡器!哼,拿出来和你赌一赌又如何,不过,既然是赌局,总不可能只有我一个人押注吧?”

  楼武师冷哼道:“既然你这么说,我也押一件四炼凡器!”

  “啧啧,老楼,不简单啊,什么时候你也搞到了一件四炼凡器?”看席上其他的武师,顿时也来了兴趣,纷纷围拢过来。

  “不如这样吧,我也押一件二炼凡器,赌拓跋凛获胜。”

  “我也押一件一炼凡器,就当助个兴吧。”

  武师们纷纷吆喝着下起注来,虽然他们不像朱教官和楼武师那样拥有四炼凡器,不过,一炼二炼,却还是可以拿得出来的。

  反正拓跋凛必胜无疑,所以他们也并不在乎把自己的随身兵器拿出来做赌注。

  那几个拓跋长老一脉的武师,也是蠢蠢欲动,身子往前探出,刚想凑个热闹,耳中却突然听到了一声微微的冷哼。

  当下他们便浑身一震,立刻又把身子缩了回去。

  这声冷哼,却是来自端坐在看席最中央的一名女子。这女子大约三十多岁,容貌秀美,华贵之中又透着几分出尘之气。双眼微微一睁时,带着几许动人心魄的力量,竟是真武境八重强者。

  这女人正是拓跋长老的女儿拓跋柳,也就是拓跋凛的亲姑姑。在拓跋长老一脉中,她说一不二,属于核心级别的强者。

  “适可而止吧,让门生们看到,像什么样子!”

  拓跋柳的声音淡漠冰冷,听得一众武师冷汗直冒。当下,谁也不敢再喧哗,匆匆下完注就赶紧回到自己的位置。

  “姓韩的小子,你可一定要争气点,一定要赢啊,别让老朱我输得倾家荡产!”

  朱教官本来还不怎么紧张,但现在,心里却已经是七上八下,手心里暗暗捏出了汗。

  毕竟,那四炼凡器,可是他祖传之物,真武地境强者能够拥有四炼凡器的,相当少见。

  本来买苏寒获胜,只是朱教官一时兴起的小小冒险而已。结果现在,却跟朱教官最值钱的家当绑在了一起,由不得他不紧张。

  正当这些武师们结束下注的时候,擂台另一侧的门生们一阵骚动,一名足有将近两米高的壮硕男子,带着几个跟班,踏着如小山般的步伐挤进人群。

  “是一等门生里排名第三十四的王岳师兄!”

  人群纷纷露出敬畏之色,这王岳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显然很高,当下纷纷给王岳让出一条道来。

  “据说王岳师兄,今天在后门的盘口一掷千金,押了五百块下品元石买拓跋凛赢。”

  “嗞!~好大的手笔,那可是一笔巨款,足可买到一把四炼凡器,他居然用来下注!”

  “那有什么的,如果我有五百块下品元石,我也肯定下注买拓跋凛赢,这可是稳赚不赔。”

  看席上的武师们也听到了门生们的议论,一名武师笑道:“这王岳倒是精明,今天这场可是必胜之局,下注下得越多,赢得就越多。”

  “不过,王岳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多钱,一个出身于外城的门生不该有这么丰厚的身家啊。”

  正当武师们议论纷纷时,擂台上拓跋凛的气势,突然节节暴涨起来。

  一股凌厉霸道的气息四处逸散,让得擂台四周的人都是脸色微变,纷纷运起真元来抵挡。

  擂台上,一直闭目静修的拓跋凛,猛然睁开双目。脸上尽是杀机,盯着远处的某个方向,眼中蓦地爆射出两道精光,犹如猎人看到了猎物一般。

  “他来了!”

  人群陡然间一阵骚动,纷纷顺着拓跋凛的目光看过去,一道道眼神,瞬间锁定在远处从容而来的一道身影上。

  ps:今天继续求鲜花,月底了,大家手里的鲜花都给飞跃吧,让飞跃冲击一下鲜花榜,拜谢了!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