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一百八十三章 这种级别,也拿出来丢人现眼?
  

  “不是火属性天赋上等吗?我看你怎么挺过我的这一招怒焰狂潮!”

  拓跋凛口中长啸一声,一柄长得出奇的细剑出现在他右手中。这长剑比普通的剑足足长出二分之一,通体火红色,好似一条长蛇般,居然扭曲起来,缠绕在他手臂上。

  “这是赤蛇剑!”台下传来天河武院众门生的一片惊呼。

  “啧啧,拓跋长老对这个小孙子,真是舍得下血本啊。赤蛇剑,至少是五炼凡器吧?居然也传给了他。”

  “拓跋凛本来就火属性天赋极高,现在炼化了赤蛇剑,更是如鱼得水了。”

  “难怪,他能举手投足之间就布置出一片火海虚影来,原来是有赤蛇剑辅助,把他火系真元的威力放大了。一般的人,只要被这火海包围,不用拓跋凛再动手,烤也被烤死。”

  “正好,看看这韩公子究竟是不是浪得虚名,他的火属性天赋,到底是不是假的。”

  苏寒站在原地,仿佛入定一般,四周熊熊烈火的影子,在他眼中仿佛虚幻,眼里完全看不到半点惊慌的样子。

  拓跋凛目光一扬,双目之中冷光射出,大喝道:“小子,在我怒焰狂潮下,你若是能挺过一刻钟,才有资格做我的对手。”

  说着,手臂一引,手中赤蛇剑连续舞动,赤蛇剑仿佛有灵一般,与周围怒焰虚影相互应和着。灼热的滚滚气浪如同火云风暴一般,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朝苏寒的身躯不断逼近,包围过去。

  下面的天河武院门生们,精神陡然一振,他们知道,精彩的一幕到了。

  这怒焰的包围圈一旦将对手包围,那么剩下的,就只有烈火炼狱般的摧残,是绝对的碾压、虐杀。

  拓跋凛目光中露出狰狞冷笑之色,一切,都掌握。

  之前在天河琉璃塔里,不允许使用武器,更不允许使用真元进行打斗。但今天在这武道擂台上,却没有了各种各样的限制,赤蛇剑的威力,以及他天生火属性真元的天赋,都能淋漓尽致地发挥出来。

  “新仇旧账一起算吧!”

  强大的烈焰虚影,从擂台的四面八方不断聚拢,不断向苏寒靠近,一团团火苗宛如实质,仿佛被赋予了生命一般,如同一头头凶兽向猎物逼近。

  “炼化赤蛇剑,拓跋凛招式的威力至少提升一倍。别看他是真武境五重巅峰,但实际打起来,连真武境六重的强者都未必能在他手中讨得便宜啊。”

  看席之上,那些武师亦是议论纷纷。

  他们身为武师,眼光自然比那些门生老辣得多,一看就能看出来,炼化了这赤蛇剑,对拓跋凛的提升有多么巨大。

  只有端坐在正中间的拓跋柳,目光依旧漠然,仿佛就没有什么能让她动容一般。

  擂台上,拓跋凛挥动手臂的速度,越来越快。那怒焰狂潮,也不断地朝苏寒席卷而去。

  只是,苏寒的表情仍旧不动如山,甚至连眼皮都没有跳动一下。

  拓跋凛的眉头情不自禁的一皱,随即又舒展开来。

  “这小子,装神弄鬼,故作镇定。莫非想等怒焰狂潮完全包围他的那一刻,再跳出圈外?哼,一旦被我的火系真元包围,怎么可能跳得出来?怒焰狂潮,环环相扣,他跳到哪里,都躲不开我这火系真元的包围。”

  拓跋凛想到这里,眼中便露出了狰狞冷笑之色。

  “死吧,小子。”赤蛇剑加快速率,擂台上的火云风暴轰地朝苏寒所在的区域席卷而去。

  “小子,你至少给我动一下啊,怎能就这样放弃!”看席上的朱教官急得脸都憋红了,恨不得能跳到擂台上去以身替代苏寒,或者至少把他从怒焰狂潮的包围圈里扯出来。

  “这种级别的火属性之力,也拿出来丢人现眼?”

  陡然间,擂台上的苏寒睁开双眼,淡淡说道。

  他的瞳孔之间精光爆射,右手微微向上一抬,做了一个托举的动作。

  掌心之中,一道小火苗倏地窜起。这火苗呈暖玉之色,中间有一道琥珀色的火芯,整个火体,显得比一般的火焰要清澈透明许多。

  便在此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拓跋凛的怒焰狂潮,戛然停止了前进的速度,就像撞到了一堵无形的气墙一般。

  在苏寒周身一丈左右的位置,怒焰合围之势戛然而止,在苏寒身体四周形成了一个圆形的真空区,就仿佛苏寒身上有什么让它们恐惧的力量一般,让得它们忌惮,不敢再前进一寸。

  “什么?”

  “这是怎么回事?”

  “拓跋凛在搞什么鬼,故意戏弄猎物吗?”

  台下的门生们,一脸茫然,纷纷猜测着。

  而看席之上的一众武师,却是一个个眉头微皱,眼中露出狐疑之色。

  “拓跋凛的样子,好像不是在戏弄猎物啊。”一名武师疑惑地喃喃说道。

  果然,看擂台上拓跋凛的表情,双目微凝,一脸震惊,根本不是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

  然而,这些武师们却又想不通,究竟是什么让得拓跋凛的怒焰狂潮停下了脚步,甚至似乎开始有些不受拓跋凛的操控?

  总不可能,这韩公子掌心里一朵小小的火苗,就有着如此威慑力吧?

  苏寒陡然淡淡发出一阵长啸:“拓跋凛,这就是你所谓的怒焰狂潮吗?不过是一些粗制滥造的火苗虚影罢了,太弱了,连烛火之光都不如,给我破。”

  话音落下,苏寒袖子一甩,双手之间,快速地结起了手诀。

  在众目睽睽之下,那清澈透明的琉璃真火便如同叠高楼一般,围绕着苏寒的身体一层一层往上叠上去,转眼之间,居然就叠成六层六格,共三十六堆火焰,如同筑起的楼宇一般壮观!

  这等手法,让得台下的刘茂狂呼连连。什么叫炫技?这才叫炫技啊!

  相比之下,拓跋凛那怒焰狂潮,简直是粗制滥造,难以入目。

  拓跋凛看到苏寒这三十六堆琉璃真火,一时之间也是难以置信,整个人都僵住了。

  苏寒手诀一变,那三十六堆琉璃真火,陡然间如同远古巨兽一般,张开大口,猛然扑向拓跋凛的怒焰狂潮虚影,如同饿了几千年的饕餮一般,一顿狂吞海吃,将那一团团怒焰狂潮全部吞吃入腹,壮大着自身。

  那不可一世的怒焰狂潮,此刻却像是见了老虎的小兔子一般,一团团火苗虚影颤抖着,如潮水一般往后退去,丝毫不受拓跋凛的操控。

  “给我攻!”

  拓跋凛眼球往外爆出,不可置信地狂吼着,疯狂挥舞胳膊,把赤蛇剑甩得好似一条火焰长鞭一般,试图与那些火属性真元相沟通,操纵它们重新围攻苏寒。

  然而,此刻却连赤蛇剑也操控不了那火属性之力了,那些火属性元素,就如老鼠见了猫一般,被一种原始的恐惧驱使着疯狂散去,根本无法控制。

  “怎么可能?难道同样是火属性之力,还有高下等级之分不成?”

  看着这一幕,看席上的武师们纷纷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这……这根本不是在战斗,简直是在碾压啊。同样是火属性之力,拓跋凛的火属性之力在韩公子的火属性之力面前,简直像是凶兽见到了太古兽王,只能颤抖匍匐在其脚下。

  “难道,这就是火属性上等灵体的威力?”这些武师们,一个个都是面色发苦,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真武境五重巅峰的拓跋凛,居然会不敌一个真武境四重的外城天才。

  这简直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范围,在他们眼里,拓跋凛这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天才,从来只有他越级挑战别人的份,什么时候居然轮到别人越级来碾压他了?

  而且更让人郁闷的是,拓跋凛引以为豪的怒焰狂潮,居然被人家讽刺得一文不值,说是连烛火之光都不如。这不光是打了拓跋凛的脸,更是打了他们这些下注买拓跋凛获胜的武师的脸。

  ps:本月最后一天,继续求鲜花!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