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一百八十四章 真元凝剑
  这一幕,已经彻底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他实在无法相信,自己引以为傲的火属性真元之力,就这样被人不费吹灰之力的破解了。〖〗〖〗

  可笑刚才他还断言人家没有一丁点的火属性天赋,而现在,却被人家彻彻底底的打脸。

  “怎么可能,他的真元里,明明没有丝毫的火属性之力,他怎么可能操控如此强悍的火焰?”

  更让拓跋凛心内剧颤的是,他自己的火,只是一种火属性真元的凝聚,说白了,还是没有实质,是一种虚影。

  而苏寒的火焰,却是实实在在的明火。

  而且,苏寒的火焰,还能吞噬拓跋凛的火属性真元之力。拓跋凛引以为豪的火属性真元之力,在苏寒这奇异的透明火焰面前,居然被镇压得彻彻底底。

  这一切的种种,让得拓跋凛的道心,忍不住抽搐一下。

  眼角之处,一道恐惧之色,一闪而过。

  他最擅长、最拿手、最自信的手段被人不费吹灰之力的破了,这种打击绝对是致命的,对一贯骄傲的拓跋凛来说,这简直是毁灭性的打击。

  “你刚才说,我在你的怒焰狂潮之下,挺过一刻钟,才有资格做你的对手?”

  苏寒目光平静无波,淡淡道,“现在我同样要告诉你,就凭你,还真不够资格做我的对手。〖〗〖〗”

  这番话,简直如同最可怕的利刃,直刺拓跋凛的道心。

  “凛儿,他在攻击你的武道之心,不要上当。”

  突然,看席上一道冰冷淡漠的声音传了过来,正是拓跋柳开口提醒了一句。

  拓跋凛眼眸一缩,猛地清醒过来,随即便看到苏寒眼中的讽刺之色。

  苏寒悠然笑道:“对付你,我只用一只手就足够了,还用得着攻击你的武道之心?”

  拓跋凛全身一抽,如同被踩中命门的凶兽一般,脸上露出凶悍狰狞之色,怒吼道:“小子,你定是身负什么克制火属性之力的宝物,你狂什么?怒焰狂潮只是开胃菜,等你接下我鬼火十八击不死,再在我面前狂也不迟。”

  说话间,拓跋凛身影变得飘忽起来,那赤蛇剑,剑身也从原本的火红之色,变得隐隐发青起来。几颗青色火影从剑身上飘出,隐隐幻化成颅骨模样。

  嘶——

  看席之上,几名专修火属性之力的强者倒吸一口凉气,眼眸中,露出极度的震惊之色。〖〗

  “炉火纯青,这拓跋凛,火属性之力都已经开始转成青色了,他到底从拓跋长老那里得了多少天材地宝,竟然能以区区中等火属性天赋,把火属性之力修炼到这个地步。〖〗只差一步,就可以踏入炉火纯青的境界。这下子那外城天才要倒霉了。”

  一名强者眼中浮动着惊异,惊异过后便用一种隐隐的惋惜目光望着苏寒。

  这外城天才,能以真武境四重之力,和真武境五重巅峰的拓跋凛战到这个地步,已经很不错了。可惜,出身优越终究是出身优越,拓跋凛所拥有的资源,随便拿出一样,都是这种外城天才一辈子想都不敢想的。

  一个外城天才,想要越级战胜拓跋长老的嫡孙,说到底,还是痴人说梦。

  “鬼火十八击!”

  拓跋凛口中长吟一声,赤蛇剑疯狂舞动,犹如一条燃烧着熊熊火焰的长鞭一般,速度奇快,剑势狂暴,疯狂地朝苏寒斩来。

  那股大势,不要说真武境四重武者了,就连真武境五重、六重的强者,在这种狂暴的攻势面前,也难免心神剧颤。〖〗

  “火影滔天,剑影如龙,那颅骨形状的鬼火之影,让人心底发寒。好快,好强。”

  “看样子,这外城天才是彻底把拓跋凛给激怒了,这鬼火十八击,明显是拓跋凛的压箱本领。配上赤蛇剑,简直连真武境六重的强者,都抗不下这一击啊。〖〗”

  “这小子活该,谁叫他刚才那么狂,没有相应的实力,敢在这天河武院里面狂,就是找死。”

  人群之中,连那王岳也是眉头微皱,眼眸中露出深深的思索之色,内心已经不自觉地开始推算,假如是自己对上拓跋凛这一招鬼火十八击,有几成可能接得下?

  当然,身为天河武院资深的一等门生,王岳自然身负普通人想象不到的底牌。他有自信,假如是自己面对拓跋凛的话,拓跋凛根本没有机会施展出这一招来。

  “罢了,打到这个程度,也差不多了吧,点到为止吧!”

  看席之上,一部分强者面露不忍之色,这外城天才今天是不可能获胜了,但他们也不愿意眼睁睁地看着他被拓跋凛打死,或者打残。

  虽说上了天河武院武道擂台,生死自负,外人无权干涉。但是,今天在场的却有一个人,可以干涉这场比武。

  甚至,就算是这个人要拓跋凛停手,拓跋凛也不会说什么。

  这个人,就是拓跋凛的亲姑姑拓跋柳。

  此时此刻,这些武师强者们,不由自主地把目光投向了拓跋柳。

  他们的想法很简单,虽然这个外城天才终究还是比拓跋凛逊色一筹,但也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好苗子。如果折损在这里,实在可惜。

  说来说去,这只是一场武道切磋,又不是真有什么不死不休的仇恨。拓跋柳虽然是拓跋凛的亲姑姑,但更是天河武院的武师,负有保护潜力苗子的责任。

  但对于这些人隐隐期待的目光,拓跋柳却是目不斜视,表情漠然,仿佛根本就就没注意到这些人的眼神一般。

  这些人见拓跋柳如此态度,也知道想让她出面阻止是不可能了,当下只能暗叹一声!

  在各式各样的目光注视之下,苏寒却是神色平静。

  论修为,他是真武境四重,而拓跋凛则是真武境五重巅峰。

  但论到眼界层次、心力层次,苏寒完全不把拓跋凛这个真武境五重巅峰天才放在眼里。

  只差一步就能跨入炉火纯青的境界?

  那又如何,再炉火纯青,也不过是一些火属性的真元罢了,在天生地成的天地火种面前,连提鞋都不配。

  不过,苏寒却不打算再把琉璃真火释放出来对敌了。

  这琉璃真火如果太过耀眼的话,也有可能成为一桩麻烦事。毕竟,琉璃真火是从天河琉璃塔里收取的,虽然苏寒并不认为在场这些人能够看出什么端倪来,但是,他也不想冒险。

  毕竟他的修为,在天河武院高层面前,还算是很低微的。

  想到这里,苏寒丹田之中的真元海,开始缓缓流转。真元海之中,那缕从剑皇草化石中吸收而来的剑道灵气,蠢蠢欲动。

  苏寒目光一凝,低喝一声:“剑。”

  顷刻之间,黑色真元从他掌心暴涌而出,竟化为一柄黑色长剑的虚影,悬浮在手边。

  “嘶!~真元凝物?”

  人群齐齐倒吸一口凉气,眼眸骤缩,怎么可能?只有真武天境强者释放出的强大真元,才有可能凝成兵器形状,斩杀敌人。

  苏寒就算突破到了真武境四重,那也终究只是真武地境强者罢了,距离真武天境,还有相当遥远的距离,他怎么可能做到真元凝物?

  “不对,这不是真元凝物,而是他的一种神通,或者说,是一种领悟。”

  看席之上,一部分强者明白过来,眼眸中纷纷露出骇然之色。虽然不能够做到真元凝物,但这种真元化剑的领悟,却比真元凝物还要恐怖。

  这代表,此子对剑道的领悟,达到了连他们这些武师都无法触及的境界。

  如果有一天,他真的能突破到真武天境,真正做到真元凝物,化出实质的长剑来,那等威力,很难想象将会有多么恐怖。

  “奇才,实在是奇才,怎么会有这种妖孽存在,他真的是出身于外城?”看席之上所有强者都是眼眸骤缩,实在很难相信,在外城那种核心修炼资源匮乏之地,竟还会有这种奇才存在。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