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一百八十五章 震惊全场
  苏寒眼中精芒暴闪,冷哼一声,手腕一送,将那精钢长剑往前刺去。

  拓跋凛那鬼火十八击,那股狂暴的剑势,竟仿佛被刺中了要害一般,瞬间涣散。

  而苏寒的剑,依旧向前,朴实无华的一刺,并没有任何的花哨,但拓跋凛却瞬间感觉,对方所有的剑气、剑意、剑势领悟,全部融入到了这简简单单的一刺中,凝而不放。

  在鬼火十八击的漫天剑影之中,苏寒手中这柄精钢长剑,直直刺中了拓跋凛的火蛇剑。

  这随手一刺,看似简单,但竟然穿透了对方繁复的剑势,一举命中拓跋凛最核心的那一剑。

  如同摧枯拉朽一般,将漫天剑势捅出一窟窿。

  这一下,连一直表情漠然的拓跋柳,也终于忍不住眉头一皱。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之前的战斗,不管是拓跋凛,还是这个外城天才,在拓跋柳看来,都是在耍酷,看似声势浩大,但其实流于花哨,没有一击致命的武道本质。

  但是,苏寒这朴实无华的一刺,却震动了拓跋柳。

  这一剑,绝对是抓住武道本质的一剑,竟能彻底粉碎鬼火十八击的无数道虚幻剑影,直接命中拓跋凛的火蛇剑本身。

  这一剑,是绝对的精华。

  拓跋凛的火蛇剑,被苏寒这精钢长剑一撞,居然冒出无数火星。胸口一股巨大的压力急推而来,差点震得他心肝脾肺全部移位,整个人身体不受控制,噔噔向后倒退好几步。

  再看那火蛇剑时,居然发现剑身上,刚才碰撞的地方,竟出现了一道惨烈的缺口。

  他刚从拓跋长老处得到,引以为豪的火蛇剑,经过炼器师五次淬炼的五炼凡器,竟然被对方一柄随处可见的精钢长剑随意一刺,裂开如此惨淡的缺口。

  拓跋凛瞳孔骤缩,目光死死的盯着苏寒手中的精钢长剑,顺着那剑身看到剑尖,赫然发现剑尖已经抵在了他的咽喉。

  没有任何的花哨,只追求一击必杀。强大、凌厉、锋锐、一往无前的一剑!

  “怎么会这样?”

  拓跋凛心神俱颤起来,眼眸中流露出极度的难以置信之色。

  “你的剑不是锋锐之剑,而是盲目之剑,过分自大,追求华丽,缺乏毁灭一切的意志。”

  “所以,你根本不配用剑。”

  苏寒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一句简单的话语,如同最可怕的利刃,瞬间直刺拓跋凛内心深处。

  而就在此时,众人突然又发现,苏寒的左手,居然背负在身后。

  从拔剑开始,他的左手,就一直在身后没有动过。

  他只用一只手,就破开了拓跋凛那无比夸张的漫天剑势。

  蔑视,这是.裸的蔑视!

  拓跋凛死死盯着那柄指向自己咽喉的精钢剑,嘴唇不可抑止地哆嗦起来。道心之上,居然开始浮现出一道一道的裂痕。

  这一刻,全场寂静无声,静的连一片树叶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见。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僵在了那里,不可思议地死死盯着擂台上的一幕。

  这一幕,完全超出了他们的预料,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这外城天才,居然只用了两招,就越级击败了拓跋凛,而且是彻彻底底的击败。此刻,连拓跋凛的性命,都掌握在这外城天才的手中。

  这个外城天才,真的只有真武境四重的修为?

  “如果他真的只有真武境四重修为,那他无疑就是天河武院最强的真武境四重武者。连真武境五重巅峰都不是他的对手,甚至,就算是真武境六重强者,想要打败他的话,恐怕也要颇费一番工夫!”

  看席之上,一名武师强者目光呆滞,喃喃说道。

  听到这句话,周围有几人神色微变,目光中流露出一丝忌惮之色。

  而擂台之下,王岳高大的身躯也是猛地一抽,目光之中,陡然涌现出滔天的战意,紧紧盯着擂台上苏寒的身影。

  “哈哈哈哈,赢了,赢了。”

  朱教官猛地一拍那石椅的扶手,差点把那扶手拍得粉碎,满脸涨的通红,目光之中全是喜色,简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这一场战斗,大起大落,让他的心脏险些承受不住啊。幸好,这外城妖孽,果然没有辜负他的期望!

  而且,让朱教官意想不到的是,苏寒不仅获胜了,而且是压倒性的胜利。似乎根本没费什么工夫,就轻轻松松的击败了拓跋凛。

  “这,怎么可能会这样?”

  楼武师嘴唇剧烈地哆嗦着,整个人完全石化、风化!

  他万万没想到,事情居然会发展成这样的结果。集万千资源于一身、得天独厚的拓跋长老嫡孙拓跋凛,居然会一个外城天才如此简单的击败。而且这击败的过程,居然如此轻松,如此儿戏,这根本就是羞辱啊。

  不光是羞辱了拓跋凛本人,也是羞辱了他们这些叫嚣着拓跋凛必胜,在拓跋凛身上投以大笔赌注的人。

  更让楼武师无法接受的是,拓跋凛这一输,相当于他那件四炼凡器就要拱手让给朱教官了。

  四炼凡器,在天河武院中级武师的圈子里,属于非常难得珍稀之物,如果不是对拓跋凛太有信心的话,楼武师根本不可能把它拿出来做赌注。

  其他的武师强者虽然也下注了,可是,他们押的都是一炼二炼的凡器,不管是价格还是珍稀程度,都远远无法和四炼凡器相比啊。

  一想到这里,楼武师就心痛无比,简直想狠狠抽自己几个大耳光。

  早知如此,就不该那么贪,结果不但没能图谋到朱教官手里那件四炼凡器,还把自己手里的一件四炼凡器也赔了进去!

  此刻,楼武师都已经能感觉到朱教官的目光,若有若无的落在他身上,让得他如芒在背,简直恨不得能有遁地神通,立刻离开这擂台会场。

  擂台下,凌蕊儿身后那保镖强者,眼中闪过极度的震撼惊诧之色,惊惧道:“小姐,他真的是真武境四重武者吗?”

  凌蕊儿眼眸中的神色,亦是惊疑不定,喃喃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刚才那一剑看似简简单单,但却凝练到了极致。别说拓跋凛了,就算是周叔你这样的真武境六重强者,恐怕也要全力以赴,才能压制住他。”

  那被称为周叔的强者点头道:“还是小姐独具慧眼,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情况下,居然会下注他获胜。”

  凌蕊儿苦笑道:“我如果早知道会这样,就多下一些注了,怎么会只押了区区的一百块下品元石呢!”

  “让开,区区一个乡野贱民,竟敢用剑这般指着我,简直不知高下尊卑,找死。”

  擂台之上,陡然传来喝斥之声。

  凌蕊儿转头看去,只见拓跋凛眼中凶光暴闪,拼命维持着自己仅剩的一丝尊严,色厉内荏,阴森森地威胁。

  苏寒眉头一挑,眸子里陡然射出几许冷光。

  这拓跋凛,明明已经败给自己,却还敢这么嚣张,可见拓跋一脉的积威有多么强大。

  但是,这威胁,放在其他人身上也许会奏效,但放在苏寒身上,只会激起他内心更猛烈的杀意。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