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无双区的故人
  

  武院一等门生共一百名,前二十名是甲班,而第二十一名到第一百名,则是乙班。

  王岳在天河武院已经呆了将近十年了,一步一个脚印,终于打拼到一等门生的第三十四名。结果,一个今年新来的小子,也能跟他在同一个班级上课,王岳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

  “沈师兄想让我试探试探他?”王岳强压下心中那股郁闷之情,恭恭敬敬地问道。

  青年淡淡道:“你不必亲自动手,自有拓跋一脉的人会去招惹他。你的任务是摸清楚他的底,我要知道,一个外城子弟,到底是有了什么样的奇遇,才能让拓跋长老的嫡孙吃这么大的亏。”

  “是!”

  ……

  清晨,第一道晨光照射到天河武院的时候,苏寒早早起身,离开门生居住区,来到一片僻静的练武场,将天河武院镇院功法《紫霞天河诀》运转一遍,又将此功法的两门配套武技操练一遍。

  《紫霞天河诀》,以及其配套的两门武技《紫霞掌》和《天河指》,每个新门生入院时,都会在院方处领到这一套秘籍,每个门生都必须修炼。能够修习领悟到什么层次,将会成为门生排名的一个重要参考因素。

  这一套功法武技的修炼层次,分入门,小成,纯熟,大成,圆满这五种境界。

  对于新生,武院的要求不是很高,只要求他们在第一次上课前,把功法和武技都修炼到入门境界。

  不过,那是针对普通的新生。因为普通新生,是自己分班上课,不会跟老生一起上课。

  但对于苏寒来说就不一样了,他一上来就是一等门生,一等门生分班的时候不论新生老生,只要是第二十一名到第一百名,统统在同一个班上课。

  所以,苏寒第一次上课,就要面对来自于那些老生的竞争。

  老生都是在武院摸爬滚打了好几年的,这套功法武技,他们至少都是小成境界,而且不少人已经修炼到纯熟。

  面对这些如狼似虎的老生,苏寒如果仅仅修炼到入门境界,那是肯定不够看的。

  “《紫霞天河诀》!”苏寒在神识里搜索着这门功法,不过很可惜,他的前世记忆里,并没有关于这门功法及其配套武技的信息。

  “这应该只是一门普通的功法,我前世没有记忆,也是正常的。”

  苏寒不再搜索这门功法,而是转而搜索起与之有关联的功法。果然,不出片刻,就在记忆里找到了好几门高级功法,都和这《紫霞天河诀》之间有着若有若无的相似之处。

  武道一途,殊途同归,有些功法之间,虽然来源不同,但其核心本质却有相似的地方。甚至,有些功法之间本来就是衍生和转化的关系。

  有了这几门高级功法的原理做基础,苏寒再在脑中略一推演运算,这《紫霞天河诀》的奥义就像是剥洋葱一般,一层一层在他面前剥落下外衣,露出里面核心本质的关键。

  正如他之前所想的那样,这门《紫霞天河诀》的确不算一门特别高深的功法,其最适合的武者级别,就是真武地境。

  真武地境以下,修炼这门功法,有些吃力。

  真武地境以上,到了真武天境级别,修炼这门功法,就有些不够看了。

  当然,任何一门功法,若是能够修炼到大圆满的境界,那又另当别论。就算是真武天境强者,如果能够将这门功法和其配套武技,修炼到大圆满境界,那么其威力,也绝对是非常可怕的。

  苏寒在脑海中,将这《紫霞天河诀》的核心再次推演一遍,随后再次施展起配套武技《紫霞掌》和《天河指》来。

  《紫霞掌》潇洒飘逸,施展开来,忽而繁花满树,忽而如水银泻地,虚虚实实,讲究的是一个飘逸。

  《天河指》却是讲究一个奇诡,忽如惊雷,又似飞星,惊鸿一瞥,神龙乍现,让人猝不及防。

  苏寒打了一通,全身筋骨都调动起来,一门心法,两门配套武技,在他手中,虽然还略显生涩,但却演绎出许多原著中都没有的精彩来。

  只可惜,此间并无一个观众,否则必然会赢得满堂喝彩。

  一个时辰后,苏寒结束修炼,往普通门生居住区走去。

  虽然他现在名分上已经是一等门生,但由于是新来的,所以一等门生区里,还没有收拾出他住的院子。他暂时住在普通门生区,和一群老生混住一个院子。

  在普通门生居住区里,有单独一片专供女生居住的区域,名为无双区。路过无双区时,苏寒突然想了起来,昨天晚上凌蕊儿派人来请他抽空过去一趟,说是想当面感谢他在天河琉璃塔里的救命之恩,并想咨询一下解开九叶冥心花之毒的问题。

  凌蕊儿的当面感谢,苏寒并不需要。不过,对于中了九叶冥心花之毒的样本,他倒是有些兴趣。

  因为他记得,中过九叶冥心花之毒的人,体内会产生一种类似于抗体的物质,可以促进经脉中真元流动的加快。真元流动加快,体内运转周天的速度就快,修炼速度自然就更快了。

  苏寒前世,就曾经想把这种物质提炼出来,以供武者修炼使用。不过,由于这九叶冥心花算是一种比较偏门的奇毒,中了毒的样本很难找,所以他未能如愿。

  现在,有凌蕊儿这个活生生的样本在,他怎能放过?

  当他走到无双区大门口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亮了,那些居住在无双区的娇娇女们,陆陆续续的从自己的院子里涌了出来。

  “快看,那个面具男是谁啊?遮遮掩掩的,以前没见过这号人啊?”

  “看他那模样,也不是什么在武院里出名的人物,这种人来无双区做什么,莫非又是一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人。”

  “不是一等门生,也敢来追求无双区的人?”

  这些女孩们,大多数对于武道并不像男性武者那般的热衷,所以,苏寒和拓跋凛那一场比武,她们都没有去看,也不知道今年的新生之中,涌现出了这么一号人物。

  她们的注意力,大多集中在穿着打扮、保养容颜上。对她们来说,进入天河武院,与其说是为了追求武道,倒不如说是为了钓一个金龟婿,傍一座可以保自己一世衣食无忧的靠山。

  在天河武院里,女学生占的比例非常小,所以这些无双区的漂亮女孩,虽然大多数武道实力并不出众,但却是狼多肉少,每个女孩身边都或多或少的围着一群追求者。

  所以,久而久之,在无双区就形成了一种攀比的风气。如果不是一等门生的话,想追求无双区的女生,势必遭到无双区所有人的奚落和嘲笑,连那个被追求的女生都会觉得没脸。

  “看看他是来找谁的?”

  这些女生对着苏寒指指点点,三五成群的围在不远处,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一群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

  苏寒此刻也是颇为无奈,如果他真的是个普通十六岁少年的话,面对这种场面,可能会涨红了脸手足无措。但问题是,他是何等人物?前世大夏宗师级别的存在,何曾缺少过女人?

  所以,面对这些在他眼中都还没长开的小丫头,他的内心只是古井无波。

  “怎么是你?”

  突然,一道略有些熟悉的尖利声音,落进苏寒耳朵里。

  ...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