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一百九十四章 你说谁脑残得理直气壮?
  

  “怎么回事?看凌蕊儿的模样,体内的毒好像并没有完全清除。章节更新最快”

  苏寒的邪眼极为敏锐,略扫之下,发现凌蕊儿流动的真元里夹杂着丝丝寒气,这寒气明显是来自于九叶冥心花之毒。

  苏寒眼眸微凝,心中已经恍然,以天河武院的解毒水平,根本无法彻底清除九叶冥心花的毒性。

  只是,让这余毒留在凌蕊儿体内,她早晚还是会毒性发作而死,而且越是运转真元,就发作得越快。

  也不知道她到底懂不懂这一点,现在练剑,无疑是在找死。

  “着!”

  便在此时,一声轻叱响起,凌蕊儿手里的镔铁长剑哐啷落地,而那性感女子的长剑,则是架在了凌蕊儿粉嫩的脖颈上。

  苏寒无语摇头,这女人谁啊?修为居然都到真武境八重了,而凌蕊儿才真武境五重,以大欺小,就不懂放放水吗?

  而且,越运转真元,凌蕊儿就死得越快,这家伙到底懂不懂?

  “白痴女人。”苏寒淡淡哼了一声,心里十分的不以为然,“果然是胸大无脑,古人诚不我欺。”

  岂知,他这摇头轻哼的动作,正好落到了那性感女子的眼里,却是惹来了祸事。

  “哪里来的色狼?竟敢在无双区撒野?”

  那性感女子似乎本来心情就不好,陡然见到一个没见过的少年人,又是摇头又是轻哼,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却正好让她内心的怒火找到了一个突破口。

  苏寒眉头一皱,转头问周叔:“这个白痴女人是谁?”

  周叔一听,立刻张口结舌,一脸的愕然和苦笑,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好你个色狼,骂谁是白痴女人?”性感女子眉毛一竖,玉唇急动,气势汹汹。

  “除了你还有谁?”苏寒被这两声连续的“色狼”也给惹出火气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凌蕊儿中毒的时候,我就告诉过她,这种毒,越是运转真元,死得越快。现在她余毒未清,你就拉着她进行武道修炼,嫌她死得不够快?”

  “还有,白痴女人,不要动不动把剑架在人家脖子上。心头发悸的时候,真元运转得更快。”

  “最白痴的是,你们用的这种镔铁长剑,是用玄乌镔铁打造的,玄乌镔铁性寒极阴,更容易引出九叶冥心花的寒毒。我就纳闷了,天河武院凌家,不是实力雄厚么?就给小姐聘请这种什么都不懂的白痴当武学教师?”

  苏寒冷笑连连,本来他也懒得和这女子多说什么,但对方的行为举止,实在太不知好歹。

  那个女人本来气势汹汹,被苏寒这迎面一通大骂,一时间倒是愣住了。尤其是苏寒竟能一眼认出玄乌镔铁,更是让她微感惊讶。

  倒是凌蕊儿,笑嘻嘻的,带着几分少女的娇憨,跑了过来,拉着苏寒的袖子,“好啦,师兄,凌芝姑姑今早刚刚回到天河武院,对我的事,还一无所知呢!你就原谅她这一次吧。”

  “等一等!”那个叫凌芝的性感女人缓过神来了,“蕊儿你给我讲清楚,谁要这个色狼原谅了?还有,你怎么可以拉着他的袖子,快放开,这小子到底是谁,怎么能出入你的院落?”

  “说你白痴你还不承认,你以为我稀罕跑到这里来?”

  “小子,你再说一句白痴,信不信老娘揍得你生活不能自理!”

  一旁的凌蕊儿闻言,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唯恐凌芝盛怒之下,真的去揍苏寒,连忙道:“好啦!姑姑,师兄你们都别说了。听我来解释,这个是韩枢师兄,在冲塔比赛的时候,他救了我一命!他很厉害的,如果不是他提醒我,中了九叶冥心花之毒不能运转真元,我现在早就死了。”

  “他?救你一命?”

  凌芝那骄傲的脸上,写满不信,一双美目流转,落在苏寒身上,不屑地轻哼道,“真武境四重,怎么可能救得了你一命?蕊儿,你性格单纯,别被这种人骗了,这小子面具遮脸,一看就不像什么好人。”

  “姑姑,他叫韩枢,是今年新进的一等门生,可不是什么‘这小子’。师兄,这是我亲姑姑凌芝,她是天河武院的高级武师,你别叫她白痴女人了,可难听啦!”

  “高级武师?”苏寒一愣,他以为这彪悍女人,应该是凌家给凌蕊儿雇佣的武学教师,结果却没想到是天河武院的高级武师,和洛云依一个级别。

  “一等门生?”

  凌芝同样也是愣住,真武境四重的修为,居然能挤进一等门生之列?而且刚进天河武院就是一等门生?

  她最近一个月都不在天河武院,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连真武境四重的武者也能成为一等门生了?

  不过,就算是一等门生,见到高级武师,也照样要执师生之礼。凌芝从来就没见过这么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也不知道他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竟连老师都敢骂?

  “小子,你行,你成功的让我记住了你,竟连高级武师都敢骂,我凌芝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放肆无礼的学生。”

  “怎么?你自己做的事跟白痴一样,还不让人骂了?”

  苏寒眼皮一抬,敢说他不像好人,就算是高级武师,也要照骂不误,“高级武师怎么了?亲姑姑又怎么了?你知不知道,你刚才所做的一切,都是把你亲侄女往死亡的路上推?总不可能因为你是老师,我是学生,所以你就可以脑残得理直气壮,而我连说一句都不行吧?”

  “你说什么?谁脑残得理直气壮?”

  凌芝整个人差点从地上蹦了起来,额头上青筋突突乱跳,眼中杀芒爆闪,玉手情不自禁又握向剑柄。

  四目相对,苏寒眼中却噙着一股不咸不淡的神色,根本不怕凌芝那杀人的眼神。

  那模样,就好像根本不知道站在他面前的凌芝,是一名真武境八重强者一般。

  “小子,我不管你是谁,你今天总共骂了我六次白痴,你给我记住了,女人都是很记仇的。”

  “韩枢是吧?一等门生是吧?”凌芝嘴角突然露出一丝古怪笑意,盯着苏寒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宛如盯着一头待宰羔羊一般,就像抓到了苏寒什么把柄似的。

  苏寒耸耸肩,“我这个人什么都怕,就是不怕被女人威胁。”

  真武境八重强者又如何,你是天河武院老师,总不见得真能上来暴揍我一顿?

  苏寒实在想不出来,凌芝有什么能威胁到自己的。

  当日的拓跋柳那么嚣张,最后也照样没能奈何自己。凌家的权势,总不可能比拓跋一脉还牛逼吧?

  凌芝冷笑一声:“不用太得意,早晚有你小子哭的时候!”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对了,小子你刚说什么?什么九叶冥心花之毒?怎么从没听说过,该不会是你编出来,故意哄骗蕊儿的?”

  凌芝转眼间又是满脸狐疑,显然根本不相信凌蕊儿真的中了毒。

  她刚从外地回到天河武院,对于这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是一概不知。

  “不是啦姑姑!我真的中了毒,我……”

  凌芝玉手一扬,生生把凌蕊儿的话头截断:“蕊儿不用说了,你已经被这小子蛊惑了。就算你真的中了毒,以我们凌家的财力,什么样的解毒高手请不到?更何况,你的面相,根本看不出有任何中毒的迹象。”

  “哼。”

  苏寒冷笑一声,你不愿意让我解毒,我还未必愿意浪费灵魂力替你解毒呢?这样正好,大家一拍两散,谁也不浪费谁的时间。

  “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辞了。”

  “师兄,你别走。”

  凌蕊儿一急,体内的真元又快速流动起来,随即一股寒意涌遍四肢百骸,毒性直接冲上心头,张口就是一口黑血呕了出来。

  ...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